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标枪120啦~!

(一)

      呆坐在港口前的冷板凳上,我开始思考人生。虽说先前已经有过无数次的心理准备、打过无数遍预防针,但是当这一天到来之时还是无比的混乱与无助,不知所措被水淹没。

      “真是的,是哪些混球说115到120需要巨量经验的啊。”

      我捏了捏自己的额头。是精神恍惚了,还是记忆出现了错乱?还是说,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自己头很秃这一个事实?

      扔掉手中大半都已经烧成灰的烟蒂,拍了拍衣服站了起来。本来就已经没什么肝了,再抽烟把肺给抽坏,暴毙身亡,让港区里面的姑娘们怎么办。

      焦躁,看了看腕表,离眼前的货轮停靠已经过去有十分钟,却还没有等到来者。跺跺脚,舒缓一下因为久坐而发酸的双脚,左右踱几步,再用已经严重近视的眼睛尝试眺望远处——一如既往的模糊,啥也看不清。

      “啊!指挥官!这里!——”

      一如既往元气的声音,一如既往熟悉的声音。

      目光聚焦在不远处人群中磕磕碰碰尝试找出一条最短通路的紫发少女——可爱的纯白水手服,腕上戴着的蓝色能量环闪闪发光,不过最夺人眼球的还是那反射着阳光闪耀着的小皇冠,以及所持有引人注目的长长的“标枪”。

      “标枪,欢迎回来。”

      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抚摸着标枪那柔软顺滑又带着淡淡薰衣草清香的头发。而标枪也一如既往地愉快地接受了褒奖,开心得嘴巴都合不拢。

      明明刚见面的时候不停地抱怨不要把她当小孩子看,以及乱摸头发会搞乱发型。而现在,却对任务完成后的摸头奖励无比向往与渴望。

      “对了对了指挥官,看这个,锵锵——”

      从小挎包里面拿出来了一个金灿灿的文件。

      这份文件当然是经过考核与综合评估后所认定的120级证书,而此次长时间(虽然只有三天)的离别也就是为了这一纸证书。金灿灿的镶边,不仅彰显着强大,同时也在诉说着其背后所挥洒的汗水与挣得的功勋;而犹如邻居家孩子般刻苦的标枪也在这个过程里由初出茅庐的新手成长为独当一面的立派舰娘再到现在的满级传奇。

      突然想起那句话,“先有标枪后有天,贴脸鱼雷日神仙。”

      “120级了呢,辛苦了辛苦了~”

      “真是的呢,我还以为会是胡德姐姐会是第一呢,毕竟是指挥官你第一个后排超稀有的主力呢。让我抢先一步还是有点不好意识呢嘿嘿。”

      “谁让我家标枪那么可爱,忍不住想派出去撑撑排面呢。”

      “哎真的吗!这么夸奖标枪也没有什么好处的!”

      “标枪酱的笑靥够不够呢。”

      “诶,肉麻……不过指挥官,打算什么时候给…给戒指…给胡德姐姐呢?”

      “呃——”

      被戳到了痛处了。

      “明明胡德姐姐很早就…有那个意思了,为什么指挥官就是不去回应呢?啊,不能拿‘红尖尖’不够当借口,明明至今也给出过不少戒指了。早期跟在指挥官身边的像拉菲酱、尼米酱,连黑暗界姐姐都拿到了;后来加入的重樱那边的雪风酱、绫波酱和时雨酱,甚至连潜艇的伊19也都拿到了,胡德姐姐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仿佛什么秘密被发现后的汗流浃背。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边笑着边…沉默不语。

      “指挥官可不能忘恩负义啊。”

      标枪嘟着嘴,抱怨了最后一句,然后善解人意地拿过去手帕,替我擦了擦两颊和脖子上的汗。

      “天气这么热,小心中暑哟,指挥官。啊对了,漏了这个定番呢。”

      “?”

      标枪立定站稳,举起右手,标准的军礼:

      “皇家海军J级8号舰,标枪级驱逐舰首舰,现申请归队。”

      “准许归队。欢迎回来!”

     

(二)

      “根据1938版12号归约第21条,为了将资源更好地用于培养出更多的舰娘,也出于对抵达传奇境界的老兵的尊敬,经研讨决定,现将舰船编号101号 标枪 调离前线,前往YY学院担任教职。英雄,辛苦了! ——海事局”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持有传奇之名后必将需要承担起配得上这个称号的义务。在现有的科技体系下,到达满级的另一个含义就是:无法再在理论上有能力上的提高。为了能将有限的资源更多地用在培养其他还处于成长和学习阶段的舰娘身上,通常都会将传奇老兵调离前线在后方任教(俗称仓管)。虽说不是什么生离死别,想要的话随时可以坐货轮见面,但是物理上拉长的距离肯定会影响到之间的联系,而作为港区的指挥官也不可能隔三差五就摸鱼翘班跑去约会。

      我静静地读完通知上的字,标枪也在我面前静静地听完了调离令。

      二人十分有默契地没有在通知的文字外再多说什么。我望着标枪闪耀着光芒的青色眼瞳,许久后才发现那是尚未流淌的眼泪。

      “了…了解。标枪,听从安排。”

      标枪很快转过了身去,也顾不上手套,捂着脸抹着泪,从指挥室跑了出去。少顷,以完全正常的状态跑了回来。只不过,刘海上残留的水渍诉说着曾在洗脸池所发生的故事。

      “不用这么忍着也行哟,标枪。”亲昵地拂去了刘海上的小水珠,然后习惯性戳了戳脸颊。明明平常开心的时候笑容都会带上点小酒窝,而此刻强颜欢笑则看不到熟悉的凹陷,戳起来也没有往常那手感。

      “怎么行呢…大人…作为成熟的淑女,自然要优雅地面对啦,更何况今天…今天咱是最后一次的秘书舰呢!”

      最后一次的秘书舰,自然而然是帮忙收拾散落在各处的文件。虽说重要的资料都已计入档案,但是那些零散的日常文件犹如日记一样会记录着更多的生活中的点滴,不会有人会大条地不在乎这些东西。

      “那开始收拾这些文件吧。”

      “嘭——”

      指挥室的门突然被推开,而这位不速之客就是——

      “啊是指挥官!Purin!舰队福音飒爽登场!——唔好痛!为嘛敲我滴头啦。”

      “说,跑到这里来干嘛?”

      “哦对!我在捉迷藏,在从雪风大人的魔爪下求生存呢Purin!”

      我苦笑了一下。雪风当鬼,整个港区能幸存的怕是只有幸运100的布里三姐妹了吧。

      “等等,嗅到了不好的味道。布里,先行告退!”

      打开门,很快就跑走了。我还没反应过来,雪风又拉开了门,然后边喃喃到“切,跑远了吗。”边合上门,随后便是走廊里急促的跑步声。

      愿她们能愉快地游戏吧。

      “说起布里姐妹就想到指挥官你最开始看着‘稀有’‘超稀有’就挪不动眼,然后让不擅战事的布里姐妹频繁出击的故事呢。”标枪戏谑地揭开了我的黑历史。

      “我…我这叫平等对待每个舰娘,怎…怎么了?”

      “好好是的,指挥官最棒了。”标枪从柜子里搬出了尘封多年的文档,然后皱了皱眉,“指挥官,虽然都是些没那么重要的资料,不过平时好歹也收拾一下啊。这么多资料混一起,以后再想收就麻烦了。”

      我嘟了嘟嘴,将搬出的资料分成两落,喃喃到:“毕竟有个东西叫熵增,收尸东西可费力了,还不如要的时候再说。”

      “指挥官你呀就是想偷懒吧。”标枪苦笑,接过一落,扫视起了资料飞快地分起了类,而我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擅长文书工作(当然也不擅长其他的任何工作),一张资料要看半天。

      “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没想到紫布里还有妹妹,而且获取难度那么大。不过指挥官也是,特地留了一个在港区陪大家玩呢。”

      “是啊,多一个妹妹可以一起玩也挺好的。”

      “是啊,所以指挥官什么时候能把这资料分完?”

      回过神来,才发现标枪已经处理完了她的那一堆,而我的似乎根本没有动过。这就是专业的秘书吗…

      “要帮忙吗?”标枪莞尔一笑。

      “请务必帮助不才的在下。”

      “啊指挥官,地上的那张是什么?这么粗心可不好哟。”

      标枪凑了过来,晃动着紫色的马尾,从地上捡起了一张像蜡笔画一样的硬卡纸。

      “亲爱的指挥官:从X年Y月Z日指挥官离开港区,已经过去708天了喵…茗都有点寂寞了喵…不过!茗和28名伙伴们一直努力守护着港区喵~所以…指挥官,欢迎回家喵!”

      背面则是任务列表,基本都有好好地用红勾勾勾上。当时回港看到这个卡纸没什么感触,反倒是现在再看到这张纸,有些忍不住。

      “哦!这个,呜咕!指挥官,你要怎么赔偿饿了两年的我和长岛酱!而且回来的路上指挥官还差点迷路到其他港区了!你知道这两年,这两年!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抱…抱歉…只是…不,没有借口…”

      “啊指挥官,对不起,标枪只是想…对,只是想玩个梗。标枪没在意的哟,真的没在意的哟。”

      “不,是我对不住啊。”

      抚摸着这粗糙的卡纸,对曾经离港的行为很是后悔。好在在最消沉的时候鼓起勇气选择了回来,才能遇上诸位天使。

      “说来明石桑也是下了血本呢,为了留住指挥官送出了这么多东西。”

      “不不不明老板只是想攥住未来的钱包而已。”

      “诶又这么说,指挥官再这么说明石桑可是要伤心的呢。”

      我苦笑了下,想想也是说过了,乖乖闭上了嘴顺从了标枪的意见。

      “当时获得的资源都很快扔进了外出作战呢。”

      “啊想起来了,就是支援爱斯基摩人的那一次,作战是叫‘峡湾间的反击’是吧?指挥官当时隔三差五就跑去洗手间洗脸,结果最后还是没有捞到Z2呢。作战结束的时候脸黝黑黝黑的,差点直接送医院去了。”

      “往事不提也罢。大家都能凯旋归来就是最好的。”

      “当时指挥官让我们主动挺进最危险的三区域海域时大家都吓傻了呢,不过果然,遇到挑战还是要去面对,不然永远不会成长呢。”

      “这么一想,当时也还真是豪赌呢,明明大家练度都还差不少火候,就这么被我送进去了,大家不会恨我吧…”

      “诶,怎么会。”标枪站起身来,我这才意识到从我这再接过去的文件也都哦分好类了,只能说不愧是我最得力的助手吗?继续闲聊着,标枪打开柜子,开始整理起其他杂物,对话却没有被打断:

      “而且指挥官不也拼了命地高度集中注意力,用灵魂网络指挥。当时大家被Z2的弹幕打的可疼呢,结果指挥官硬是引导我们最稳妥地躲过了大多数弹幕,成功击退了敌军。当时与潜艇队的协同作战是真的厉害,节奏控制的精准,何时让萨拉托加酱的舰载机起飞、何时让胡德姐姐开火,安排的井井有条。”

      “嘛毕竟我还兼修车万的,而且还是个炸逼。”

      “?”

      标枪似乎早已习惯我冒出来的奇怪的名词,只是白了我一眼。

     

      “啊指挥官,这个,还留着啊!”

      精致的八边形深蓝色的小空盒子,内部的盖子上印着精致的“AZUR LANE”字样,而在海绵之下的底板则用淡淡的紫色荧光笔写着“HMS Javelin”。

      “毕竟是第一嘛。虽然所有人的盒子我也都留着了。”

      “唔,指挥官你非得补上后面一句吗!”

      “当然,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

      “花心大萝卜(嘟嘴)。说来,当时给咱戒指的时候那么含情脉脉,结果过几天海事局就卖‘双飞’戒指,指挥官你立刻就下单了吧!还光速和其他人誓约了。”

      “这…这不是大家表现都很好,我就想给大家打打气嘛。”

      “咧——”标枪吐了吐粉嫩的舌头,“第一次见把花心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当时居然还是把二人叫来,当面同时说‘你们都是我的翅膀!’,把尼米酱和独角兽吓得不轻呢。”

      我把帽子朝下拉了拉,掩盖起了被戳穿的尴尬以及对年轻气盛造成社死的后悔。

      不经意间,落日的余晖已经透过窗户照在了地上,以及我和标枪的脸上。顺着余晖,我的尴尬和害羞被巧妙地隐藏了起来,当然,也无法分辨标枪脸上对谈起幸福往事的绯红。

      “真希望美好的时间能永远停留在现在啊。”靠在椅背上,我感叹道。

      “是啊,如果指挥官能多帮忙收拾东西就更美好了。”标枪也叹了口气,然后无可奈何地笑到:“一如既往的不擅文书外加喜好摸鱼,为啥不去找恶毒呢。真是的,指挥官完全没变呢。”

      “但是你变了,标枪”

      “诶?哪里变了?”

      “变可爱了。”

      “呜哇好土,什么土味情话。”

      “有被打击到。”

      与标枪相视一笑,我拉起她的手走了出去,合力拉上了指挥室的门,结束了一日的工作。

     

(三)

      港区,久违地响起了音乐。

      上一次响起是什么时候?是之前我瞎搞整的奇妙深刻的运动会?还是我“死”了两年后回港搞活动放的?我不知道,也不想记得,因为我的记忆有限,而有限的记忆势必需要留给这一次的“毕业典礼”。

      虽然标枪拒绝了好几次,不过在我的坚持下还是被迫同意了。

      因为时间比较急,最后安排在了标枪离开的一大早举行。因为实在是太早了,尤其是很多驱逐小可爱起不来,所以原则上不强求到场;但是当我在现场看到许多睡眼惺忪甚至还在站着睡觉的舰娘后,不得不感叹标枪的人望。

      凭着对自己之前在学院的毕业仪式的印象,我照搬了过来,然后发现因为“毕业生”就只有一人,各种意义上都会变得尴尬,比如发言啊、授予荣誉称号啊、颁发证书啊什么的,标枪也从一开始的营业式的微笑变为苦笑。流程单上的项目也飞速地一项项地勾完了。

      直勾勾地盯着最后一项“归还设备”。

      这和想好的不一样啊,这才过了多久…

      抬头看时钟,却已然接近需要准备出航的时间了。望着标枪周围围起来的一圈舰娘,始终不愿意破坏掉这美好的景色。

      “咳咳——下面是仪式最后一项,归还设备喵。”

      明老板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心情,抢去话筒替我开启了这最后一项。随后向我竖起大拇指,示意我动作快点。

      感谢了。回头叫苍龙去查一下明石这个批次的金箱子是不是刷漆的吧。

      人群让开了一个通道,标枪走向前来。我这才发现,已经很久没有关注过大家用的装备了。总是以为有了练度以后装备随便了,但是想想还是在作战中出现过不少危险的情况,就觉得为了省一时更换装备的时间非常不值而且混蛋。

      “主炮——双联装127mm高平两用炮MK12T2”

      俗称紫高平。

      从头到尾都没有拿到好炮;开箱子开出金高平的时候还兴奋了很久,但那已经是后话,而且立刻就给到了伦敦。而秋月炮,也给到了重樱那边。

      “鱼雷——五联装533mm鱼雷T3”

      从紫五连换成金五连后没有再换,总体而言还算及格吧。

      “防空炮——四联40mm博福斯对空机炮T3”

      也是从紫到金,而更强的依旧优先配给了其他人。好在目前还处于整体作战的前期,防空压力不大。

      “维修工具T3”

      俗称盒饭。每次想到自己居然让驱逐舰承伤就很是在意不去。因为总体规划失误,也因为前期没有强力的承伤位前锋加入,导致整支舰队驱逐与巡洋发展失衡,到了作战才发现出大问题。而望着标枪久经沙场后的舰装,我心里更是过意不去了。

      “九三式纯氧鱼雷T2”

      从彩雷换回的金雷,而彩雷最终也先给到了雷暴队里。至于第二根彩雷?日后再说吧。毕竟,传说中的黑白弹目前都没几个。

      ----

      “毕业典礼”就这样落下帷幕,而很快,标枪也该出发了。

      “指挥官,我这就出发了!指挥官也早点回去,工作一定还有不少吧。”

      “嗯,一路顺风。”

      站在码头,互相敬了最后一个礼后,标枪很快便跑上船走了。

      啊咧咧,不用多说几句话吗?

      我站在原地开始混乱起来。离开船明明还有一点时间啊,不陪着多聊聊?以后再想见面可就难了啊。

      我扶了扶帽子,无奈地摸了摸口袋尝试找烟。想想以前每次一抽烟的时候,标枪都会第一个跳出来说抽烟有害健康。

      啊,盒子里刚好只剩最后一支。

      要不要考虑考虑真的把这玩意儿给戒了?

      撑在围栏上,眺望远处的风景,静静地等着眼前的货轮扬帆起航。

      啊,甲板上那显著的紫发…真是的,上船就去客舱里面休息一下睡一下不好嘛,今天这么早起床,补个回笼觉啊。

      当看见标枪在偷偷抹眼泪的时候,我才知道,不是不愿意再互相多倾诉一些回忆,而是会忍不住。

      那家伙,肯定定下了什么“今天一定不能哭出来!不能让指挥官难受!”

      多撒撒娇当个“坏孩子”也可以的啊!不要都一个人扛着嘛。

      心里已经基本干涸的五味瓶又被打翻一次,而且一如既往的带劲道。我仿佛在逃避着什么,不自在地把帽檐再往下拉了一点。

      少顷,掐灭了手上刚点上没多久的烟,弹进海里。扭过头,朝着指挥室走去。

    Finale

     

      [p.s. 我的标枪现在119级还没毕业撒]

      [p.s.2 请善待,更不要忘却那些当仓管的舰娘哟]


画技不够气势来凑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