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阶试炼】须臾

“你的意思是让我回到今年初去拯救世界?”

此时本应在熟睡的我,被一个西服墨镜男给叫醒了,更加魔幻的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同学醒醒,我们需要你回到年初拯救世界!”

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大哥,您哪位啊?”

“呃,我的身份,暂时还没想好,但你只要记住,你的使命就是回到今年初,去阻止那件事!”

隔着墨镜,我看不到西服男的眼神,但我能明白一件事,他绝对是在扯淡,至于我是不是在做梦,我暂时还不清楚。

“回去之后,你一定要阻止那件事的发生!“西服男语速忽然加快。

正在我考虑要不要一拳干碎墨镜男墨镜的时候,一阵困意突然向我袭来,再然后,我就做了一场很长梦,在梦中我进入了一条河,身体随着河水漂流了很久……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还躺在自己的床上,西服墨镜男则不见了。

最扯淡的是,狗血的剧情还是发生了,我还真的回到了年初。

在抽完第十五根烟之后,我勉强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不过穿越比肺癌来的早,这我是之前没想到的。

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那个西服墨镜男要我阻止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

想着想着,顺手点了一根烟,也许下一根烟能告诉我答案,待到吐出第一口烟雾之后,我忽然觉得,买彩票中头奖也许能比我直接想出答案的概率要高。

至于报警的话,我被送到精神病院的概率应该不亚于我要再抽一根烟。

想着,我顺手再点上了一根烟,穿越回来拯救世界,这一套说辞早就烂大街了,民警同志们也忙,不能给人家添麻烦。

“这究竟是不是一场梦呢?”

在我捏了数次大腿之后,我再次确信,自己真的穿越了,毕竟大腿的痛觉不会欺骗我。

走到窗前,推开窗户,朝楼下看去,四楼的李大爷正牵着他的哈士奇在小区楼下花园散步。

按照惯例,李大爷应该一边遛哈士奇,一边数落着它的拆家罪行。

虽然李大爷说了无数次要把哈士奇做成狗肉火锅,但拆家的那货每次都没被下锅。

“淦,我好像真的要拯救地球了!”推上窗,我深深的感叹了一句。

因为我清楚的记得,在六月份,那只哈士奇就没了,不是被李大爷做了狗肉火锅,而是老死的,没多久,李大爷也住了院。

或许没了那只拆家的哈士奇,李大爷的生活也少了很多乐趣。


正在我思考要不要也养一只拆家的哈士奇时,传来了砰砰砰的敲门声。

等我打开房门,门外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个泛黄的信封放在地上。‘

拆开信封,信中正文只写了一行字:“速来楼顶天台”,在信纸的右下角赫然写着拯救世界四个字。

最诡异的是这封信的字迹,这上面的字迹压根就和我自己的字迹一摸一样。

在翻看了三次之后,我确信,这特么就是我的字。

至于是谁写的这封信,以及又是谁将这封信放在我门前的,那我就不知道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兜里揣着一盒在房间内翻出的烟,我来到了楼顶的天台。

环顾四周,天台除了六楼王阿姨晒的大红被子,再无别物。

我生怕下一秒就有一个男人用枪指着我对我说:“对不起,我是卧底!”

预想的无间道情节并没有发生,但是更诡异的事情却发生了,一个男人凭空出现在了我面前。

更扯淡的是这个男人和我长得一摸一样,如果不是在天台,我一定认为面前是镜子。

“先生,我是你的破壁者!”那个男人开口道。

“啊?”

“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嘛,对了,我是三十年后的你,换种说法,你也是三十年之前的我!”

我打量着面前的男人,同时他也在打量我。

我率先打破了沉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很自然的从我的兜里拿出了那盒烟,抽出一根点燃,缓缓说道:“长话短说,你今天杀了我,你拯救世界的任务就完成了。”

“你的意思是,我穿越到2020年初,就是为了杀死三十年之后的自己?“我反问道。

他吐出一口烟,点了点头。

接下来是相顾无言,我俩坐在天台上,彼此默契的沉默着,同时烟盒里的烟也在一根一根的减少。

”少抽点烟,,再抽下去要是得了肺癌,你可就看不到三十年后的自己了。”他淡淡道。

“看到你,我就更加坚信我长命百岁了“我虚着眼看着三十年后的自己。

”对了,那个信封是我高中给她写情书用的信封吧。“

”我靠,这你都看出来了。“

”废话,上面还贴着那张猫猫邮票,没想到三十年了我还留着那个信封呢!”我感叹道。

“为什么留着就要问你自己了,你可是三十年前的我。”面前的男人神情有些玩味。

我盯着三十年后的自己问道:“所以你为什么要死?能不死吗?“

他摇了摇头,站起身来:“你知道蝴蝶效应吗,一只普通的蝴蝶扇动翅膀,经过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就可能造成一场毁灭性的龙卷风。“

话罢,他直勾勾的盯着我:“而咱们,就是这只引起龙卷风的小蝴蝶。“

“在未来,人类的计算能力得到空前发展,未来发生的一切都变的有迹可循,而解决一场即将发生的龙卷风最好办法就是,找到最初的那只小蝴蝶,在它扇动那该死的翅膀前让它去见上帝!“

我沉声道:“所以在未来会有一场足够毁灭世界的灾难,而那个扇动翅膀的蝴蝶就是咱们?”

“没错,经过计算,你只要回到今天并亲手杀死三十年后的自己,那场在未来足以毁灭世界的灾难就不会发生。”三十年后的我说道。

“所以说,这三流编剧都不会写的烂剧情就发生在了我身上?”

“对了,你看到的那个西服墨镜男可以理解为时空警察,他们的职责就是阻止一切对未来世界有危害的事情。”他补充道。

“下次见了他,一定干碎他的墨镜!”我小声嘀咕着。


再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或者说我记得三十年前的自己是怎么想的,你想说世界毁灭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呢,但亲身拯救世界的机会只有这一次,不是吗?”他笑着说道。

“这事可真扯淡,再不卖座的电影都不会这么拍。”

“真实发生的,远比电影要离奇百倍!”他若有所悟的说着。

“所以蝴蝶有罪吗?”我追问道。

“无罪,跟在母亲的葬礼上没有流泪,要被判处死刑一样荒谬,无罪的蝴蝶扇动蝴蝶可能毁灭世界,因此无罪的蝴蝶要被扼杀,即使他只是一只蝴蝶。”

“听起来真的很扯淡!”我感叹道。

“所以这个世界很荒诞,对了,加缪的局外人那本小说回去之后看看“他努努嘴说道。

“会看的,等你死后,我回去就看“
”我忽然发现,三十年前的自己真是个混蛋。“

“我觉得三十年后自己还是混蛋。“我回怼道。

我忽然想起一个故事:“二战时期美军在一个海岛驻扎,当地的土著看到士兵不用生产,每天只要等着飞机给他们空投物资,于是就认为飞机空投物资是神灵恩赐,当美军离开之后,土著甚至搭建了飞机的雕像并且模仿美军士兵的训练,他们认为这样就能获得神灵的赏赐,就会再有神迹出现。”

“所以呢?”

我淡淡道:“没准,你们预知未来的计算能力也是土著们的飞机雕像。”

他耸了耸肩:“或许吧,但谁在乎呢。”

“为了一个不知真假预测出的未来,所以三十年后的我就要去死?”

随后我俩异口同声的说道:“下贱!”

他从怀里拿出一把手枪,轻轻放在了天台的空调外机上:“只有一颗子弹,待会打准点。”

随即他又不放心的补充道:“三十年后你也会有同样的经历,打准点,少点痛苦。”

我望着远处的高楼有些感慨:“你还没跟我说三十年后的未来是什么样呢。”

“自己慢慢经历吧,不过,别抱太大希望。”他欲言又止。

“你为什么不问问自己未来有没有和她在一起?”

“不问了,反正我只能活三十年了,耽误人家干嘛。”我苦笑道。

“有遗言吗?”我举起枪,对准了三十年后的自己。

“多回去陪陪父母,他们年纪大了,少让他们费心。”

砰~~~~手枪射出的子弹击穿了他的胸膛。

我亲手杀死了三十年后的自己。


在闹钟响了第三次时,我勉强睁开了眼,看了一眼时间,2020年十月二十三日。

我不知道刚才是不是一场梦,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杀死三十年后的自己,更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拯救世界。

后来我买了一个时钟,设置了倒计时三十年,三天后,李大爷去世了,也许那只傻狗正在天堂等着李大爷继续数落它的拆家罪行。

我从抽屉里找出了那个泛黄的信封,猫猫邮票还贴在上面。

我买了本《局外人》,翻了翻,就顺手放在了床头,然后一边懊悔没有询问三十年后的自己下期彩票中奖号码,一边查询着回家的火车票。

我忽然觉得是不是一场梦已经不重要了。

也许就如三十年后的自己说的那样:“或许吧,但谁在乎呢”。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