[何洛洛x你] 记忆的蔷薇永不败落.

*女主蒋阮,无脑产物

*上升蒸煮头给你掰下来。


“他是我六岁时最亮的一束光,也是我六岁时最难抵的遗憾。”

-


何洛洛是在你初满三岁时搬来这里的。


第一次见你时何母就热情地握住你的小手不放,一边揉着你满是肉肉的小脸,一边与你母亲谈话。满嘴里都是许些赞美的词眼,还时不时撇撇站在自己身旁的何洛洛,后又语重心长的告诫何洛洛要担起哥哥的身份照顾好妹妹,并且还失望的叹了口气表示自己为什么没有生出个女儿来。


或许是自幼母亲的熏陶,明明只比你大了几个月,身上的孩童顽气未退。何洛洛却总会在你面前树立起一个温柔大哥哥的形象,每天下午都会在门口等你出来,在众多人羡慕地目光下大声呼喊着平日对你的昵称,好看的桃花眼在不经意间就被藏有的溺爱压弯成了月牙的形状。


你也常笑着跑到何洛洛的跟前,有时还会得意洋洋地再回眸去看自己的同学,对视上他们羡慕的目光,才心满意足地同他并肩走向回家的路上,,余光悄悄撇看他唇角扬起的浅笑,一路上手舞足蹈地说个不停。


记得有次夕阳的光零星降落在人行道的表面,“嗷呜~”伴着晚风,几声喃呜的猫叫溜入你的耳畔。


6岁的你此时是孩子中对所有事物都怀有好奇的典型代表,突然传来的猫叫无疑声声都似棒棒糖诱惑一样牵引着你的心。脚下的步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是频频回头看向那个胡同,心中有个声音不断在大喊:“去看看!”


“有小猫欸!”,你最终还是抵不住诱惑,猛地挣脱开何洛洛的手。寻着声音想要去探寻胡同里传来猫咪细嫩的嗷呜声。可就在刚跑出小半步时却被身后那人一把逮住卫衣的衣帽,后倾倒入了一个有淡淡奶香味的怀抱。


“小阮不乖哦!要牢牢抓紧哥哥的手,不然我会把你弄丢的。”


何洛洛奶音残留的声音吸引去你的目光,入目,同淡色奶油般细腻的小脸上闪过几分少有的严厉。双手叉在腰的两旁,像一个小大人一样故作成熟地教导比自己矮出一小截的你。


你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小心凑到何洛洛身边轻扯他的衣角,眼里流露出几分同歉意裹挟而来可怜。垂下头扭扭捏捏地小声呢喃着:“洛洛哥哥对不起嘛...”


小女孩的撒娇对何洛洛来说简直是抵挡不了的攻击,他的眉眼之中佛过一丝不可说的喜悦,却偏偏还要努力压平的嘴角微微欲扬,倔强地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表面上漫不经心地伸手揉了一把你的头发,心里其实早就乐开了花。


“那就,只允许这一次哦~”


“好哦,最喜欢洛洛哥哥啦。”


夕阳呈暖色的光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你迎着晚风在最后一抹光亮中与何洛洛十字相扣,稚嫩的年级虽不懂情情爱爱,却至今是你心目中同他一起时最浪漫的时刻。


可在你坚定只要自己不放手就可以永远做被何洛洛处处照顾的小朋友时,他却又匆匆地逃离了这片你对他的爱慕海洋。


他走了,跟着父母一起匆匆搬去了别的城市。


记得那天,何洛洛把你送到家门后却迟迟没有放开你的手。反而是微侧过身子与身旁的你对上视线,他轻抚着你的头发。目光环顾在四周,待到确定没有人后,才小心翼翼地吻上你发烫的前额。


“小阮,哥哥要走了。”


“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不要吃太多的甜食牙会疼,放学也要快点回家不要让妈妈担心...”


他眼里少年的稚嫩被黯然替代,藏不住地伤感全然在双眸中闪现。表面虽是轻描淡写,但何洛洛心中的苦涩却止不住徘徊不退。


可惜当时的你并不知道何洛洛叮嘱自己一大堆究竟是什么用意,只是不耐烦地站在原地,左耳朵进右耳多出,心不在焉地微微点头附和。心里还仅仅是认为这是他每天下午都会对你说的再见,只不过是今天稍微话多了一点而已。


“知道啦,笨蛋哥哥明天见!”


你打断了何洛洛,他未言尽的话语全然在尾音中落幕,白皙的脸上顿时生出几分惋惜和不悦。不过很快又在眼前小姑娘的笑颜下消失不见,何洛洛硬生生将最后要说的话咽入腹中,伸出两手的食指强迫自己的嘴角扬起弧度。可终还是抵不过鼻尖涌上来的酸劲,眼前的景物不禁被一层水雾覆盖而至模糊。


“嗯,再...再见...”


男孩子的倔强心理使得何洛洛强忍住了眼角滴滴欲坠的眼珠。他强撑着将干裂的唇抿成一条直线,看着你的身影远去至消失,才不舍地回望了一眼,转身离去。


那晚,他同家人一起连夜离开了这座城市。他甚至还傻傻以为你会来机场与自己做最后的告别,怀着期望的心欺骗着自己。


可令何洛洛失望的是,直到飞机即将起飞时,小女孩熟悉的面孔也未能出现。


“洛洛咱们该走啦,别再东张西望了。”


母亲温柔的声线将何洛洛神游的心思拉回,他只得乖乖听话,收敛起自己的目光,淡淡地回应了一声:“好的妈妈。”便牵起母亲递来的手,在人海中踏上了与你离去的不归路,断了你们之间最后的缘分。


-----


“洛洛哥哥怎么还不来啊。”


次日再缝傍晚时,往日喧杂声频频的校园在时间的推移下被寂静笼罩,你站在门口前的树下,双手不安地攥紧掩在腿部的裙子。望着每次同何洛洛一起回家的方向,心如急焚。不知名的泪光在眼里打转,在身旁亮起的路灯下照射出模糊的光。


何洛洛去哪里了?你着急地想着,下意识的将指甲送入嘴中轻咬,薄脆的表面留下了一道又一道虎牙摩擦出的痕迹。


片刻后,细如青丝的雨尖刺破云层,方才还是干热的空气在雨中不禁泛起几分凉意。泪眼模糊伴着淅沥小雨,微弱的灯光下那个曾为你撑起的雨伞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在了昨天的夕阳。


胸廓中的心脏跟雨水一起打着节拍,你的鼻尖在寒气和涌上的酸劲下由白至粉,似乎是在与泛红的眼眶相互配合。


直至雨后你看见母亲的身影朝自己奔来时,你才彻底在自己的幻想中醒悟。


光终有被云遮盖的一天,而何洛洛恰巧带着自己满身的光芒,在昨天的黄昏之时,同最后一抹落日的余光落下,永远消失在了你的身旁。


“我的光,在人世间常有的离散中永远被藏在了记忆的深处里。”

“记忆是无花的蔷薇,永远不会败落.”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