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神(非自然死亡)

非自然死亡2 不眠之夜

我看了看,感觉我又行了,噗哈哈哈(蜜汁自信)

剧情算不上连接上一个,但是角色会有,也会有新的

提前预告,我写不出恐怖的,我第一季最多算是。。。(我也不知道)

反正很废啦!!!

  我写文章喜欢自带幽默感,所以我会试试加进去

所以,我建议你们自带一波恐怖BGM,比如死寂啊,咒怨啊,午夜音乐啊是什么的,老刺激了,我之前就有几个试过。我自己也试过,不过哥的胆子大。

  好啦,不要嫌我话多,出新坑的时候话我都这么多。习惯就好。

希望大家还是多多支持,这16年以来第二次写恐怖,还是希望大家多多指教,有建议不要不好意思,提出来,实在不行私信也可以,我很核善的,别怕啊。

好了,我们就不多BB了,直接开始吧。

  和一的设定完全不一样

  全文没有什么特定的视角,只是,看到###转换场地

正文

 

  一个女子正在全力奔跑着,她已经气喘吁吁了,但是她怎么都不敢停下来。她来到一个墙角,脸上浮现出了绝望,完了,是死胡同。她开始大声尖叫,大声的呼救附近的人,但是附近的人想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一样继续走着。

  女子知道呼救没有用了,她后退了几步,紧紧靠在了墙上,什么都不敢说。在他的面前,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安静的令人害怕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女人瞳孔突然放大了,尖叫着连连后退。

  但是,面前什么人都没有,只有黑暗。那个女人突然蹲了下来,用手指发疯一般的扯着自己的头发。把头皮都抓出血来都没有停手,她尖叫着,脸上一点点的丧失这血色,摄像头卡住了。坐在后面的人吓得浑身发抖,他悄悄地拿着手电筒向外走去。缓缓地走向了墙角,激起了手电。

  面前什么都没有,那个女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他往后转去的时候看见了一道道血痕,和一堆被扯下来的头发。他吓得立刻报了警,但是他的手机却停机了,他跑了出去,这才打通了电话。

  警察来的时候,什么头绪都没有,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被害人是30岁左右的人,除了这个以外,完全没有其他线索了。没有指纹,没有伤痕,也没有任何目击者。这件案子已经过了3个多月,但是,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有些人说是鬼,但是大家都不信。但是,话说回来,作为人,这个犯罪也太完美了。附近的人都万分恐慌,一穿十,十穿百,这个恐怖的案件就被传出去了。

  ###

注意细节

  羽毛闭着眼睛喝了一口茶,把茶杯放回了桌子上。这几天外面的天气一直都不怎么好,甚至有几天阴风呼啸,总给羽毛一些很不好的预感。这些风的声音就像人的尖叫一样,加上这灰蒙蒙的天气,总归不是什么好兆头。

  羽毛把自己的车随随便便的往前面移了两步,漫不经心的看了看坐在对面的阿神:“该你了,这该死的风。”羽毛厌恶的往外看了看,“小光和路还没过来吗,等多久了。”

  “这个你不能怪他们啊。”阿神把自己的兵往前推了一步,把羽毛的马往后逼了逼,“小光心情肯定不好,他才亲手射杀了自己养了好长时间的狗,路倒是老师迟到了,加上这天气的确挺有影响的。”

  羽毛漫不经心的把自己的皇后移了移:“你听说过之前那新闻吗?”

“什么新闻?”阿神歪着头问道,他把自己的车往左移了两格,“将军,将死。”

  羽毛把棋盘往前推了推,他记得自己刚刚看完之后还是有点不安的,羽毛一直不太相信鬼,但是这一件事又不得不让的思想重新来过。

  外面传来了一声声巨响,羽毛本以为是风吹的,知道他听见了路的声音:“喂,不准备给我开门了!”

 阿神站了起来,打开了门,看见路一脸不耐烦的站在了外面:“你们真是磨蹭,我们头儿之前发的那个消息你们没看见,还得让我过来找你们,外面也有够冷的。哎,算了算了,赶紧收拾收拾滚,我可没这么多时间耽误。”

  路的嘴巴一直就很毒,而且常常说话不经过大脑。但是,他也是在可以在危机中表现出过人的冷静和判断的一个人,就这一点,让羽毛绝对相信他。不过,有时候,羽毛的确会对路毒舌这一方面非常的反感,就像现在。

  “你把你的嘴闭上好好说话死不了。”羽毛对着路皱了皱眉头。他想到自己又要到那该死的实验室,又去测试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实验就感觉想要呕吐。他多么后悔当年在合同上签下自己同意这个职业,如果没有同意的话,自己一定会好受很多啊。

  “好好,干净滚,alpha羽毛,”路嘲弄地说,“要不然阿谦那死东西又要发飙了,到时候我可不管啊,没我的事啊。”

  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香烟,把盖子打开来,拿出了一个打火机,把盒子递给了羽毛:“要吗?”

 “不要,你知道我不抽这东西的。”

  路翻了个白眼,打开了打火机,把手上的烟凑近了火,可能是风太大的缘故,火一下子烫到了他的手:“我他妈的,这风!”路气急败坏的把烟盒塞回了口袋里,“真他妈倒了霉了,算了,这里抽不成了,回去再说吧。”

  羽毛很怕冷,他一直都缩在自己的羽绒服里面,他不喜欢今天的天气,虽然羽毛不怎么迷信鬼魂怨灵之类的东西。但是,这灰蒙蒙又有一丝血红的天空总是让羽毛感觉不太好的事情早晚会降临。

  路推开了门,羽毛立刻走了进去,里面和外面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堂。阿神把自己的羽绒服拖了挂在了一边,随之拿起了他的白色实验服,递给了羽毛一件。

  “嘿,路,把这两个迟到鬼带过来了?”雪兔在桌子旁边笑着喊道。雪兔一直都带着一顶红色的帽子,从来就没见过他摘下来过。他算是一个乐天派的人了,但有时,过于乐观也不太好,比如他在实验里常常出现着不该有的小错误,但是他每次都会说一句:“没啥事,小问题小问题。”

  羽毛四处看了看,还是和原来一模一样,里面都是一片惨白,说实话,这里看起来很像疯人院,不过羽毛从来不会说出口,因为阿谦是一个暴脾气的死东西,就像路说的一样。

  “我先去上个厕所,等会过来。”羽毛把外套穿上。

路递给了雪兔一根烟:“好,小光已经到了,等会到楼上找我们就可以了啊。”

  羽毛点了点头,朝着走廊尽头的门走了过去,打开了门,一进门就看见了镜子。他没有关门,因为他知道这里没什么人会看,加上他比较懒

  小光一直讨厌这里,他上厕所都是到楼上去上的。用他的原话说:“一进门就是镜子很不吉利,走廊尽头也很不吉利,就像遇见黑猫一样。 这里上高下低,灯一直很黯淡,有时候还在闪,一看就不是什么吉祥之地。”好吧,他一直都一个迷信的疯家伙。

  羽毛走到了镜子面前洗手,他抬头看着镜子上的自己,感觉有一些说不上来的不安。很不安,总感觉脊背发凉,他往后看了看,什么人都没有,他转回来的时候,好像镜子上有什么黑色的东西闪了过去。

  羽毛瞬间感觉有一些害怕,看来小光还是有一点道理的,这个地方的确不怎么吉祥。他甩了甩手,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

  “羽毛,你终于来了!”路嘴里含着着烟说道,“今天又有一些疯狂到极点的小实验做,也不知道那群混蛋在想什么。”

  “什么实验?”

“让一些人,准确来说6个人,从地下室抓上来的,30天不睡觉,看看具体会发生什么,说什么,撑过去就可以给他们自由。”

  羽毛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地下室是一直让他毛骨悚然的地方,里面关押着一群本来会被处死的死刑犯。他们这个实验室要求让他们来做实验贡献。说是贡献,其实就是活体实验。而且,每次结果都惨不忍睹,至少会有一半的人因为活体实验的各种原因被折磨而死。

  小光在后面开口说道:“原因他们说了,是说让军队的士兵不睡觉,然后就去前线打仗,说什么会势如破竹,提高效率,我看还不够折磨人的,如果是我,早就一颗子弹打到我头上了。”

  路挥了挥手,把烟头扔到了附近的垃圾桶里面:“好了好了,别提这些故事了,我已经够讨厌这里的,要不是被逼的,谁想为这个该死的地方工作,有机会,我一定要走,真是受够了。”

  羽毛看向窗外,外面的天空有一些泛红,而且不是普通的红色,是血红色的。想想镜子里一闪而过的黑影,羽毛瞬间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没错,他听说了前几天发生的事件,但是他一直不相信,一直以为是媒体为了收一些播放量而随随便便编出来的荒唐故事。现在看来…

  羽毛摇了摇头,可能是当时自己眼花了,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存在鬼之类的东西,一直都不存在。

  羽毛看了看手表:“不晚了,要开始早点开始,惹了阿谦可就不好了。”

羽毛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中,在这里,直到实验做完,全都是不准回家的。美其名曰怕是演出差错,影响外面的人,其实也就是不想让实验者半途中把这些违法实验透露出去,让实验半途而发。

  羽毛一进门就看见阿神已经在床上躺着了,阿神养的狗在他旁边蹦蹦跳跳的。阿神一见到他就喊道:“羽毛,我说过我胆子笑,不要捉弄我好不好。你真是恶劣。”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还装啊,你真的是太坏了,”阿神嘟囔着,“你看看,你床上这个衣服和裤子是不是你放的。 我都不敢在你床上坐着了。”

  羽毛看向了自己的床位,顿时感觉有一丝毛骨悚然。狗吻了吻,立刻警觉的竖起了尾巴。床上的确像阿神说的,有一件血红色的衣服和裤子。但是,摆放的特别整齐,完全被摆放成了一个人形,感觉就是已经有人躺在上面了一样。这的确很吓人。

  “这可不是我的恶趣味,这衣服是你的吗?”

“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东西!”阿神说道,“说不定是路的恶趣味,他天天就喜欢搞这种东西。”

  羽毛没有说话,但是他知道,他们这里的所有人,都不可能有这种东西。因为这里是排除一切不吉利或者招鬼的行为的。羽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把衣服收了起来,把窗户打开,默默地扔了出去。

  “你干什么啊?说多少这也是衣服啊。”

“不是我们任何人的,这种东西,扔掉为好。”羽毛淡淡说道,他内心已经怕到了极点。恐怕,这些事之间都有一定的联系。恐怕,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魂的存在。

  羽毛坐到了自己的床上,他浑身都在发抖,他总感觉,自己的床上有什么东西。

“不早了,熄灯吧。”羽毛故作镇定的说道。

“好。晚安。”

“晚安。”

“还有,把你的狗先放出去吧。”羽毛说道,“怎么了,一直发出这种声音,让人烦。”

  “好吧。”阿神依依不舍的打开了门,把狗抱了出去,回到了房间,关上了门。羽毛已经在床上躺下了。

  羽毛盖上了被子,但是他却久久无法入眠。他的心里有事,很可怕的事情。他总感觉自己听到了窃窃私语的声音,好像是从天花板传来的。

  羽毛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阿神在他旁边还在呼呼大睡,羽毛咽了一口口水,声音不见了,恐怕这只是一场梦。

  羽毛躺了回去,他把手往下伸了伸,之前他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阿神的狗都会跑过来轻轻舔一舔他的手,他就会感觉安定很多。

  他感到自己的手被轻轻舔了两下,羽毛笑了笑:“好孩子。”他感觉自己安定很多了。他翻了个声,那些窃窃私语的声音的确消失了,没关系,可能都是梦,或者只是自己太困了。

  半夜两点钟,羽毛看见窗户那边传来了很刺眼的光线:“真是见了鬼,让不让人睡了!”

  真是糟糕,不光是光线,还有欢呼的声音,一群人说话的声音,接着,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半夜三更搞这种恶作剧,”羽毛愤愤说道,“真是无聊透顶!”

  阿神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样,翻了个身子就继续睡了。

羽毛顿了顿,今天也真是奇怪,怪事多多。羽毛重新盖上了被子,一瞬间就睡着了。

  羽毛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他梦见在墙上出现一道道鲜红的痕迹,自己身边的伙伴一个个消失。甚至是眼睁睁的目睹了他们的死亡。

  “只是一场梦。”羽毛安慰自己说道,“不是真的,都不是真的。都是假的。”但是,无论如何自己多尽力的对自己说这不是真的,他还是安定不下来。

  羽毛缓缓坐了起来,他看见一个人影,阿神。阿神站在窗户外面,月光照射了进来,显得格外的凄凉。

  羽毛揉了揉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凌晨4点多钟。等等,这个时间段哪里来的月光?羽毛瞬间感觉肚子里排山倒海的。

  “阿神,你在干嘛?”羽毛颤颤克克的问道。

  阿神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走到了窗前,看着外面的月光。因为阿神是背对着羽毛的,所以根本看不清表情。

  “好漂亮。”阿神缓缓说道,“真是美丽。”

阿神默默转了过来,天色是在太黑,羽毛根本看不到阿神现在是什么样的精神状况,什么表情。阿神缓缓走了过去,看都没有看羽毛一眼,缓缓地躺在了床上,盖上了被子。

  羽毛咽了一口口水。到低发生了什么?这绝对不是阿神。今天发生的事情非常不对劲。

  羽毛想着想着,又一次睡着了。

  他梦见在墙上出现一道道鲜红的痕迹,自己身边的伙伴一个个消失。甚至是眼睁睁的目睹了他们的死亡。

   还是一摸一样的梦。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