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这个含光君有点萌(又名魔道祖师之听见你的声音)番外17



番外二设定:听心羡本来带着醉酒道侣萌叽回云深不知处,却不小心又回溯到莫家庄,遇到献舍玄羽羡与丧偶【不是】叽。



莫家庄忘羡:蓝忘机 魏无羡



萌叽听心羡:蓝湛 魏婴



盯着被他家道侣认为不讨喜的兄长,魏婴不禁抽了抽嘴角,蓝湛,这里的泽芜君对夷陵老祖已经很客气了,要是这里的叔父看到我,只怕会指着我的鼻子让我滚出云深不知处。



被两个忘机一起要求留下,蓝曦臣只能暂时打消去金鳞台的念头。



走了几步,魏婴回头,见魏无羡抱着小花驴在后面磨磨蹭蹭的,便道:“你再和小苹果腻腻歪歪难舍难分,云深不知处就该醋漫金山了。”



魏无羡哼了一声:“要你管。”



“还有。”魏无羡又道:“是水漫金山,不是醋。”



魏婴笑而不语,率先往冥室的方向走去。



蓝启仁得到消息时,蓝曦臣正震惊看着那只蓝忘机从莫家庄带回来的手臂。



“魏公子,你确定……”蓝曦臣艰涩的道:“……这手臂是……大哥赤峰尊的。”



魏婴颔首。



“不可能……”蓝曦臣摇头:“大哥怎么会被……”



魏婴神色淡淡道:“自然是因为赤峰尊聂明玦当年死的蹊跷。”



压住琴弦,蓝湛抬眸:“魂魄碎了。”



蓝忘机嗯了一声。



魏无羡:如此看来,赤峰尊死的要比他惨一点点,当初他虽然尸体被咬得比较碎,但好歹魂魄是齐全的。



瞪了一眼魏无羡,魏婴恨恨道:“是呀,比起赤峰尊来,你确实死的体面多了,不过是被万鬼反噬咬成齑粉而已。”



魏无羡黑着脸:“你……!!!”



“我如何?”魏婴指着蓝忘机:“你瞅瞅他。”



当蓝忘机苍白的脸色映入眼帘,魏无羡被吓了一跳,惊呼道:“蓝湛?!你怎么了?!”



蓝忘机没有回答,只是缄默的盯着魏无羡。



“小古板,你别紧张,我没事。”任蓝湛将他的手腕拽得生疼,魏婴轻声道:“有事的是那个到现在都不开窍的笨蛋。”



魏无羡不服:“你说谁是笨蛋?”



魏婴懒得搭理魏无羡:“蓝湛,乖,先松手,叔父就要过来了。”



蓝湛却道:“正好。”



魏婴:“……”



“魏婴?!”蓝启仁七窍生烟:“给我放手!”



魏婴乖巧一笑:“叔父,您先别生气。”



看着胡子和手都在抖的蓝启仁,魏无羡一脸惨不忍睹,另一个他好嚣张!这是准备把蓝启仁直接气到中风吗?!



果然,蓝启仁声嘶力竭:“谁是你叔父!!!”



魏婴莞尔:“您。”



蓝启仁:“……”



将魏婴的手松开,蓝湛行礼:“叔父。”



蓝忘机亦礼:“叔父。”



魏无羡拱手:“蓝先生。”



“你是?”蓝启仁盯着面生的魏无羡。



魏无羡一本正经:“在下莫玄羽。”



魏婴:装什么装。



蓝湛:魏婴,你早就掉马了。



至于蓝曦臣一脸恍惚,似乎还没有从赤峰尊被人分尸碎魂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手被蓝湛重新抓住,魏婴很是无辜:“叔父,你看到了吧,是蓝湛抓着我不放。”



无需魏婴提醒,蓝启仁也瞧见是他侄子主动拉的魏婴,竟然是他侄子先动的手!!!



这时,蓝曦臣问道:“魏公子,你既然看得出这手臂是大哥的,那你可知是何人所为?”



不待魏婴开口,蓝湛便说了出金光瑶三个字。



魏无羡皱眉:“所以你才让金凌带话给金光瑶。”



魏婴颔首:“对,金光瑶此人口蜜腹剑巧舌如簧惯会装乖卖巧。”



“不……”蓝曦臣白着脸:“阿瑶……他……不会……”



蓝湛肃然道:“他会。”



“兄长。”魏婴淡淡道:“蓝湛从不说谎。”



“那你们可有证据?”问话的是蓝启仁。



魏婴言道:“赤峰尊的头颅就在芳菲殿铜镜里面的密室里。”



顿了顿,魏婴继续道:“腿在聂家祖坟,躯干在栎阳常氏,右手在义城。”



“而且。”魏婴一笑:“聂怀桑在来姑苏的路上。”



蓝曦臣握紧双拳:“忘机,魏公子,这些你们亲眼所见吗?”



魏婴指着耳朵:“我听到的。”



蓝曦臣似是松了一口气:“道途听说,不一定是真。”



“可人心做不了假。”魏婴冷笑:“泽芜君,你就这么想替敛芳尊开脱。”



蓝曦臣沉默,他所认识的阿瑶,不会行如此天理难容之事。



“泽芜君,你所认识的阿瑶恶事做尽。”魏婴直视蓝曦臣:“他杀师杀父杀兄杀子。”



蓝曦臣愕然:“什么?!”



“不仅如此。”魏婴目光冷凝,表情严肃:“金光善在位时,他为了得到金光善的认可,参与练活尸,甚至穷奇道、不夜天、乱葬岗围剿,都有他的手笔。”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