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同人文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第二章:山村撞客

日落西山,皎月上梢,夜晚已经渐渐来临。莫寒一个人行走在半山之中,面前的景色已经渐渐的变成了伸手不见五指。取出手电筒,发出一道微弱的光芒,在黑暗之中像是港口之中的灯塔一样,为渔船照亮确定着行程。

“嘶”周围的树林发出沙沙的声音,像是被风吹动了一样。莫寒没有在意继续往前走,越往前,树叶摆动的声音就变得更大。沙沙的一片络绎不绝,其中还夹杂了一种轻不可听得声音,像是有个人坐在那低低的哭泣声。

“真是没想到,闲着没事学人做雷锋来到这里,倒是惹了一身的麻烦。唉,荒山无灯火,行人自掌灯。灯燃无忌处,灯熄莫再行。”莫寒摇摇头说出最后的四句话,继续赶路,任凭身后声音如何诡异就是不回头看一眼。(这四句话的意思是,荒山野岭并不像城镇一样灯火通明,而荒山中的行人本身就是一盏灯火,所谓人身三盏灯,左右肩头各一盏,头顶一盏,人猛然回头的话,不论从哪边回头,左右肩头的灯都会相应灭一盏,便会导致人体阳气减弱,尤其是在子时之后,此时天地间阴气正重,如果冒然回头,便会吹灭左肩或右肩的灯,灯灭后即便是童子,也很容易着道。更别说本来就阳气不多的女孩子了。当灯亮着的时候,可以肆无忌惮的赶路,而灯熄灭之后,就不要再走了(也有“就休想再走了”的含义)。

夜慢慢的深了,天上的乌云开始汇聚在一起,从一朵朵变成了一大块,遮盖住了月光。使得本来就不怎么光亮的山路变得更加黑暗起来。周围的风不间断的吹拂着,身后的哭泣声已经开始变成了像是布帛被割裂的声音一样。

莫寒放下皮箱,从里面取出一张黄符,用朱砂笔描绘出一种古怪无比的图案,贴在自己的胸口。这张符咒名叫活符。所谓的活符代表着的就像是替身一样,贴在人的身上一旦鬼上身会先对活符下手,活符起火就表示着鬼正在上你身。虽然莫寒是茅山一脉后裔,有着像是轻易收服恶鬼的镇门法器虎牙镇魂尺,但是她毕竟道行尚浅。加上现在是黑夜,阴气已经盖过阳气,天晓得这山里有没有藏着什么凶神恶煞。正所谓小心使得万年船,还是当心一点比较妥当。

有了活符挡身,莫寒心里的石头多少落下了一点,赶路的速度也快了一点。又走了一个小时,手电筒的电池开始出现电力不足的情况,亮光不断地减少着。一阵狂风吹起,将莫寒吹得有些站不住脚跟,胸口的活符也是哗啦啦的响着,隐隐出现了丝丝火花,随后蔓延起来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整张符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莫寒一把撕开符咒将它扔在地上,看着面前的黄符烧成了灰烬,喊了一句:“戴萌,出来。”

皮箱之中金光再现,戴萌虚幻的身形浮现在莫寒身边。这只鬼是早时候莫寒收服的一只恶鬼,本想送它去超度,考虑到有时候鬼的作用比人大一点,再者它也不愿去轮回转世,莫寒就将他留在身边用养小鬼的办法供养着它。戴萌出现之后,四周的风声稍减了一点,虽然还是狂风依旧,但起码没有那刺耳的割裂声了,看起来刚才想要冲自己身体的那些鬼蛮惧怕它们面前的这只鬼大哥。

“你这次可是赶上趟子了啊,这鸟不拉屎的深山老林里到处都是鬼。先是一只女鬼,现在周围零零散散盯着咱们的恐怕有二十多只鬼。”

“山中本来就多坟墓,你做鬼这么多年难道连这都还不清楚?”莫寒白了戴萌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着。

“山中是多鬼不假,但是这些鬼可不同寻常啊。”

“行了,连你都怕,能不寻常到什么地方去,你老实待在我身边,我们要尽快到山的另一边,我可不想夜宿在这鬼地方。”莫寒不在看戴萌,继续赶路,一人一鬼在深山里不停息的行走着。好不容易在山路的尽头,看到了一些没有熄灭在那隐隐闪烁的灯光,莫寒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出了深山,还没等她走进村口,就听见阵阵东西被砸碎的声音,伴随着一个男人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以及许多嘈杂无比的声音。

“大半夜的不会是哪家小两口子不合,在吵架吧?”听着杂乱的声音,莫寒心中感觉奇怪,对着戴萌一挪头,戴萌点点头会意变回幸运星飞进皮箱之中。提着皮箱,莫寒悄悄的溜进了村子里。只见村里大大小小的村民都在广场那里集结,手里拿着麻绳和扁担,就像是要盟誓出师一样。很快最中间好几个人被推开,掀起了一阵人浪,在人群里最里面的是一个骨瘦如柴的人。第一眼看过去,莫寒双眉皱的快要变成一个川字。眼前之人太瘦了,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瘦的人,不客气的说一句,这人就是骨头外面包了层皮,连一点肉都没有。胸口之下那根根肋骨突出来就像是巨大的鱼刺一样。但这个人却是力大无穷,这样的身板竟然能够一把举起一个体重少说也有一百五的大汉。像是丢垃圾一样的将他丢了出去。几个村民齐上,用扁担架住他的双手,然后用麻绳去绑。啪的一声,扁担被折断成了两截,让他拿在手里不要命的抽打着面前的人。

“这个人。。。难道他撞客了?”越看着面前这个人,莫寒越觉得奇怪,一个不好的念头浮现在脑海之中,久久不能散去。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莫寒取出阴阳眼镜。在特殊的镜片之下,莫寒看到这个骨瘦如柴的人身上笼罩着一层黑气,而且十分的庞大,这个人确实跟莫寒想的一样是撞客了。

撞客,指撞见从死人身上脱离出的三尸(民间俗称为鬼)而出现高烧不退、反复发烧、长期低烧、类似感冒却药物治疗无效或治疗后有后遗症,或突发昏迷、神志不清、言语错乱、悲喜无常、狂言惊恐、乍寒乍热或以死人的语气说话等神志异常之情志病。民间普遍认为,鬼是死人之“灵魂”,但正统道教知识的“鬼”并不是人的“灵魂”,而是“三尸”,古道教典籍记载:“人死后,三魂升天,七魄入地,唯留人生前寄居身体内的三尸(彭质、彭倨、彭娇)变化生前人形象,称之为鬼。”。(《云笈七签》卷八十一曰:“(人)死后魂升于天,魄入于地,唯三尸游走,名之曰鬼。”;又《太上三尸中经》曰:“人之生也,皆寄形於父母胞胎......死後魂升于天,魄入於于地,唯三尸游走,名之曰鬼。

“这个鬼山村也真是蛮厉害的,前面深山各种各样的妖鬼,村里还有人撞客了。就这样他们日子竟然还能过的下去。”莫寒摘下眼镜快步走了上去,挤开人群费力的走到了最前面。那个人挥舞着扁担,痛打着所有靠近他的人。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扁担被一只手拿住,莫寒一把贴近身来,另一只手抓住那个人剩下的那条胳膊,用力一扭,将那人背剪揪住。随后一张黄符贴在了他的后背上,虽然这个人力大无比,但是每次用力想要挣脱莫寒的手,背后的黄符都会绽放黄光,力气就是使不上来。村里人看见来了一个不知道是哪的小女娃,一上来就制住了七八个壮汉都拦不住的疯子,第一反应就是大仙来了。

“现在深夜,不宜将这人身上的鬼魂逼出来,先制住他,明天再做打算。”顾忌到一旦将这人身上的鬼魂逼出来,可能会因为深夜阴气的原因变得更棘手。莫寒取出一张符咒贴在他的额头上,一股白气在这个人的身上喷射出来,这个人的表情十分的痛苦用力的将符咒撕开,但是刚刚撕开人就像被抽空了灵魂一样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这个。。。小姑娘啊,这是咋地啦?他不会死了吧?呀出人命了啊”看着这人倒下,附近村民面面相觎,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死人了,村民开始乱动起来。

“大家稍安勿躁,他就是昏过去了而已,过一晚就会醒。但是他身上的东西,我现在没办法驱除,只能来日再做商量。”莫寒抬手止住众人,有的人听到这人没事,对望了几眼壮着胆子走上来,把手放到那人的鼻子下,发现确有鼻息才放心了下来。

“这。。姑娘。。不不不。。大师啊,你这咋整的啊。往常这金大庄要是发起疯来,俺们十几个壮汉都按不住他,只有等他闹到天明才能消停啊。咋你这一整他就昏了呢?”一个看起来是领头的人走上前来问道。

“敢问这里是金山村吗?”

“对对对,这里是金山村,俺是村长,叫金友彪。姑娘哪里来?”

“金村长,现在已经深夜了,有什么事情还是明天说吧,请问能不能给我准备一间房间,房钱我会照付的。”

“说的啥话啊,你能替俺们治金大庄的病,俺们全村那是感激不尽啊,哪还能收你啥房钱啊,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啥,快把姑娘带我那屋里去。”金友彪一声大吼,几个村民一窝蜂的上来帮莫寒提箱子的提箱子,带路的带路,走向金友彪的房子,其他的村民看到金大庄今晚上是消停了也各自散了,回房睡觉。

渐渐的所有的灯火都熄灭了下来,莫寒躺在炕上看着头上的木梁,劳累了一整天,一阵阵困意涌上心头,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黑夜笼罩了整个金山村。。。。。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