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马文才是男主(马祝篇10)

#继续更新,虽然上一篇发出没人看,呜呜(┯_┯)#

#这两天又看了一些视频剪辑,对剧情走向有新的想法#

#依旧是想到哪写到哪,感谢支持的盆友#


也许是担心祝英台搬离这里,马文才没有再袒露过自己的心意,只是安安静静地关心着祝英台,毕竟男女有别,他也不希望自己心爱之人觉得尴尬,两人之后还要同住很长时间。

而祝英台原本觉得继续跟马文才同榻而眠自己只会更窘迫,但看到马文才这几日都安安分分的,她也就安心了许多。

最初她对马文才的印象也像其他人一样,觉得他横行霸道,仗势欺人,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好像不讨厌他了,甚至有些……

“祝英台,你是疯了吧,怎么可能对这种人……”她摇摇头,似乎想把这种想法用力甩出脑海,但越是这样,马文才关心她的每一个瞬间就在记忆里越发清晰。


“英台,文才兄,早课要开始了,快走吧!”门外传来梁山伯的声音。

祝英台回过神来,马文才出门练箭还没回来,趁现在赶紧走,就可以避免跟马文才独处的尴尬了,“这就来!”

梁山伯见祝英台出来,又往她身后看了一眼,“文才兄呢?”

“他…他有点事情,让我们先走…”祝英台支支吾吾地说道,不等梁山伯反应,直接拉着他就走。


另一方面,马文才练箭回来,“英台,我们去上早课吧!”

他推开门,看到的却是整整齐齐的床铺,祝英台早已不见踪影,他有些失落,拿起桌上的书本走了出去。

这次祝英台选择坐在梁山伯身旁,说不上为什么,她就是想避开与马文才的接触。

马文才远远地看见两个人坐在一起,没有多说什么,他冷着脸走到祝英台前排的座位坐下,光是从背影,祝英台就能够感觉到一股寒意,她望着马文才的背影愣了一会,直到被王蓝田打断。

“文才兄,今天怎么脸色不太好?”王蓝田说着瞥了一眼后面的祝英台,“是不是有人惹你不高兴了?”

“能惹本公子不高兴也算是本事,你若是识相就赶紧闭嘴,上次的事还没找你算账,本公子现在可正愁无处发泄呢!”马文才不耐烦地说道。

王蓝田生怕波及到自己,但又想巴结下马文才,于是赔着笑脸坐在马文才旁边,这笑容可谓是生动形象地展示了“谄媚”二字。

“文才兄,这话从何说起呀?”

“你自己心里清楚,别以为装糊涂就能蒙混过关。”

“文才兄,这…这其中必定有误会…”

“误会?哼,一会早课结束,你可给我说清楚!”


早课的内容,祝英台是一句都没听进去,她心里乱糟糟的,马文才突然对她这么冷漠,是不是自己有些过分了?

另一边的蹴鞠场上,马文才正揪着王蓝田地衣领,“王蓝田,说吧,骑射比赛那天,躲在草丛里想要取我性命的,是不是你?!”

王蓝田被吓得直发抖,冷汗冒个不停,被马文才这样揪着,他也有些喘不上气,说话都断断续续的,“咳咳…文才兄…不不……马公子,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教训下…祝…英台……咳咳咳…”

没想到听到祝英台的名字,马文才反而加大了力度,“教训谁?你再给我说一遍!”

王蓝田憋得满脸涨红,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表情万分痛苦,眼看快要闹出人命,这时梁山伯和祝英台走了过来,看到眼前这一幕,梁山伯赶紧上前拉开马文才。

“文才兄,别闹大了!”梁山伯还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马文才想到祝英台早课时跟他坐在一起,气不打一处来。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管我的闲事!”马文才一把把梁山伯大力甩开,梁山伯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

“山伯,你怎么样?”祝英台见状赶紧上前去扶,并抬头瞪了马文才一眼。

马文才见祝英台这样关心梁山伯,反而更加生气,竟拿起弓箭瞄准了王蓝田,“本公子今天就取了你狗命!”

“马文才!你又发什么疯!”祝英台气得直接冲他大喊,“人命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一提吗!”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过猛,她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了。

这一吼不要紧,在场的人可都怔住了,他们从来没见过祝英台发这么大的脾气,甚至难以相信那么娇小的身躯会有这么大的爆发力。

马文才也愣了,短短几秒,他看向祝英台的眼神里依次流露出震惊、委屈、失落、恼火……

他最在乎的人,他小心翼翼呵护的姑娘,他想要白首到老的另一半,此刻竟把他当成一个冷血残暴的人,他马文才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可…眼前的她不是别人啊……

他像个被人冤枉的孩子一般,怒气冲冲地把弓箭扔到一旁,甩下一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马文才…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祝英台也知道,刚才的话的确太伤人了,可她就是生气啊,她气他为什么这么鲁莽,戾气这么重,只图一时逞强,却不考虑这么做的后果,也不考虑她的想法……


那天之后,两个人谁都没有再理谁,祝英台白天就跟梁山伯一起上课,晚上跟银心挤在一起,倒是委屈了四九,只能在地上铺点干草睡了。

而马文才又恢复了一个人,白天对巴结他的人不屑一顾,夜里仍只睡床榻的一半,中间的书一本都不曾动过,只是他常常会望着“书墙”发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