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忘羡】【ALL羡】【不洁】【虐】【追妻火葬场】【多人运动】【BE】罪奴司之男妾27

慎入!慎入!慎入!

不洁!虐!BE!多人运动!

注意避雷!!!!



渡着一口热流过来,丹田处回了暖意,魏婴身上已经是热得发了汗,湿漉漉得不清爽,就连面上也涨了潮红,跟个熟透的苹果似的,香甜诱人

两个人都是赤膊相见,后山的禁地里便有一处寒潭,两个人坐在里面,就这样面对着倒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第一次瞧,睡都睡过了

感受着腹部经脉的一点点修复,这是将两颗金丹给融在一处,化敌为友,都收为己用

等过了那阵热烈,魏婴却像是被打了一顿似的,浑身无力,才猛地感受到这寒潭的寒气彻骨,身上都开始打着轻颤


“魏婴”

“嗯~”

对上青湪的目光,魏婴也不知他是瞧见了什么,眼睛里竟满是渴望,一股兽色

“你热吗”

“别发情,我还得适应一会儿,你快点把我带出去,这里太冷了,熬不住”

“哦”


魏婴被随意裹了一件外衫,青丝凌乱,脸上的汗迹未干,乌发糊了半脸,倒像是没脸见人似的

不过,怪痒的

“青湪,你把我的手放出来,头发遮脸了,难受”

“是挺难受的,瞧不见脸我可难受了,来,我帮你弄”

“啧,登徒子”

“嘻”

……

两个人是打闹的好玩,可这入目尽是衣衫不整,搂搂抱抱的更是淫秽,毫不顾忌

魏婴~   青湪!


魏婴想的不错,自从虞夫人重病,莲花坞确实是一日不如一日,金家本就不多瞧上江氏,如此,怕是更加不入眼了,江枫眠这个自以为是的废物,还认为是虞紫鸢夺了自己的势,才会英雄无用武之地呢


“父亲”

“厌离啊,今日怎么不在屋里歇着,就出来了”

“父亲,我的脸是…不会好了吗?”

“乖女儿,不要多想,你娘还想着你嫁进金家”

“母亲为什么还没醒?金家…金家怎么还不来迎我,当初魏婴那么快就进了蓝氏,那个贱人那样快就被蓝家迎走了!可我还被留在家里,为什么?”

“阿澄去了,你母亲难过罢了,别怕,金家很快就会来人了,不急,过几日我送你过去”

“不要,太丢人,我好歹是江氏的大小姐,居然还要被母家亲自送去婆家!”

“厌离,注意礼教”

“不!”


江氏嫁女,不是正妻,也不是侧室,就是个妾

冷冷清清,毫无排面,不过,比之魏婴的男妾入云深不知处,还是更为名正言顺


“青湪”

“嗯,怎么了?”

“我觉得我好多了,你让我走吧”

“不要,我还得娶你呢,都找蓝湛帮忙了的”

“别了吧,这玩笑开得不对劲了”

“嘻嘻”


静室清冷,就那一缕烟都是间断得要消失了

(魏婴)

回忆:

“蓝湛,我都嫁进来了,你怎么不让我进静室呢?”

“不方便”

“哪里不方便,我带了床褥来的”

说着,魏婴还把怀里抱着团好的棉被凑着给蓝湛瞧,晃来晃去得得瑟

“只有一张床”

“我打地铺”

“我不习惯”

“不习惯啊?”

嘭!还没等魏婴想出解决的计策,蓝湛就迅速地合上了门

咚咚咚!这样小心地试探,生怕惹得屋里公子的不悦

“蓝湛,那我就不住这了,你先让我进去吧”

……

“不让进吗?”

……

“蓝…”

“不让进!”

“哦,那我走了,拜拜”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