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鹰社】一战俄军

Osprey出版公司军事书Men-at-Arms(MAA)系列第364号:俄国军队(1914-1918)-The Russian Army 1914-1918。原作者Nik Cornish,绘图Andrei Karachtchouk。以下是该书的封面:


A:总参谋部


A1:总参谋部上尉A·阿法纳斯耶夫,1917年


这是战争末期典型的军官制服。上衣是著名的“法国式”的;马裤和靴子则是标准版本。注意肩章是非硬板材料制作的,并与上衣的接缝缝在一起以便让肩章不要显得太突出。另外,参谋人员的穗带是白色或土黄色的。军官身上装饰着二级带剑圣安妮勋章、二级带剑圣斯坦尼斯拉斯勋章和四级带剑圣弗拉基米尔勋章以及右胸前口袋上的Nikolaevski军事学院的徽章;一支“因为勇敢”而被授予的镀金色圣乔治军刀也携带在他身上。A图中的所有人物都佩戴细节更为精致的帽徽,中央的拱顶型结构外面的一圈是放射性的线条边际,给人一种锯齿状的视觉效果。


A2:炮兵上将V·伊尔曼诺夫,1914年


这是关于大衣的一幅图,在这里大衣的翻领和袖口滚边是猩红色的,这是将官的标志;将军的军衔显示在肩章上,锯齿形的镶边同样代表了将官。军便帽和领章上的黑色和红色的细节则是兵种的标志。将军佩戴着三级圣乔治勋章以及四级圣乔治勋章的绶带。被大衣掩盖的是他的带有猩红色的被称为lampasi裤边装饰的马裤。伊尔曼诺夫将军在1914年指挥第三高加索军团。之后的1917年3月的革命使得他再次被迫入伍,但军衔是一名列兵。


A3:骑兵上将,A·A·波鲁希洛夫,1916年


这名大战期间最有作为的俄国将军穿简单的正规军官用常服,制服上配参谋人员穗带。他的将官裤子的裤线边条则为特许使用的色彩。在将军身上展示着三级和四级圣乔治勋章以及、帕泽军团(Corps of Pages)的徽章,并携带一把奖励他勇敢表现的镀金圣乔治军刀。


A4:上校,医疗部队,1915年-16年


这名医生穿着两种可选择穿着的常用大衣中的一种——Bekesha式大衣,它是图B4展示的polushubok式羊毛加衬外套的加长版。上校的防寒耳套是私人购买的。医疗部队的所有成员都在左臂上佩戴红十字袖标。

B:近卫军


B1:上尉,格罗德诺近卫轻骑兵团,1915年


在战争早期猩红色的轻骑兵马裤非常常见。靴子是整个欧洲的轻骑兵都会穿着的款式,靴筒上缘前部突出,正前方则带有白色的金属圆花饰。注意他左肩背带上挂着一只哨子。在胸前口袋上佩戴的则是他所在团的徽章和其毕业的骑兵学校的徽章。


B2:列兵,斯梅诺夫斯基近卫步兵团,1914年


穿着全套夏季常服的这名近卫军曾被英国驻俄国武官描绘为“欧洲最优秀的人形动物”。图中士兵的gymnastiorka式上衣的袖口可以看到代表第1近卫步兵师的白色花边袖带,胸前和肩章上的蓝色丝线装饰则是该师第2团的标志。近卫部队中仅有步兵在身背后背背包。另外,在卷起的大衣的末端塞着他的餐盒,这是一种非常普遍的习惯。


B3:哥萨克,哥萨克首领(沙皇皇子属)近卫哥萨克团,1917年


哥萨克们在戴帽子时往往无视地心引力的作用,因此图中的毛料帽子被放肆地歪戴着。盘结的长头发刚好露出一边,这是哥萨克过往的劫掠生涯的暗示。最后一点哥萨克人的特征是步枪背带斜背在右肩而不是通常情况下的左肩。注意他的宽大的长骑兵大衣在深深翻折的袖子前后部都带有尖头剪裁设计。白色皮腰带和剑带说明这是名卫兵。M1910式骑兵刺枪顶端没有长三角旗装饰,因为这种装饰并不用于野战。


B4:志愿兵,女王陛下近卫枪骑兵团,1916年


这种短期的志愿兵许多都是通过总动员征召的预备役军官。罗曼诺夫斯基式polushubok外套是一种由羊毛加衬布料制作的流行的冬季上衣;值得注意的是奇异的“枪骑兵胸甲装饰”对肩章上橙白黑三色丝线扭结的“志愿兵滚边装饰”起了影响作用。肩章上还带有团的缩写——在图中所显示的就是该团名誉团长,贵妇皇太后玛利亚·弗多洛夫娜的名字缩写,而它仅供团中的精锐骑兵中队佩戴。战争的这一阶段大多数俄国骑兵都居于前线后方等待突击命令,所以他们这时穿着蓝色马裤并且手中缺乏武器。

C:步兵


C1:中校,第94叶尼谢伊斯基团,1914年


一身满是褶皱的“防尘”大衣保护着中校(pod-polkovnik)的制服;他的军衔通过肩章上的两杠三星来显示。勋章的佩戴是必须的,甚至在战场上也是如此;这名军官身上挂的就是带剑三级圣安妮勋章。此外,手枪套、望远镜盒和一把手电筒固定在他的腰带上。


C2:列兵,第404卡梅申斯基团(人民志愿民兵团),1915年


从军便帽到靴子,这身行头告诉我们这名男子是名老兵(frontovik)。帽子的罗曼诺夫家族帽徽上方是一枚“民兵十字”徽章,这是人民志愿民兵(Opolchenie)所使用的,上面带有沙皇名称的字母组合(非基督教徒民兵则佩戴一种八角形徽章作为代替)。肩章带红边并加上黄色蜡贴图案的做法在正规军和民兵部队中都有出现,而第404团则是由来自萨拉托夫的第214、215和216营所组成的。这名列兵的奖章是他作为一名年轻的正规军士兵参加日俄战争时获得的。作为腰带上弹药包的补充,他肩上还斜背了两条帆布弹囊,每支可以装60发子弹。悬在他左胯部的是“干粮包”,这种巨大的背包的用途是作为非近卫步兵人员的徒步背包来使用的;按官方的做法里面应该装两件衬衫、两件衬裤、两双裹脚布(俄国人用它来代替袜子)、毛巾、手套、缝纫工具、4右1/2磅重的干粮、盐、步枪清洁工具以及水杯。


C3:上士,团级机枪“指挥员”,第6莫斯科掷弹兵团,1917年


他肩章上的三条红线是starshi-unteroficer(相当于上士)的象征;领章的纽扣则是士官用的;猩红色的翻袖镶边则是机枪组成员的象征。从1914年8月开始代表莫斯科(Moscow)的字母“M”出现在肩章上以代替原来该团团长——梅克伦堡的弗雷德里希公爵的字母缩写组合。这名士官穿着他的制式冬装,装备一把手枪和一支bebout军刀。塞在肩章下面的bashlyk式带子末端掖在腰带里,腰带扣上则有黄铜色掷弹兵牌子。


C4:上等兵,掷弹兵排,第4步兵旅(“铁旅”),1916年


头戴pilotka式军便帽的这名上等兵的军衔通过他肩章上的纵向红条来展示。左袖子上臂位置是一枚燃烧的炮弹图案徽章,这是他被挑选进入突击排的标志。1916年负伤章开始采用并装饰在左袖子上;士兵和士官的负伤章是红色的,军官的则是金色或银色的,这要依他们所在团制服的纽扣颜色而定。一把短柄斧、一支卡宾枪和一包手榴弹,这样的武备反映了他接受过近战和渗透的训练。士兵还在左胯部悬了一只防毒面具包。在战争的这一阶段,高筒靴也往往被短靴加绑腿的组合所取代。

D:战列骑兵


D1:炮兵下士瞄准手,第20马拉炮兵团,1915年


除了肩章以外,这名炮兵身上的识别物比之其他骑马军人要小得多。军刀和手枪是标准装备。在他的左手边是一支丹麦造M1904式马德森(Madsen)轻机枪,这是1914年之前一些骑兵团会装备的型号。


D2:大尉,第5亚历山大罗伊维奇轻骑兵团(“不朽的轻骑兵”团),1916年-17年


这支部队与他们著名的团歌“不朽的轻骑兵”同名。这名军官秉持他们自己的战时风格,穿戴剪裁的像制服上衣的黑色皮夹克、黑皮手套和该团的带银色裤线滚边的马裤。棕色皮装备是按规定配备的1912年的版本。此外还需要注意的是轻骑兵的靴子带有圆形花饰。


D3:骑兵,第16特维尔斯科伊龙骑兵团,1915年-17年


第16龙骑兵团隶属于高加索军团。在寒冷天气中,这名骑兵穿戴毛皮帽子、斗篷和手套;他的大衣绑在马鞍前部。图中的马具也是标准版本,它们采用棕色皮革制作,并搭配后部的马鞍包。正规骑兵携带刺刀,带刀鞘的马刀则以“1881年的方式”固定。

E:哥萨克


E1:哥萨克,第1阿尔贡团,泛贝加尔哥萨克军


哥萨克们都期待着得到他们自己的制服;图中这名男子穿的就是大草原哥萨克的制式服装,而裤子上的黄色裤边则是泛贝加尔部队的识别标志。他的武器是“哥萨克版”的标准M1891式莫辛-纳干“三线”步枪。


E2:哥萨克,库班哥萨克步兵


库班步兵部队穿着传统的高加索哥萨克服装,这包括了为应对恶劣天气而穿的罩住全身的厚重黑色毡毛斗篷。他的武器包括步枪、手枪和高加索人的匕首,装饰极其华丽的匕首的刀鞘被白布包裹保护起来。标准的衬衫式上衣外面套着一件土耳其长衫式大衣。另外,库班和特里克(Terek)哥萨克都有刮脸的习惯。


E3:上尉,第2沃格斯基团,捷列克哥萨克军


这是哥萨克军官形象的范例,武器和kaftan式长袍上的繁复装饰是贯穿战争始终的这些部队的特征。胸前装弹药的被称为gaziri的口袋兼具实用与装饰功能。beshmet衬衫往往是私人制作而非按规定要求穿着的。战争期间,后勤方面的困难让kaftan长袍的颜色从灰色变为土黄色。这名上尉的军衔通过肩章上的一杠三星来表示,而肩章上还附带着团的数字2以及捷列克哥萨克的类似于拉丁字母组合Br的斯拉夫字母缩写。另外,浅蓝色是捷列克哥萨克的传统识别色。图中这名哥萨克身上佩戴4级带剑弗拉基米尔勋章、4级带剑圣安妮勋章、一枚捷列克哥萨克徽章以及新切尔卡斯克(Novocherkask)哥萨克学校的徽章。他拥有一件堂皇的武器——一支因“勇敢表现”而被授予的圣安妮军刀,军刀握把头带有圆形花饰。另外他还携带一支哥萨克的nagaika式鞭子。


E4:少尉,第17顿河哥萨克巴克兰诺夫将军团,1914年


第17顿河团在帽子上佩戴卷轴加骷髅头帽徽,提示着他们过往的荣光;他们以扬科夫·巴克兰诺夫将军的名字命名,这是一位克里米亚战争的英雄。图中这名老兵(pod-khorunji,相当于少尉)拥有特殊的一些装饰品来证明自己战斗中的英勇表现和操作武器的技能:一级、二级、三级、四级圣乔治十字勋章、四级圣乔治奖章,日俄战争奖章、罗曼诺夫王朝300周年纪念徽章、一级、二级、三级神射手徽章以及交叉宝剑图案的剑术熟练技能章。他的夹克是非正规的nagolny polushbok式服装,其剪裁长度正好实用于骑马,天然的皮料外面覆盖的是织物面料。注意,bashlyk式袋子捆扎好绕在他的脖子上。

F:特别部队


F1:装甲车驾驶员,第7汽车机枪排,1915年


“瑞典式kurtka”皮夹克、手套和马裤在战争开始后装备。这一款的M1911式帽子是专为工兵中的摩托化部队发展出来的独一无二的型号;较平的方顶军帽(见图F5)也被他们中的义务役军人使用。在车内的时候,折起的帽耳朵在下拉可以掩盖噪声。军官穿着带红色裤边的深绿色马裤。肩章和其他徽章往往佩戴在皮夹克上;肩章上的数字“7”和兵种徽章则指示出他所在的部队。出于实用的原因,他的武器仅限于一把左轮手枪。


F2:担架手,1915年-17年


出现在他的袖标、常服帽子、肩章和急救包上的醒目的红十字清楚地告诉我们这名男子服役的兵种。注意他抬担架的方式,是提拉把手而不是抓握担架杆。马裤的颜色是蓝灰色的并带有浅蓝色滚边。上衣则是M1910式的。


F3:团级东正教牧师


在俄罗斯,宗教在人民生活中具有重要的影响力,这一点也体现在军队身上。军团牧师(Batyushka)在前线经常被看到,可以观察到他们在谨小慎微地做着宗教仪式。在战斗之前为部队祈福时牧师们往往穿着全套的服饰。图中的牧师在平常穿着的牧师服外面穿戴教士们传统的外套和帽子;Naperstny十字架(主教金十字架)是他的职务徽章,悬在一起的圣乔治勋章的绶带代表他在战火中有着勇敢的表现。


F4:飞行员军官,飞行部队,1914年


穿着皮制飞行服的这名飞行员装备许多俄国军官特权享有的毛瑟M1896式手枪。在他的胸前有用于和他的瞭望员沟通用的通话管。没有帽章的飞行头盔最初是法国的进口货。马裤和上衣领子的滚边则是红色的。


F5:自行车手,第3自行车连,1915年-17年


自行车手看上去并不适合俄罗斯,那里鲜有铺碎石的公路。起先他们只装备手枪,但在战争期间装备了日本造的有坂步枪。在战争的最后几年自行车营终于成型,并在因1917年夏季攻势的惨败而撤退回俄国的过程中以自己的勇敢表现而赢得声誉。他们的制服和装备都是基于实用性的设计,绑腿、帆布弹药带、风镜、大帽顶的Hatter牌常服帽子都是如此。图中自行车手的左袖子上带有负伤章;他佩戴圣乔治奖章,右背带上钉着三级神射手徽章。另外,他的自行车是可以折叠的。

G:各民族部队


G1:列兵,第5拉脱维亚步兵团,1916年-17年


装备点30英寸口径温切斯特M1895式步枪的这名士兵使用战时因皮革短缺而配备的帆布装备。仿制自法国艾德里安式的头盔由芬兰的工厂制造并主要供拉脱维亚和捷克的部队使用,与法国版本不同的一点是它的正前方没有用于装帽徽的孔洞。


G2:骑兵,土库曼骑兵半成团,1914年-15年


这支两个骑兵中队组成的半成团由招募自土耳其斯坦的特金(Tekin)部落的穆斯林志愿者组成。在制式的衬衫式上衣外面,这名男子穿着黄色和橘色条纹相间的kaftan式民族服装,并搭配黄色肩章。这些人还穿带苍蓝色滚边的白色斗篷和黑色马裤。军官的军便帽是带有黄色带子和帽顶滚边的黑色版本;他们的马裤则是蓝色的并带有黄色的裤线边条。羊毛帽子被所有无军衔军人所使用,但由于经年使用它显现出蓬松凌乱的亚洲人的式样。在1917年成为科尼洛夫将军的卫队之后,他们曾陪伴着将军周游各处。


G3:骑兵,“萨维奇师”,1914年-17年


高加索民族骑兵师在南线、西南线和罗马尼亚前线服役。它的所有团都应该穿cherkesska式大衣,个别部队还通过肩章和斗篷(带白色滚边)的颜色作为自己的识别标志:达吉斯坦团——浅蓝色肩章,红色斗篷;卡巴尔德(Kabardian)团——浅蓝色肩章,白色斗篷;鞑靼团——红色肩章,红色斗篷;车臣团——浅蓝色肩章,黄色斗篷;切尔克斯(Circassian)团——红色肩章,白色斗篷;印古什团——红色肩章,浅蓝色斗篷。


兵员来自同一个地区的所有部队都穿黑色的kaftans式外套,但印古什人团使用的肩章带红白蓝三色扭结的滚边。作为志愿兵,无论是什么级别都大多享有相当大的自主权,比如图中这名骑手就穿着私人制作的带羊毛装饰的kaftan式长袍,当然这类物品的使用是有相当充足理由的。这些部队的大多数军官是俄罗斯人,在技术部队和炮兵部队尤其如此。机枪班由来自舰队的海员组成,他们穿着的是带海军肩章的高加索人服装。


G4:上尉,波兰枪骑兵,1917年


这名军官制服上的一些细节表明他是名波兰人:帽子上的白色波兰鹰徽、猩红色的马裤裤边和袖口镶边以及胸前口袋上的鹰徽。

H:精锐部队,1917年-18年


H1:上尉,志愿兵预备梯队突击营,1917年


三月革命之后战争仍在继续,以至于各种各样的军事计划因运而生,这其中就包括了成立“预备志愿兵突击革命营”的想法。它们的大量人员被投入到前线,而这些人主要来自军校和预备役部队。环形的袖带军衔章在临时政府的短暂统治期中被采用从而和让人联想起帝俄时代的肩章一起成为二选一的军衔识别标志。上尉右臂上的臂章配备给这支部队的各级别军人并佩戴在上衣和大衣的袖子上;注意他的肩章上还有骷髅图案。一片黑红两色的布料往往用以取代以前的帝国的帽章。这名军官佩戴奖给士兵一级的圣乔治十字勋章,这是表彰他的手下的勇敢表现的,而一支大学徽章也展示在他身上。


H2:高级士官,第1(科尔尼洛夫)突击团,1917年


这名士官所佩戴的肩章和左袖的臂章都属于著名的科尔尼洛夫团。他右臂上带有突击部队的V字章,其红色和黑色象征着革命和死亡。注意浇铸金属料的骷髅头钢盔徽记,它经常被涂成白色。白色腰带和袖子滚边告诉我们这名男子之前在第1近卫师服役。


H3:列兵,俄罗斯人“荣誉军团”,法国,1917年-18年


俄国派出步兵部队服役于西线和萨洛尼卡前线与他们的西方盟军并肩作战。这两条战线上的士兵都由法国提供服装(图中这里是殖民地的土黄色)和装备;俄国人的肩章也在被使用,而在法国的部队,他们的大衣或上衣的左袖子上都带有布制的俄国三色徽章。“LR”字样出现在头盔和领章上,这是俄国军团(Legion Russe)的缩写。


H4:列兵,第1女子死亡营,1917年


1917年5月在彼得格勒成立的第1女子死亡营是在后来成为中尉的玛利亚·波察卡莱娃(Botchkareva)的唆使下成立的。从1915年开始在前线服役,之后厌倦军中环境的她得到许可去组建她自己的部队。这支1000名女子组成的营获准拥有一项她们自己独一无二的荣誉,即可以携带带有波察卡莱娃名字的军旗,这个营参加了1917年夏天的柯林斯基(Kerenski)攻势,那些战斗中她们的伤亡率一直很高。其他的女子营也有成立,其中至少一支在莫斯科,另一支则获得了“死亡黑色轻骑兵”的荣誉称号。而除了肩章和突击部队V字章(女子的为黑红两色竖杠)以外,女性的制服与男子只有些许不同。


H5:列兵,第2残废战士志愿分队,1917年


这支名称怪异的志愿兵部队成立于1917年的夏初,其成员基本来自彼得格勒,并都曾付过严重的伤,他们被编成两个营,军官和士兵的总数大于1000人。袖子上的倒V字装饰内的斯拉夫大写字母组合是“突击队”或“冲锋队”的缩写。图中人物佩戴圣弗拉基米尔勋章的绶带以及第69Ryazanski步兵团的徽章。他的随身武器是一把制式军刀。


1A:列兵的肩章,预备部队突击营,1917年


5A:带文字的袖带,再次入伍伤残士兵委员会,1917年


6:水手的肩章,塔林海军突击营,1917年


7:列兵的肩章,圣乔治营,最高统帅部,1916年-17年


8:列兵的肩章,第1圣乔治营,基辅,1917年


9:帽徽,死亡营,1917年


10:帽徽,突击营,1917年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