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虚拟YouTuber的日常》第一卷ep2:游戏部的挑战书(下)

   序卷指南:建议从CV468991开始阅读(但也可直接看CV623839及后续哦)

   上接cv774451

第一卷封面

  

目录:

第一弹:月之美兔

第二弹:游戏部的挑战书

第三弹:合宿计划

第四弹:天魔机忍

第五弹:Sky Tree

尾声:修学旅行的目的地是...?



  带着瘆人微笑的Rosi将电锯高高举过头顶,锯片随着她的动作也喀喇喇地转动了起来。

  “前辈,接受Rosi吧♡!”   

  受虐狂才会接受你吧我说!?

  预测到电锯落点的我和道明寺赶紧各自闪到了一旁, 身材娇小却爆发出可怕力量的病娇后辈像刚刚切蛋糕一样容易地把实木沙发从中间锯成了两截。

  “啊嘞,前辈为什么要闪开呢?”

  从碎木屑中抽出电锯的Rosi,将它当作砍刀朝道明寺挥了过去,不过那家伙身体向后仰出了惊人的弧度躲开了致命的一击。

  “嘁,只有粗鲁的平民才会用这种武器。”还一边做出这种贵族般臭屁的发言!

  趁着后辈在纠缠道明寺,我抓紧时间四处环顾着,既然这破游戏都没有告诉通关的条件,起码也得有点线索道具什么的吧。

  钥匙什么的...字条什么的...总之快点给我提示啊混蛋!

  等下,地毯角上有什么东西在闪光...?

   “前辈,要是女孩子的话我也不会介意哦~”

  糟了!这种时候竟然开始针对我了...提着电锯的Rosi直直地冲了过来,勉强躲过的我打了个趔趄摔在了地毯上。

   “痛痛...欸!?” 眼前在地毯下露出一角的不就是钥匙吗?这游戏唯一的良心之处就是之前把道具标记出来了啊。

   那好,只要拿到钥匙...

  “前辈!!”

  电锯声音忽然从头顶传来,锯条像张开双翼的死神般扑了下来 。完蛋了,这下躲不开...!

  锵!之前切蛋糕的小刀被赶到的道明寺嵌进了锯条中,一脸震惊的Rosi刚想说什么就被我报复似的一脚踢进了沙发的碎片中。

  “好险啊,thank you!” 

  “哼,别秀你浅薄的英语了,赶紧拿钥匙吧。”  

  拿到的钥匙...上面贴着“卧室”的标签。看摔在地上的Rosi眼睛变成了漩涡状一时恢复不过来的样子,我们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上楼调查了。

  我和道明寺一前一后走上楼梯,除了卧室想进其他房间都是“总感觉里面很危险”“没必要调查这个房间”之类的提示...这制作组太偷懒了吧!

  于是我打开唯一可以进的卧室门,里面的装潢倒是十分精心的少女风格,只是墙壁都贴着粉色墙纸却在床上摆着一堆蓝色海豚玩偶这一点十分不搭就是了。

  从进房间开始就挂着嫌恶表情的道明寺——

  “真是让人不舒服的房间。”这样说道。  

  “这一点我完全赞同。”

  不知道病娇后辈什么时候又会大叫着问题台词冲过来,我们赶紧动手调查起来。

  抽屉不就标记着闪光点嘛,我拉开抽屉,满满当当的东西吓了我一跳...奇怪方块小人各种惨状的照片,画着马头人并写着“死ね”的纸...都是些什么奇怪玩意啊!?

  把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丢到一旁,抽屉最下面是...一把手枪!

 看上去款式有点老的样子,不过总算多了一件武器。

  “找到大门的钥匙了。”

  冷不丁出现在我身后的道明寺差点害我转过身就是一枪,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炫耀似的抛着手中的钥匙。

  “唔,这不是老型号的勃朗宁吗?”

  “你知道啊?”

  “对我来说不过是常...嘘!”道明寺将手指放在唇边示意禁声。

  我也听到了,是走在楼梯上的声音...Rosi醒了吗?

  “来得正好...”我刚要举起勃朗宁,道明寺却把我硬拉进了墙角的壁橱里。

  “你做什么...!”

  “笨蛋,这种时候躲起来不是恐怖游戏的惯例吗?”

  前提是这得是一款正常的恐怖游戏吧...话说这个壁橱也太小了吧,我可不想和这个自恋狂贴在一起啊。

  两个人完全动弹不得地靠在一起了啊!

  “脸红什么?”比我高出一个头的道明寺好死不死低下头问道。

  “啰嗦,你这家伙的腿放在哪啊?!”

  “对你这种身材的女人我才不会感兴趣。”

  我忍住想要狠狠抽打道明寺的冲动,透过壁橱缝隙看出去走进房间的果然是Rosi那家伙,手上提着的电锯似乎也修理好了的样子。挨了一脚还这么精神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啊。

  “嘿嘿...前辈在哪呢...”好像变成了躲猫猫了,不过是那种一旦被发现就只能玩一次的躲猫猫。

 “前辈竟然乱翻Rosi的抽屉...Rosi超不开心哦。”

 好像注意力在打开的抽屉那边,Lucky!

 “道明寺,趁这个时候...”

  感觉这个家伙在发抖的样子,我用膝盖顶了顶他。

  “发什么呆啊!”

  “都流汗了啊,我最讨厌的冷汗都出来了...”

  哈?这种时候在说什么鬼东西啊。

  “你不会害怕了吧。”我眯起眼看着他。

 “怎...怎么可能!” 

  原来看似全能的道明寺会忌惮恐怖游戏,现在我总算理解凛前辈让我选择他而不是樱树米莉亚做对手的原因了。

  如果这时候我出去用枪和Rosi对峙,之后自己一个人脱身的话,有机会先逃生成功...

 但是这种事情做不到,绝对做不到。

  毕竟道明寺之前出手相救过我,这时候要是只想着比赛的胜利也太不近人情了,而且我小岛游可不想欠别人人情。

  “呐,前辈不会在壁橱里吧?” 

  视线终于转到这边来了吗...我缓缓地拉下枪栓。

  好紧张,握着手枪的手已经滑腻腻得都是汗了。这时候如果稍有疏忽,我们都逃不出去。

  “我来开门了哦~”

  咔,我用手指推开了保险。

  “你对自己射击技术有信心吗?”

  “总比你打着颤开枪强吧。”把枪口对准前方,我咽了咽口水。

  随着壁橱门猛地一下子被打开!

  “给我去死啊!”

  我猛地扣下扳机,结果一道水柱从枪口射了出来。

  被喷了满脸水的Rosi歪着头疑惑地看着我,在这有点尴尬的状况下我才发现自己手里的是水枪...放这种道具是要干什么啦!?

  “前辈竟然喜欢这种湿身play...”

  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咬咬牙把水枪砸过去干扰Rosi的行动,然后赶紧拉上身后的道明寺,结果抓了个空。

  “唔哦哦——!”竟然惊叫着先跑了这家伙!

  我也赶紧跟着道明寺冲下楼,现在的他完全失了态地扑到门前用钥匙开着门锁。这么慌张真的不会把钥匙弄断吗!

  “打...打不开?”

  “怎么可能!”

  我上前试了试,虽然插的进去但是完全转不动!

  糟了,这下不就把自己逼到死路了吗?

  “前辈,不、要、逃——!!” 

  伴随着狂奔下楼的Rosi的疯狂叫声,我们像是认命似的瘫倒在地上...

  ...

  ...  

  就这样我将和学妹永不分离...GameOver

  所以说,到最后两个人都没有逃脱成功啊。

  之后因为有点在意通关方法,查了网上的攻略才知道得到了大门钥匙后竟然还要找到铅笔芯粉末来润滑锁芯...这谁知道啊,果然是烂作无疑了。

  不过,有一点我想问问道明寺。

  “明明你对恐怖游戏怕得要死,那个时候为什么帮我?”

  用梳子整理着发型的道明寺,露出了相当耐人寻味的表情了。

  “哼,那是因为你有道具而已。”

  果然这家伙又给出这种死要面子的回答了...

  “...还因为你那莽撞冒失的性格,跟我妹妹很像啊。”

  “欸——原来你还有妹妹啊。”

  一提起妹妹表情就变得温柔起来的道明寺,拍拍制服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喂!那算谁赢了啊?” 紧跟上去的米莉亚问道。

  “笨蛋粉毛,结果你看不出来吗?”

  “不许叫我笨蛋!”

  随着两个人的声音渐渐远去,我也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手柄。

  回家游戏部第一次的危机,就这样化解了啊...

  ...

  “樋口,抄一下今天的作业。”

  “好~”

  看着枫从老师手里接过课业本在黑板上誊抄着今日份的作业,我无聊地靠在椅子上从课桌里摸出手机。

  “星之源都有10w订阅了啊,明明之前看到时不到一万的...唔啊啊!”走廊窗户忽然冒出来的人影让我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扔出去了。

  “游!”打着招呼的原来是美兔那家伙...

  “你干嘛突然出现在外面吓人啊...”

  “我刚刚去了趟教务处,整节课都在和老师们商讨关于今天下午的社团会议内容啊。”

  看着美兔晃晃手里厚厚的一叠发言稿似的东西,我抱着头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饶了我吧,刚成立社团怎么这么多事啊...”  

  “放学后学校礼堂,可不要迟到了。”

  “啰嗦!”

  ...

  学校礼堂因为线路整改的原因,空调电扇都不能开,即使坐在窗户边上我都要窒息了。

  毕竟...来了这么多人啊。我们学校有这么多社团吗?

 在讲台前做着发言的是学生会的人,她空洞乏味的声音让我简直要睡着了。

 “嗯,我就讲这么多,现在请大家欢迎学生会会长月之美兔上台...” 

  穿着熨得一点皱纹都没有的制服,美兔在话筒前清清嗓子——

  “感谢之前各个学生会成员对于学校社团制度的讲解,我在这里着重强调一下修学旅行这一制度...”

  啧,这不是道明寺之前提到的事情吗?

  “学校鼓励学生以社团为单位广泛对外进行交流,学生会也衷心希望社团能够以全日.本,甚至全世界为目标选择交流对象...”

  想想都是麻烦事,还全日本呢...我东京都懒得出去。  

  越听越迷糊的我索性斜靠在座位上打起盹来... 

  “学生社团的表现相当可圈可点,其中大家有目共睹的包括梦咲枫部长的游戏部,藤崎由爱部长的英语交流部...另外今年新成立了许多社团,新部长们还请加油哦!特别是坐在二排靠窗户位子上留着口水的家伙!会议到此结束,感谢大家参与。”

  在周围人莫名其妙的哄笑声中我揉揉眼睛坐起来,讲台上收拾讲稿的美兔也朝这边投过来戏谑的眼神。

  这家伙趁我睡着时又讲了什么怪话啊,真是乱来的会长。

  ...

  “累死人了今天...”骑着机车缓缓驶入街区的我自言自语地抱怨着,虽然也不知道今天在忙些什么鬼东西。

  不过今天从会议上零星听到的一点内容来看,今后不得不正经地打理一下回家游戏部了,毕竟这个部里还有作为朋友的三个部员啊。

  修学旅行的话,这之后征求一下部员的意见吧...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摩托车前轮忽然猛地颠簸了一下,我拼命稳住才不至于狼狈地摔在地上。

  “怎么搞的...”

  下车看了一下,前轮完全瘪了下去,连内胎都破了的样子。难道压在玻璃渣或者钉子上了吗?

  “...!!”

  扎在破损处的东西,分明是十字型手里剑啊!

  明明街道上半个人影都没有,究竟是什么时候...

  “汝也太没有防备了,如果刚刚在下瞄准的是要害处,恐怕不能和汝对话了吧?”  

  声音是从头顶传来的,我抬头看去,在电线杆的顶端矗立着一个半蹲着的身影...

  因为正好对方在背光处的原因,盯着他看了半天的我才逐渐看清,一个穿着深色忍者服,顶着一头乱发的男人在朝这边看着。

  系着护额,背后还背着一把胁差...这是在玩cos火影忍者的把戏吗?

  “在下乾伸一郎,顺便一提吾最喜白水煮的乌冬面。”

  “我为什么要对你喜欢什么感兴趣啊...”

  自称乾伸一郎的男人,站起身摆出了标准的忍者立姿。

  “汝乃小岛游哉?平日里如此吊儿郎当,也亏浅间山神会指望靠汝来挽救崩坏的虚拟YouTuber世界观。”

  吊...吊儿郎当?!

  “即使是神明大人拜托吾等协助你击溃星之源,但是——”

  从电线杆上跃下来的忍者,抽出胁差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抵在了我的脖子上。

  “先证明给在下看,汝的能力!”

    (未完待续)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