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父王都是大骗子17

执离篇

慕容煦被这等转折打了个措手不及,愣了一下,更是气愤的道,“执明国主,莫不是拿本王当猴耍! 你率领天权十万大军来我瑶光,现在居然跟本王说,来求亲?开什么玩笑!”

执明闻言立刻接口,“本王并未开玩笑,本王今日前来,就是为了来求亲的!”

慕容煦不信,继续讽刺道,“求亲?好啊!那就让本王看看,执明国主的聘礼呢?不是说来求亲的吗?嗯?”

莫澜也被执明这一番反转给搞得是莫名其妙的,他好像听见自家王上在说什么求亲?拜托啊王上!你拿什么来求亲啊?你之前是准备带着十万大军过来退亲的,哪有什么聘礼啊?开玩笑吧你! 

执明一听慕容煦找他要聘礼,自然也知道他这次来的实际目的是退亲,哪有什么聘礼?看着城墙上慕容煦愈发冷厉的眼神,正束手无策的时候,忽然摸到一物,当即有了想法

“天权执明,愿以天权江山为聘,天权王印为定,于天权瑶光众将士为媒,求娶瑶光王子慕容离 ! 惟愿执手同行,此生不离……”

慕容煦差点没被执明这操作给气死,你说这人,怎么这么厚颜无耻呢?前一秒还准备攻打瑶光,下一秒就跟他说什么希望与自家弟弟执手不离?

纵然慕容煦再怎么生气,可他能怎么办?执明都已经如此一说了,他还能说什么?就算是为了两国百姓,他也不能说出任何反驳的话啊!慕容煦看了自家弟弟一眼,便只能看着下面的执明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请……执明国主……进城!”

执意慕容念一觉醒来,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什么天权带兵攻打瑶光了,什么天权和瑶光又和好了。这一堆堆的转折,把两个孩子给打蒙了。于是为了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两个人就偷偷跑到了宫殿窗户外面,竖着耳朵偷听起来

“执明国主,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慕容煦冷冷的问道

执明看了慕容离一眼,也知道自己之前行为有多么鲁莽,只能低着头答道,“这件事,是本王的错。”

“哦?执明国主,莫不是以为这句话就能开脱了干系?”

“还请慕容国主听我一言……”

慕容煦见执明连称呼都改了,也不好再继续为难,“说吧!”

执明抬起头,盯着慕容离,说到“阿黎,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你之前说过的,让我等你回来,你有话对我说,为何会突然失踪?”

慕容离蹙眉,“我何时说过这话?”倒是一旁的慕容煦,听见执明的话不自觉的凝了神情

“阿黎,不,阿离!你不记得了吗?两年前,你我在天权昱照山相遇,相知,相爱。我还记得,那段时间,我们过得特别开心。你还说愿意和我,此生执手不离,白头偕老。可是……可是后来天权叛乱,你……你落了崖,就失踪了好久……”

慕容离不相信,“不可能,我从未见过你……”

“也许你见过!”慕容煦叹了口气,看着慕容离转头盯着他,摇摇头说到,“本来我还在疑问,明明你和执明此时毫无瓜葛 ,为何你后来会突然与他牵扯在一起?不过现在我知道了,原来是因为你两年前就已经见过他了……”

慕容离迷茫着看着自家王兄,“当初你离家游玩,多日不归,我担心你的安危,便派了人去找你。结果你人是回来了,却忘了那段时间发生的事儿了,整个人也比之前更加冷淡了。”

“什么?阿离你失忆了?要不要紧,来人宣太医……”执明一听此话,顾不得其他,急忙抓住慕容离的手说到

“够了,执明国主,你让我静一静。”慕容离挣开执明的手,脑海里似是有什么画面在浮现,却又看不清,只能捂住头,步伐凌乱的走了出去

执明有意跟上,却又怕慕容离不想见到他,踌躇之间,听见慕容煦说到,“你让他自己静一静,对了,你不知道阿离就是瑶光王子吗?”

“不知道,他从未和我说过,初见之时他只说他是一名乐师,叫阿黎……(巴拉巴拉巴拉巴拉)……那天,他说他要出去一趟,回来之后要跟我说一件事,结果……”

慕容煦摇摇头,这叫什么缘分啊?断了两年还能被续上,简直就是命中注定了一般,那他之前退婚,恐怕是不知道阿黎就是阿离,这叫什么事儿啊?搞得一团乱!算了算了,随他们去吧

“那你接下来想怎么做?阿离现在可是一点都不记得你了!”

“我知道,但他就是我的阿离,既然上天让我再遇见他,我就不会放手。我这就回天权准备大婚事宜……”

大殿里执明和慕容煦正在继续说着话,殿外的执意和慕容念却是坐不住了,因着距离过远,他们只迷迷糊糊听到几个词,什么“认错”,什么“退婚”,还有什么“回天权”,当即就叫两个孩子脑补了好多画面……

父王要来退婚?

父王难道不喜欢父后了吗?

那他们怎么办?

不行不行,他们得问个清楚,不能随随便便下定论……

于是,这边执明刚刚出殿门,就听见一个声音在叫他,回头一看,是两个长得特别可爱的小孩子,(执明OS:不过为什么我总感觉好像在哪见过?)

执明蹲下身子,看着两个孩子,笑着说道,“怎么了?你们两个找本王有什么事情吗?”

执意慕容念对视了一眼,慕容念气鼓鼓的说到,“我叫慕容念,(执明OS:慕容,原来是慕容煦的儿子,没想到慕容煦儿子都这么大了啊!),我是来和你讨论一件事情的。”

看着下面那个几岁的孩子一本正经的和他说什么讨论事情,简直差点没把执明给笑死,“讨论事情,?讨论什么事情啊?本王现在可是很忙的,可是没空与你们讨论什么不重要的事情啊?”

慕容念非常生气,什么叫做不重要的事?难道父后的事情不重要吗?还是他们俩个不重要?

看着慕容念气鼓鼓的样子,执明顿时玩心大起,捏了捏慕容念的小脸,说到,“好好好,你说吧,本王听着还不行吗?”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