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の笑顔が見たいから(3)

(三.生离死别!?)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了淡薄的云层,在救济院的窗边留下了一圈又一圈的光环。

佑树缓缓睁开了双眼,他脸上的睡意还没有完全消去,他大致往床的方向看了一眼, 床上此刻并没有人影,“看样子她们应该先起床了啊。。。”睡意又渐渐涌入到了他的脑中,他决定再小憩一会。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了旁边那么一丝丝的呼吸声,他下意识的往旁边一看,这一看,瞬间让他的睡意烟消云散。

那可能是佑树第一次看见熟睡的望:她躺在地铺上,一头长发如云一般铺散,眉眼间似乎透露出云雾般的忧愁,此时的阳光均匀的铺在了她的身上,勾勒出了她那完美的身材曲线。

佑树此时是老脸一红,他此时是一种复杂且矛盾的心理:是的,她此刻是睡的那么柔美,他觉得一股暖流涌入了他的心里,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遍布了他的全身。他现在真的有那么一种想触碰她的冲动,但他又不忍心把她叫醒——他不想将目前这副美好的画面给破坏了。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多久,望终于醒了,她一睁眼,就看见了满脸通红的佑树。她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啊哈哈哈,佑树君你为什么这么脸红啊?难不成,我睡觉时的样子很好看吗?”她一脸坏笑的看着佑树,这让佑树原本就很红的脸更红了。

“没,没有的事。。。”佑树挠了挠头,“我先下去了,你换好衣服也赶快下来吧。。。”他飞也似的跑开了。

“你呀,真的是。。。”看着佑树略显狼狈的跑步姿势,望笑着摇了摇头。

 

 

“呀两位起床了啊,早安。”咲恋笑着面向二人打招呼,“来,这是专门为你们两位做的特别早饭,请享用。”

说罢,她将两个精致的盘子摆在了他们两个面前:盘子上摆放着两个小巧精致的蛋糕,丝滑的巧克力酱在蛋糕上是那么引人注目,又以小巧的樱桃作为点缀,仿若那璀璨夺目的红宝石。

佑树用刀切了一块放入口中:入口时他感觉嫩嫩的,一股浓郁的巧克力香气扑面而来,滑滑的樱桃顺着奶油一下子就咽了进去,甜丝丝的奶油甜的恰到好处,丝毫没有滑腻的感觉,这种美妙的感觉,让佑树忍不住对咲恋竖起了个大拇指。

“呀!这种感觉真的太棒了!咲恋小姐的手艺真的不错!有机会我一定要向你学习!”望朝着咲恋说道,一脸兴奋的神情。

“有机会的话我倒是可以教教望小姐呢,”咲恋笑道,“不过,建议还是望小姐您少吃点甜食哦,女孩子甜食吃多了,可是会变胖的哦。”

“是啊是啊,小望你还是要少吃点甜食啊。”佑树也应声回道,“要不然你可能又要。。。”他把‘穿铠甲跑步减肥’的话收回到了嘴里,因为此时望正用一种“和善”的笑容看着他。

“话说,咲恋你今天怎么有闲心为我们做早饭,你救济院的事情忙完了?”他决定转化下话题,于是问了咲恋这个问题。

“救济院今天没啥可忙的,况且资金问题也得以解决,我今天倒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咲恋呼了一口气,“倒是两位你们呢,你们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啊这。。。佑树一时半会摸不着头脑了,他可没想好今天要干什么,以往他休息的时候是喜欢一个人出去随便转悠的,但现在,情况可不是以前那种了。

“我个人建议今天你们可以出去逛街,今天兰德索尔的商场可是有打折活动的,佑树你今天就陪望小姐去逛街吧。两个人逛街的话可是很合适的哦”咲恋笑着往佑树那看去。

啊这。。。佑树挠了挠头,他突然回想到了以前陪刚认识不久的望一起出去购物的时候,那时周边人看他的眼神,他感觉他们想要杀了他。。。

“对啊对呀,咲恋小姐说的没错,今天可真是个逛街的好日子,那么就这么决定了,那佑树君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哦。”望笑着对着佑树眨了个眼,然后迈着轻快的步伐上了楼。

唉。。。佑树叹了口气,他转身向咲恋那看去,但咲恋也只是给他一个和善的眼神,那眼神仿佛告诉他:“我已经帮你帮到这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我怀疑咲恋你是故意的,无论是今上早上为我们做的早饭,还是刚刚劝我们去逛街的言论。。。。’佑树心里忍不住吐了个槽。。。

或许他只是单纯不知道,咲恋是在帮他们两个创造“二人世界”的空间罢了。

 

 

“快来看啊!今日商场大打折!最低五折优惠哦!!!”

“来看看啊,新鲜的秋刀鱼!!快来买啊!”

。。。。。。

此刻的兰德索尔城中心人声鼎沸:对于那些精打细算的人来说,今天可是他们的天堂,因为他们可以以超低的价格去入手那些他们之前想要入手的商品。

此刻,佑树和望正穿梭于人群之中,眼前的热闹环境让他一时半会找不着方向,其实他有把美冬叫过来一起逛街的想法,毕竟他个人认为在逛街这方面她还是挺强的,但一想到身旁的望,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佑树君快看,那边是精品店,那里一定有好东西,走走走我们去那里看看吧。”说着望就拉着佑树往精品店那里走去。

“好好好,都听你的。。。”佑树无力的笑了笑,女孩子一逛起街来是真的元气十足啊,但只要她开心就好。毕竟,自己陪她的目的,就是要让她开心啊。

他站在一旁看着正在挑选商品的望——今天她梳了一个大胆的双马尾发型,上身一件薄薄的长袖衬衫,下面穿着一条中长的裙子,若是从远处看去,或许人们只会当她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看着看着,佑树不禁陷入了思考:现在的望,与普通女孩子基本上无异,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她也会像那些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开始去追寻自己的真爱,那么到那个时候,她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对待自己呢?如果她真的找到了她的真爱,那么到那个时候,她和他,还能保持他现在认为的这种“朋友”关系吗?一想到这里,他缓缓叹了口气。

“喂喂喂!你在那里站着发呆干什么啊?叫你半天了啊!”突然一声大喊把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他转过头一看,只见望双手叉腰站在那,嘟起嘴,一脸不快的样子。

“啊啊啊不好意思刚刚分神了,抱歉抱歉。”

  “嘿嘿嘿,这里东西有点多,你就帮我拿点嘛。。。”她露出一个恶作剧般的微笑,满眼期待的看着佑树。

“好好好,我这就帮你拿。”佑树接过了口袋,‘我去,这么重?’一上手,他就感受到了袋子扎实的重量。。。

她到底是买了多少东西啊。。。。

“好,下一个精品店,出发!”望将手指向了另一个不远的精品店。

女孩子的购物能力真是异常强大啊。。。。但为了让她开心,佑树决定豁出去了。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那家礼品店。

“欢迎光临。”店员微笑着看着刚进来的二人,“呀!是望小姐啊,哎呀您今天怎么有时间来啊?是要买什么东西嘛?”

“我之前在你那定制的那个东西,好了吗?”望一脸微笑的看着店员。

“已经做好了,望小姐您现在要的话我这就给您取过来。”

“?你订做了什么东西嘛?”佑树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先不告诉你哦,你后面就知道了。”望朝他比了个鬼脸。

很快,店员将一个精致的礼盒拿了过来。“谢谢。”望接过了那个礼盒,“那么佑树君,你就在这稍微等我一下哦,我马上就回来。”说罢,她快步跑出了礼品店。

她这又是要搞什么名堂。。。佑树满脸的问号,算了,等就等吧,顺便他也休息一下,提了那么久的袋子,更何况他左臂上的伤口还没完全愈合,他手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酸痛了。

“话说这位小哥,你是望小姐的,男朋友吗?”

一旁的店员突然对他抛出了这个问题,一时间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最多算是朋友吧。。。”佑树思考了一下,答道。

“这样啊。。。看得出来你跟望小姐的关系很好啊。。”店员笑了笑。

“话说你也跟望好像很熟的样子啊,她是你这里的常客吗?”

“算是吧,”店员点了点头,“望小姐以前很喜欢在这里买些小礼品,你刚刚也听见了,她前不久在我这定做了一个礼品呢。。。”

“那么那个东西是。。。”

“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哦,这可是应望小姐的要求。”

“这样啊。。。”算了,反正她早晚也会告诉自己的,现在不知道也无妨,他这样想道。

“抱歉,让你久等了。”过了不久,望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走吧。我们去下一个地方。”

“那么欢迎你们下次再来。”店员微笑着将他们送出了礼品店。

 

 

不知不觉,时间很快就来到了下午。

“大丰收大丰收!”望一脸兴奋的说道。

此刻佑树正跟在她的后面,手上提着一大堆的袋子,他正大口大口的呼气,“我说望啊,你还有。。。还有什么东西。。。要买的吗?要买的话,现在。。。一并买了吧。。。”

“啊啦,今天买的东西够多啦,辛苦你啦佑树君。”

呼。。。呼。。。佑树终于承受不住,把口袋放在了原地。“让我休息一会。。。”他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后面有一串串的脚步声,他向后一看,看见了几个人影。此刻他们正在向这边极速逼近。

‘糟糕。。。’佑树不禁心头一紧,那几个身影很明显是冲着他们来的,“望。。。”他冲上前去紧紧抓住了她的手,显然她被佑树的这个举动惊住了。

“佑树君,你。。。”

“听我说,现在有人在跟着我们,很明显那帮人不是什么好货,我数三声,数到一,我们就立马跑,明白吗?”

“佑树君。。。”在那一刻,望觉得佑树似乎变了一个人:他的神情异常严肃,他那异常镇定的眼神似乎在告诉她:不要怕,有我在,会没事的。。。

“我明白了!”她坚定的点了点头。

“好,那么。。。三。。。”

身影越来越近,他们甚至能感觉到后面那些身影的呼吸。

“二。。。”

他们二人的双手紧紧抓在一起。

“一。。。”

没有丝毫的犹豫,佑树直接抓着望的手向前面跑去。

“可恶!他们跑了!追!”后面的身影见状不对,立刻上前追去。。。

 

 

“可恶。。。那帮人到底要追多久。。。”

此刻佑树拉着望不知道跑了多久,后面的那帮人仍然穷追不舍,显然,他们是被那帮人盯上了。

他们很快跑到了一条小巷,但前面的是一堵高高的墙壁,路被那堵墙锁死了。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无路可退了。

“操!!!”佑树破口大骂,他意识到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危险,‘早知道就该把自己的大剑带上了。。。’此刻他非常懊悔。

那帮人很快堵住了小巷的唯一出口,从阴影中走出了两个人影——是两个年轻人,一个身材高挑,手上拿着一把长剑;另一个身材比较矮小,他的手上正拿着一把匕首。看样子,这两个年轻人就是他们那帮人的首领了。

“我。。。我认识你们。。你们是,之前的那批粉丝!!!“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指着他们大喊道。”

“是的啊。。。望 ~ 酱 ~”那个高个子年轻人一脸阴笑的说道,“你可不能,跟眼前这个男人在一起啊。。。”

“是啊小望,清醒一点,你不能在这样的男人的旁边啊。。。”旁边的矮个子年轻人奸笑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极端粉丝吗?佑树倒是头一次见识到极端成这样的。他将望护在自己的身后,一脸厌恶的看着眼前两个年轻人。

“所以,你们要干什么。。。”佑树问道。

“干什么?”高个子年轻人大笑道,“当然是要。。。除掉你这个杂草啊。。。”

“小望身边不需要你这样的杂草,她需要的,是我们啊!我们才是她身边的守护天使啊!!”矮个子年轻人应声附和。

“我没有你们这样的粉丝。。。”望一脸厌恶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年轻人,“我劝你们最好别出做什么过激的举动。。。”

两个年轻人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小望你,你刚刚说的是什么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小望你啊,跟那个男人待久了,所以你也变得奇怪了啊。。。”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们来纠正下小望你的思想吧。。。”

两个年轻人拿起了刀和匕首向佑树这边冲来。

“既然要打的话。。。来吧!!!”佑树赤手空拳的冲向了他们,此刻,他别无选择,但他心里很清楚,他要保证望的安全。

高个子男人一刀挥下,佑树向右一闪,一个右勾拳,打中了他的右腰。“啊!!!!”高个子年轻人发出痛苦的叫声,佑树趁势又是一拳上去,把他打退了几步远。

“既然这样,我也要帮忙!”望见状便向佑树那靠近,她不能袖手旁观,不能眼睁睁看着佑树为了她而受伤。

“望!呆在我身后!不要过来!!!”

佑树几乎是对着她大声咆哮,她一时间愣在了原地,这是她第一次听见佑树对她那样喊——那喊声里面,似乎充满了恐惧和慌张。。。

“可恶。。。”高个子年轻人甩了甩手,又拿起刀向佑树砍去,因为没有武器,佑树只能一边闪避,一边寻找进攻的突破口,他必须要抓紧时间了,因为他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开始不支了。

“碍事!!!”高个子年轻人挥刀砍向了佑树的手臂——这一砍,砍到了佑树的伤口,“啊啊啊!”佑树向后退了几步,他的伤口裂开了,鲜血正不停的从手臂留下。

“哈。。。哈。。。。”此刻佑树的体力已经逼近极限,他单膝跪地,左臂血流不止。他尝试把右手按在左臂上试图止血,但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有点模糊了。。。

“不行。。。不能。。。在这里倒下。。。”他艰难的站了起来,继续把望护在自己的身后。“你们。。。别想。。。靠近她。。。半步。。。”

“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碍事。。。”矮个子年轻人露出不屑的神情,“那么,就别怪我了。。。”说完他便掏出一个盒子。

“那是。。。暗器吗?”佑树想要避开,但他突然意识到不对劲——那个盒子瞄准的不是他,而是望。。。

“对不起小望,但为了能让你摆脱那个男人的控制,我不得不要对你使用那个东西了啊。。。”矮个子年轻人阴笑,“放心,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你就可以安心的入睡,我们就可以带你摆脱那个男人的控制了。。。”

是麻醉针!!!佑树意识到那是什么了,下一秒,那个年轻人按下了按钮,从盒子中射出数十支针管状的物体,径直向望那里飞去。

“望!!!小心!!!”他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向望那边扑去,硬生生的接下了那些针管,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切。。。”矮个子年轻人朝地上碎了一口痰。

“这男人真的够硬。。。但也就这样了。。。”高个子年轻人嘲讽道,“那么。。。到此为止了,就让我来终结他吧。”他径直把刀向佑树那砍去。。。

然而,挥了一半的刀却在空中停止了,高个子年轻人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

只见望张开双臂,用自己的身体护在了佑树的身前,就如同佑树之前护着她那样。此刻她的脸上呈现出了一种难以言状的愤怒。

“小望你。。。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如果你想要杀了他,那么就先从我的身上过去。。。”她冷冷回复道那个高个子男人。

两个年轻人就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偷偷跟踪,还伤害了我的朋友。。。你们。。。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就做出了这些令人龌龊的举动!!!你们根本就不配做我的粉丝!!!”

一字一行间,透出了她此刻异常愤怒的心情。

“我与什么人在一起,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况且,我是自己愿意与他在一起的!这与你们,完全没有任何联系!!!”

对面顿时陷入了死寂。。。

或许是良心发现,对面的人都自觉让出了道。

“老大,算了算了,我觉得我们做的有点过了。。。”、“是啊是啊,我觉得小望说的还是有道理。。。”、“我们还是先撤吧。。。”

“你们。。。你们这些人。。。都是tm的怂包!”高个子年轻人破口大骂。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王宫骑士团的巡逻骑士赶到了现场——他们接到周边群众的举报说有一群人在恶意跟踪他人,于是便顺藤摸瓜赶到了这里。

“看样子所谓的‘跟踪团伙’就是你们了啊。”巡逻骑士用严肃的口吻说道,“你们,被逮捕了。”很快,这帮人被戴上魔法手铐带走了。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留下来的另一位巡逻骑士对望说道。

“我没事!快救救他!”她刚刚脸上的愤怒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急迫的神情,此刻她是用一种急切的,又带着那么一丝哭腔对着巡逻骑士说道。

佑树此刻正无力躺在地上,脸色苍白。。。

他左臂上的伤口此刻还在流血,望急忙跑到了他的身旁,四处寻找可以止血的东西,然而并没有什么可以拿来用的,情急之下她把自己衬衫的左袖子撕了下来,绑在了佑树的伤口处,暂时止住了血。

很快,王宫骑士团的救护队到达了现场,将佑树安置好后,救护车以很快的速度向医院前去。。。

“佑树君,你一定。。。一定不要死啊。。。”在救护车里,望把双手交叉放在胸口,低声默默祈祷。

眼泪,不自觉的从她的脸颊滑下。。。

 

 

“这里。。。是?”

佑树缓缓睁开了双眼,他只看见眼前一片白茫茫的,莫非,他已经上了天堂?

但一丝丝的痛觉告诉他,他并没有上天堂。

“呀,你终于醒了啊。”一旁的医生看见他醒了,朝他点了点头。

“我。。。没死?”

“你当然没死啊,不过你可是差点就死了,你失血过多,要不是来医院来的及时,要不然你现在可就身处地狱了。。。”

“等等,望呢?她现在在哪里?她有没有什么事?”佑树想从病床上起身,但剧烈的疼痛让他不能移动。

“你现在不能剧烈移动,还有,安静,不要吵到她了。”医生指了指旁边。

佑树顺着医生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望现在正趴在床边,“你昏迷了三天,她就三天没有睡觉,一直在旁边照料你。。。”

佑树不禁心口一紧。。。

“唉,小伙子啊,这样的女孩子可是真的难得啊,你呀,以后还是要好好对待她啊。。。”医生叹了口气。

看着趴在床边熟睡的望,佑树的内心百感交集。。。

 

  

几天后,咲恋救济院。

“好啦好啦,望,我左手的绷带已经拆掉啦,现在又不是不能动啦,你看,我自己喝粥没问题的啊。。。”佑树动了动他的左臂。

“不行,你的伤还没完全好,别动,我来喂你。”望一脸认真的看着佑树。

自从医院出院回到救济院后,望就如同一块口香糖一般天天粘着佑树,吃饭,换衣服,换纱布与绷带。。。这些操作望一个都没有落下,全部都帮佑树解决了(其实这些是可可萝可以帮他解决的,但事件发生的那天可可萝应佩可莉姆的邀请去了皇宫办事,佑树也没有让咲恋把他受伤这件事告诉她,所以可可萝对此是不知情的)。

“唉,行行行。。。”佑树无可奈何的回复道。其实他的左臂早就好了,他完全可以自己动手了,他也肯定知道望知道自己的左臂已经完全好了,不过他也只是看破不说破,毕竟,他不想寒了望的心。。。

“来,张嘴,啊。。。”

佑树咽下了这口粥,一股清甜的感觉铺面而来,“这粥挺香的啊,是咲恋做的吗?”

“其实,是我做的。。。”望低了低头,一脸害羞的样子。

佑树轻声笑了笑,“味道挺好的,这应该是最近几天学的吧。。。”

她点了点头。佑树不禁感慨,她为了自己还真是愿意做一切事啊。。。

“还好现在你没事,你知不知道你刚进医院的时候,可把我担心的,我差点以为你真的要死了。。。”她在那小声嘀咕着。

“好啦,别过于担心啦,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佑树笑着朝望比了个大拇指。

这时,门口的门铃响了。

“给佑树先生的信件”望一开门,就看见一个邮递员给了她一封信件。

“谁会给我送信件?”佑树有些不解,他上前准备开封信件,不过望比他更快一步,打开了信件。

信的内容大致如下:

至亲爱的佑树先生:

    好久不见,也不知你最近是否有空,我和古雷娅向你发出诚挚的邀请,邀请你前来参加我们的专属茶会(当然佑树先生你也可以带上你的好友)

我和古雷娅会静候你的回复。

                                                                                                                                       安

                                                                                                                                   古雷娅

                 敬上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