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忘] 还 第二篇(双洁,ooc,慎入,BE)


    海棠花半落。正蕙圃风生,兰亭香扑。可惜春光苦短,不过几日,青梧宫的海棠花便落了层层一地,大有要衰败之态,蓝湛索性在院子的小亭里铺上了一些宣纸,描绘着落花颓败之姿。


    朝廷随着大臣们越加的上奏弹劾,魏无羡越是心生烦躁,他甚至有意想把这件事动用私权给压下去,但是这样无疑更会让朝臣心寒不满,一时魏无羡也有些进退两难。


    等魏无羡来到青梧宫时,正好看到在小亭里闭眼小憩的蓝湛,只见亭子里的石桌上铺满了宣纸,魏无羡不由有些好奇,轻轻走到他身旁,待看见他作画的内容,凤眸骤然幽冷,垂落的手,紧紧捏了一下。


    只见画中有这庭院快要衰败的海棠,还有蓝家许多他不怎么熟悉和认识的人,也有他心心念念皇宫外面世界的风采,甚至还有每日打扫庭院的奴才奴婢,每一幅画里的人都栩栩如生活灵活现,风景秀丽,却唯独没有他。


    魏无羡见正在小憩的蓝湛眉头紧皱,似乎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刚要抬起手去抚平他的眉头,却突然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转身走出了青梧宫。



    ……



    晚上,魏无羡照常来到青梧宫,脸上微微带着笑意,让人猜不透此刻他到底心情是好还是不好,他伸出手轻轻抬起蓝湛的下巴,盯着他的小脸:“湛儿,皇宫快要到了选秀的日子,不知你可有什么看法?”


    只见他眉目平静,没有一点波澜,声音淡淡毫无起伏:“历代的帝王登基之后,都会甄选秀女入宫,充盈后宫事关皇室血脉,乃是大事。”


    虽然魏无羡早就料到他会没有什么反应,却不想他竟是怎么的平静,一把将他扯进怀里紧紧抱住。


    不知这样过了多长时间,蓝湛耳边传来一道不悦的低沉嗓音:“湛儿,你心里就一点也不介意吗?”


   “陛下…”蓝湛缓缓抬眸看去,他俊美刚毅的面容映入自己的眼帘,那微挑的剑眉彰显着他不愉悦的情绪,但蓝湛也不知要怎么说他究竟才会满意:“填扩后宫是历代帝王的大事,湛儿岂会介意?”


    此话一出,陡然魏无羡捏住他的下巴,微微一抬,两个人瞬间四目相对,魏无羡盯着他的凤眸逐渐开始变得幽冷:“湛儿为何一点也不介意?难道朕在你心里就没有一丝的分量?”


    蓝湛望着眼前这个有些阴沉愤怒的人,始终平淡无澜,这是他第一次在自己面前称朕,同时撕开了这一层他们之间丑陋的窗户纸。


    这样的僵持也不知到底持续了多久,可能对于蓝湛来说就是一会,而对魏无羡来说仿佛过了好久,久到心都开始凉了下来。


    魏无羡盯了他好一会,忽然低低笑了一声,伸手抱过蓝湛一同倒在了/大/床/上,翻身将他压/在/身/下,低头狠/狠/封住了他的唇,随着这个/粗/暴/狂/烈/的吻,鲜血逐渐弥漫在两人的唇齿间。



     ……



    翌日,皇帝下旨选秀,各地便开始甄选秀女,名册也统统在往京城报。马上,一批秀女就要入宫了,而在秀女入宫之后,学习宫廷礼仪一段时间,就是皇帝选妃的日子。

   

    一个月后,便到了选妃面圣的日子,李公公带着一些秀女到了永和殿,都是精挑细选容貌出色才艺俱佳的秀女,一批秀女选来选去能面圣的秀女只留下了二十几个,而其他的秀女早已被遣退了。


    选秀开始,李公公便尖着嗓子叫名字,叫到的秀女便各自纷纷上前施展才艺,琴棋书画每样都有,而魏无羡只是兴致缺缺的随意点了几个,给了封号,待选秀一切结束,已快到了日暮之时。


    按照宫廷的规矩,魏无羡今晚理应让位分最高的刘贵妃侍寝,能封上四妃之首自然来头不会小,但魏无羡偏偏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翻了一个正三品的宋昭仪。


    这夜,魏无羡还是去青梧宫用了晚膳,本想与他说说选妃侍寝之事,但却不想他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还对他说只要陛下满意就好。


    魏无羡又怎么可能会满意,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再也受不了他这幅始终平淡如水的模样,重重哼出一声,甩袖走出了青梧宫。


    蓝湛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背影,也分不清此刻自己的心到底是轻松还是沉重,于是他起身走到院子的小亭里开始抚琴,最近他特别喜欢坐在小亭里观景作画,还喜欢独自一人安静地坐在小亭里发呆,有时一座便是一整天。


    当小逸看到主子又坐在亭子里抚琴,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但还是找了件厚披风给他披上,毕竟夜晚阴凉,这位主子生病又不爱吃药。


   自从他来到青梧宫照顾这个公子,他发现公子虽少言少语,但却心地真诚善良,许多事情他从不会计较,甚至有时还会关怀体谅下人。


    小逸也时常会想,如果这样好的一个人,就怎么被关在这所宫殿里一生,每日抑郁寡欢,那是不是有些对他太残忍了。



   ……



    之后几日,皇帝夜夜宠幸宋昭仪,直接从正三品的昭仪一路晋升为从一品的贤妃,一时风光无限,而被冷落的刘贵妃早已嫉恨不满,这后宫又要不知怎么热闹了。

    

    夜晚,魏无羡还是去了碧霄宫,贤妃屏退了一众下人,微微福身:“参见主子,您这一走,宫里势必会有些慌乱,不知您要出去几日?”


    魏无羡抬手让她平身,淡淡道:“再看看吧,如果有要事给朕传信就好。”此时贤妃脸色有些不自然,显然是有事要问,顿了顿:“主子为何要选在判罚蓝家时带那位公子出宫?莫不是怕他知道?”


    话刚落,便见魏无羡的眼眸快速地收缩了一下,脸色微变:“这不是你该管的,也不是你该问的。”贤妃立即低头应是,但还是忍不住多说了一句:“终有一天,他会知道的,那时…”


    这次贤妃还没说完,便被魏无羡沉声打断,周身陡然转冷:“够了!蓝家是前朝的第一世族,又始终忠心耿耿效卫皇室,若不判罚,朕如何给朝廷的大臣一个交代,还有跟在朕身边这些年出生入死的将士们,岂不是要让他们心寒。”


    最终贤妃还是没有再说什么,这么些年,这位主子从小只知道争夺控制,运筹帷幄,可能以为爱情也是如此,如今只能希望他以后不会后悔做出这个选择。


   深夜,蓝湛依旧闭眼倚在小亭里休息,不知为何,他喜爱上了在外面被微微凉风吹过的这种感觉,还有听着蛙声虫语在寂静的夜里,叫声显得格外清晰。


    当魏无羡来到青梧宫时便看到了在亭子里的蓝湛,走上前刚想抱起他回房间,不想他就醒了,蓝湛这段时间素来浅眠,刚才也只是在闭眼假寐,并没有沉睡:“陛下?你…”


    蓝湛见魏无羡突然出现在这里,还略有些不解,这些时日他很少来这里,特别是晚上,而魏无羡没有解答他的疑惑,有些担忧说道:“深夜里凉,怎么不进屋里,还有那些下人怎么这么不顶用。”说着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发现两只手冻的冰凉。


    “是我让他们不要来打扰我的,跟他们没有关系。”蓝湛出声解释道,有点摸不准他的脾气,怕他真生气罚他们。


    但魏无羡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健臂环上了他的腰间,把他往自己的怀里一带,用身体给他传递着热度,伸手抱起他进了内殿:“湛儿,这几日有没有想我?”


    然而他还不等蓝湛出声回答,也许是知道从他的小嘴里听不到自己满意的回答,便低头吻上了那张薄唇,喃喃细语:“我想湛儿了。”


    一番云雨过后,魏无羡温柔的吻落在他那精致的眉眼上,继续他细细碎碎的吻,仿佛要吻遍他/身/体的每一处肌肤,深深烙印在心里才肯罢休:“湛儿,这几日我会带你出宫,去一趟荆州,可好?”


    蓝湛听到他说要带自己出宫,他虽不知原因,而心里还是略微惊讶了一下,但眼眸还是如一潭深湖,任怎么看也看不清楚里面的情绪:“好。”


    天德十九年,魏无羡秘密带着蓝湛出宫前往江陵,蓝湛扮为帝王随身的贴身侍卫跟着出行,一路观赏名山胜川,山清水秀。


    这些日子应该是魏无羡跟蓝湛相处最美好的一段时光,而蓝湛经过这些时日和他的相处,也发觉了他对自己的特殊和上心,若是可以,他希望魏无羡能赦免大牢里的人,之后自己便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而在蓝湛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此时宫里的鲜血已染红了大牢,皇宫死人,仗杀是常见的事情,而这种两军厮杀犹如战场所散发出滔天的煞气是和仗杀一些人却是完全不同的。


    贤妃看着眼前漫天的血和尸体,忽然感觉一阵的昏眩。她曾杀过的人不计其数,手上更是沾满了鲜血,只是到了如今,她突然之间觉得血原来是这样令人作呕的东西,粘稠的一旦沾上了就再也洗不尽。



   ……



    不过短短几日时光,在等蓝湛回宫之时,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的他已不再是前朝余孽的臣子蓝湛,而是乾清殿里的贴身伺候皇帝的阿蓝,那些能证明他过去的身份都被人抹的干干净净。


    而前朝的臣子蓝湛在一所宫殿里被大火所困,早已葬身火海,如今他待在乾清殿里,没有人知晓他的身份,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知道一些他的事情。


    再等蓝湛向魏无羡问起关于蓝家的事情,他也总是找理由搪塞了过去,一时让蓝湛也分不清是该相信他还是…他不敢去细想。







说好暂时先放一放 但还是忍不住又写了一篇

下篇真不一定什么时候能更了 

主要是目前还没有太多的想法

谢谢你们的喜欢 我会继续加油努力的💪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