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央视呼吁禁止虐待动物尽快立法》一事的一点看法

      近日,“一太原男子用开水烫死怀孕母猫导致一尸五命”的新闻引起了社会轩然大波。不少新闻媒体在对此事的报道中还表示:涉事男子已被警方带走,但因为法律空白,他很大可能不会受到太重的责罚。是的,时至今日,我们“反对虐待动物”的共识,还仅仅只停留在道德层面。从2003年的清华大学生刘海洋用硫酸烧熊,到2019年6月的火焰猫事件,社会都只能在一定程度上给予谴责与抨击,即便是法律追责,也只能从财产损失的角度入手(譬如熊被烧伤后被认定为是动物园的财产损失),对于“虐待动物之罪”,则是无法可依的。

      但是这样的情况或许很快就会得到改变了。在这次开水烫猫事件后,央视新闻在网上呼吁,希望尽快立法禁止虐待动物。

央视新闻微博

      毫无疑问,这样的呼吁释放了一种信号,那就是将要为我们“反对虐待动物”的共识,镀上一层法律的保护。但是这个信号能否变为现实,就很值得商讨了。诚然,生而为人,我们理应对生命心怀敬畏,人本身也是自然的一环。但是就立法一事而言,尤其是立足于这类道德共识的法律,则成了一件难事。因为道德是一个抽象、模糊的范畴,而法律则是具体、精确的条款,以道德为基点拟法,就犹如以二维的图纸描绘三维的画面,站在特定角度还能看着合理,一旦变换角度,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就事论事,如果真要以“反对虐待动物”为出发点立法,那么我们会面对哪些困难呢?鄙人不才,我能想到的有以下几点:

      一、“虐待”定义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按照常理,人为伤害可算作是虐待:我养的狗,被你无故打伤了,虐待无疑。但如果你养的狗对我龇了牙,我处于正当防卫,还击了,这算虐待吗?类似的冲突一旦发生,双方必然各执一词,动物毕竟比不得人,人如果遭受了虐待,他可以自己说出来,讲出来,明确地表达“我受到了虐待”的信息,而动物呢?能够明确证据的,也只有监控可查。

      二、对于立法保护对象“动物”的范畴定性。宠物猫宠物狗自然有人疼有人爱,畜禽类肉用动物,的归宿必然是宰杀,那么虐待又如何定义?它们在宰杀过程中尽量不受苦??法律是人为的产物,而人类从来就缺乏杠精的质。凭什么你的猫碰不得摸不得,我喂的猪就要被拿去捅刀子?我就是把我的猪当宠物喂的行不行?更有甚者,可能还会表示:蚊子、苍蝇、耗子也同样是动物,我还就偏要拿来当宠物养,不要也来保护一波?

      三、监管实效性存疑。法律讲究执法必严,但并不是所有的动物都是熊猫,时时有人监管。举个很简单的例子,苍蝇蟑螂等存在争议的动物我们暂且不提,就说小孩子或大人调皮,把蜜蜂、蜻蜓什么的捉住玩死了,绝对构成虐待行为。蜜蜂、蜻蜓总是益虫吧?伤害它们总是不对的吧?那到底要不要管?若要管,那每天发生的这种事足以让监管部门不得安宁了,而且还不一定管得过来;若不管,那么用打火机烧了蜻蜓和点火烧了猫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四、违法对象的惩治也同样有很大的模糊性。这一点同样是由于涉及到“动物是非人个体”所决定的。这里做一个类比:如果我看这别人口袋里的金币,很喜欢,我去偷过来,那么毫无疑问我这种非法占有的行为构成了偷窃罪,犯法了。但倘若我不自己动手去偷,而是让我养的狗跑去把人家口袋里的金币衔过来,那犯法犯罪的还是我,若要拘留要判刑,对象也仍然是我而不是我养的狗——即便不是我的指使与教唆,我的狗在我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把别人的金币衔过来,那么最后人家来讨一个说法的时候也只会找我而不会找我的狗。但是,倘若是一只乌鸦或者喜鹊,喜欢搜集金光闪闪的东西,把别人的金币衔进了自己的窝里,这种行为已然是非法占有,也绝不会有人去拘留或判刑一只乌鸦。那么回到本文的“反对虐待动物立法”一事上,即便忽视了重重困难,人人都遵纪守法了,那动物之间的争斗又该不该监管?譬如狗撕咬了猫,这又该如何判定?动物园把狮子老虎关一块儿打起来了,算不算虐待?是天性使然还是人为指使,又有谁来纠察?

      如是看来,此事无论是立法还是执法都显得困难重重,但在漫漫长路中,我们能做好什么呢?我认为,首先还是应当加强大众对生命意义的认识,强化道德约束力。不说敬畏,起码做到尊重。现存的城市流浪猫流浪狗问题,不就是养猫养狗的人没做到尊重生命所造成的吗?其次,对于已经存在的流浪动物问题,应当积极解决,无论是收容还是收养都要拿出行动。另外,有人喜欢动物,同样也有人不喜欢,喜欢动物的人应当做好自己的事情,在不触及法律底线的情况下积极宣扬自己的理念是可以理解的,但不应当以自己的喜好去强求他人行为,更不应道德绑架甚至去干扰屠宰产业;而不喜欢动物的人也应当坦然的做好自己,至少不要对动物加以无意义的伤害。有句话说得好:喜欢,或不喜欢都是你的自由,都没有错,但倘若你要觉得自己这一类要高人一等,那可就错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