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这个含光君有点萌(又名魔道祖师之听见你的声音)番外18



番外二设定:听心羡本来带着醉酒道侣萌叽回云深不知处,却不小心又回溯到莫家庄,遇到献舍玄羽羡与丧偶【不是】叽。



莫家庄忘羡:蓝忘机 魏无羡



萌叽听心羡:蓝湛 魏婴



见这个时空的蓝启仁和蓝曦臣都缄默不语,蓝湛行礼:“叔父,兄长,魏婴所言,句句属实。”



“因为。”蓝湛一字一句:“魏婴可以听心。”



魏无羡率先反应过来:“原来如此,我就说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魏婴一笑:“所以,你就从了含光君吧!”



魏无羡:“……”



蓝忘机:他不想勉强魏婴。



“可是,你若等那个笨蛋自己开窍。”魏婴瞅着面无波澜的蓝忘机:“估计你得等到猴年马月。”



蓝忘机微微错愕。



摸了摸鼻子,魏婴翘起嘴角:“我家道侣不是已经说了,你们的心思根本瞒不了我。”



眼珠子一转,魏婴走到蓝启仁身边,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大礼:“叔父,您也别在这里发愁白菜被猪拐跑的事了,要知道,是你家白菜先拱的猪。”



蓝启仁睁大双眼,颤巍巍指着对他笑得合不拢嘴的魏婴:“你……!!!”



魏婴抿唇:“我还听到聂怀桑正在心里琢磨着如何忽悠我和蓝湛出手去对付金光瑶。”



“怀桑……”蓝曦臣迟疑:“他……也知道了……大哥之死与阿瑶……金宗主有关。”



魏婴颔首:“兄长,我和蓝湛知道你信任着你所认可的每一位人,可并非你所认可的人都值得你信任,因为有些人就会利用你的信任去伤害别人,更何况,金光瑶绝非你所认为的那样忍辱负重、心系众生、敬上怜下,他如今这个位置,包括瞭望台的建立,都是踩着别人的血肉和命魂一步步走来的!



顿了顿,魏婴又道:“当然,成大事者,使些手段无可厚非,但戕害他人就是不对,而你所看到的【恶行】,都是他愿意让你看到的,因为这些【恶行】在你能够接受的底线范围内,若他真的对你推心置腹,为何从不告诉你我刚刚所言之事呢?”



“他不敢。”蓝湛神色淡淡:“兄长若知道,绝不会对他姑息。”



聂怀桑一来到云深不知处山门口,就被蓝氏弟子请了进去,还说含光君等候多时!



蓝忘机等他!怎么可能?!



忐忑不安的跟在蓝氏弟子身后,聂怀桑一颗心七上八下,他越想越惶恐,按理说,魏无羡已经被莫玄羽献舍回来才对,可另一个魏无羡却任由另一个蓝忘机当众摧毁江晚吟的紫电,又放话警告金光瑶,还闹得人尽皆知,若非有绝对把握,另一个魏无羡不可能如此张扬行事。



盯着扒拉着魏婴双腿不放的聂怀桑,蓝湛无视这人哭天抢地的声音,凉凉道:“松开!”



“魏兄!你要给怀桑做主啊!!”聂怀桑声泪俱下的抬头看着魏婴。



魏婴抖了抖腿上的大号挂件:“聂怀桑,你再不把手拿开,蓝湛可是会发飙的。”



“含……含光君发……发飙?!!!”聂怀桑一跳三尺远。



魏无羡大笑:“好身手啊!聂怀桑!”



“你是?”聂怀桑用扇子挡住自己的脸。



魏婴似笑非笑:“聂怀桑!他是谁?你最清楚!”



“我……”聂怀桑打量着魏无羡:“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位公子。”



蓝湛却道:“没诚意。”



聂怀桑呆了呆:“含……含光君?”



魏婴笑着解释:“我道侣意思是说,如果你继续藏着掖着,那咱们也没有合作的必要。”



聂怀桑:“……”



魏无羡:这个蓝湛好直接。



蓝忘机:那个他不会被魏婴宠坏了!



蓝曦臣:幸好我没在金光瑶身上继续纠结,否则这个忘机很有可能会抛弃雅正,也要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吧!



蓝启仁:这个二侄子没眼看!



抽了抽嘴角,这里的蓝氏双璧还有蓝老头是不是又忘了他可以听心,魏婴再一次感叹,蓝家人的脑洞不是一般的有趣!



不过,让另一个他开窍,只有让这里的蓝忘机对魏无羡开门见山,明明白白说出心意,看魏无羡还能木头到什么地步。



于是,魏婴凑到蓝忘机……耳边……一阵嘀嘀咕咕。



众人听不清魏婴说什么,却看到蓝忘机轻蹩着眉心频频摇头。



忽然,魏婴脸色变得很难看,目光恶狠狠的瞪向不明所以的魏无羡。



魏无羡一头雾水:“你……你看我做什么?”



“你对蓝湛说滚。”魏婴瞬移到魏无羡身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还不只一次!”



“我……我……”魏无羡很懵逼,难道他前世曾对蓝忘机说了很多滚字,莫非是在射日之征,可那时他和蓝忘机火气都很大,蓝忘机一有时间就逮着他说什么鬼道损心,听得他烦闷不已,还与蓝忘机不分场合的大打出手,不过,在温氏来袭时,两人却又都放下不愉快,一起对敌。



等等,不对,为何他脑海突然之间多了很多人的声音,乱哄哄的,还特别吵,捂住耳朵,魏无羡诧异的看向魏婴:“是你在搞鬼!”



蓝曦臣:看魏公子的样子,似乎想不起来不夜天忘机救他的事!难道,魏公子记忆有损!



蓝忘机:虽说另一个世界的他和魏婴已然结为道侣,可不代表他们世界的魏婴也喜欢他。



蓝湛:哼,他家道侣又跟他自己拉拉扯扯!



聂怀桑:献舍真的成功了!魏兄重归于世!



蓝启仁:这个莫玄羽一定是魏无羡!换了一张脸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为了他,忘机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可他呢,却口口声声让忘机滚,忘机也不知是着了魔,还是爱惨了魏无羡这个混蛋,明明被拒绝了……



拖着魏婴,奔到蓝启仁面前,魏无羡白着脸颤声问:“蓝先生……我拒绝了什么?”



蓝启仁哼了一声,他不想搭理魏无羡。



“泽芜君,你说。”魏无羡又饶到蓝曦臣跟前。



蓝曦臣刚要开口,却被蓝忘机阻止。



“蓝湛!”魏无羡吼道:“我离开不夜天之后发生的事,我根本不记得啊!你当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不知道啊!”



蓝忘机愕然:“你不知道。”



魏婴点头:“魏无羡现在记忆很混乱,他以为是他自己浑浑噩噩迷迷糊糊走回乱葬岗的。”



蓝曦臣看不下去了:“魏公子,是忘机把你从不夜天带走的,我和叔父还有蓝氏三十三位长辈到的时候,忘机正握着你手给你输送灵力,一直在低声对你说话,而自始至终,你对他重复的都是同一个字。”



不用蓝曦臣开口,魏无羡也知道他对蓝忘机回复的是什么字。



“蓝湛……”魏无羡唇瓣翕动:“我……不知道……”



魏婴也道:“是真的,他那时意识不清。”



“可是……我大开杀戒……把不夜天……变成血涂地狱……”魏无羡神色怔然,讷讷道:“蓝湛应该更讨厌我才对,怎么可能会救我,还对我……”



敲着魏无羡的额头,魏婴提醒:“若非他们是非不分,扬言要把你同温情一样挫骨扬灰,数千人围剿你一个,你又何必取他们性命,难道他们要杀你,你就得乖乖站着让他们杀呀!”



“魏婴。”蓝忘机坚定道:“我从未讨厌你。”



魏婴低笑:“但你在魏无羡记忆里的表现几乎都是讨厌他啊!”



蓝忘机脸一白,紧张道:“我……没有……”



蓝湛:还好他的魏婴可以听心,否则他到现在都是光棍一个。



魏婴哭笑不得:“蓝湛,你就幸灾乐祸吧!”



蓝湛摇头:“我没有,我只是在感慨。”



魏婴莞尔:“那你感慨出什么来了?”



蓝湛敛眸,在心里道:我和他……都是嘴……上说着……讨厌……其实……很喜欢……你……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