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忘羡】(两叽一羡)江山·美人·花嫁 第十二章 殊途 (双黑一白,权谋宫廷夺爱)

云色月景,半点丹青。

安静而寂寥的夜,漆黑之中仅有的微弱的光芒,少年面容沉静而冰冷,声音跨过凛冽的空气从容不迫。

“蓝湛。”

他转身。

 

似乎又回到起初的照面。鲛绡在月光中凝成血而异常妖艳,隐藏不住的美好身体,衣裾被风扬起,凉意不动拂过光洁的脚趾,潮湿的发梢在唇下痣的点缀下,绷着微微的情绪,眷顾着饱满的而浓烈的诱惑,细碎的铃铛响瞬时让夜晚变得浪漫无边,那双终没有从心底败落的眼睛,清澈的犹如盛开樱花一样缤纷,连同微笑一起荼靡四季——

这样孤傲自信又艳丽的莲,晾在一季空旷里,本就该眷养在深宫美院——

 

蓝湛走近。

世界仿若把声音全都吞食了,嗅到月光静静,浮尘结伴落下溅起。

 

“羡羡,你想要什么。”手揽过腰肢,那里纤细又柔软,蓝湛将人圈出一个相当暧昧的姿势。

“你觉得呢?二哥哥……”手指从胸膛逐步攀上嘴唇,缓缓摩挲,深色的眼神上挑,声音带着恰到好处的语速,若有若无的温度和满是磁性而诱人的质感,以更贴近的姿势迎合。

蓝湛低下头,魏婴轻笑,微微侧过脸去。

“别急,二哥哥……”声音擦过蓝湛的耳侧,丝线般的绕着。

“你们这两兄弟啊,都是口口声声爱我,结果一个只会强迫于我,另一个……”

眼神与眼神交汇,似笑非笑的:“合作还没完就出尔反尔,将人囚在这里……真当我这皇子是傀儡摆设?”

注视着的眼神深不见底,片刻,蓝湛伸手搭上魏婴下颌,微微施力,将唇齿盖了上去,温柔地掠夺着。

“我从来没当那是合作,羡羡,只是早你一步罢了,不会给你离开我的机会。”

“那我们就……试试看吧。”

 

公主抱的姿势,缓缓将人放在床榻,蓝湛伸手抚过魏婴的眼里眉间,“乖,再等一段时间,等我把障碍都清理干净……”

“嗯……我想忘机哥哥……唔……”

“不许提兄长,羡羡,你是我的……”蓝湛唇齿在魏婴颈间流连,落下一个一个细碎的吻。

“我偏要提……你有本事以后就别让你兄长来招惹我……”魏婴用手搭过蓝湛的肩膀,眼神似蒙了一层雾似的,“二哥哥,你既打着我的名义整顿朝纲,就先帮我把江氏一族的谋逆之名正回来吧……好不好?”

“好,只要是羡羡的要求……”

“我要是让你停下来呢……你说过遵从我的意愿的……唔……”

 

红衣似火人也似火,烧的蓝湛再也按捺不住心底的悸动,眼前只有这个人,荼蘼了他整个世界的魏婴——

“羡羡就是个口是心非的小骗子,诱惑我却要我停下是什么道理?”

“谁诱惑你了,分明是……唔唔(蓝湛你个混蛋禁我言……)”

“羡羡,别动逃走的心思,不然,我不保证江厌离他们的安全。”

“二哥哥……那你让我……见见他们……”

 

星辰跃跃欲试,汹涌的是断续的情愫,夭折了所有缠绵的风和云。魏婴弓起身的呜咽从窗口落入夜色,须臾的疯狂和漫长的寂寞,在起伏间来不及想。

天顶倒转,灼热的午后阳光透过窗轻微的刺痛了眼睛,梦境被现实的喧嚣打断,魏婴睁眼,对上江厌离满是担忧,几乎要淌泪的脸。

“殿下,你还好吗?”

“阿离,我没事。我父皇可好?蓝湛他们可有为难你们?”

“殿下,陛下如今由祭司大人守着,命人不得接近,具体情形不可知。我们无事,今日才被允许见你,就赶忙来这里了。羡羡,你没事就好。”

江厌离抹了抹眼角的泪,打开随手的食盒端出一碗汤来,“湛王叫我给你做的,喝点吧。”

闻着香气就知道那是莲藕排骨汤。魏婴端起尝了一口,莲藕正新鲜,味道都比陈年的香甜些。

江澄从殿外跨步进来,“说了叫你别玩火自焚,现在双子真联合了,整个内廷都被云梦暗阁接管,那蓝湛在朝堂上手段狠厉,一群人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还有个武力天花板的蓝忘机盯着……”

“好了,阿澄,你少说两句。”

魏婴喝了两口汤,放下手中的碗。

“江澄,明日我会想办法拖住蓝忘机,你去找温晁,我想他有办法送你出宫。”

“温晁?”

“出去之后,去联络范闲和楚将军,让范闲想办法联系上薛洋,还有让聂怀桑和你云梦的旧部,想办法在云梦制造点混乱出来……”

“我知道了。”

 

室外响起间歇的蝉鸣,魏婴将视线转向江厌离。

“阿离,虽说表面上你是我的侍女长,但实际你是我姐姐,是母后的堂侄女,江氏嫡系的身份,也算得一方郡主,这些年委屈你……”

“殿下,怎么忽然说起这个?”

“我听说金陵太子金子轩一直在夷陵未归,怕是近日便会求娶与你,此人人品据说还不错,倒是值得托付的人,只是金陵那三皇子金光瑶……那人过于心机,万事小心些为妙……”

自顾自说着话的魏婴,忽然有个温热的触感在发间揉了揉:“羡羡,怎么要你这弟弟来操心姐姐的事情,本应该是我们来保护你啊……”

“你这样,我怎么舍得放你一人在这深宫啊……”

看着又要淌泪的江厌离,魏婴忙支起笑脸:“好了好了,那双子不会对我怎样的,无非就是自由受限罢了,鹿死谁手还不一定,阿离,你信我的,对不对?”

“你呀——”

时代浮于历史,却并非满目苍痍,命运的刀尖这种说辞在未了解事实之前也不过是书页间的黑白文字而已。回不去的过去,淡然也成了一把刀,本就是成王败寇,难道非要自己哭天怆地不死不休么。遮起那预言之下的谎言,他魏无羡依然是魏无羡,不会变成另外的谁谁谁。

 

用过午膳,江澄便起身退下,江厌离被魏婴以照顾生活起居为由留下,一脸难色的守卫去请示换来一顿“除了离开,公主殿下任何要求都要满足”的责骂,索性对这位双子捧在手心的青莲公主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起来。

于是由着公主殿下将禁制的范围直接扩大到了半个后宫,魏婴散个步,暗阁的人亦趋亦步暗地尾随不加干涉,而第二日,当这位公主殿下将步散到了不夜天的悬崖边,徘徊了片刻,蓝忘机便略显焦急地赶来了。

 

“阿婴。”

“我不过屋里闷的慌散个步而已,景行君何必如此慌张,你暗阁那么多人还看不住我一个?”魏婴没有转头,只是将手在陈情上按了按。

“阿婴,散步散到这里,你还在生我的气,我非刻意隐瞒……”

“那算什么?果然是兄弟情深,口口声声说爱我,转头就和他一起算计我。”

于蓝湛,魏婴总归是利用多过感情,尽管有时也为他的体贴细心而沉溺于此,但蓝忘机不同,那个曾经真心实意喜欢过的人,背叛时也真心实意地疼的人,魏婴心底总存在着愧疚感,只是这份愧疚感在暗阁倒戈之时便荡然无存——

最是无情帝王家——心口隐隐作痛,明明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但仍是气血上涌,魏婴扶了下胸口,露出一丝苦痛的神色。

“阿婴,你怎么了?”蓝忘机的手迅速扶着对方,对方口气带着紧张。

魏婴侧了侧身,轻轻躲开,转过身去:“蓝忘机,是我先算计于你,如今我们扯平了,两不相欠,我们到此为止。”

“阿婴,我们重新开始吧,我不会放弃的。”蓝忘机伸手拉住魏婴的上臂。

“重新?哪来的重新?名义上,我可还是你弟弟的妻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一点也看不清楚。”

“阿湛那里,我来解决……”

“够了!蓝忘机,我不是你们兄弟俩的玩物!”

 冷漠傲然如同一潭深邃不起波纹的湖水,从举手投足中,藏也藏不去的冷笑中,抹去了感情,魏婴转头离开。


因为那个无奈委屈而失落的自己依然被停搁在几年来的记忆里独自奔跑。时光荏苒,他发现自己无力长成一个可靠的手掌,能把谁一起带往某个地方。

 

“背叛了你那位心爱的公主殿下,结果成全的是你弟弟,景行君,你甘心吗?”温晁几日前的话语忽然跳出记忆,那表情带着一丝不屑。

蓝忘机握紧拳头。

 

什么时候,我期望过,拥抱会锁定整个世界。我只能感谢,你能够给我的一切。

————————————

最近卡的有些不顺畅,就暂时写到这里吧,有时候会有时间上的BUG,请无视,大概会在接下来的几集完结掉。

以上。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