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缘:与你相逢 (袁帅&上官透)

第一章

  

 

雨很急,雨夜里所有的很痕迹都被掩盖了,追逐声,脚步声,马蹄声,刀剑声,都被大雨完美的抹去了。

上官透的衣服已经湿透了,伤口的血水和雨水混成一片,他很久没有停下来过了,可是此时此刻他不敢停下脚步,背后追赶的人群如附骨之蛆,紧追不舍,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跑。

“上官透,前面是离渊,看你还往哪里跑?”黑衣人停下脚步,猎物已经无处可去了。

路的尽头是神鬼莫测的离渊,背后是紧追不舍的黑衣人,自从上官透从古神殿遗址拿到狐族失踪数万年的圣物乾坤镜,各路人马便纷至沓来。

尽管他行踪隐秘,甩掉了大多数人,但不知哪来的一路黑衣人却一直紧追不放,对方不停地在换人追,而自己却被不停歇赶着四处躲避,连番打斗下来,纵使上官透身手卓绝,也是伤痕累累了。

无论如何狐族的圣物不能落到这伙来历不明的人手里,寻回圣物是历代狐族的心愿,族中长老再三交代,圣物出世事关全族复兴,他的使命就是保护好乾坤镜,不能有失。

“上官透,识时务者为俊杰,交出东西,我们还能放你一条生路。”无数箭矢对准了上官透,箭头在黑暗中泛着幽蓝的光。

他已经没有力气再跑了,与其让东西落在这些人手里,不如索性毁了了事,上官透用仅剩的力气一步步退到悬崖边,捏碎了手里的魂珠,至少他死后族里能循着魂珠的线索找到东西最后的地方。

“不好”对方头领察觉到了上官透的意图,还来不及上前,只见上官透纵身一跃,跳进了离渊,很快便不见了身影。

上官透飞速向下坠去,涯下翻滚的魔气迅速袭来,上官透感到四肢百骸都要被撕裂了一般,就在此时放在胸口的乾坤镜发出一道柔和的金光裹住了上官透全身,很快这道光芒连同上官透人一起消失在了黑暗中。

 

袁帅挂完苏畅的电话已经是半夜了,苏畅作为他的助理业务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唯独个人感情问题让人头疼,小情侣三五不时的就要作一把,苏畅经常半夜打电话给他诉苦,他现在台词都能背了,虽然不免让人心烦,但是有时候他也羡慕这对小情侣的鲜活劲。

站在落地玻璃前,俯瞰着外滩精致的夜景,他过着这座城市里绝大多数人羡慕的物质生活,他已经不会像20出头的年轻时候对男欢女爱那么热衷了,一个人的生活他也习惯了,但是偶尔他也会想他的生活里如果也多一个鲜活的人会怎样。

就在他在沉思的时刻,砰的一声,楼上传来一声巨响。

“奇怪,楼上什么人有没有?哪来的动静?”突如其来响声令他他觉得纳闷,楼上是他买房子送的屋顶花园,只有他有钥匙,没人能进去,这栋物业的保安措施是上海数一数二的,警报没有响,也不像有什么人去了楼上,难道是什么植物倒了?袁帅拿起楼上的钥匙决定去看看。

一路上没有再听到什么动静,可是就在他打开楼上门的一刹那,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前面,一道白光迅速向他袭来,有什么东西好像进到他的身体里面来了,在一阵晕眩过去之后,他突然发现有一把冰冷的扇子正抵着自己的脖子。

“你是谁?”执着扇子的是一个全然陌生的男人,穿着类似长袍一样的奇怪衣服,束着古人一样的长发,正凶狠的看着他。

“你又是谁?这是我家,你怎么上来的”袁帅心里有一万个疑问,可是眼前这个人可不像是什么能好好回答他的样子。

“上来?你家?这里不是离渊底下吗?”刚刚醒来的上官透,还没来得及看清周遭,难道传说中能吞噬一切的离渊下面还有人能住?可是为什么他感觉不到半点灵力流动?

“离渊?”袁帅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之人,此刻他才发现,这个人似乎身上有不少伤,尽管屋顶灯光昏暗,但是他身上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挥之不去,这一切都透着诡异,他真后悔没有提前通知物业先报警。

上官透摸了摸胸口的镜子,突然他发现,胸口的镜子只剩下镜框,镜面不见了。

“你干了什么。”上官透勃然大怒,扇子狠狠扫向眼前之人,昏迷之前东西还好好在自己身上,才刚醒来就出状况了,定然与眼前之人有关。

袁帅刚往后退了两步,对方猛然间掐住了自己的脖子,明明对方身高体型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可是仅仅只有一只手,濒临窒息的感觉扑面而来,这个人他是真的想杀了他。

袁帅挣扎间,右手碰到了一把剪刀,那是他原本在楼上的园艺剪,他拿起剪刀豪不犹豫向扼住自己脖子的这只手狠狠扎了下去。

电光火石之间,上官透的手被锋利的剪刀狠狠刺穿,血珠瞬间冒了出来,剧烈的疼痛让他收回了手,下意思将扇子朝攻击他的人甩了出去。

奇怪的事发生了,就在扇子快要击中那人的时候,一道耀眼白光从袁帅的身体里发出,击中了扇子,扇子被击飞了出去。

上官透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一幕,本就身受重伤的他,已是强弩之末,一番争斗彻底耗干了他最后一丝的体力,他终于支撑不住彻底昏了过去。

不止上官透,袁帅也被发生一切的惊呆了,他看到上官透昏了过去,上前试了试鼻息,依稀还有几分微弱的气息,他摸出电话准备报警,可是就在此刻,原本躺在地上的人发出一阵光芒后,居然变成了一只白色狐狸。

 

从浴室里出来的袁帅,坐到了沙发上,要不是脚边被他放在盒子里的狐狸还在这里,他觉得今晚他大概会是一场幻觉,思索了很久之后,他暂时放弃了报警,他要是实话实说他觉得警察八成会把他当神经病的。

旺财倒是对着新来的生物很是好奇,围着一直在闻个不停,最后索性趴在盒子旁边守着,袁帅看看那个之前捡来的奇怪的圆环,好像是那个人说的什么镜子,摸起来倒是像玉一样的材质,但是异常坚硬,翻来覆去他也看不出个所以然,看来只有等人,哦,不,狐狸醒来才知道了。

他看了眼盒子里的狐狸,“他”还是人的时候,他就感觉他似乎受了伤,变成狐狸之后,袁帅很明显的看到狐狸的背部,腹部都有几道明显的新鲜的伤痕,还有一只前爪被他捅了一个大口子,他迟疑了一下,想到今晚这近乎玄幻的一切,和眼前这不知是人还是狐的东西,要想弄明白恐空怕还是只能从眼前这只狐狸着手,而且对方看起来好像也有很多疑问似的。

犹豫再三,袁帅决定稍微救下这只狐狸,这个点宠物医院都关门了,肯定也不能带他去人类的医院,他记得之前旺财前被院子里其他狗咬伤,治外伤的药还剩下不少,死马先当马医吧。

袁帅用旺财的剃刀将狐狸受伤部分的毛都剃掉,用酒精仔细清理了伤口,将消炎愈创的药膏抹了上去,然后用绷带裹好,有些伤比他想象得还厉害,看样子只能等天亮之后再找医生来处理了。

他在盒子里垫了厚厚的毛毯,怕它失血过多,体温下降,他往盒子里放了个热水袋:“能不能扛过来就看你自己了”

为了以防万一,袁帅还是拖出来了旺财许久未用的笼子,把装狐狸的盒子放了进去,锁好。不管怎样,这家伙可是差点就想杀了自己,不能掉以轻心。

临睡前袁帅脑子突然冒出个念头,狐狸吃什么?都是犬科动物,狗粮能行吗?

     

     感谢 南雪,齐渊,黑洞少女卿小欢,一起联合给文起的名字

本文同步于乐乎和微博更新

微博ID一只减肥的胖喵

乐乎ID瘦成闪电的胖猫

 

这是一篇试读文,如果大家还喜欢这个脑洞,我就接着更下去,请在评论区留下你们的想法吧,是不是真爱你们说了算呀!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