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哥抢了我的媳妇(2)不洁黑化羡傀儡机

来人一身红衣,迎面走来便带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随着他步步走来,地面逐渐出现一排血色脚印。魏婴看着这个久违的人,除了欣喜,竟然只有怅然。


他手中拖着一把剑,剑尖划过地面,留下一条深重的血线。血线又深又浓,似一条鸿沟,提示着魏婴,不管过去,还是将来。发生过的,永远不可抹灭。


那红衣人走到大堂内便呆呆的站着,魏婴从地上勉力爬起来,手指抓住对方垂下的衣摆,指下触感黏黏腻腻的,衣角上的血液顺着魏婴指尖流下手腕。他抓着自己他的下摆,仰头望上去时,对方瞥下来的目光冰冷又木然。蓝湛竟然活着,却这么久都不去找他,他发生了什么事?他脸上犹带着血污,也不知这些血里面有没有他自己的?他还痛不痛?他是否会怪他伤了他的父母兄长?


魏婴边胡思乱想,抓住蓝湛的衣摆借力起身。他为何一言不发?甚至连多余的眼神都不欲给他。当他站起身来,环顾四周,温晁两兄弟似笑非笑兴趣盎然的看着他,蓝湛也终于看向他,魏婴在蓝湛莫名冰冷的目光下丢盔弃甲,手指不自觉松开他的衣摆。


此时,腹部伤处痛楚才排山倒海袭来。早晨,他带着决绝,赴一场死宴。如今见蓝湛安好,他就算死也死的安心了。


见魏婴眼神腻歪,上首温大公子发出一声嗤笑“果然是贪生怕死之辈,对着一个满身脏污,意识全无,犹如野兽之人,也能献媚讨好。”


此话一出,魏婴才察觉蓝湛的不对劲,本见他他穿着红衣时,他还纳闷。蓝湛总是白衣加身,何时竟然换了胃口。如今近了才发现,那哪是红衣,分明是白衣染血,杀人如麻而成。蓝湛到底出了什么事?刚听那温家大公子说起傀儡。早就听闻温家炼制了傀儡,傀儡没有痛觉。普通傀儡已是难缠,更何况传言温家这次竟然炼制出了一具顶级傀儡。下人说起时,都说他是傀儡将军。力大无穷,不伤不痛,不死不灭。难道蓝湛竟然就是那傀儡。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魏婴思虑间,温晁已经附和道“既然他这么喜欢这具傀儡,正正好这傀儡也差人照顾,不如就让他们王八配狗。”


说到半路,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绕下台阶,走到摇摇欲坠的魏婴侧面,手扶上他的肩膀,似笑非笑的说“说起来,小傀儡艳福不错,这小脸蛋,果然漂亮”他边说,边将手背抚上魏婴的脸颊。


“我再给你个机会!”温晁抽出小刀递到魏婴面前“是自尽护的你蓝魏两家声誉,还是贪生伺候这傀儡周全”


魏婴接过他手中的刀,欲想刺下免受无畏侮辱嘲笑,他虽不在乎蓝家,但到底是魏家的人,若应了温晁的话,留下来偷生,置魏家于何地,置父亲为何人,若就此了结又不甘蓝湛沦为行尸走肉。他意识全无,身上脏污遍布,他从前那般爱洁,光风霁月,如何受得了自己成了这般模样,也不知私下,有没有人欺负过他,伤害过他,罢了,且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如今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想到此,魏婴捏紧手中的刀,最后还是任由他掉落在地。



“好好好,果然识时务!”温晁再次倚上魏婴的肩。



魏婴一把拍开他的手,他本就站不稳,大力之下,竟然引得他自己后退几步,伤处越发疼痛,魏婴不禁伸手按住,以减轻痛楚。



温晁被推开却怒极反笑,一把抓住魏婴的手臂,将他扔到蓝湛怀里。看他跌入那人怀中,温晁理理袖口,往温大公子面前大步走去,便大声的说道“若是天下人知道,蓝家大夫人贪生怕死,宁愿委身于下人,也不愿自裁就义,那即使云深众人逃跑又如何,怕是也要脸上无光。”


对面蓝湛轻轻退开一步,魏婴跌落在地,再也忍不住,晕了过去。迷糊间,是温晁唤大夫的声音。



在醒来时,已经在一间简陋的屋子,魏婴躺在床上,伤口处已经被处理过。倚着床头,魏婴坐起来。窗外一片黑暗,蓝湛就坐在外间的桌边,呆呆望着外面。屋中没有点灯,魏婴借着黑暗,走到蓝湛面前。桌上放着两个馒头,馒头上灰扑扑的,布满灰尘。还好的是,天气不算热,还未坏掉。


油灯点亮,眼前突然出现光亮。蓝湛将呆呆的目光被吸引,转过头来,看着魏婴。


魏婴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蓝湛还穿着那件衣服,血液已经凝固在衣服上,显得衣服布料硬硬的,屋中净是血腥味道。


拿过桌上的馒头,撕开外皮,里面还是白净的。魏婴柔声问道蓝湛“饿不饿!”


见他不回答,怕是不会说话吧!魏婴轻笑一声,撕下馒头,放在蓝湛唇边。蓝湛知识莫名看着他,魏婴这才想起,蓝湛如今是傀儡,不用进食吃饭。这馒头,怕是给他准备的。


魏婴吃了几口便再无胃口,放下馒头。在屋中四处找起蓝湛衣物。见他脸上有擦伤,又赶忙拿起药,替他上药。


如今蓝湛乖乖让他上药的样子,魏婴不禁想起自己刚嫁给蓝曦臣时,他万般不愿,却逃不得,那时候,他的身上也是时常伤痕遍布。与今时不同,那时是蓝湛,替他上药。他看尽他一切屈辱不堪,却从未嫌弃责怪。暗夜里,他知他失声痛哭,对着魏婴,他却总是柔声安慰,轻言细语。


想来,人生八苦,爱别离,求不得。两苦尽尝,痛彻心扉。若蓝湛能好一些就好了,他可以褪了这脏污的皮囊,忘川之畔,他也不打算投胎,就那样等着,等他来,等他去。

我回来了,想我没!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