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人组观察:试论国内VTuber字幕组现状

试论国内VTuber字幕组现状

独立观察组织 P.N.T.K. 著




摘要

某些管人爬

COVER爬 COVER这公司不配拥有这些字幕组

管人害人不浅 早日转行早日解脱

字幕组多数也认不清自己定位

企业也有时候糊涂

观众也是模棱两可

本文抛砖引玉,让大家好好观察现代VTuber字幕组,这一世间稀有的迷惑组织

注意 本文中的字幕组 是很大部分上如此,然而存在许多没有同文中所述一样迷惑行为的字幕组。

 

关键词

日本 文化 网络文化 虚拟主播 字幕组文化

 

目录

序言

一、从Hololive与2434说起

二、原罪

三、虚假繁荣

四、泡沫崩裂

五、对抗与对抗

六、何去何从

 


序言

在过去的2020年10月,中国虚拟主播圈震动。起因是2020年9月末时的Hololive涉嫌触碰政治底线的风波,而这一风波随着10月19日,始作俑者桐生可可复播而再次引向高潮。

在这过程中,我们观察到,国内字幕组的反应不一且复杂的表态,以及国内观众与受众的不一致

本组织PMK基于各组的组长发言以及现状、观察作为主要受众圈的VTuber吧(百度贴吧)与NGA“VTuber综合讨论区”为核心,以及各组现状与观测现状撰写。

另外,由于本组织所观察的字幕组范畴有限,因此本文必有失偏颇,请诸位谅解。

 

 

一、从Hololive与2434说起

 

  Hololive与2434,均为日本的虚拟偶像运营企划。两者在日本是作为顶级的企划存在,但体量存在质的差别。在两者诞生前,我们回顾一下日本虚拟主播/虚拟偶像业界的历程。

最早的虚拟角色偶像,应当为绊爱(KizunaAI),其诞生于2016年6月30日(企划创立),而创立频道为同年的12月1日。这一年即虚拟主播/偶像的“元年”。早期的企划并不成功,且人气低迷。迟至次年2月25日,与Youtube的订阅人数超过10万。这在后来的虚拟主播活动与业界中是相对缓慢的。

2017年作为一个初始之年,同年诞生了后来称为业界早期四天王的其他四人,即辉夜月(2017年12月20日-至今,THE MOON STUDIO)、未来明(2017年10月-至今,现属于GOOM STUDIO)、电脑少女小白(2017年6月28日-至今,现属于.LIVE)、Nekomasu(2015年6月18日-至今,无所属)。

在KizunaAI企划获得成功后,以人脸捕捉技术为基础创立的虚拟主播/偶像业界开始出现,但此时仍在襁褓之中。以此为契机,自2017年开始大量的相关企业投入运作,或开始早期布局。Hololive与2434企划由此诞生。

Hololive企划于2018年4月5日发布,初期成员为时乃空。2434企划则始于2018年1月31日开始。两者相比较而言,Hololive的企划更晚执行。后发并未形成优势,且因2434企划的挤兑,Hololive基本被迫转移市场至大中华区。Hololive以此为契机,开始大举进军大中华区,而字幕组、企业与粉丝的冲突由此开始。Hololive各字幕组是带着原罪出生,又死于其原罪。通过在大中华区的巨大工商与直播收益,Hololive成功扭转颓势,开始了新的扩张。但是随着无视其控制力的快速扩张,最终随着无法扭转的企业结构性危机葬送企业在华的商业前程。随后,Hololive方面的衰退已然不可避免。而至本文撰写时,高度依赖于西方市场与非中华区市场。随着失去巨大的商业前景、商业合作机会和直播收益,其对外运营政策与发展必然受到极大影响。

而2434则随着时间推移,则进一步扩大其成员阵容,至今(2020年10月20日)有159在职艺人阵容。通过其巨大的体量与海外扩张,迅速占据了除中国大区以外的其他市场,尤其是以日本本地市场为主。虽然早期其运营上存在诸多问题,甚或着出现过完全散养的情况,但是随着企业的进一步发展与占据市场,成功对企业结构予以改变,使之更符合于其体量的管理体系。如今的2434也在积极扩展海外市场,并针对各个海外市场确定了各自的运营方针。譬如于大中华区就以精通中国方面的艺人作为担当进行运营。其结构的不断完善与自行适配本地市场的计策较为成功,使得2434企划迅速发展。

自2020年新冠疫情以来,世界经济受到极大冲击。两家公司仍然在这种环境下选择了继续扩张,进一步争夺市场。Hololive也以中国取得的资本选择重返国内进行斗争。其结果如何仍拭目以待。

 

二、原罪

 

在第一章,本人认为Hololive各字幕组为带着原罪诞生。但是这一问题并非仅限于Hololive,而是国内所有的VTuber相关的“官方”或“半官方”的字幕组,都存在这样的问题。

这一问题原因,是因为不论是Hololive亦或者是2434,旗下的字幕组的早期形态,正是各个海盗组。这些海盗组的运营,是由各个海盗、或者说一些大型字幕组组成。其中更是以各个动漫字幕组为中心组建。

在开始解读原罪之前,我们需要澄清一个问题。即:

    字幕组的工作,是出于其喜好,或为获得“满足感”,而非经济利益。字幕组工作毫无收入且基本为自行支出。也即,“用爱发电”。

回到我们的问题,“原罪”这一词,并非单单是因为组自身存在问题,笔者将其拆分为三个方面解读。

(一)、字幕组

        字幕组本身为一个同好团体组织。而这一组织的基础即为:喜爱。这是一群因为爱好聚集在一起的团体。然而作为一个同好团体,注定其组织结构存在问题。而这一结构随着字幕组维持其非官方色彩即会愈加严重。

究其原因在于,作为一个非官方的同好组织时,其动力来源通常十分简单,即,“我喜欢这个V”。而根据观察,进入官方组状态后,其状态会改变为“责任感”。为了做视频而做视频的奇怪定位。

而字幕组本身也会因逐步扩大陷入政治斗争的风波。这问题在各个组并不严重,但是终究会被卷入这一系列的争斗之中。强烈的外部斗争也会影响到组内的工作进度。这一问题在社会中也普遍存在,因而并非字幕组独有。

最后一个因素,其作为一个非官方组织、非营利组织的身份,使其针对于COVER公司或者其他公司时实质上是劣势地位。非签约、无合同导致其沟通效率下滑甚至不畅通,官方方面则又尝试插手组内工作,等等。而这又牵涉到另一个方面。

(二)、资本

各个公司的资本介入控制的问题,一直存在。

从HOLO方对待国内字幕组的态度,可见一斑。HOLO方将字幕组视为永动的工具,而非一个独立的实体;认为其转为官组就成为官方的工具,而非认为是其为合作者。这在2020年10月19日原HOLO各组的组长聊天可见一斑。公司方并不重视字幕组的产出或者其努力,仅仅是想要借助其免费劳动力来为公司的发展添加一份助力,而非更多的血液。随着这一问题的逐步加重,导致最终出现隔阂成为必然。

资本的流入未能对字幕组的工作造成实际的促进作用,尤其是以Holo为首的一些公司采取了如此手段的情况下。这一问题持续到Hololive在大中华区失守为止。

而第三点,Bilibili方面在一个个人势VTuber进驻Bilibili后,会强行夺取运营管理权,使VTuber同粉丝、字幕组的联络切断。同时,企业势也会拒绝多数字幕组同VTuber自主联络。

资本本身携带原罪。因此在字幕组这一模棱两可的问题上,Hololive的资本是作为一个反向的力存在。就结果而言,本身存在结构性缺陷的Hololive插手字幕组工作,这导致了在运营上的缺失,也是下一个方面的主题。

(三)、傲慢

傲慢,是真正的人类原罪之一。而这一原罪,完整地体现在了字幕组和企业运营之中。这一问题实际上也陪伴到了HOLOLIVE大中华区布局终结。

作为一个企业,Hololive的母公司COVER社非常傲慢,对于本社内也一直采取高压态势,甚或着是工资方面。从这方面可以看到非常浓厚的日方企业的傲慢,这种傲慢实质上也充斥着整个日本的企业界。这一傲慢的基础是日本人对外国人的不信任与自身的傲慢。这一问题在日本企业在近几年的信用崩塌潮中可见一斑。但是这一问题不仅仅是Hololive方的问题。大部分接连发生事故的企业均存在这一问题,也包括游戏部企划的主导企业株式会社Unlimited、.LIVE企划的主导企业APPLAND株式会社等等。

不仅仅是在企业一方,在字幕组一方也充斥着傲慢。到大中华区崩坏为止,Hololive系的字幕组与其海盗协会的关系极差,两者中间的关系基本无法调和。而2434系则相对稳定,这也同其字幕组定位而来。但是事实上,这种傲慢或许将会长期存在。只要官方组与海盗组的区别存续、则这一对立将永续维持。而终结对立的方式则需要在最后一章中予以讨论。

这一问题随着海盗与官组的日益对立变得无法收拾,且随着运营方的傲慢,导致一系列问题。

运营方的傲慢,也就是联络过程中的失误与困难,甚或着包括双方运营的一直以来的不配合。除此之外,COVER社单方面地撇清一切同国内字幕组的联系,甚或着是拒绝将其视为合作者、也拒绝签订任何合同。根据组长们的自白,COVER社以不可能的理由搪塞发放金钱补贴,并试图换为物品赠送。但是同时证明的是,所谓的物品也出现了拖欠与物品与价值不符合的问题。经过笔者的观察,这一问题广泛存在于Cover社。而其他企业主导的企划,以及同其联络的字幕组,甚至存在没有运营的情况。更不要提得到任何实物报酬。大部分组仍然以自愿的身份参与到字幕制作的活动之中。

另一方的傲慢,则是来源于V中之人本人的傲慢。众多的VTuber并不认为大中华区市场重要、甚或着认为大中华区市场可有可无。而对于作为大中华区市场的运营者、管理方,字幕组并未被认真对待。多数情况下,字幕组仅仅作为在中华区的工作人员、而非中华区的联络人与主要推进伙伴。这一问题极为严重,尤其是在一些2018年大虚假繁荣期诞生的V中十分普遍。这一问题也成为了实质上的结构性问题、继而引发了2020年10月的雪崩效应。

而最后需要提及的是,字幕组严重的傲慢。字幕组在缓慢的成长期是作为同观众平等的粉丝团体中的一部分存在,但是最终这一平等,随着资本注入与官组化荡然无存。在一些字幕组中,字幕组并不认为其同观众平级、亦或者说,普遍认为自身是高于观众。这一傲慢引发了广为笑谈的“字幕组谜语人”现象。

而这些问题最终引发的雪崩效应,一切的原罪伴随着结构性缺陷,造成了2020年10月的巨大冲击。傲慢之下企业势与一些VTuber无视的是字幕组利益,字幕组则进一步傲慢无视甚或着敌视海盗组,甚或是观众群体,最终引发了泡沫崩裂。

但是在那之前,我们需要进入泡沫时代。

 

三、虚假繁荣

 

虚假繁荣时代在2018年到来了。随着一批原先的粉丝团体组建而成的海盗,被正式升格为官方组,真正的虚假繁荣与泡沫时代就此到来。

这时,作为龙头的幻夜组,发布了著名的预言:“市场迅速饱和,观众质量下降”。这一预言,完美地契合了虚假繁荣之后的崩解。在此之前,市场高度复杂化、快速充斥了大量质量参差不齐的VTuber,也各自建立了组。而以2434、Hololive、.Live为首的一批企业势也快速入驻Bilibili,发展大中华区市场。

然后,就如同所预计的一样,大规模的入驻也引发了字幕组的大规模扩张。但是这种扩张实质上没有得到妥善的考虑。由此开始,字幕组形成了新的生态。在此之前的字幕组保持着一边进组一边有老人退出的循环;而到了这一时期,字幕组们保持着高度的冗余、大量的翻译人员与相关的人员开始出现。字幕组的定位开始自此飘忽不定。

不论是字幕组、还是企业,均本能地视字幕组为工具,甚或着可以说,字幕组自动地认为其在为其VTuber出力,而非认为其正在作为合作者、宣传者,协助VTuber在大中华区的发展。在这一快速扩张期,大量的非目标观众群体的观众涌入,替代了原有的、较为固定的观众群体。然而因中国粉丝群体基数庞大且初始矛盾并未激化,这一问题并未被曝光或被全面揭发。

在2018年的快速扩张中,众多企业发现了这一行业的利益、尝试进军行业。同期,大量的企业在自身状况不完备的情况下进军行业。

虚假的繁荣随着株式会社Unlimited的游戏部危机第一次爆发。资本的过度火热与作为艺人的虚拟主播/偶像没有得到相应的待遇、以及粉丝与企业的对立引发了这一危机。粉丝和反对者指责企业的剥削,而字幕组插手其中尝试压低热度的行为也接连引发字幕组与粉丝的对立,甚或对字幕组、企业的完全质疑。在这一事件中,彻底曝光出作为企业与作为本应为“合作者”定位的字幕组的完全对立。两者甚至为官方投稿权发生争执。

到了2019年6月,再一次爆发了冲击业界的事件。这一事件即绊爱中之人事件。绊爱作为最早期的VTuber之一,为建立VTuber业界这一生态贡献颇多。然而在2019年6月,株式会社Activ8作为绊爱企划的推进企业,试图通过拆分KizunaAI这一企划取得更大利益。这一事件至2020年5月才暂告解决。需要瞩目的是,这一事件引发了广泛的粉丝-企业的相互对立,甚至是引发对协作企业的辱骂与地址事件。在虚假繁荣时期的众多企业、字幕组,都为之后的泡沫崩裂埋下了隐患。

在这一年,大规模的虚假繁荣引发了众多的事件,各企业同其合作的字幕组间的斗争也频发出现。在当年12月的.LIVE偶像部信任危机事件中,企业方采取了转移矛盾与演者盾的方式。这一问题也进一步影响到整体.LIVE的活动。而除了日方企业,国内参与其中的组织与企业也深陷舆论漩涡。从魔女之家的争议、再到一些国内企业,比如以彩虹社与Bilibili合作创立的VirtuaReal Link企划亦或者上海二次三次企划等等,也接连因工作人员工作不力、企业内争议以及成员不满等一系列对抗引发暴雷事件,甚至发展到企划终止、VUP毕业的程度。在过热的虚假繁荣期不断发生类似事件。

到了2020年,年初爆发对Hololive成员白银诺艾尔的大规模恶意诽谤与冲击行为,至2月末韩国541E&C企划终止引发的争议、以及高槻律本人引发的一系列争议,进一步引发VTuber个人、企业、字幕组、粉丝的多重对立。

事实上,在整个虚假繁荣期间,无论是企业方、VTuber个人,还是字幕组,都是相对受益者。然而这一平衡并不会维持太久。随着在中华区占据市场最大的Hololive方面的多次踩雷,最终导致在2020年的9月至10月,泡沫崩裂。

 

四、泡沫崩裂

 

2020年10月19日,桐生可可事件进一步发酵。这一天桐生可可结束封禁期开始恢复活动。然而由于其多次踩政治红线的行为,导致了国内的炎上行为。国内的炎上也引发其在本部被迫禁止直播三周,被戏称为“自罚三杯”,而引发进一步的不满。在这期间,桐生可可也仍然启用原使用的账号进行直播,并拒绝对大中华区观众道歉。这也导致进一步的企业-VTuber-字幕组-粉丝对立。然而,在泡沫崩毁的前夕,这一切这是序章。

随着大量的Hololive所属VTuber发表欢迎桐生可可的推文开始,再到当日凌晨的疑似录播“直播”,直接导致了全中华区的哗然。接下来,Hololive企划的中国翻译组开始逐步删除视频、宣布停止运营。这一彻底地割裂中华区与日本企业的行为,被认为是Hololive在中华区市场的终结。而这一系列的移除行动则波及到Hololive的EN分部、CN分部等等。在这次被移除、以及移除行动后的狂欢中,Hololive的中华区布局宣告死亡。而其尸体则迅速成为了“鲸落”,成为大量小V的翻身机会。

而字幕组也随之解散,但,其同粉丝的对立问题也未能得到妥善地解决。部分粉丝仍然对字幕组的行为不满,一部分认为其斗争方式过于激进,亦或者一部分嘲笑字幕组为“舔狗”,亦或者一部分对字幕组行为完全不理解,借助本次机会发泄怒火。

在泡沫崩裂后的狂欢中,造成了大量的报复式、冲动式的消费。而因此大量底层VTuber崛起导致的后果,有待进一步观察。但是这次崩裂,也证明了Hololive体系的不健全与不确定性。而就算是Hololive体系崩裂后,大量采取相似架构的字幕组,也将不同程度受到冲击,最终可能会导致各字幕组自行瓦解。而这也不利于VTuber生态的有序发展。基于此,笔者认为VTuber的无序发展的黄金虚假繁荣时期已过,接下来需要面对的是如何在当前环境下作出改变与适应后Hololive的大中华区市场分配体系。如今,作为核心市场占据者的Hololive业已崩溃,接下来的时日里想必会有更多的挑战。

这不仅限于随着“鲸落”崛起的小V,众多的、具有一定体量的VTuber也将直面这一问题。而这一次,则是将会转移至VTuber的运营、字幕组的地位的讨论之中,而非对立的粉丝群体。由于市场的快速饱和,VTuber的突然淘汰将成为常态,而小V的生存舆论环境将更为恶劣。这种恶劣,则来源于对抗。

 

五、对抗与对抗

 

    在上一章节中笔者提到过,接下来的小V势力将面对舆论环境的恶化。然而在说明这一对抗之前,我们需要剖析字幕组内部的对抗。

经过Hololive泡沫崩裂之后,大量的字幕组遭到解散、原Hololive各组的组长也选择了公开露面讨论这一系列的事情。笔者也旁听了很长一段时间。根据其发言,需要指出的是,很多Hololive系的字幕组的结构不健全、且大量的问题被掩藏,这方面是所有字幕组共同的问题。

然而,Hololive系字幕组透露出来三个信息,值得探讨。一是,Hololive系字幕组无法主动联络VTuber协调,甚至是询问态度;二是,Hololive方对大中华区的印象不佳,且其合作VTuber对中华区印象差、甚至是不愿前来;三是,字幕组自愿成为工具地位,或被哄骗成为工具地位。

这三个问题是Hololive系字幕组所暴露出来的问题。然而其他字幕组也存在大量问题。例如:字幕组同VTuber高度不信任甚至因此解除合作、对收益发放的争论、字幕组成员对字幕组地位的不满,等等。而Hololive系字幕组所暴露出来的问题,是各个较大规模字幕组最典型、最为普遍存在的问题。这也是属于名副其实的对抗。然而究根结底,仍然是结构性缺陷和原罪的扩大化。

字幕组内部的不和谐、甚至是内部政治斗争,都引发了接连的问题。譬如组内的工作不均或因一些细节问题导致一系列组内对立、或者因翻译质量导致的组内混乱争斗、亦或者因单纯的吵架而引发的进一步对立。这种情况在众多字幕组均存在。但是,字幕组同VTuber也存在着巨大的隔阂和对抗。究其原因是字幕组的身段过低、或完全无法联络VTuber本人。这一问题也同资本介入有着直接关系。这也会进一步引发其他的对抗。

其次,企业的介入导致字幕组同企业会产生一系列的对抗。譬如Hololive系字幕组的组长曾表示无法联络日方交流,且速度缓慢;亦或者运营方压力巨大,无法应对工作;又或者企业方通过一系列手段拒绝支付报酬或转移为实物报酬这些问题。亦或者,字幕组方同企业方无法及时交流交换信息、企业方推脱等等。

笔者在讲述原罪时,提及过资本对字幕组的影响。在这里,资本对劳动力成本的计算与支出、以及对字幕组工作地位的傲慢看待,最终引发对抗是必然的事态。但是企业方不愿意做出针对大中华区市场的改变、也不愿意对资本结构的改变,最终因自身原因引发泡沫崩裂是无法避免的。然而,笔者认为,企业同VTuber自身也存在大量矛盾。由于资本进入较晚、且虚拟偶像/主播业界是新兴产业,这导致大部分企业的控制力和其管理手段均不尽人意的情况大有存在。因而从这一业界开始形成即出现大大小小的“炎上”事件。

第三,笔者想提及字幕组与粉丝的冲突。就如前文所述,字幕组存在傲慢感,因此多数情况下是和粉丝存在隔阂。当V因言论或表态遭到炎上时,在国内遭到攻击的首先是字幕组。一旦发生这类事件,对字幕组的不满和不明就里的观众,将对字幕组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而字幕组也会因其选择,作出不同程度的反映,若为激进应对,可能会倾向于和观众对线。而较为缓和的,则会选择沉默或主动承认失误等等。但是,无论如何,观众同字幕组的对抗是必然的现象。一直以来存在“吃瓜看戏”“不怕事大”的观众。这一观众也时常针对字幕组发起攻击。

最后,是在最初提到过的,舆论问题。实际上,这一问题是指观众群体之间的自我分裂与对抗。在第一条注释中笔者写到过,“看乐子的、真的推的和MMR群体不重合”。因此这一群体时常出现相互倾扎的现象。这一问题也实质上是这社会的普遍存在的一大问题。随着虚拟偶像/主播行业的“饭圈化”,这一问题变得愈加严重。为黑而黑、为粉而粉已经成了普遍现象。时常这一现象被扩散至引发针对VTuber的进一步炎上行为。然而这一问题也相当普遍,也确实在现实中广泛存在。

 

六、何去何从

 

在前述的章节中,笔者讨论了字幕组文化的原罪与形成、其虚假繁荣时期与泡沫的崩裂。最终笔者也提及了对抗的问题。

那么,是否有办法解决这一系列问题呢?

笔者认为有,但是希望非常渺茫。笔者的朋友曾说过,“中国有十五亿人口,中间不出点傻逼,你当你在天堂呢?”。这句话对笔者影响颇深。

如何解决当前的对抗?笔者的回答是:没有。但是有缓解的办法。

针对于字幕组与VTuber,第一,笔者认为应当尽可能做到可以自主地相互联络,而非让Bilibili作出夺取运营权限、禁止字幕组同VTuber进行联络等行为。亦或者,企业应当允许字幕组的联络人员专门同VTuber进行直接联络。直接联络的方式可以有效地缓解对抗情绪,缓和字幕组与VTuber方面的不满。然而这一简单有效的方式,很容易因资本介入而失败或不被认可。若这一方式不得到早日推进,资本同粉丝的对抗也会愈加严重。

第二点,字幕组应当反思其地位。字幕组同VTuber是直接合作的关系,而非所谓的“工具”。粉丝是粉丝、字幕组是字幕组,这方面应当理解清晰。现在,大量的字幕组选择俯首或放低身段去接触VTuber,这一行为会让对方认为字幕组本身就是免费劳动力与工具。这一姿态也是众多企业所属字幕组的姿态,这是万万不可取的。企业方会选择字幕组作为“免费劳动力”使用,且针对字幕组不付出任何酬劳。

第三点,尽可能同VTuber签订协定的方式来相互约束、并尽可能地互相监督。这一建议是基于第二条提出,也是针对VTuber越界行为、字幕组越界行为的监视。

而第四点,则是针对于观众。大中华区的观众普遍重视自身作为粉丝这一群体的一员,是如何被VTuber所看待,因而如何安抚观众、避免进一步的越界过激行为,应当各字幕组、VTuber自行按照自己的标准解决

针对于企业方,则是应当尽可能推动公关体系的针对化、完善化。企业应当认清楚各个市场的特点与其特殊问题,做好培训工作,保障管理结构适合当前企业发展。虽然资本是盲目的,但是资本也会考虑利弊。

针对于观众,笔者提出以下三点方案。

1. 鼓励VTuber主动进入粉丝群体中交流

2. 观众应当做到相应的自律,而非极力将虚拟偶像/主播这一业界视为“饭圈”的扩大化。有那句话,“来看V的,是来图一乐”。切勿将私人恩怨与怒火肆意地挥发到其中。

3. 作为字幕组,也应当做到同粉丝积极交流,放下所谓的高身段,切身地考虑自身作为粉丝群体的代表的作用。字幕组其自身也是粉丝,而非任何特殊群体

    笔者认为,若无法妥善处理一系列的对抗,则这一行业无法在大中华区站稳脚跟,也因此甚至会导致整个行业的快速衰退。在Hololive导致的泡沫崩裂之际,笔者认为应当作出激进的改革、改变,来迅速适应当前的市场环境。这一问题尤为重要。

笔者愚笨,以自己的拙见来阐述了中国字幕组的问题与故事,也简单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VTuber这一职业、虚拟偶像/主播这一行业自身就是作为一个为大家带来欢笑的存在,因此,重返初心在笔者看来十分重要。笔者的拙见十分理想主义化,因此希望各位也提出自己的看法与想法。笔者希望,VTuber这一职业、虚拟偶像/主播这一行业愈为发展、成为新的热点趋势,为大家带来更多的欢笑。


参考目录:

1. NGA论坛,《HOLOLIVE 字幕组 弃坑 与 稿件删除情况汇总[ 欢迎提供最新信息 ]》(https://bbs.nga.cn/read.php?tid=23789238)

2. NGA论坛,《听了一会组长故事会》(本帖惨遭删除)

3. 由远山游佐(本文笔者)自身所观察到的资料,以及其他P.N.T.K观察员组织成员得到的情报与资料

4. 多次的组长故事会以及其他观察资料

 

附录:

1. 团长@绯赤艾莉欧Official 值得大家推就是了 但是笔者也担心后续发展。

2. 第一次组长故事会时附带的总结图(大部分是真的,部分修改说法):(附文件)

3. 还有很多小V等着各位去挖掘,这里不作赘述。很多小V很可能一个SC 一个舰长甚至是一个粉丝就会留下来,但是很多没有人气。另外,小V里有非常多是有才能但是被埋没。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