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之流火離殇 叁(续)

 

叁.生擒慕容黎(续)

  

  高城满夕阳,何事欲沾裳。反观瑶光兵营之中,士兵哀嚎之声铺天盖地,数位医丞疾步行走于担架之间,不时摇头叹息。

  

  萧然见此,眉间皱起,待余光瞥见角落里的探兵匆忙离去之后,轻笑一声,转身进入不远之处的军帐之中。

  

  “王上,天权的探子已然离开。”萧然拱手向慕容黎回禀,转而又为慕容黎担忧道,“王上当真要前去敌营,换得解药吗?”

  

  慕容黎点头,“仲堃仪无非是想让我命丧执明之手,本王一旦身陷囹圄,他定会有所行动,到时执明便会有所察觉。”

  

  心知萧然担心自己,慕容黎一笑,接道,“放心,本王与执明事先已有商量,不会受伤的。军中的事就按照本王吩咐的去做。本王离开后,城中大小事务就交给你和方夜了。”

  

  “属下明白。”

  

  目送萧然出了营帐,慕容黎轻叹,此次前去,他并没有打算全身而退,心中所藏的事,不知还有机会向执明说出……

  

  夜里,秋风萧瑟,呼呼声传入耳畔,使床榻之上的执明更加烦躁。本就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现在更是毫无睡意,心中就似堵着一块大石,让他惴惴不安,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长夜漫漫,待到初见晨光之时,执明才抵挡不住困意,合上双眼。辰时初刻,执明堪堪而醒,刚着好衣裳,便有人来报,言慕容国主前来求药。

  

  “知道了。去把骆将军一并请来,本王随后就到。”

  

  天权兵营之中,慕容黎与方夜站定。

  

  “待会儿求药之时,若天权提出要拿本王交换解药,只管答应便是,本王自有计较。”

  

  方夜略显迟疑,片刻之后,还是拱手称是。

  

  倏而,执明从寝帐而出,身后紧跟着骆珉。

  

  “慕容国主久等了,请!”

  

  慕容黎先行在前,同执明进入大帐之中。

  

  “不知慕容国主此时前来是有何事?”执明坐于高位之上,自瓷壶中倒出一杯热茶,轻泯一口。

  

  “执明国主既然问了,本王也就开门见山了。昨日之战,瑶光大部分将士皆身中一种‘毒粉’,医丞束手无策,唯有解药方可治愈,所以,本王此次前来,乃是为了求药。”

  

  “慕容国主真会说笑,这两国交战,比的不仅是兵法战策,更比的是手段,你瑶光防备不足,也怪不得我国,而今前来求药,是否得显些诚意?”骆珉坐于左侧方桌前,不待执明发话,先道己见。

  

  “那执明国主想待如何?”慕容黎没有理会发问的骆珉,直接问向执明。

  

  “不如就请慕容国主留在我营中如何?都说慕容国主爱民如子,如今只用慕容国主一人便可换取千万将士的性命,我想慕容国主不会不答应吧。”执明放下手中的瓷杯,抬眼看向站在营帐中央的慕容黎。

  

  “王上乃是瑶光之主,是瑶光万民所护之人,就算牺牲我瑶光千万将士的性命,也不能将我国主交于他国!”方夜严词道。

  

  “一国之主理当护一方百姓安宁,如今这千万将士的性命便握于慕容国主之手,我想慕容国主该知道怎么做。”执明轻笑。

  

  慕容黎拦下还欲辩驳的方夜,言道,“就请执明国主将解药交于方夜带回,本王留下便是。”

  

  “好,慕容国主好胆色。骆珉,带方夜去取解药。”

  

  方夜在慕容黎的催促之下随骆珉退出帐中,只余慕容黎、执明二人。

  

  “来人,将慕容国主押到刑帐中。”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