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殇(忘羡版)》 八 泫河偶遇

八 泫河偶遇


       次日,调整好情绪,魏婴领着子墨去了帝都第一客栈,云居客栈。

       魏婴站在窗前,看着对面岸堤上的垂柳,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转着笛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们说你来了,起初我还不信,怎么来了连个招呼也不打。”云居客栈的老板娘习容儿推门而入,看着窗前的略显寂寞的人儿道。

        “容嫂子。”魏婴转身走到桌前坐下。

       习容儿将刚刚温好的酒放在桌上,倒了两杯,一杯给了魏婴,一杯给了自己,“你怎么了?”

       “容嫂子,我想好了。”魏婴端起酒杯闻了闻,“嗯,不错刚启封的百花酿,我喜欢,还是容嫂子了解我。”

        “不是,你想好什么了?”习容儿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蒙圈。

      “一盘好棋,棋子不好使,再高超的棋技也没用,不是吗?”魏婴调皮一笑。

      习容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与魏婴相视一笑,“我们永远与你站在一起。”

       “谢谢你,容嫂子。”这些年幸好身边有这些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人陪着,否则他真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度过那无尽的黑夜。

        “你我谁跟谁,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习容儿莞尔一笑,“玉恒那边传来消息,玉恒为求得修养生息的机会欲与姑苏和亲,和亲公主已经在路上了估计这个月底便到,到时候少不得要你从中周旋。”

        魏婴看着窗外的云卷云舒,叹了口气,“又有一场戏要上演,不知在场戏中又有谁将成为他的棋子和牺牲品。”

        习容儿端起酒杯品着酒不再言语,谁死谁生都与她无关,她只要魏婴无恙。

        “公子,今天天气甚好,不如今晚我们泛舟河上怎么样?”子墨适时的插了一句缓解当时的气氛。

         “我看不错,我去准备。”习容儿道。

         “也罢,到时候备上一壶好酒。”

         “好!”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帝都的人们结束了一天繁忙的工作,都喜在晚上出来寻乐放松。此时,这帝都城比白天还繁华热闹。

        泫河将帝都分成东西两城,泫河两岸乃帝都最繁华的地段,两岸张灯结彩,照亮了泫河,泫河之上,石桥无数,有云:“姑苏三百九十桥,两百石桥在泫河。”石桥连接两岸,桥上亦有华灯,衬的泫河更像是一条彩带有远方而来流至人们的心底。

        泫河上不时飘过几只彩船,船上之人,或是对酌畅谈,或是饮茶对弈,或是奏乐轻唱。

        彩船里,子墨在一旁温着酒,魏婴拿起白玉长笛,送至唇边,层层泛着涟漪的乐音传出船舱,音色犹如一汪清水,清清冷冷,似夏夜湖面上的一阵清风,引人心中弛而清新……

        一曲毕,魏婴的船边已围了不少船只,人们透过青纱,打量着船中吹笛的身影。

         “这吹笛的会是怎样的一位佳人呢?”

          “是啊,如此笛音,人间难求啊!”

         “能吹出如此美妙的笛音,想必这船中的人儿一定是位美人儿。”

          “若能一见,此生不悔啊。”

        听到那些人的言语,魏婴便觉烦闷,他向来不喜人多,“子墨,我们回吧。”

       船靠岸了,魏婴把玩着笛子低头向前走去,一不小心与前人撞个满怀,魏婴受击向后退了好几步,一个重心不稳向后倒去,子墨也被吓到了,立马伸手去抓却迟了一步扑了个空。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而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魏婴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一张俊美的脸,他的眉太过秀透,眼睛太过清澈,鼻太过俊挺,嘴唇太过精致,脸如刀削,就像是上天精心雕刻的做品,美不可方物,如同谪仙。

        这一连番的大动作致使魏婴面具的带子松了,然后面具掉落在地……

        男子看着魏婴,他肤如雪,肌如玉,这脸蛋太过精致,就如经过精雕细琢过的美玉,水灵的眼更添了几分灵气,眉心似有一朵水莲若隐若现。

        魏婴首先回过神,站直了身子,整理了一下衣衫,戴好面具,行礼道:“参见延平王,刚才是魏婴失礼冲撞了您,还请王爷恕罪。”

        “无碍。”蓝湛仔细打量着魏婴,心想‘肩如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顶,皓质显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媚,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眫,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仪闲。’大概就是专门的写他的吧,果然男性坤泽都是人间绝色,不输任何一个女子。“那日在王府,四公子戴着面纱,本王竟不知你有如此之姿。”

       魏婴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王爷过誉。”

        他眼中的情绪闪的虽快,但蓝湛还是一丝不差的全部捕捉到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