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神(全员)(非自然死亡2)

非自然死亡(2)

  hello,上一篇的质量太垃圾了,这一篇保一下。

  继续吧,没什么可说的了,

求个赞啦,谢谢,可以的话转发一下

强烈建议配上一些BGM,强烈建议晚上看。

  羽毛昨天晚上一夜都没有睡好,早上一起来就不停的再打哈气。“可能只是昨天累了吧。”羽毛顿了顿,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因为昨天晚上没躺好的原因,她的脖子有一点酸痛。可能昨天太累了,可能只是虚惊一场。羽毛这样安慰自己,但是他的内心告诉他事情绝对没有他想象的这么简单。

  羽毛一起来就感觉浑身上下发毛,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可能只是空调开的太冷了。“羽毛自言自语道。

  阿神的床上空空如也,羽毛也没有太过于在意。阿神一般都起得很早,现在可能已经去吃早饭了。羽毛慢慢吞吞的把衣服穿上,摇了摇头,试着把昨天晚上的事抛在脑后,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羽毛,早安呐。”路看见羽毛对他笑了笑,示意他坐在自己旁边,“气色不怎么好啊。”

  想必自己看起来一定很无精打采,黑眼圈特别重:“嗯,昨天晚上没睡好。”

羽毛环视了一周,所有人都在这里,除了阿神以外,羽毛瞬间感觉事情不太妙:“阿神呢?他没来?”

“没啊,”鬼鬼头都没有抬,“我们还以外他还在房间里。”

羽毛感觉浑身一凉:“他不在我房间里。”

  “那就厕所呗,过一会应该就来了,他的体质和我们比起来本来就没有这么好。”小光对羽毛笑了笑,“怎么了,羽毛?担心了?”

  羽毛没有说话,他默默坐在了捷克和路旁边的座位,心里早就乱成了一团。昨天晚上阿神诡异的样子,恐怕不是什么巧合,恐怕也不是什么噩梦。羽毛快速的把难吃的饭菜送到了自己的嘴里,这和他平时懒懒散散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捷克皱了皱眉:“羽毛,是不是有什么事不太对劲?”

羽毛没有理睬捷克,把餐盘里的馒头往小白的盘子里一扔:“送你了,吃不下。”接着,抱着餐盘就走了出去。

  他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看见阿神背对着他坐在床上,瞬间松了一口气:“你刚刚干什么去了?”

  阿神缓缓转过身来,羽毛愣了愣,他的眼睛里都是血丝,脸色苍白的吓人,目光呆滞的望着羽毛,什么话都没有说。

  “阿神你怎么了?”

他还是没有说话,他的眼神毫无感情,目不转睛的盯着羽毛,连眼睛都没有眨:“有点累。”阿神淡淡说道。

  这很不对劲,阿神平时绝对不是这样的。现在在他面前的,感觉不像是人,更像是视觉感情和意识的空壳。面前的阿神还在盯着他看,盯的羽毛浑身发毛。

  “叮铃铃。”羽毛的手机铃响了:“我去接个电话。”羽毛缓缓说道。

他离开了自己的房间,脑海中还在回放刚刚那诡异的画面。

   羽毛靠在了墙上,把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瞬间感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电话就是阿神打过来的。

  “这不可能。“羽毛无力的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

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把手机放回自己的口袋,不理这通电话,但是他的好奇心终究还是战胜了恐惧,他颤颤克克的接通了电话,阿神的声音从里面穿了出来:“嘿,羽毛,昨天晚上忘记和你们打招呼了,我今天不在这里,你和大家都说一声,昨天晚上和领导请过假了。”

  “这怎么可能?”羽毛手都在发抖,他不是刚刚才见到了阿神吗?从他对阿神的了解,这个在电话里和他通话的绝对是真的,那刚刚房间的又是谁?

  “什么怎么可能?”阿神很奇怪,“我出去参加一个派对啊。”

  羽毛多么希望阿神再和他开玩笑,但是从阿神那一头很嘈杂的声音来说,阿神的确不在开玩笑。羽毛想要喊叫,但是他说不出话来,他已经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那么麻烦了。”那一头的阿神好像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事情不太对,“谢谢了。”

接着,阿神挂掉了电话。羽毛愣在原地,久久都没有说话。他感觉自己已经要疯了。

  羽毛感觉自己的双腿都在发抖,他缓缓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这不是真的。”他自我安慰道。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推开了门,里面空无一人。

  ###

“我已经把1号安排好房间了。”小白对路说道,“就他们六个了。 安排完毕。”

  路点了点头,他们现在地下一层,关押这些实验体的地方,也是做试验的地方,也是太平间所在的地方。里面一直很黑,要开灯要摸索好一段时间。小光一直不愿意来这里,说这里很不吉祥,随意小光现在在一楼调监控。

  “里面的人听好了,”路对着面前的麦克风说道,“这个实验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会被面前的装置逼迫的无法睡觉,30天后才会停止。现在如果有人想要推出的话,这是最后的机会。我们不想谋财害命,重复一遍,有人想要退出的话,这是最后的机会。”

  “看来的他们都很坚定呢。“雪兔在后面含着棒棒糖说道,”为了自由,真是啥都做得出来啊。“

  路关掉了麦克风:“是,真是一群疯子。搞不懂。小光,监控调好了吗?”路顺着麦克风喊了上去。

  “时刻准备着。话说,羽毛这家伙来了吗?”

身边捷克挠了挠头:“没有啊,他的胆子也真是大啊。话说,路,你在一楼的时候有没有闻到什么臭味啊。“

  路皱了皱眉头:“你这么一说,好像的确闻到过,但是影响不大,可能是厕所回味了。“

  “看来没有人想要退出。“小白把自己手上的记录翻了翻,”那就直接开始吧。”

“鬼鬼,启动一下装置。”雪兔往对讲机里喊道。

“收到,已经启动了。”

路扔下了手中的纸张:“今天准备工作就这样结束了,后面也不用下到这鬼地方了。每一次下来都让我感觉浑身发毛。”

  路推了推门,发现门被锁住了:“奇怪,我进来的时候没有锁啊。”

“可能只是从外面反锁了。”

“不可能,这们从外面锁不了。”路咽了口口水:“算了,可能只是我忘记了,反正我有带锁。”

  ###

羽毛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今天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他一下子摊在了自己的椅子上,脑子里乱成了一团。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刚刚到底是谁?羽毛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一动都没有动,他把今天的实验时间都忘记了。羽毛默默打开了电视,看起了球赛。

  羽毛回想起了这两天发生的一系列怪事,镜子里的黑影,那一系列的噩梦,两个阿神。阿神的狗在下面蹦蹦跳跳的,羽毛突然心里一惊,他想到昨天晚上,他的手好像被什么东西舔了舔,但是当时,阿神的狗已经被抱出去了。所以,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羽毛感觉自己真的要疯了,他现在真的相信了,真的相信了鬼魂的存在。

“呜呜呜,呜呜呜呜。”

哭声?羽毛听到了哭声?而且听起来像是婴儿的哭声。他们这里怎么可能有婴儿?羽毛缓缓站了起来,关掉了电视,推开了门,往仓库的方向走了过去。凄惨凄凉的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让人毛骨悚然。

  羽毛最终停在了仓库的门口,仓库的门是暗红色的,就感觉有一层鲜血沾在了上面一样。走廊里安静的可怕,但是羽毛总是感觉后面有东西。

  “咯吱。”羽毛吓了一跳,他往后看去,402的门被外面的狂风吹开了。在那一瞬见,羽毛好像看见了一个黑影,那个黑影的身形感觉很熟悉,但是羽毛看不清这个人的面孔。

  “呜呜呜呜呜呜。”

一股扑面而来的臭味,腐臭味,羽毛捂住了鼻子,厌恶的眯了眯眼睛。羽毛试图打开仓库门,结果发现仓库从里面被反锁了。奇怪,难道里面还有其他人?羽毛不相信一个婴儿可以从里面把门锁上。

 “呜呜呜呜呜。”

“有人吗里面?”羽毛顺着门缝往里面看去,里面一片漆黑。在羽毛说话的一瞬间,哭声立刻停止了,但是那股刺鼻的臭味还存在。羽毛感觉后背发凉,但是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羽毛一开门就呆住了,电视机在播放着球赛。不对,他出来之前不是把电视机关掉了吗?羽毛吓得拿起了遥控器,对着电视机疯狂的按着。不过电视机没有关掉,反而声音越来越大。羽毛快步走了过去,抓起了电视机的插头,一下子把插头拔了。电视机闪了闪,黑屏了。

  羽毛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了,这真的太骇人了。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把手机掏了出来,发现是阿神和小光发给他的。

  羽毛点开了小光的信息:羽毛,你怎么没来啊,胆子好大,不怕被罚洗厕所吗?

羽毛笑了笑,瞬间回了一句:不太舒服,麻烦和大家说一声。接着点开了阿神的信息:快快来哦羽毛,这里挺好玩的。就是,怎么说呢?就是,一切都很刺激。我也挺开心的。我可能明天就可以回来了。好不好,那里一切都还好,但是却。 冷!”

  羽毛皱了皱眉头,他现在非常迷茫,他读了好多遍,都没有看出来阿神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羽毛快速回到。对面显示了“已读”,但是却久久没有回复。

羽毛默默把手机放回了自己的口袋里,呆呆的盯着窗外看。 外面很黑,狂风呼啸。那个哭声到底是什么?那个黑影到底是谁?这里,到低发生了什么?

  羽毛想着想着就头痛,他打开了自己的抽屉,拿出了两片头痛药吃了下去。说不定,这还是一场梦。他醒来的时候,还发现自己在自己的小屋里面和阿神下国际象棋。

  但是他的内心告诉自己,这一切,都确确实实的发生了。这个实验室里面有鬼魂,有脏东西,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邪门。

  “滋滋滋。”羽毛惊恐的睁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恐惧和惊讶。电视机又莫名其妙的打开了,但是这一次,电视机没有直接开机,而是忽闪忽闪的。羽毛吓得坐在床上,动都不敢动。

  电视机一次又一次的闪着,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响声。一张可怕的脸在电视上浮现了出来,羽毛惊叫了一声,这张脸已经被水泡肿了,嘴角和眼角都有着血迹,看起来像活丧失一样。突然,电视机又一次黑屏了,羽毛看向了电视漆黑的屏幕,看向了自己的倒影,他想尖叫,但是不知道什么东西卡住了他的嗓子让他叫不出来。

  在他身后,有一个人,因为太黑,羽毛看不清这个人的五官,但是确看见了一抹金色。羽毛很清楚自己身后没有人,他的手颤抖着往后摸了摸,什么都没有。 在他转回来的时候,电视上的黑影已经消失了。

  “呜呜呜呜。”又是同样的一阵哭声,羽毛感觉自己快发疯了。这次哭声和上次一模一样,只不过声音更加大了,更加凄惨了。这时候,羽毛的门一下子被推开了,路和其他人站在门口看着自己。

  “羽毛,你怎么了?”小白问道,“你的脸色真的很不好看。”

“是啊,羽毛,”雪兔紧张的问道,“到底怎么了,你从一早上就很奇怪。”

他们怎么还是这么淡定?他们听见那个哭声吗?

  “你们没有听见哭声吗?”羽毛颤颤克克的问道。

大家都一脸疑惑的看着羽毛:“什么哭声?你别吓我啊羽毛。”小光说。

“不是,难道你们没有听见吗?真的没有听见吗?”羽毛惊恐的说道,“这个哭声是从仓库传来的啊!不信我带你去看看!那里也有臭味!腐臭味!”

  路点了点头:“臭味我的确也闻到了,但是哭声…”他狐疑的看了看羽毛,“我觉得我们还是最好去看一看吧。”

  羽毛点了点头,瞬间坐了起来,拉开门,就往走廊上跑。他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头也不回的往仓库的方向跑了过去。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凄凉。羽毛最终还是在仓库门口停了下来,他厌恶的摇了摇头,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真的是太臭了。

  “靠,这么臭成这样,像烂臭味,像小光的屎一样。”捷克捂住了鼻子。

雪兔走了上去,推了推门:“锁住了。不对,这个门哪里有锁?这个门很老了。”

“可能是老古董然后卡住了。”路淡淡说道,他往门缝里看了看,“什么也没有,黑的要死。但是也臭的要命,就是从这里传来的,把门撞开吧,可能卡住了。”

  捷克点了点头,咧了咧嘴:“给你们看看暴民的力量。”他往后退了几步,往前冲了过去。“砰!”门直接被撞开了。鬼鬼第一个走了进去,打开了灯。

  哭声停止了,一股腐臭味扑面而来。羽毛咳嗽了两声,往里面看去。里面没有什么婴儿,也没有什么烂肉。这有三张盖着白布的床。

  “这味道是其中一个床里面传来的。看看吧。”路说道。

羽毛走了上去,掀开了第一张床的白布,里面什么都没有。

  第二张白布被掀开了之后,羽毛看见了一张没有五官的脸,吓了一跳,结果发现这只是一个石膏的人体模型。

  羽毛快速的掀开了第三个白布,瞬间呆住了,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往后后退了几步,其他人也都呆住了,小白则是尖叫了起来。

  这是一具尸体,显而易见,这个人已经死了。他脸上的五官扭曲着,他的双眼因为惊恐而瞪大,手僵在半空中,好像要抓住什么东西。脖子上有一道道红印。 羽毛一眼就认出了这一具尸体是谁的。

  说实话,要不是他金色的头发,羽毛还真的认不出来。

“这死的也太难看了。”捷克缓缓说道。

鬼鬼和巧克力倒是比较冷静,鬼鬼小心的往前凑了凑:“就这味道,他已经死了大约30个小时了。要不然也发不出这种味道。”

  羽毛愣住了,30个小时?怎么可能?他不是今天还看见他了吗?如果那不是他?他不是今天才收到阿神的短信吗?如果鬼鬼说的没错,阿神昨天凌晨就已经死了。

  “不可能!“羽毛绝望的喊道,”我今天才和他通过话。”

  他拿出了手机,气急败坏的翻找着通话记录。他惊恐地发现,他今天的通话记录和聊天记录都没有阿神的。羽毛愣了愣,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未完待续

  呜呼,好嘞,希望这次比上次质量好,多溜溜评论,我很孤单的,求个赞啦,求转发啦,wwww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