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航母着舰:Nasty SHB

       UP主之前在油管上偶然间发现一个F/A-18真机HUD视角的航母进近视频,发现跟标准Case I 模式差别很大,飞行员们称其为"Shit Hot Break"。随即对其产生了兴趣,搜了一下相关信息,发现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UP主对其进行了翻译,发上来分享给大家。

       * 本文转载自:https://fightersweep.com/837/the-ultimate-carrier-break/

       这是一个关于海军的故事,更多是关于航母(CV)的故事,‘CV’是航母的代码,是一种装有斜角甲板并搭载带尾勾飞机的舰船。Shit Hot Break:如果你知道这代表什么,我想你已经开始笑了。(shit hot是美国俚语,直译过来表示极好的、令人难以置信的;break是海军术语,着舰模式中进入航母时的转弯点。连在一起或许该翻译成牛逼转弯?(滑稽))

       当你在白天返舰并降落在航母上时,整个过程完全遵循目视飞行规则,没有通信交流(通常情况下)。中队的各架战机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飞的快的飞机以四机编队盘旋在航母上空2000英尺的等待航线上,其余的飞机每隔1000英尺依次向上堆积,在最上方是我们人见人爱的E-2鹰眼预警机。最下层的飞机飞向甲板,试图让自己在甲板上空完成转弯(break the deck)。

       编队长机在离开等待航线后执行一个非标准程序的转弯,移动到航母后方,对准航母尾迹、掐准转弯时机,以便当你进入下滑道时甲板跑道已清空,进入下滑道直到接地刚好用时15-18秒。太早的话你会被叫复飞,这会扰乱在你后面飞机的节奏。绝对是不光彩的。

       等待太久,其他人会为了自己的荣耀飞到你前面去。但如果你能够把控时间恰到好处,并有着钢铁般的意志和技巧,你就可以做出SHB机动转弯并上演“帽子戏法”(原文单词trifecta意为赛马赌博前三名全部猜中,这里大概是指后文的三件事);一次管控良好的着陆,一场震撼的即兴飞行表演,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你身上,并且还有一点肾上腺素混入你的身体里。

       重要的是,要知道在过去的50多年里每一架舰载机的着舰都会被评分。千千万万的评分被记录在案,列表并汇报。这是艺术、科学与巫术交织在一起,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风平浪静或是波涛汹涌。这些评分都张贴在每个中队的待命室里,你瞥一眼“绿板”就知道都有谁在争夺部队中的前十名。

昼间航母进近航线(Case I)示意图

       之所以被称为绿板,是因为飞行员每次拦阻着舰都会获得一枚硬币大小的小圆点记号。得分OK (4.0) 用绿色表示,绿色占据了计分板的大部分位置。最优秀的飞行员在他们的名字后面都有一连串的绿点。其余的位置分散着黄色、棕色和红色,黄色得分Fair (3.0),棕色No Grade (2.0),红色复飞是 (1.0)。在特殊情况下的OK或者带下划线的OK得分是 (5.0),表示这是一次完美的降落(或者是紧急迫降),还有让人提心吊胆的Cut得分,这是一次不安全的进近,但是仍然控制飞机强行着陆 (0.0)。

       航母降落无论在白天还是晚上,都需要进行不断的练习达到完美。每次飞行员都试图争取飞一个完美的降落。让飞机完美的改平在中心线上,并处于合适的高度(大约250英尺)、合适的下降率(大约700英尺/分)、精确的保持在最佳迎角(最大升阻比)。一次非常好的改平应该机翼一点摆动都没有,不断调整油门保持下滑角。

       LSO们(着舰指挥官)看着飞机进近,神奇的逐渐变大,直到尾勾撞到甲板上第二根和第三根阻拦索之间。LSO主管写上评分并说出诸如此类的话:“起始点有点高和快,降落过程油门加的有点大,抵达船尾处有点快和平坦。优秀的降落(OK pass)。”就这样,这个飞行员的绿板上又挂上一个绿点。

VA-46中队绿板,卡片上的数字表示钩住的是第几根阻拦索

       但是当你在甲板上空转弯时,你需要合理分配注意力,精确的控制时间在范围之内,有一个不成文的观点是双眼迅速扫视,在可预料到的危险路径上尽量缩短——哪怕只有几秒钟——时间,一直到进入下滑道。在规定的间隔时间外我们需要给这个人一点余量,不过只会优待他一个人。自然地,从飞行员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一种默许。对于LSO来说,我会与我的团队站在平台上一起期待,等待第一架长机进行机动转弯飞跃甲板上空。我曾见过的最好的飞行员是“老污龟”马纳兹,说真的,其他人跟他比还差的太远。(Nasty Manazir,Nasty是他的呼号,也与文章标题相呼应)

      马纳兹完善了SHB,将其发扬光大,并近乎疯狂的重复运用。

       他的标志性动作是以600节速度和600英尺高度接近航母,但并不是每次都能达到这种罕见的程度,马纳兹驾驶他的F-14S飞向与航母尾迹相交30度夹角的航线上,这样他就会有大于180度的角度来进行充分的减速。他驾驶飞机切入航母尾迹,然后猛然间转弯,如刀锋般越过平台,并向那些LSO敬礼嘲讽,那些吃瓜群众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抬头望着他。当雄猫进行转弯机动时,没有任何一架飞机比她更漂亮,后掠翼角度退到68度,就像一只超音速的飞镖一样。

一架F-14D雄猫被分配给第31战斗机中队(VF-31),飞过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号航空母舰(CVN-69)。30多年来,F-14保证了美国的空中优势,在确保胜利和维护世界和平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官方于2006年9月宣布F-14雄猫正式退役。

       马纳兹飞到航母侧方时会比平时速度更快距离更宽,并保持在600英尺高度,他会再次猛烈的拉动机头进行充分减速来展开机翼放下起落架,相对位置到达90度时放满襟翼,马纳兹将会进入着陆姿态,不过此时依然比正常速度快20节。他在进入下滑道时会有一点高和快,看着他既耐心又精准的降落是一种享受。在他必然会钩住第三根阻拦索之后,我会带着傻笑转过身写上评分,并脱口而出:“起始点过高过快,中间段有点高和快,OK pass.”(pass又是一个术语,与approach进近同义)



现任美国海军作战部副部长的Michael 'Nasty' Manazir(左)

Shit Hot Break在游戏中的演示:

       我自己也喜欢在甲板上空进行转弯,还有一个游戏中的游戏:争夺低空等待航线,只不过我会比其他人更努力一些。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在特别成功的一次到访香港之后。不用说,这不是我最好的。我完美的管控时间进入,到达舰尾处600英尺高,正如我预期的那样俯视那些LSO。从那时起,事情开始变得有些疯狂。

       当我感到眼睛周围出现灰色时我就知道马上要进入眩晕了,即便它只是一个6G的机动转弯。从那一刻开始,我开始专注于飞行,我到达船侧,然后进入航母后方改平,速度快了20节并且高度有点高,太棒了。5秒钟过后,我处于中段位置,依然有一点高但速度控制的很好,不过我的意识却慢了半拍。当我处于最佳进近迎角时,我轻轻推了下杆试图让光点(ball,航母上的光学助降系统)回到中线上,但却没有及时的补油门进行修正。

一架F-14D雄猫正准备在西奥多•罗斯福号航空母舰上着陆,2006年1月6日期间在波斯湾为圣哈辛托号导弹巡洋舰执行护航任务。登上罗斯福号航空母舰的第八飞行联队正在进行海上安全行动的定期部署。

       这就像是在我漂亮的大猫咪面前出现了一道通往地下室的大门。LSO此时对我呼叫:“加油门稳住”,但我并没有及时留意他的话。接近航母时,我的光点从高逐渐变低,仍然在持续下沉。当我重重的触地之后,尾勾跳过了第一根阻拦索,滑入第二根。我收起襟翼,折叠机翼并滑行至停机区。我后座的武器操作员“蒙古人”蒙格对我说:“好吧,至少他们知道我们回来了。”我们的待命室就在第一根阻拦索的甲板下面。

       晚些时候,LSO过来汇报成绩,与我的观点完全一致:“起始点过高过快,中间段过高,接近航母时油门加的不够多,到达舰尾时太低。不合格(No grade)。”我无话可说,但还是说了一句:“在甲板上空机动转弯有加分吗?” 他们大笑着走出了待命室:“这已经算是给你加分了!”

         呃...好吧,任何降落你都可以从......

关于作者:

帕克·切里奇(Paco Chierici):在他10年的职业生涯中,飞过A-6E入侵者和F-14A雄猫。作为商业飞行员的10年间,他也驾驶过F-5虎式战机扮演假想敌。帕克目前是一名波音737机长,同时也是获奖的海军航空纪录片《极速蓝天》(Speed and Angels)的创作者和制片人。帕克为国内外的各种杂志撰写文章,并定期在FighterSweep网站上发布。他已与一名经纪人签约,代表他的首部惊险的海军航空小说《天空中的狮子》(Lions in the Sky)出版。他的军装上挂满了奖章和绶带,但他最引以为傲的是首次着舰评分时获得的“最佳鸡块奖”。


文章到此全部翻译完毕,文章涉及到众多的专业词汇、俚语和术语,翻译起来相当有难度。如有翻译不当的地方还请指出说明,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各位观众老爷喜欢的话可以投个币点个关注支持下UP主,谢谢~(⌒▽⌒)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