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之流火離殇.肆

 

肆.假戏真做

  

  “我自己会走。”

  

  慕容黎挥退身后的士兵,直直的看着执明,继而转身出了大帐。

  

  执明一人处在大帐之中,轻抚着桌前的星铭剑,思绪却不知飘往何处,良久,方才收起心绪,往刑帐而去。

 

  刑帐之中,冰冷的刑具并排而列,就远远的看着,便会让人不寒而栗,更不妄动用在人身之上。此刻,慕容黎已被褪去外袍,一身白色亵衣更显单薄。

  

  看着此时的慕容黎,执明不得不承认,他自始自终都不曾放下,他心中还是想着慕容黎。

  

  “待会儿,本王会把准备好的血浆泼到你的身上,已造成本王对你施刑的假象。”

  

  让执明没想到是,慕容黎却摇头拒绝。

  

  “难道,你是想让本王真的对你动刑?”执明吃惊道。

  

  “没错,只有这样,骆珉才会相信,你与我,瑶光与天权,是真正的决裂。”

  

  “可是……”

  

  执明欲出言以劝,但帐外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话语。

  

  “没时间了……”慕容黎催促道,“王上,快动手吧。”

  

  执明拿起一条九节鞭,他知道,鞭刑是这些刑具中伤害最轻的。狠下心来,执明朝慕容黎挥起鞭子,慕容黎闷痛,却不发出一声轻吟,只见鞭子所及之处,亵衣破开,留下一道道血痕。

  

  骆珉进入刑帐之时,看到的正是此景。他瞅了一眼被反手绑在木柱上的慕容黎,向执明回道,“王上,臣已将假的解药交到方夜手中。”

  

  “很好。慕容国主,想不到你我会走到今天这一地步。”执明轻蔑的看着慕容黎,心底却泛起阵阵抽痛。

  

  执明将手中的九节鞭扔给骆珉,大步跨出刑帐,“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动他,慕容黎只能折在本王手中。”

  

  骆珉颔首,微微侧身,直到执明走远之后,才抬眼看向慕容黎。

  

  “慕容国主虽心有九窍,却还是栽在了挚友之手,这般滋味,如何?”

  

  “呵~只要我一日不死,就不算败给那仲堃仪。”

  

  “就算执明无心让你命丧他手,但如若我在暗中推波助澜,可就不一定了。”

  

  “你想干什么?”

  

  “慕容国主不必惊慌,我只不过想在慕容国主所伤之处添一点东西。”

  

  骆珉自怀中掏出一只瓷瓶,拔下口中的布塞,将瓶中的白色粉末撒在鞭伤之处。

  

  伤处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灼热感,痛,这是慕容黎现在唯一能感受到的。慕容黎紧咬着下唇,才不至于呻.吟出声。

  

  “慕容国主感觉如何?”

  

  “不过尔尔。”而额上沁出的一层冷汗却无言反驳着慕容黎所说出的话。

  

  “慕容国主好忍性,居然能一声不吭,我倒要看看慕容国主能撑到何时。”

  

  骆珉轻哼一声,掀起帐帘,出了帐中。

  

  明月当空,骆珉帐中奋笔疾书:

  

  仲君吾师,前日天权与瑶光之战,执明向瑶光投以毒粉,使得瑶光众将士皆中瘴气,慕容黎为救其千万将士,不惜以身换取解药,然,慕容黎得到的,不过是执明事先准备好的白面,瑶光之军,废矣;执明将慕容黎押在刑帐,亲手施以鞭刑,学生在执明离去之际,将血芶撒在慕容黎伤处,虽不会使慕容黎立即毙命,但如果不及时进行医治,在加以新伤,假以时日,慕容黎便会命丧执明。学生以为,慕容黎与执明已无和好的可能,况慕容黎一死,天权与瑶光便是不死不休,先生出世之日已到。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