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容齐&上官透】离心劫 五

妖孽

 

本文根据罗云熙水仙玉齐透大三角视频《离心劫》改编,感谢UP黑洞少女卿小欢的全权授权。

 

 

正午的日光高悬天空,往日肃然静默的宫中,一时喧哗声起,羽林卫鱼贯而入团团围住了在座之人。

“让人传全主事来”容齐沉着脸,他之前刚要寻人处理这个妖孽,神殿的巫师就告诉他有大妖入了西启恐意图不轨,看样子所言不虚,这个妖孽必须尽快处理掉。

很快国都供奉的巫师一身白衣迈入殿内。

“那个人你且细细看看,若真是妖孽,全主事该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吧”容齐指着润玉向巫师示意。

润玉好整以暇看着容齐,他倒要看看这一局容齐能如何。

“陛下,他根本不是人,而是妖。”巫师看了一眼润玉回禀道。

“噢,但是仅凭你一人之言,无法证明此事是否属实,万事讲求凭据,全主事可有什么办法证明此人是妖”话虽如此说,容齐眼内的肃杀之意毫不掩饰。

“陛下,本人敢以性命担保,所叙之言全部属实,属下即刻予以证明。”巫师眼中闪过一丝狠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一道火光迅速缠上润玉的身体,顷刻间燃烧起来。

当火光围拢润玉全身时,他就感到不对,正待要放出神识细查,一阵剧痛袭来,这诡异的火光不光能伤着他,并且能够隔绝神识,润玉拼命忍住疼痛,既然自己让人引上官透前来,就不能白费功夫,这些宵小,稍后他再来收拾。

云端之上的云祺看到镜子里面西启皇宫里正在展开的“除妖”,他盘算着君上的交代,算算时间,差不多可以通知未来君后过来了。

 

西启  国师府门

 

上官透刚下马车,便看到原本派给润玉仙的小童咕咕正焦急的在府门外转圈,他赶忙上前,那孩子看到自己瞬间如逢大赦。

“怎么一个人在这,怎么了?”原本自己派了很多仆役和小厮前往别苑照顾润玉仙,可是润玉仙不知何故,只留了这个孩子。

“公子,你快去宫里一趟吧,润玉公子去到宫里现在还没回来,我听外面的人说,国都巫师上报陛下有妖怪到了西启,正抓了妖怪在宫里除妖,我好担心啊,这个时候会不会——”

“什么”上官透大吃一惊,怎么会,润玉仙明明是散仙,怎么会好端端变成国师口中的妖怪。来不及细说,他立刻翻身上马,即刻往宫里赶去。

 

西启皇宫  正阳殿广场外

润玉还在苦苦忍耐,这诡异的灵火实在厉害,他只能判断出这灵力本源并非出自龙族,难道说?看了眼本该是内应的这个巫师,此人要不是被人掉包了,要不恐怕早就生了异心,也罢,目前只能将计就计,不可做出打草惊蛇之举。

上官在宫外翻身下马,一路飞快的向宫内跑去,还好有容齐给的通行腰牌。他想不通容齐怎么会突然召见润玉仙,而骤然之间国都巫师又怎么会突然说有妖怪,这未免也太巧了?

刚到正阳殿外,门口的卫士拦住了上官透的去路:“陛下有令,宫内正在处理要务,任何人不得入内”

“什么?”:上官透从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日进不去正阳殿:“我有要事求见,请将军帮我通传一下”

“公子,请不要让末将为难,陛下口谕,谁来也不见。”侍卫长纹丝不动。

“啊”突然宫内远远传来一声惨叫

“得罪了”上官透顾不得那么多,抽出扇子,几个挪转腾移,迅速闯了进去。才刚刚跑到殿外的广场就看令他难以置信的一幕,润玉仙被诡异的烈火困在半空之中,正在苦苦挣扎,底下巫师正在源源不断的操纵着者烈火不停地灼烧着润玉仙,眼看他就要支撑不住了。

所有人都跪着,悄无声息,而站在高台之上的容齐眼神冰冷,面无表情,浑身一片肃杀之气,望之令人胆寒。

上官透从未见过如此的容齐,熟悉的人,却浑身透露出令他陌生的气息,他几步跑过去,他从未对容齐说过润玉龙仙之事,容齐怎会如此行为?

“透儿,你怎么会在这里?”听到动静容齐转过身来,奇怪,他不是封锁了消息,透儿是怎么知道了的?

“齐哥哥,让他们住手”上官透来不及细想缘由,眼见润玉仙就要支撑不住了。

“胡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巫师已经证明他是妖邪,不能留他祸害西启。”容齐一把抓住要上前的上官透。

“齐哥哥,润玉仙不是妖,他是货真价实的散仙,我亲眼所见,西启供奉龙神,他就是真龙,你这样做与先祖遗训相悖,巫师说他是他就是吗?可有证据,没有证据这不是污蔑吗?”上官透心急如焚。

“透儿,神鬼之事岂容儿戏,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纵容妖孽害人无数,你自己将来如何自处。”不管为了上官透还是未来的长治久安,这种敢擅闯宫闱,威胁君主的人都不能留,不管他是什么。

“齐哥哥,我求你,他是我的朋友,我以性命担保他不会危害西启,放过他好吗?我能想办法证明他的清白。”上官透看着容齐,第一次他看到了容齐眼底里汹涌的杀意。

“透儿,你记住,我是西启国君,绝不会容许有人在西启国土上横行无忌,今日他必须死。”容齐不容置喙的看着上官透,怕自己吓到上官透,说完又放轻语调:“透儿!你就没想过,他有可能骗了你,他是妖邪,施法迷惑你太简单不过了,难道你连齐哥哥都不相信了吗?从小到大我何曾骗过你,你被这只妖迷了心智,齐哥哥不过是想保护你罢了。透儿你相信我!”容齐紧紧抓住上官透。

“啊!”半空中的润玉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浑身已经伤痕累累,倒地的一瞬间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血来。

“快住手!”上官透挣开容齐,上前一把推开了巫师,连忙扶起倒地的润玉急切的喊道:“你醒醒,润玉仙”

“透儿,终于到你了……”润玉挣扎着看了上官透一眼随即昏死了过去。

“行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先下去吧”高台上的容齐看到上官透跑了回来中断了巫师施法,犹豫了片刻,冲国师挥了挥手。

上官透看着浑身是伤的润玉焦急无比,赶紧将人靠在自己怀里,取出自己放在身边救急的治伤药,毫不犹豫的给润玉喂了下去,语带哽咽的说“润玉龙仙,抱歉,是我来晚了”

“无命,把润玉仙带回别苑”上官透把人扶起来交给无命,没有看容齐

“可是——”无命无奈的看看周围纹丝未动的卫士,再看了一眼一言未发的容齐。

“透儿,这是要妖孽,不可放虎归山,把他交个齐哥哥,我一定让他现出原形。今日之事,我不怪你,不要一错再错了。”说罢,旁边的侍卫抽出刀剑,将扶着上官透的无命团团围住。

上官透看着容齐,他们之间隔着无数把的利剑,什么时候,他们到了这种局面。

“齐哥哥,我不是小孩子,我能分得清什么是真心什么是假意,从小到大每次我有新朋友,为什么齐哥哥都会如此的反应,周简之不过才和我玩过一次,为什么第二天就落水了。秦玉燕,本来约好了要一起去放灯的,为什么突然就不见我了。沈枫不过与我开个玩笑,为什么就突发疾病,全家去了外地。为什么每一次都那么巧,齐哥哥你告诉我啊。”浮上心头的往事,一下子仿佛都到了眼前,上官透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透儿!”容齐不可思议的看着上官透,他没想上官透突然提起了这些昔年旧事:“他们,他们不过都是意外罢了!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说!”

“全都下去!”容齐眼见局势失控,不得已只得让卫士全都退下。

“齐哥哥,我不是笨蛋,我知道你关心我,我也很喜欢齐哥哥,但是我也想有朋友,齐哥哥也有忙的时候,透儿也有自己的生活,这难道有错吗?为什么我的每个朋友最后全都莫名其妙的离开,你回答我。”上官透看着容齐,心里五味陈杂。

“透儿,你见过多少人,你这么单纯,那些人,一个个都不怀好意,他们接近你不过是另有目的罢了,只有我,只有我是真心待你好的,我会照顾好你,没有什么危险会伤害你,你如果觉得一个人寂寞,以后我一定多抽出时间来陪你,好不好,你过来,我们好好说。”失控的感觉蔓延开来,容齐觉得一阵阵心慌,他慢慢走过,想抓住上官透的手。

“不是的!”上官透一把推开容齐“我是我自己,我希望你能相信我,尊重我,包括我的朋友,不要总是帮我做决定,我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该怎么选择,不管将来如何,我都有我自己的朋友,齐哥哥为什么不明白。”

容齐一把抓住上官透:“将来,将来,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不会有旁人,透透你答应我的对不对,啊,对不对。”容齐感觉自己要疯了,为什么要离开他,他还不够好吗?怎么可以,上官透是他在这世间唯一拥有的温暖,这是他的,谁都不能夺走。

“你松开我”上官透拼命想摆脱容齐,此时此刻的容齐让他觉得疯狂得不可思议:“你冷静一下,你现在完全不可理喻。”

“透儿,你不要胡闹,朕是西启之君,你以为没有朕的同意,你能出去吗?”容齐容色一片狠厉,大声吼道。

越是挣扎,容齐抓的越紧,上官透感到手腕一阵剧痛。

“疼”一声痛呼终于让容齐的理智回来了些许,再一看上官透整个手腕浮出一片红痕,已经被捏的肿了起来。

“透儿,对不起,我,我……”容齐心慌不已,可是自己一松手上官透就远远的退开,不再靠近。

“陛下,上官透虽然从未出仕,也承蒙陛下一直关爱,人情世故虽不算通达,但也还算能够明辨是非,今日是我闯宫冒犯了,若有责罚,我绝不推辞。我以我的名义担保,润玉龙仙绝不是妖孽,他日若有错漏,上官透全权承担,但今日还请陛下先放我朋友离开。”上官透双膝跪地,向容齐叩拜。

不等容齐回答,上官透径自起身,吩咐无命背起润玉,头也不回的离开。

殿外羽林卫见容齐没有阻拦,于是便让开一条路,让人离开。

“陛下,可要派人监视?”羽林卫头领问道。

“下去吧”容齐挥了挥手,声音说不出的疲惫。

夕阳投下,照得殿中的人影长长的,漫天红霞,却像人心上布满的寥落。

 

国师府别苑

“君上这次当真是走了步险棋”云祺缓缓用灵力舒缓润玉的灼伤。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至少如今容齐和透儿,已经生了不少嫌隙”润玉唇色苍白的靠在床上,如今都不用刻意掩饰,自己这样子足够让上官透难过了。

“君上下次万万不可再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了”云祺想到刚刚的险境就心惊,居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了纰漏。

“不会有下次了,这苦肉计用过一次有效,再用第二次就无效了。”润玉运转灵力慢慢修复自己的伤势。

“可是君后目前被留在了西启国君身边,那君上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白白遭了罪。”云祺总觉得有些不划算。

“你要明白,很多事不是一蹴而就的,裂缝一旦埋下了,一旦有合适的时机,他就会越来越大,十多年的情谊不是一点嫌隙就能破坏的,但是日后谁知道呢,人的心是最经不得思量的东西。此事我自有考量,依透儿的性子,断然不会对本座不管不顾的,往后,且走着瞧吧!”容齐不是个笨的,但是和他相比心思手段未免还太嫩了些。

“君上可要臣亲自出手了解了那个叛徒性命,他竟然敢对君上下狠手,要不是君上有令在先。臣早在第一时间杀了她,又岂容他放肆。请君上放心,臣定然将此事处理得滴水不漏。”云祺发誓一定要将功折罪。

“此事交由你去办,务必查出他的背后指使之人究竟是谁。有人过来了,你先暂且退下,有消息再来告诉本座。”润玉察觉有人靠近了他的结界。

“是,臣先告退”云祺随即隐去身形。

 

 

上官透推开房门,走近榻前,尽管伤口已经包扎过了,润玉的衣服上依然透出来几分殷红,人也不时发出几声呓语,喊着很热。

看着深限在噩梦中润玉,上官透心中愧疚万分:“润玉龙仙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应该和齐哥哥讲清楚事情的经过,真的对不起。”他拿起放在床边水盆的帕子,轻轻的为润玉擦去额上的虚汗。

片刻之后,润玉缓缓睁开了眼睛,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声音还带着几分嘶哑;“透儿,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怪容齐,是我莽撞了,我想着我到底来历不明,你又是天子亲近之人,为了怕给你惹来麻烦,我想亲自去解释一番为好,是我把启皇想得太美好,我以为他不过是不忿那句你对我说的喜欢,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存了置我于死地的的心思”

“润玉仙,齐哥哥不是那样的人,他……”上官透停了片刻:“他也许只是受了巫师的蒙蔽,其实齐哥哥没有想过要置你于死地,他……”上官透不知该如何说下去了。

润玉没有说话,果然透儿的心始终还是向着容齐的。

“不过,润玉龙仙你放心,以后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我已经去求了齐哥哥,他也答应,不会再你对下手了”上官透郑重其事的说道。

“透儿,你这么好,我有时候想,如果你能多喜欢我一点点……”润玉的视线流连在上官透的眉眼间。

“润玉龙仙,有些话,如果我现在不说,以后恐怕没机会说了,其实,能够认识你,我很开心”上官透低头躲开了那缠绵的视线。

“透儿,是不是容齐逼你什么了”润玉忍不住问。

“没有,齐哥哥没有逼我什么,我不过触景生情,有些感而发了”上官透似下定了决心

“润玉龙仙,在凡间待着太累了,你应该回天上,做一尾自由自在的龙”总有他看顾不到的时候,他实在不想润玉仙和齐哥哥再有冲突了。

“透儿,我在这世上上千年了,从小其实就没有什么人喜欢我”润玉的眼神不觉飘向了远处,他从来不是父帝和君臣期待的继承者,他也不是母亲怜爱的小儿子。

“很多时候我都一个人,你记得我和你说过的那个星河吗?我时常去那里,其实那里并没有什么活物,天河里也很冷,但是在那星河里,我就常常觉得我不是一个人了,我给它们每一颗都取了名字,我和它们说话,这样我就不觉得孤寂了。后来我遇见你,你笑起来的样子,我觉得很好看,你的眼睛就好像我星河里的星星,会发光。直到这时候我才觉得我经过漫长时光很荒凉,这凡间就是有再多的纷纷扰扰,但在这里,我就觉得,那漫长时光的尽头终究没有让我空等,即便,并没有什么结果。”润玉回望着上官透,他眼睛里有着这世上少有的清澈光芒。

那望过来目光里似有什么烫人的东西,令上官透难以招架:“时候不找了,润玉仙先休息吧,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一夜好眠”上官透仓皇起身,走了出去。

看着上官透离去的背影,润玉心中闪过一道狠意:“容齐,本座定要你后悔今日之举,上官透这个人,我认定了,如今他还不属于你,花落谁家,就看各家本事了。”

太阳落下,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在了地平线,华灯初上,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了。

 

本文同步于B站,乐乎和微博更新

微博ID一只减肥的胖喵

B站ID瘦成闪电的胖猫

乐乎ID瘦成闪电的胖猫

视频指路: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8541187LR?from=search&seid=6201450212122635072

 

作者君三次元接了一个课程,因为近期工作比较多,要备课和还要准备公开课,所以暂时停更半个月左右,希望各位多多理解。

很喜欢看大家的留言,各位看过觉得好的下伙伴请多多留言和点赞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