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oi/Giga采访 - 初音ミク『マジカルミライ 2018』特集 │ 音楽ナタリー

原文链接:https://natalie.mu/music/pp/magicalmirai2018/page/1

翻译:Weibo@-停机坪-

如需转载请标注原文链接及翻译者。

初音ミク『マジカルミライ 2018』将于8月至9月在大阪和千叶举办。

今年负责制作主题曲「グリーンライツ・セレナーデ(Greenlights · Serenade)」的是新生代创作组合Omoi。「初音ミク『マジカルミライ 2018』OFFICIAL ALBUM」中还收录了包括Vocaloid「鏡音リン・レン」发售10周年纪念乐曲「劣等上等(BRING IT ON)」在内的10首乐曲。

音楽ナタリー采访了「グリーンライツ・セレナーデ(Greenlights · Serenade)」的创作者Omoi和「劣等上等(BRING IT ON)」的作曲者Giga。他们分别讲述了与Vocaloid的相遇和对自己而言具有转机意义的作品,并回顾了新曲的创作过程。

取材・文 / 風間大洋     翻译 / 🚁


Omoiインタビュー


让没有自我的ボカロ歌唱出我的想法


――Sakuraiさん是如何与Vocaloid相遇并开始创作乐曲的呢?

我和Kimura在2012年结成Omoi,此前我一直在乐队做鼓手,同时自己也有作词作曲。我特别喜欢作词,但总觉得其他vocal唱出的词和自己原本的想法有出入,然而自己又不太擅长唱歌,因此感到十分矛盾。乐队解散后我仍想继续音乐活动,但如果再组乐队,又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正是在进退两难之时,我想到可以尝试使用Vocaloid软件,因为ボカロ是没有自我的存在,能够准确表达出我的想法。

――您从前就知道Vocaloid这一存在吗?

当然,因为我以前也看过ニコニコ動画,对初音ミク、鏡音リン・レン都比较了解,也觉得是很有趣的存在。

――2012-2013年左右Omoi结成,那时正是ボカロ界走向成熟、名曲层出不穷的时期,您在作为听众接触了ボカロ之后,希望以Omoi的身份制作怎样的乐曲呢?

我和Kimura几乎只听摇滚,原点差不多在已经过时的青春朋克(青春パンク)那边,因此我们最初在投稿ボカロ曲时,本来也无法做出当时流行的那种曲速很快、创作过程也很繁琐的乐曲。因此只能思考如何发挥长处,利用我的鼓和Kimura的合成器创作摇滚。2012年利用合成器作曲的人还不像现在这么多,而且当时我们创作的乐曲中没有加入吉他的音色,这个意义上说,我们觉得还是有可能做出特色的。


成为转机的「テオ」


――Sakuraiさん和Kimuraさん二人是如何以Omoi身份开始活动的呢?

我真的只是个鼓手,除了会打鼓、会写点词和曲之外,对和弦呀伴奏之类的一无所知,如果没人会弹吉他贝斯和键盘,音乐就无法成形。因为高中时的友人Kimura对这三者都有所掌握,所以我就去找他了。与其说是“搭话”,更像是说着“做吧!”就这样半强制性地开始了Omoi。

――结成至今有没有哪首乐曲对Omoi而言意味着转机呢?

有好几首,但影响最大的是「テオ」,应该有不少人是通过「テオ」人是我们的吧。其实前作「チット・チャット・マーチ!」也悄咪咪火过一阵,不过这首的曲调不同于我们往常的风格,而且也是难得尝试做可爱的乐曲,所以虽说很开心,但也担心如果从此被贴上这一风格的标签,今后的活动就会受限制了吧。

――原来是这样。

那之后「テオ」诞生了,其实风格并不是我们未曾试过的,但可能是因为旋律比较出色吧,至今仍是我们的作品中最受瞩目的。「テオ」这样的乐曲备受好评,今后的作品也能按这个风格继续做下去了,所以这首歌的成功也让我们松了一口气。


――人们在谈及包括「テオ」在内的Omoiさん的许多乐曲时,都会提到“音压”这一关键词呢。

是的(笑)。但我们完全不是下意识这样做的,也从来没打算用很高的音压。毕竟从制作者的角度说,音压太高会牺牲音质,而且对听力也不好……

――有好有不好呢。

是这样的。其实比起从前,最近发表的乐曲音压已经有所降低了,但感觉被人说“音压好高”的机会反而增加了。

――一定是说“能听出音压”的意思吧。

大概是吧,可能因为我们的乐曲伴奏里也有合成器音哐哐叠加,所以产生了音乐的广度和迫力吧。


确信特别的乐曲即将诞生


――Omoiさん在接到初音ミク『マジカルミライ 2018』主题曲制作的邀请时,真实的感想是怎样的呢?

说实话当时想的是“该不是诈骗吧”(笑)。邮箱突然收到了来自负责人的邮件,打开就看见「マジカルミライ」几个字,本来还想是不是『テオ』要在演唱会上演奏了,满心欢喜地读下去发现写的是“希望请Omoi先生制作主题曲”,就开始怀疑是新型诈骗方法。毕竟此前的主题曲都是名P担当的,从さつき が てんこもりさん到kzさん、从みきとPさん到ハチさん,后面紧接着Omoi会不会不太行?所以最初完全无法相信呢。

――但从结果上说还是接受了的。

邮件往来了好几次之后,我们才终于明白是货真价实的Cryptonさん千真万确地选中了Omoi。虽然我们也担心地想着“不要紧吧?” 但又很确信,既然要写主题曲了,一定能做出特别的乐曲吧。当时还完全没有灵感,只有一种预感,觉得有什么厉害的东西要诞生了。

――有指定曲调之类的吗?

这方面几乎没什么规定,要求的只有“请做成气氛热烈的乐曲”,甚至连“请使用初音ミク作为vocal”都没有说(笑)。都交给我们了呢,所以感觉创作者做的事得到了尊重,制作过程也很得心应手。

――与平日的创作相比有感到区别或遇到困难吗?

对我们来说这还是第一次受人委托作曲,一上来就是以初音ミク为主角的「マジカルミライ」,说到底还是有压力的。我们并非通晓初音ミク的一切,而她又拥有几十万乃至几百万的粉丝,所以歌词尤其令人苦恼,重写的次数也是史无前例。


并非只有我们肩负着回应「砂の惑星」的任务


――Sakuraiさん如何理解Omoi从众多P主中脱颖而出的理由和意义呢?

挺难说的呢,可能是因为「テオ」的成名提高了Omoi的知名度,听众也显著增加了。人们知道“ボカロ界有个叫Omoi的人火了”,而且像我们这样所有乐曲都使用初音ミク的人也不多见吧。再者,也可能因为去年是初音ミク发售10周年和「マジカルミライ」的5周年,所以主办方打算把第11年交给新人来做,才找到了我们。

――的确是这样呢。去年ハチさん创作的主题曲「砂の惑星」概括了10年间的发展,您在创作过程中是否有特别在意这首歌的存在呢?

往年共有4首主题曲,只关注「砂の惑星」也不太合适吧。我们是在听过「ネクストネスト」、「Hand in Hand」、「39みゅーじっく!」和「砂の惑星」,并按照这四首歌的印象进行创作的。不过「砂の惑星」的确争议很大、褒贬不一,而且它的影响在历经一年之后仍然鲜明,我想这可能也是ハチさん的意图,真不愧是他啊。

――您有想过通过创作主题曲,对ハチさん抛出的问题给出一个答案吗?

可以肯定地说是没有的。今年的主题曲决不能仅仅被「砂の惑星」所束缚。当然我们也意识到自己需要站在前四曲的基础上进行创作,但肩负着回应「砂の惑星」的任务的,应该并非只有我们。

――也就是说乐曲在立足于过去的同时,还应象征当下和未来的「マジカルミライ」?

是的。说到「マジカルミライ」的主题曲,回顾以往的映像时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果然还是荧光棒的绿光如海洋般铺开的景色吧。英语中“Green Light”是绿灯的意思,蕴含着“进一步向前”的意义。这样的双重意义真的很棒。

――歌词既能理解成ミク向创作者发信,也能听出相反的意味呢。

正是如此。虽然没想到能挖这么深,但还是很开心的,如果这层意思也能传达到听众们那里就好了。

――以前也有「Tell Your World」之类的乐曲讲述过ミク与P主的关系,我想,在第11年的节点上,由新世代的Omoiさん作曲重新描绘这一关系是很有意义的。

听您这样说我也很高兴了。


在背后推着ミク,把她送上舞台


――视频的曲绘和映像是如何确定的呢?

正如Cryptonさん把作曲完全交给我们来做了一样,我们也希望画师和PV师能把「グリーンライツ・セレナーデ」这首歌给他们的感受融入创作,只在一些细节部分有要求,九成以上都交给他们了。

――有特别喜欢的部分吗?

我想想……最后一段副歌之前,ミク换上了今年「マジカルミライ」的衣服,走到幕前的舞台中央。我最喜欢的是幕后其他Crypton的角色们在背后推着ミク,把她送上舞台的场景。

――在MV的最后,观众视角也出现了呢。

是说女孩子出现的那个场景吧。

――是的,MV最后的观众视角以初音ミク的剪影作结,这是令我感触最深的部分。

这部分也很戳呢(笑),很好地和活动现场联系在了一起。映像真是太优秀了,能做得这么细真让人高兴。

――您有去看过往年的「マジカルミライ」吗?

其实我去年申请了,然而并没有抽中。今年这种情况无论如何都想去现场看啊(笑),可是又全落了。虽然可以在关系者席看,但因为想站前排所以先行券也都有申请。

――自己创作的ミク的乐曲在幕張メッセ的舞台传递给上万人,您对这样的场景有怎样的想象呢?

ミク在舞台上唱Omoi的乐曲,台下站着包括自己在内的几千观众,单是想象着这样的场景就不禁感叹:“这什么啊!”我还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所以现在也满怀期待。



Gigaインタビュー


受到鼓舞而写出的「流線プリズム」


――您最初是如何邂逅Vocaloid的呢?

我大概是高一的时候开始看ニコ動,看到了Vocaloid这个分类,那时第一次知道这个存在。当时ミク应该也刚出现吧。

――也就是大约10年前吧?

是的呢。我开始看的时候几乎没什么原创曲,当时很喜欢ミク翻唱的「魔界塔士Sa・Ga」的游戏曲「たわしーたわしー」,所以一直在听(笑)。后来还看了ミク配合「Ievan Polkka」的节奏甩葱的视频。当时还没有智能机,只能在翻盖机狭小的屏幕上艰难地看视频。

――在Vocaloid黎明期,初音ミク的歌声常常被当作视频素材来用呢,后来才逐渐被作为vocal使用。Gigaさん从当时开始就在作曲了吗?

我是从高中时开始用DTM作曲,不过做的是游戏曲的cover之类的。买的第一个Vocaloid是巡音ルカ,最初并不是想尝试做原创曲,只是觉得既然会做DTM了,再玩玩音源好像也很有趣。

――您的第一首Vocaloid原创曲是2010年2月发表的「流線プリズム」。您说最初对原创曲没有兴趣,最终为什么投稿了这首乐曲呢?

因为我当时十分沉迷「右肩の蝶」,自己也想要做这样的乐曲,做出的第一首原创曲就是「流線プリズム」。这也是受到各种鼓舞才写出来的呢(笑)。

――像「ギガンティックO.T.N」和「+♂(プラス男子)」等Gigaさん的乐曲中,电子乐风格突出、展开也很激烈,是因为您本来就喜欢这样的乐曲吗?

其实我也没有经常听展开激烈的乐曲和动画曲那种曲调,做出「ギガンティックO.T.N」只是因为觉得在“ボカロ感的乐曲”基础上混入各种要素应该会很有趣。可能因为「ギガンティックO.T.N」是大家听得最多的,所以我才给人留下了这种风格的印象吧。


リン和レン比其他ボカロ拥有更多歌唱的可能


――此次您制作了鏡音リン・レン发售10周年的纪念曲「劣等上等」。您经常创作リン和レン的乐曲,与他们又是如何相遇的呢?

虽说初投稿的原创曲用的是ルカ,但后来觉得リン和レン也不错所以也买了,还试着让他们唱了唱「流線プリズム」,这也是我使用リン和レン制作的最初的作品。

――Vocaloid各具特色,您认为リン和レン有着怎样的优点和特色呢?

他们是ボカロ中声音最尖锐的呢,很有穿透力,不会被伴奏盖过。再就是高音很稳,不会听起来感觉很虚,所以比其他ボカロ拥有更多歌唱的可能。

――リン和レン可以一起唱,这也是魅力之一呢。

使用时能清楚地区分角色和功能。レン负责低音域,リン负责高音域,还能配合得很好,真的很有趣。

――Gigaさん有独特的“调教”技能,这也与使用习惯有关吗?

最初リン和レン是不怎么擅长滑舌的,所以让他们用断奏的风格来唱会更易听清,“発音記号”这一指令也能够使子音更加清晰。而且我还试过让他们模仿自己的唱法,或者提取人声,将其特征和音高的颤音用ボカロ再现。制作rap时尤其需要参考人声呢。


被「ギガンティックO.T.N」牵着走的时期


――Gigaさん的创作历程中,有什么具有转机意义的乐曲吗?

果然还是「ギガンティックO.T.N」吧。这首歌火了之后有很多人来拜托说“请制作像『ギガンティックO.T.N』一样的乐曲”(笑)。

――人们对这首歌的评价有影响到您此后的创作吗?

「ギガンティックO.T.N」引起强烈反响之后,我想听众可能还是在追求这样的曲子吧,所以也有过被这首歌牵着走的时期,几乎没什么自信再做出别样的曲调。但是REOL活动时我尝试了偏流行的风格,并且得到了好评,才因此获得自信,觉得这样的风格也不错了。

――您不仅作为ボカロP活动,而且也曾是REOL组合的一员,您在制作Vocaloid演绎的乐曲和人来唱的乐曲时,关注的重点有所不同吗?

REOL的作品希望以J-POP的形式向世间传递音乐,所以有下意识做得醒目易记。说到底,其他人来唱的时候,可能会使用自己意想不到的歌唱方式,这样的化学反应很有意思呢。但ボカロ能按照我想的方式歌唱,所以感觉有点像一半ボカロ一半自己。而且人来唱的乐曲在制作时需要注意气息和音高,但ボカロ就没有这样的顾虑,乱来也没关系(笑),语速快音调高也可能达到有趣的效果。


「劣等上等」是堕落的高中生


――在创作新曲「劣等上等」时,您有特别注意人们所追求的ボカロ曲的要素吗?

说到人们所追求的リン和レン,大概就是这样的吧。我也是久违地创作ボカロ曲,做到一半就在想“已经厌倦了创作这种做作的曲子啊”(笑)。虽说这次的「劣等上等」是ボカロ曲,但也有注意留出换气的地方,词也没有塞得太多,与自己以前的ボカロ曲相比应该也更容易唱了吧。这可能是REOL的活动带来的影响。

――「劣等上等」作为リン和レン的10周年纪念曲,您在接到制作邀请时有怎样的心情呢?

既开心又感到有压力,既想做出具有代表性的、气氛热烈的乐曲,又担心“会做出以往那样的乐曲吗?”

――去年初音ミク迎来了发售10周年纪念,「マジカルミライ」的主题曲「砂の惑星」也概括了10年的发展,您对这首歌有怎样的看法呢?

虽然人们好像褒贬不一,但是因为我听歌都不怎么关注歌词,所以只觉得这首歌真好啊,是一首吸收了当下的流行元素、又十分具有ハチさん风格的乐曲。

――这样的感想也很有不作词的Gigaさん的风格呢。所以您在创作「劣等上等」时也没有考虑歌词的主题,就这样做出了帅气的乐句吗?

是的,我最近经常在听hiphop,所以也想加入这样的元素。再就是顺序上…我觉得「ギガンティックO.T.N」是幼年,「+♂(プラス男子)」是中学生的青春期,所以「劣等上等」应该是那之后进一步成长了的,堕落高中生的感觉(笑)。

 

ボカロ曲中加入的挑战性元素


――您有对负责作词的Reolさん提出歌词的方向性吗?

这方面只提了印象,告诉她是“堕落的感觉”(笑),然后在Reol写出的歌词基础上探讨了填词有困难的断句和发音,但完全没有干涉歌词内容。

――最终完成了挑衅的毒性歌词,Gigaさん对此有怎样的印象呢?

我想的是“这个作为生日歌合适吗?”(笑)。但确实很符合印象,也十分帅气,所以我也没有再要求改。

――「劣等上等」中rap battle的部分,明明是Vocaloid却能清晰表现出发音的强弱,声音也十分生动。

太好了,我以前也有在乐曲中加入rap元素,但这次想试着注意配合旋律,做出有人类风格的rap。为此必须加入气息并在句尾附上换气声,也花了不少工夫呢。毕竟是久违的ボカロ曲,所以想加入挑战性的元素,也活用了提取人声的技能。

――乐曲的激烈展开仍能让人感受到Gigaさん的特色呢。

因为我从制作ボカロ曲开始就一直想马不停蹄地推动情节发展。

――要把停顿较多的主流hiphop与您所擅长的舞曲相结合,您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这正是我想做的东西,“把激烈的旋律与有停顿的乐句混合在一起会有怎样的效果呢?”创作与其说是困难,更像是在数次错误尝试中摸索,是很开心的过程。


比想象还要酷炫200%的映像


――MV的制作过程如何呢?

基本上全部交给负责插画的△○□×さん和负责视频的お菊来做了。我把完成的词和曲交给他们时3人开了个会,但也只是说了印象上的感觉。

――几乎全程都通过リン和レン的黄色达到统一,而且黄色是警戒色,所以也充满了您先前所说的堕落感。

真是不错的感觉呢。我说希望能参考お菊以前做过的3D映像,所以做出来更厉害了呢,比想象还要酷炫200%。

――顺带一提,您有去过「マジカルミライ」的现场吗?

2016年去过。现场把ニコ動的氛围具象化了,平时在画面上看到的弹幕也化作欢呼声切实地传了过来,很开心也很有趣。现场表演的乐曲都是大家熟知的,所以打call也有着完美合拍的整体感。而且乐队现场演奏也很豪华呢。

――「劣等上等」好像是难以通过乐队演奏再现的乐曲吧。

是的呢(笑)。所以我也很期待现场会有怎样的演奏。MV也有下意识做出live感,应该也很容易明白在哪里call。请务必尽情享受MV和live(笑)。

――此次Gigaさん终于久违地创作了ボカロ曲,您对今后活动的方向有怎样的考虑呢?

希望和各种各样的人实现合作,既想试着和其他歌手一起创作,在此期间也可能再做ボカロ曲或纯音乐,我也很期待其他人的歌词和自己的音乐能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您自己也尝试作词……

不存在的呢(笑)。

――脱口而出呢。那么您在作曲方面还有什么想尝试的吗?

这就有很多了。以前创作的旋律都比较激烈,所以现在希望能自由地尝试各种风格。不仅仅是hiphop,我对future house这种合成器风格的音乐也很有兴趣。但如果只是去尝试这样的风格,应该也比不上一心一意从事这方面创作的人,所以我也想在创作过程中把各种元素组合在一起。

――这不就是Gigaさん从以前开始一直做到现在的事吗?

是的,还是在延长线上。所以其实今后打算做的事和从前相比也没有变化呢(笑)。



V.A.「初音ミク『マジカルミライ 2018』OFFICIAL ALBUM」

2018年7月25日発売

V.A.「初音ミク『マジカルミライ 2018』OFFICIAL ALBUM」

https://www.amazon.co.jp/exec/obidos/ASIN/B07CS3DLSW/nataliemusic-pp-22

[CD+DVD] 2100円  HMCD-010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