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忘羡】【ALL羡】【不洁】【虐】【追妻火葬场】【BE】【多人运动】罪奴司之男妾25

慎入!慎入!慎入!

不洁!BE!多人运动!虐!

注意避雷!!!


姑苏蓝氏好乐曲,以高雅自持,每日里的煮茗熏香也是必修的礼节

那时魏婴入了云深不知处,也是留心记着每个人喜欢的香薰和茶叶

蓝湛喜欢檀香,静室里燃得便是檀木清香,虽然不让进,但魏婴也总是会偷偷跑去窗边盯着那台香炉,白烟几缕,只觉得好闻得很


肋下还发着疼,眼睛还没睁开,魏婴却是被这炉香给熏醒了

多么熟悉的味道,已经都让人恶心了

(我居然又来这儿了)

“我没死”

“魏公子,你终于醒了”

“雨童,我有点反胃,你帮我找个大夫来看看,好吗?”

“不舒服吗?我马上去”

“麻烦了”


气急攻心走火入魔,却被强行打断,魏婴的眼睛还没恢复,眼前发着黑,经脉像是被震伤了

(我大意了)

就这样被蓝湛带过来,也不恼,总之还没死,没死就好

不过,别人的地盘还是小心些



吱呀!

“魏公子,我把二公子叫来了,可以吗?”

“都可以,雨童,你先出去吧,我想含光君也不希望你在场”

“行”


雨童离开,两个人就这样平静地待在静室,魏婴也不闹,躺在床上微低着眼睑,乖乖巧巧的样子,倒有了几分魏婴痴傻时待在静室的可爱模样

“魏婴,还反胃吗?我来替你瞧瞧”

“好”

(脉象错乱,心口无力)

“对不起,我太鲁莽了,只是损了经脉,我会帮你调理的,眼睛也是暂时的,别怕”

“蓝湛,我活不了多久了,你居然还要折磨我,果真是没有情谊,呕”

魏婴话说的呛喉咙,一口黑血就直接呕在了蓝湛的身上,污了这人的白衣,又晕了过去

“魏婴!”

就这么软趴趴地倒着,雨打梨花染血的凄惨,蓝湛只觉得心口一紧,顾不得多想,忙使了灵力给魏婴传过去

均是泥牛过江,石沉大海

“阿羡,你别吓我”

……


推开门,见到的就是蓝湛那一贯没有温度的脸,只是动作却比以前温柔许多,小心地搂着怀里的人让他能依靠在床头,细细地输着灵力,这怀里的人却像是失了生机似的无力垂着

“雨童,你去把小公子叫来”

“我们蓝氏哪来的小公子”

“这里没有外人,你去叫他来”

“哦,也不知道在不在,他总是往外边跑,平时也不住家里的”

“是吗?”

“嗯”

“你且去瞧瞧,阿羡回来了,他也该回来的”


青湪被救醒后,因着身子还未大好,行动不便,而且也不宜让外人知晓他的存在,就一直留在后山禁地,他从前睡着的地方

花妖的守护,平平淡淡地修护着

直到魏婴闯入的那天

他那时就是个疯子,但就是痴傻可爱,他美丽迷人,可他也带走了花妖

花妖是我的,一直守护着我的,如今他借了花妖的怨灵,那他也应该是我的,不过,我也可以来守护他

你是我的


“小公子!你在不在呀?”

“什么事?”

“青公子在就好,二公子唤您过去”

“为何?”

“魏公子回来了,但是好像情况不好,二公子就让我叫您过去”

“哦~我出来”

(蓝湛,你个废物)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