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音乐剧同人】人人都爱萨列里11

  科洛雷多最近精神恍惚,他的脑海里充斥着那个身影,那人一身白衣,一双湖蓝色的眸子是他永远不能忘记的,那人就那样站在他面前对他说:

  “吃shi去吧。”

  啊!他如何能忘记那桀骜不驯的人!那是第一人敢骂他的人!多么骄傲又丝毫不做作的人!可是……

  死神给了他50杜卡特就把他拐跑了啊!什么鬼啊!老子一麻袋的钱都不要就要死神的50杜卡特?!

 科洛雷多想到这里,忍不住又要起身去隔壁找麻袋算账!

  前几天被麻袋甩出去落下的伤还隐隐作痛,科洛雷多咬着牙,随手披上紫色睡袍,也不系带子,敞着胸脯就往外走。 

  “主教大人!”萨列里出现在门口,“您的伤还没好,不应该随便走动。”

  说完,他似是无奈地叹了一声,伸手将科洛雷多的衣带系好,又半推着把他赶回床上。

  “主教大人,我能不能跟您借点钱……”

  科洛雷多不知道神游到了何处,他别开脸道,“啊,你们不过看上了我的权势和钱财,拿去!走吧!”

  他将一个钱袋递给萨列里,闭上眼道:“不要管我,就让我一个人安静地呆着!啊,我……萨列里?诶?萨列里你怎么走了?!哎!!”

  魅影脸上青黑的印子实在吓人,萨列里赶着去给魅影买药呢。

  只是在巴黎这人生地不熟的,萨列里在一条又一条小巷子里绕晕了头。

  “嘿!”

  一颗小石子砸在萨列里背上,他寻迹望去,只见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坐在墙头。

  “这是我的地盘儿!”

 那墙着实不算厚,小男孩虽脸色发青但仍有朝气,显然是活泼的,他身子一动就不免让人担忧他会不小心摔下来。

  但萨列里确实没这么有闲心去管这种孩子了,来巴黎那么多天,他见到过很多流浪儿,那些小孩子各成帮派,虽面黄肌瘦,但不能妄言他们不是在生活。

  萨列里可帮不了这些孩子,一时的施舍救不了他们的一生。

  “嘿!” 又是一颗小石子,“你去哪儿?”

  萨列里又看向小男孩,小男孩冲他机灵地眨眨眼睛:“你看起来好像迷路了,我可以给你带路……”

 “不过你得给我一块面包!” 

  小男孩很聪明,没有要钱,而是要求一块面包。

 萨列里还是软了心肠,他想反正他也找不到路,这样一来也是双赢,于是道:“好吧。我想去药店,不过这样一来你也得带我去面包店一趟。” 

  “成交!”小男孩敏捷地跃下墙头,这个动作着实让萨列里一惊,不过看他跺了跺脚后似乎并无大碍,萨列里才松了口气。

  “你叫什么名字?”

  “伽弗洛什,先生。”小男孩步伐灵活,路过树什么的总爱拔一片叶子把玩。

  他们先到了面包店,遇见了个熟人。

  “冉阿让先生!”

  萨列里见到冉阿让的时候,后者正跟吃仇人似的往嘴里猛塞面包――尽管他的嘴已经塞不下了。

  “噗……唔!刷喂V哼生……”冉阿让捂住嘴拼命嚼,脸都憋红了,老半天才咽下去,他长出一口气:“萨列……咦?”

  萨列里今天似乎并没有等人的心情呢……

  终于,萨列里提着药,在一个交叉路口和开心地拿着面包的小伽弗洛什告别了。

  小伽弗洛什似乎并没有打算自己独享面包呢,其实他是一个善良的好孩子,之前的两颗石子如果随意往头上砸会简单很多,但他却选择瞄准了身体上衣服多的地方。

  萨列里回到房间,发现魅影已经被踢下了床,歪七扭八地躺在地上,而麻袋却脚翘在墙上,大尾巴狼似的霸占了他的床。

  “麻!袋!”萨列里扶起魅影。

  “嗯?你叫我啊?怎么了。”麻袋收回腿,双臂一撑便坐到了床沿,他俯下身子,一手托着下巴,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萨列里:“他一时半会儿死不了的。”

  显然是指萨列里怀中的魅影。

 魅影本来就比萨列里高,又有肌肉,服饰又穿得繁重,萨列里一下子根本抱不起来,所以他只得扶着魅影半跪在地上。

  萨列里看着麻袋一脸戏谑的表情,顿时有点不想理他。

  先把主教大人弄伤了,又把魅影一拳打晕到现在,而且又是死神,待在自己身边不知道要做些什么,这种可疑人物……

“哈!不说话倒是一种好方法。”麻袋眉尾上挑,他瞥了一眼萨列里手中攥着的药包,“可是我没那么多时间和你耗。”

  几乎是瞬间,萨列里只觉得手臂被擒住,那力度大到似乎要捏碎他的骨头,再回过神来,他已经被甩到了床上。

  魅影自然又倒在了地上,依然不省人事。

  “还在看别处?”

  萨列里一愣,看向正前方,麻袋的脸赫然就在面前,他那半长不短的发丝垂下,几乎要触到萨列里的脸颊,两人鼻尖更是几乎碰到一起。

  萨列里下意识想逃,但是麻袋的手撑在左右,他的双腿更是直接被麻袋用一条腿简单粗暴地压住,一有动静,麻袋就会把全身的重量放在那条腿上,他的膝盖骨硌得萨列里生疼。

  麻袋渐渐放低身体,将头埋在萨列里颈窝:“我上次说了,在你小时候,我帮了你,现在是你付出相应代价的时候了……”

  “什么是……代价呢?”萨列里只觉得脖颈处痒酥酥的,忍不住绷紧了脖子。

  “你难道没听说过以命偿命吗?”麻袋刻意用嘶哑的嗓音说道。

  萨列里此刻的状态显然不大对,他们两人周身开始笼罩起一层薄薄的黑雾,房间里的温度骤然低了下来。

 “我……我要死了吗?” 萨列里神情恍惚,眼中更是一片茫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金发少年在树下写着什么的画面,那天的阳光很是明媚,那阳光透过树叶斑驳地洒在少年带着微笑的脸上,从此在萨列里心中留下印记……

  “啊,我还不能死啊!”萨列里眼中重回几分光彩。

  萨列里感觉有什么湿润的东西在脖子上轻轻画圈。

 奇怪,明明除了稍微有点点咸就再没有什么的味道, 为何会令人上瘾呢……

  “你求我带走你的父亲时,就应该想到今天……”麻袋看向萨列里的唇。

 为何竟会有几分不舍呢?

  “我……不是的!我没有让你带走他!啊,我记起来了!我是向上帝祈祷,我恳求他让我以后成为出色的乐师,让我有机会名流千古,让大家都听到我的音乐!这才是我请求的!” 萨列里猛然醒悟一般,目光锐利了起来,“骗子!走开――”

  但是显然他的力气并不足以推开麻袋。

  “哼……但是我已经来了,并不需要多余的理由。”麻袋脸上的戏谑褪去,索性直接吻了过去。

  萨列里猛然扭头,让那吻落在脸上,几乎是乞求道:“拜托了……我还不想离去……至少……不是现在……”

  温热而柔软的触感似乎又给麻袋带来一丝触动。

  这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为什么是现在呢……我的音乐还没传递给大家,还没有……”萨列里的声音带着颤抖,“还没有传达给莫扎特……啊!”

  麻袋狠狠地咬在了萨列里的肩膀上,尽管隔着几层衣服,他依然死死地咬了进去,疼痛从肩膀漫延开来,但萨列里不敢做声。

 许久,血腥味在麻袋的口中散开。

  而萨列里肩膀处,有深色一直染上了外衣。

  尝试性地一动,便疼得萨列里倒吸一口冷气。

  “看在你求我的份上,就先吃这一口饭前甜点吧。”

  麻袋起身欲向外走,却与门口呆站的人对上了视线。

 “萨大师……吃晚饭了。” 莫扎特浑身一震回过神来,丢下这句话便匆忙转身离去。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