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ive·业余制作人II》第一百一十六章·星铃物语(孤寂之铃)

转校生篇01

(开场,同时导入画面和旁白,再导入背景声,画面时空错乱式剪辑)

/“我和星落的最后一次见面,已经是八年以前的事情了。”/

东京都千代田区一番町。

踏!

脚步声在楼梯间里回荡。

【风铃酱,这个时间应该是要睡觉了吧?如果还没睡着的话,快去学长家看看你们的新邻居哦。是一位超级可爱的女孩子呢❤】

踏!

脚步声里充满了焦急和惊慌的情绪。

/“但是当我和星落重逢的时候,第一眼,对于这个女生是谁,我立刻就反应过来了。”/

少女心想:我只是在担心学长被敌人骗了,这年头,美人计是很常见的!

收到短信的这位住在5楼的少女已经失去了等电梯的耐心,选择以跑楼梯的方式奔向6楼。

/“要是我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是她的话,”/

/“这个故事,说不定不会变成那样的展开。”/

踏!

脚步声在楼梯间里回荡。

这位在楼梯间狂奔的少女毫无疑问,就是和泉守风铃。

/“但是这样的‘如果’,对于她来说,对于我们来说,一定都没有任何意义吧。”/

 

(以下、插入片名和op)

 

 

《lovelive•业余制作人II》

九色阿米巴·2019

原创部分保留所有权利

*****************

·本篇主题曲·

《恋爱循环》

演唱:千石抚子(cv.花泽香菜)

作词:meg rock

作曲、编曲:神前晓

原作:《化物语》

 

(se-no)

这样下去不行的啦

这样下去你快看啦

我的心已经为你越陷越深了

 

要是说出来 就会破坏我们的关系的话

那么干脆不要说出口好了

有这样想过吗?感到害怕?

可是 啊咧? 好像 有点不对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凭那犹如磐石般坚固的意志

也能聚沙成堆积累成大和抚子?

去掉"shi" 不 尽力去做吧

 

 

轻飘飘 飘啊飘

你在呼喊 我的名字

仅仅如此我就飘起来了

飘啊飘 轻飘飘

看见你在笑

仅仅如此我就高兴起来了

啊神大人 谢谢了啊 就算这是命运的恶作剧

能与他相遇 也是一种福分

但是 那样 可不行

那样 已经不行 你看

不然这颗心会进化哦 不断地 不断地

是的 我不要 那样

嗯 那样 还不行

请你注视着我吧 直到 永远

 

 

(画框缩小,加入偏灰色滤镜,背景声响起:下课铃)

八年前,东京,某小学课室。

“糟糕,忘了时间。”

正在板书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一拍秃顶的脑袋,回过头看着台下的学生们。

“拖堂1分钟,不过这道题就不讲了,没听懂的同学可以去办公室找我,或者去请教成绩好的同学。”

“我讲一下放假的要求:明天开始就是七天小长假,我听说你们在班上组织了不少合宿计划,我不会干预,但是我希望大家能够在旅程中注意好自己的言行,不要做出些给自己、给学校抹黑的坏事情。”

“是!”学生们纷纷应和。

“另外,大家这一次的期中测试成绩还算不错,和泉守同学又获得了年级第一。”

临近小长假,学生们的脸上或多或少都带有喜悦的神情,唯独有一位女生,低着头,双唇紧紧抿着,不仅没有喜悦,甚至显得有点忧郁。

老师的目光正巧就投射在这位女生的身上,但由于老师心情极好,内心因愉快而松懈,所以并没有留意到这位女生的异常情况。

“和泉守同学,一会儿你在去社团活动之前先去一趟校长办公室,校长有点事情要找你商量一下。”

“是。”这位女生——和泉守风铃轻轻点了点头,用很小的声音回答道。

/“我不想去。”/

“好,那就没什么事了,下课!”班主任摆了摆手。

班长:“起立!”

全班同学:“谢谢老师!”

(黑屏切出)

(第一人称视角1分钟长镜头:摄像机作为和泉守风铃的眼睛,拍摄她收拾课桌→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出教室→上楼梯→走到校长办公室门口,敲门→听到“请进”后推开门→走进办公室,在画面聚焦完成前结束此长镜头。切换到校长办公室全景广角第三人称镜头。)

和泉守风铃发现校长办公室里已经有了另外一位客人,那是一位有着金色长发的女生,根据校服领带的颜色,和泉守风铃判断出这位女生是三年级的学姐(风铃是二年级)。

“和泉守同学你来了啊,”校长看到进来的人是和泉守风铃,脸上勉强挤出了笑容,向她点了点头。

和泉守风铃一眼就看出校长在她敲门进来前正处于愤怒的状态,而且校长愤怒的原因多半与这位金发学姐有关。

“你先去那边坐着,等我跟和泉守同学谈完事情之后再解决你的问题。”校长转头看着金发女生,用手指着一旁的沙发。

沙发是一整套的,围绕着一张茶几布置,茶几上倒扣着几只陶瓷小杯,以及一个并不配套的玻璃杯。这个玻璃杯应该是校长平时用来喝水的。

“是、是。”金发女生一边拖长了声音回答,一边迈着散漫的步伐走向沙发。

“星落,你什么态度!”校长的怒火看来相当大,只见他一拍桌子,怒斥道。

“对不起啰。”这位名叫星落的金发女生毫无诚意地致歉道。

“你......”校长的脸憋得通红,因为他想起旁边还站着一个和泉守风铃,不能吓到她。

先忍你一下,校长心想。

星落随意地坐到沙发上,还转过身来看着校长与和泉守风铃两人。与此同时,校长的脸上重新浮现出和颜悦色的神情,还请和泉守风铃坐到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

“和泉守同学,那件事情你父亲的答复是什么呢?”校长问道。

“父亲他说......他没有意见,只要我自己愿意的话......”风铃低着头,轻声说道。

“那就好!”校长明显松了一口气,“这是一次代表国家的机会啊,先不说学校了,对于你自己来说也是相当重要的机会。”

“是。”风铃轻声回答。

/“我不想去。”/

“距离IMO的开始时间,现在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手续和费用都不是问题,坂内教授那边会帮你全部解决,毕竟今年我们日本是东道主嘛,举办点也就在东京,你连签证都不用办了。最快在小长假的第三天,你就可以和日本国家队会合参加集训了。”

【IMO:International Mathematical Olympiad,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作者注。】

“是......”风铃的头越来越低了,声音也越来越小。

/“我不想去。”/

就在这时,坐在沙发上看戏的星落突然开口说话了——

“欸,挺厉害的嘛和泉守同学,IMO都是中学生参加的,你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就要被特批去参赛,而且还被我们国宝级的数学家这么看重,看来你是一位超级天才、人类史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了呢。”

“努力一下,争取把隔壁大中华国的冠军霸权破掉呗。”

怎么说呢,星落的语气听起来有点......阴阳怪气?

/“不,我不想......”/

“你在说什么?!”校长心里的火星再一次变成熊熊大火,他一拍桌子(吓得风铃哆嗦了一下),站了起来,狠狠盯着星落。

“我在夸奖她啊,校长您激动什么呢~~”星落说道。

校长对这位星落学姐怨念已深——风铃在心里盖棺定论。

因为校长此刻已经顾不上在无辜人员风铃面前保持礼貌了,直接就怒斥起星落来。

“星同学,你转学过来还不到一年,你还记不记得你给你们的老师、给我惹了多少麻烦!”

“不就是25次吗,老师您大惊小怪。”星落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上课顶撞老师、摔同学的文具、迟到、早退......这次还当众殴打同学!你就不能学学人家风铃那么乖巧吗?之前还没达到开除的程度,这次你躲不掉......”

“校长,我也就扇了那三个人各一个耳光,算什么殴打啊。”星落竟然打断了校长的话,“您要调查一下前因后果,不能只听别人的一面之辞啊。就算是我之前的那些动手,他们都是罪有应得......”

/“你还真是恶劣呢,星学姐。”/

“一面之辞?呵,那你倒是小看我了。”校长冷笑着打断了星落的话,“你以为我在找你过来之前就没有做好调查吗?”

“是吗?那校长您是怎么调查的呢?是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别人汇报吗?”星落微微笑着,反问道。

和泉守风铃一直在观察着校长和星落两个人的神情,虽然默不作声,但她的眼珠子在快速运转着。随着校长和星落两人的言语交锋越来越大声,风铃已经忍不住慢慢把原本低着的头抬了起来。

/“除去使用了敬语,星落学姐你对于校长没有任何尊重的念头啊。”/

校长:“我已经亲自去跟当事的三人进行了沟通!不幸的是,其中一人——也就是那位你声称是在保护她的女生并没有作出对你有利的证词。”

星落:“我扇完人耳光就立刻跑到教师办公室自首了,之后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校长啊,某些人因为自己做了坏事而不愿意透露真相,这种情况应该不罕见吧?不会吧不会吧,校长您不会是当众去询问当事人吧?”

校长微妙地停顿了一下:“额......怎么可能!你以为只有你想到这一点吗?”

/“校长,您在撒谎。”/

“校长,您在撒谎。”星落此刻也站了起来,依然是面带微笑。

“星落,你注意你的态度!”校长的怒气已经在他的语气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这是狂怒,还是恼羞成怒呢?我不知道,总之,校长是满脸通红。/

“以前的事情我不解释,是因为事情太小了,我懒得解释。但这一次,我毕竟也是被逼得动手了,所以我得好好解释一下,不能让不明真相的人产生误解,比如说这位第一次见面的和泉守学妹。”星落说道。

“事情我已经搞清楚了,你还想狡辩......”

校长的话还没有说完,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星落竟然转过身,从茶几上抄起那只玻璃杯,狠狠地摔在地面上!

(切到星落的第一人称视角镜头,放慢动作,拍摄她从转身到摔杯子的全过程。杯子落地时切为杯子的特写,依然是慢动作,碎裂声音加大至90dB。)

乒!!!

一声巨响,这次不仅是风铃了,就连校长都被吓得跳了起来,没说完的话自然是被咽回肚子里了。

(黑屏切出)

“校长对不起,杯子我会赔你的。”星落摔完了杯子后迅速向校长和风铃鞠了一躬,“和泉守学妹对不起,吓到你了。”

/你这是在利用心理学的基本知识,牺牲一个杯子,打断对手的思路,从而抢得对话的主动权吧?/

星落在道完歉之后,并没有等待校长和风铃两人(实际上只是校长一人)反应过来,而是马上就切入到自己的逻辑思维中,开始疯狂输出。

“我这是在利用心理学的基本知识,牺牲一个杯子,抢得对话的主动权。”只听星落说道,“校长,我是一个情商极低的人,这一点我有自知之明。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为人是非常耿直坦诚的,是一就一,是二就二,绝不会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扭曲事实。如果我错了,我一定会认,反之,如果我没错,我就绝对不会妥协,即使是面对我以后的我所爱之人——这里就先立一个Flag了。”

“我只是一个柔软的三年级女孩子,身体完全跟不上我的大脑,所以我在处理事情之前,一定会做好最充分的调查,了解事情背后的真相。我对事情的了解程度决定了我干预的力度,这一次我出手打人,是因为被打者有充分的被打理由。实际上,她不应该只挨两巴掌,她应该断一条胳膊——可惜我个人并没有这个能力。”

“我手下留情,是希望她在这次挨打中吸取教训,她的年纪还小,三观还没有完全成熟,我觉得这件事情已经会给她带来终身的愧疚。现在开始改变,做一个好人,对于她来说还来得及。”

/星学姐的打人,到底是一次什么事件呢?/

/我决定了,我要去彻底了解这件事情——因为我有这个能力,还有,我的兴趣被挑起来了。/

/话说回来,星学姐这些话说得怎么像是一个几十岁的老奶奶那样呢....../

/还有,星学姐你一口气说了三百多字,校长应该反应过来了吧?/

(是的,校长反应过来了。镜头给校长脸部特写,捕捉他“一哆嗦”的微动作)

校长终于一哆嗦,从摔杯中回过神来。

当然,星落一口气说的那些话,自然是毫无阻挡地冲进了他的脑海里。在震惊状态中,他的感觉被最大程度的放大,而且还无法发动“左耳进右耳出”技能。

“你......你......”

神是回过来了,但语言系统还没有那么快能重新上线,所以现在依然是星落的输出会合。

“校长,我希望您能花上一些事情,在暗中重新认真地调查这次事件。我敢说,像这类的事情并不罕见,而且影响非常糟糕,值得您以校长的身份干预。假如您拒绝这样做,那也无所谓,毕竟对于这次事件的当事人来说,我的两巴掌过后,她们已经进入到大团圆结局的阶段了——相信我会沦为牺牲品,但是无所谓,反正我接下来的归宿并不在这所学校。”

“信不信我......开除......”校长开始试图反击。

“原本我并不在意转学的,但因为我已经决定在这所学校留到这个学年的结束,为了让剩下的几个月不折腾,我还是让您不要开除我比较好。”

星落继续说道:“我入学的时候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现在我可以告诉校长您——您没办法开除我!请让我在这里混上几个月吧,剧透一下,学校理事会今晚会有人请您吃饭的,还请空出档期。”

/糟了,这位学姐好帅啊....../

/虽然很狂妄,但是好帅....../

“顺便提醒您,和泉守同学并不太想参加IMO。”星落突然一转头,看着和泉守风铃。

(风铃和校长的连续特写镜头,突出两人的震惊神情。)

和泉守风铃因为内心的想法被戳破,惊得话都说不出来。

“为了对言语顶撞校长您表示歉意,请您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帮解决这件烦心事。”星落微微一笑,“当然,就算您不同意,我也要强行插手了。”

说完,她从茶几沙发区走了出来,来到和泉守风铃的身边,不由分说地拉起风铃的手。

“走吧,我们去聊聊。”

(黑屏切出)

/啊咧....../

/等一下......我....../

于是,和泉守风铃就在校长惊愕目光的注视下,被星落“操控”着,拉开门走出了校长室,直奔教学楼天台而去。

/“世间上,每两个人的初次相见都不尽相同。”/

虽然是被“操控”着,但和泉守风铃并没有觉得自己成为了一个提线木偶,相反,她觉得这是自己心甘情愿的。

/“但像和泉守风铃、星落我们俩这样离奇的初次相见,恐怕也是世间罕有了。”/

(黑屏切出)

(以下进入广告)

 

—未完待续—


这一章是不是有点阅读困难?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