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轩这回终于“瞄准”对了观众

好久没荐剧,没想到让我开荤麦的是——

《瞄准》。

砰!直男杀!

起初关注《瞄准》,是带着看热闹的心态报了一个选题:

在诸多现代职场剧里,拥有霸总劝退杀的黄轩。在这部70年前的职场剧里(杀手怎么就不能是一个职业了),是不是能油出新高度。

结果,入坑了。


黄轩饰演的苏文谦就是一个狙击手版的叶修——

从大神落到凡间,找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再度组队,重新崛起,走的是热血漫主角的路线。

苏文谦,代号牧鱼,富家子弟出身,爱打枪,有脑子有底线,抗日战争时期狙击了不少日寇。

抗战胜利后,不想打内战的他,原本放下了枪,但被搭档、水母组一号狙击手池铁城(陈赫饰)欺骗,误杀了救命恩人兼好友杨之亮,枪手的信念彻底崩塌。

从此,一蹶不振,行尸走肉,烂醉如泥。

这时,女孩小雪的出现,让他有了新的目标,又打起精神,开始普通人的生活。

不过,再也不想拿枪了。

他化名曾思过,大隐隐于市,在松江的码头勤勤恳恳地做木雕。

一雕就是三年,雕到松江解放。

但为救一个被特务挟持的孩子,他露出了行迹,重新卷入时局纷争。

一次次的临危受命后,他找到了做枪手的意义:

开枪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救人

这样一个经历过黑暗期的复杂角色,挺适合黄轩的。

一来,黄轩本就习惯用角色抒发情感:

我内心的情感还很丰富,但性格又很腼腆,不善于表达,所以我需要一个角色,去表达所有的情绪和情感,这是一个通道。

二来,他的文艺范和双鱼自带的敏感注定他适合内收的角色,而不适合外放的那种大起大落,这也是他在《推拿》《芳华》《黄金时代》等电影里完成得不错的原因。

隐忍了,感觉就在。

他抛开那些撑满整个屏幕的跳大神演法,重新回到最擅长的领域,加上合适的造型,角色立住了。

回忆杀里,皮衣夹克,墨镜机车,意气风发,脸上刻着:我行我帅我坠吊。

蛰伏中,粗衣布鞋,皮肤暗黄,头发灰白,眼袋挂着沧桑:我弱我穷我平静。

苏文谦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英雄式人物,他优柔寡断、不够果敢,遇事有自私、自保的一面,但这些人性的缺点,反而比无所不能的霸总更有魅力。

就算潦倒,眼中偶尔闪过的一丝算计,依旧能窥见精明倔强。

对待如女如徒的女孩小雪,他有着非常柔情的一面。

兜里没几个钱,却终于七凑八凑,能买下一个生日蛋糕时,你能看到这头发花白的打工人难得放松下来,流露出一股清新少年气。

拉一段小空间里的对峙戏,就特别适合演技类节目做竞演片段的那种。

讲的是,杨之亮的未婚妻欧阳湘灵,提出要单独审问,目的是让曾思过承认自己就是苏文谦#请自行脑补那个节目画外音#

这一段基本都是拉特写和近景,表情稍大会显夸张,不足又会显得呆板。

起初,尽管身份已被专案组察觉,他还是咬死否认。

但对方一直用他心中的痛——杀了救命恩人这事攻击他。

刚听到名字,嘴唇微动,强装漠然。

再后来,有些绷不住,当年扣了扳机的手指抽动,眼角微微湿润。

随着对方歇斯底里的质问,他的情绪波动起来。

但依旧强撑着,只是握紧了双手,压住颤抖的腿,紧抿嘴唇。

被逼问到极限,才是爆发。

一句“别说了”,给你一颗大明湖畔的眼泪。这一眼,有痛苦,更多的是愧疚。

黄轩说,拍这场戏之前自己没太使劲,也没逼着自己非要去塑造出怎样的人物,演的时候没太多杂念,就跟着感觉走。

我的经验是,这种学霸讲自己没用功随便弄弄考第一的阐述不可全信。

说起来轻飘飘,其实沉浸到角色的过程最消耗心力,入戏太深导致拍完后还在发抖。

最新几集,开始搞事业,就更好看了。

重新举枪的转折点,在几个人都被狙击手困在病房千钧一发之际,

锁定目标,屈身半蹲,侧手翻,右手托臂左手举枪,瞄准,开枪,一气呵成。

枪是冲陈赫开的,被狙中的是我这样的高贵路人。

这一枪能击中四海八荒,并不仅仅因为动作设计和镜头处理。

这种双雄对立的剧,正邪的交汇点是最好看的,但只有剧情铺垫的足够丰富,这个转折点的出现,才足够顶到观战的人,从而拉开新的故事局面,让人期待更多交锋。

这一套,导演五百,最熟悉了。

年代剧本来是我爸妈最爱的题材,但这一次《瞄准》说的不是套路的猜卧底和办公室宅斗,而是加入了很多年轻人爱嗑的元素——

以国共两党的狙击手为切入点,打团战,说的是“城市反暗杀”。

我也是看了剧才意识到,以往不少狙击手的故事都发生在战场上,对面全部是敌人,你打谁都是打,俗称放暗枪,再难一点的任务就是配合主力,掩护转移,指哪打哪,打完跟着部队走就是了。

而城市狙击,往往是深入对方阵营去干掉指定目标,还要尽可能地逃离追捕。

所以,你需要的是一个团队,特别是在一个没有手机没有微信没有摄像头没有无线耳麦的年代,得有人确定目标状态,有人打掩护,有人管撤退,是一个严密的布防和计划。

那是不是一方狙击,一方保护就可以了?

不!五老师在结构上,用了一个【双狙击】的设定——

你狙我,我不跑,我用反狙破局。

先用回忆和讲述穿插,拉满兄弟情——

一个富家子,一个穷小子,相识于微时,拜了同一个师父,进了杀手组织,抗日战争并肩作战打鬼子,同生共死。

苏文谦生命垂危之际,池铁城可以抛开狙击手的原则,舍下性命去救他——

就算救不下你,我也用我的命去换,因为你的命只有我能做主

虽然惺惺相惜在技术上互为知己,性格却迥然不同——

苏文谦是【善】,他有怜悯之心,杀人有原则,也会舍身救人;

池铁城代表【恶】,他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偏执狠辣,目标第一,为了完成任务毫不顾及情谊。

也是他,设计让苏文谦误杀了救命恩人。

尽管两人因此决裂,但池铁城始终放不下苏文谦。

由此,再到当下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池铁城花了三年时间找苏文谦,找到他后,哪怕违抗命令也要救下他。

水母组任务第一?

他可以为了苏文谦,把任务放在第二位。

磕昏了。

但仅仅是因为队友情?

并不是,池铁城认为,只有自己才有资格打败苏文谦,他的真情中带着强烈的控制欲,他把苏文谦视作最强的对手,也是最想驾驭的利刃。

所以,在命运把他们推到了对立面后,于公,有各自肩负的责任和使命。

于私,有打败对方,证明自己的瑜亮情结。

苏文谦经过10多集的铺垫,也意外地成了反暗杀组的教官。

相比起水母组的职业和专业,刚刚进城的解放军这边简直弱鸡。

水母组做事周密,分工明确,从不失手,技能也满点,这也是很少能看到没有弱智脸谱化反派的剧集。

这边的新手们,没经验,没配合,连最简单的套路都不懂。


这原本是一场职场精英对菜鸟的战斗,但因为一个老炮的加入,改变战局。

同一个行动,导演从两边的视角各自展开,有来有往,反转迭出。

快节奏的出招、拆招,配上十个男生九个爱的长狙,加持追逐、狙击、逃生、爆炸等场面,让人宛如置身穿越火线、和平精英的游戏现场。

随便拉两场戏。

正午的火车站,暗流涌动。

专案组在苏文谦帮助下破解情报,将计就计,在站台提前埋伏。

但很快,池铁城在钟楼用狙击镜发现不对劲,紧急放出暗号,取消任务。

就在水母组准备跑路时,专案组也有人凭天分识别出了水母组的成员,开始追击。

瞬间,人仰马翻。

眼看水母组撤离的汽车被打中车胎,处于弱势,下一秒,光头就甩出大杀器哒哒哒哒哒哒哒。

还不止。

远处,端着狙击枪的池铁城各种助攻。


局面一转,水母组成功逃脱。专案组被打得昏头转向。

此时,苏文谦赶到,救下了专案组的人。计划被破坏的池铁城只能收手。

另一场医院刺杀戏。

水母组要对松江粮食局局长殷千粟下手,两边再次尖锋对决。

专案组按照苏文谦的指点组织布防,让水母组摸不清虚实。

无从下手的水母组,声东击西,故意将专案组的视线转移到殷千粟老友——市长文克狄身上。


因为苏文谦去寻找离家出走的小雪,专案组理直气壮地上了钩,以为水母组换了行刺目标。

殷千粟身边,只留下了3名警力。

与此同时,水母组又利用殷千粟急于联系老帅秦鹤年的心理,把他骗去医院。

果不其然,殷千粟在医院被困,生死一线。

门外,有杀手封死了逃生的路。

对面高楼上,有三个狙击点对着没拉窗帘的房间。

打人、打窗帘扣、再打人,配合得密不透风。


危急时刻,感知到不对劲的苏文谦赶到!

但没有枪,也没掩护。

正门进不去,血液里的职业记忆让他迅速通过通风管道进入室内。

在三年之后,在关键时刻,举起了枪。

一共57集,这才三分之一,我算算总还有几个来回要推拉。

不到最后,还真不知道谁赢。

而且吧,你以为双方只是在【你要狙谁我偏不让你狙谁我还要狙你的】戏里拉拉扯扯,这其实只是前端的冲突点。

背后还有一条同样精彩的battle线,有关国民党10万大军是起义还是和南下的解放军决一死战从而影响整个南方局势,这也是为什么水母暗杀组目前要阻止殷千粟见到秦老的原因。


导演五百+编剧黄晖,请保持这个节奏!

在《风声》《潜伏》《黎明之前》《红色》《风筝》等一系列经典谍战剧之后,相关题材的创作进入了一个瓶颈期,也曾有团队用加入流量小生的做法,以期撬动年轻观众,事实证明,他们低估了当代年轻人的审美能力。

看多了英剧美剧日剧韩剧的90后,对故事核心、叙事逻辑和讲述节奏,有足够的鉴赏要求,仅仅换两张脸,还是演技撑不起来推动不了剧情的脸,并不能解决市场接受度问题。

这次的《瞄准》虽然还没上8分,但得承认它的努力,打开了一个突破口。

类型剧,有类无型,创作没有边框,要加入什么元素,如何搭建人物关系,怎么展现核心主题,在虚构的故事中与当下社会的人群建立联系,这都是可以找对方法的。

就看你愿不愿意走出舒适圈去瞄准一把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