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同人文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第一章:下乡

周转不息的天道三千世界。每日都在出现一些不寻常的事情,例如谁家人撞客了,例如谁家闹鬼了等等。就如同常人生活里那些必不可少的烦恼一样,层出不穷。物性相克,既然有妖魔作祟就有正道之士,驱魔卫道,守正辟邪。在这种情况下,自然而然的就多出了一种职业,驱魔师。各种各样的驱魔师用自己的法术驱散着恶鬼,用性命来赚取高回报的收入。

在中海市区一间破旧不堪的小房子里,有着一台老旧的电脑在不断的运行着,在电脑前有一个少女在不停的打着瞌睡,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这间破旧的可以的几乎要被拆迁了的房子是一家灵媒店。外面的太阳在不断地照耀着大地,像是要把所有的水分烤干一样,巨大的机械风车也因为没有风,静静的树立在那里。

“叮咚”老旧的电脑发出了一声响声,一封邮件传来。听到信息来的声音,少女像是被召唤了一样睁开了眼睛快速的用鼠标点开了邮件上面浮现了一段话:“本人所住的大厦最近经常出现恶鬼,请马上前来清理。上期五万元已经打入贵公司户口。地址:杜下桥正街五号。”

“终于有生意了,再没生意我可以就要饿死了,不过这杜下桥正街是哪?我从没有听过,嗯,可能是老街的名字,我查查看。”少女用电脑先是查了一下银行,确认有人打钱进来后,开始翻看这一代的老地图。转身的时候,打翻了一本日记,上面写着一个名字:莫寒。

莫寒,茅山道教驱魔一族的传人,自从汉代茅山教出现以来,传承千年一直在与恶灵对战,驱魔卫道,时至今日已过百余代。莫寒的师父羽化真人曾是茅山教上一代中最为出色的驱魔师,可惜的是几年,为了收服一只恶灵,羽化真人摆下生死轮回阵,用生命为代价将恶灵一同拖入地府。从那之后,羽化一脉势力变得大不如前,作为羽化真人唯一的弟子,莫寒接掌了掌教之位。每日苦习法术与阵法,从未间断过,只为能让其余众家能够刮目相看,重整师门。但因此,莫寒为其耗尽了精力,以至于别的方面都是一窍不通,只能开起了这家灵媒所,夜里有时间去打打零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胡混着。

“奇怪,中海一代没有杜下桥这个地名啊,究竟是怎么回事?”看着泛黄的老地图,莫寒的眉头开始皱在了一起。难道是有人寻自己开心?那她还真是希望这个人多寻几次开心,自己能白赚一大笔钱。这时候,一本书籍映入莫寒眼中,翻开的书页,泛黄的纸张,若隐若现的记载着几个黑字:杜下桥传记。

“嗯,这上面写的是?”莫寒心中疑惑了一下,抬手拿起那本书籍翻看了起来。这本书名为茅山秘志是茅山一派的不外之传,当然这本书籍上面并不是记载什么高超的收鬼法术,而是一种类似于杂记一样的书本。里面记载着茅山派千百年来遇到的所有稀奇古怪的事情与各种鬼怪之类的资料。是莫寒当年刚入教时,师父送给自己的,不过师父死后她就很少再看这本书了。不过今天这本书却成了她是否能够完成委托的关键物件。上面记载着:明初朴海城东五百里处有一村落,名为杜下桥。其村中常出异事,村民日日自危,后经本派道长陆羽真人施助,镇压魔邪,方止。”

短短的几句话,让莫寒像是在迷宫之中找到了方向一样,朴海城是中海的古地名,原来的中海城扩建之后附件的村落都开始合并起来。不过有一座靠山的村子因为距离太过遥远,中海政府并没有将它列入合并名单之中,算算路程和书上记载的差不了多少。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做雷锋了,去那看看也好。”莫寒拍拍手,将杂乱不堪的书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从抽屉里取出一个黑色的皮箱,关上大门,朝着市区走去。半个小时之后,一辆长途客车发出一声沉闷的叫唤声,背后喷出阵阵黑烟,像是一块移动的铁块一样离开了中海市区,朝着遥远的山村行驶而去。

平静的水泥公路上一辆公交车在不停的往前行驶着,来到了一座山下慢慢的减慢了速度,最后停靠在了这里。莫寒提着皮箱走了下来。根据地图显示,现在这座名为金山村的村子,在山的另一边,也就说要想到那个村子的话必须要先经过这座大山才可以。这让莫寒对那个神秘的雇主产生了兴趣,金山村被大山所包围,也就是与外界的联系必须要靠开发山路才能相通。但是水泥路只通山脚下就不在向里面沿通,也就是说要想进金山村需要要靠自己爬山才能到达。那么也能证明,金山村里绝不可能有邮件里所提到的大厦,既然不存在,这个人为什么要大费周折的引自己到偏僻的山村里来。如果是同门想要试探自己,或者是发信者图谋不轨完全可以在中海市区里对自己下手,也没有必要来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啊。

莫寒的脑子里不断盘算着事情,脚步挪动,朝着眼前那座无尽的大山走去。大约走了一个小时的山路,莫寒停下了脚步,环顾四周风景,眉头皱了起来。起初自己只顾赶路没有在意,走了这么久时间的路发觉有点不对劲,这个地方好像之前自己就来过。兜兜转转一个小时,自己貌似都是在原地打转。看着周围一成不变的景色,再看看天空上的太阳,手表的指针已经走到了下午四点的地方,但天上的太阳却还停留在半空,大约正午两点左右的位置。莫寒的嘴巴里吐出了三个字:“鬼打墙”

所谓鬼打墙,科学的说法就是光线折射下来使人的视线产生幻境导致真实和眼睛所看到的出现不一样的情况,迷信的说法则是鬼怪盯上了你张开一个类似于结界一样的东西让你在里面一直走来走去走到没有力气为止,鬼怪就会现身吃了你。鬼打墙并不是绝对的凭空结界。而是需要鬼怪在一个范围内将自己作为媒介张开这种结界,那么一旦有驱鬼师使用寻鬼仪或者罗盘探查的话这只鬼怪就无法避免侦查。这种做法也只有那些特别喜欢老鹰抓小鸡一样的鬼怪才会干这种费时间的事情。

莫寒放下皮箱,从里面取出一块罗盘。不同于专门找鬼位置的寻鬼仪,罗盘这种东西在探测鬼怪方面只能探测个大概,能探出这块地方有没有鬼,但是不能精确它的位置。不过就全面性来说,罗盘远胜于寻鬼仪。随着指针不断地旋转,最后定格在了右侧的位置,那里相比于其他地方似乎有些古怪。莫寒放下罗盘,取出一副阴阳眼镜戴上。茅山术中为了看清鬼怪的行踪一般都会选择开慧眼,但是因人而异,有些资质稍微差一点的弟子一般都不能随时随地的开启慧眼来察觉附近有没有鬼怪的存在为了能够防止不丢失抓鬼的机会有的人就研发出了这种眼镜可以让佩戴者拥有类似于慧眼一样的功能,简单的来说就是人造慧眼。戴上眼镜,面前原本的风景被一股黑气所占据,正在不断朝莫寒慢慢靠近,看起来是施展鬼打墙的鬼怪没有耐心想要吃人了。

“真是心急啊,不过我可不能让你如愿。”莫寒取下眼镜喃喃道,随后从皮箱里取出一面小铜锣,像是锤鼓一样的拼命砸了起来,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鬼打墙是由鬼自身为媒介所形成的结界那么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干扰鬼的意念,用金属的东西撞击发出极大的响声可以干扰鬼怪的意念思想,从而破开这个结界。

“砰砰砰砰”急促的铜锣声响彻这个山林,面前的景色也开始像是掉色了的山水画一样,褪色下去,明朗的天空开始变得昏暗,已经是日落西山的场景。一只鬼魂浮现在了莫寒眼前,是一只女鬼,吐着猩红的舌头。

“阴阳自来两相隔,阳人不问阴间事,阴魂莫伤凡人身。即为阴魂,就该去地府轮回,为何流连人间,伤及他人性命?”

“轮回再生,不过是继续苦难,哪里有这做鬼快活,这里好久没有人来了,看你这小姑娘细皮嫩肉的,今天就让我饱食一顿吧”女鬼张开血盆大口,撕咬上来。莫寒袖中露出一条玉石尺,整条玉尺呈现琉璃半透明状,上面刻着诸多梵咒,尺身边雕刻着一颗颗勾玉,有的透明,有的则是已经发黑。

“冥顽不灵,休怪我手下无情。”莫寒一挥玉石尺,身后浮现无数血画,女鬼本想一饱口福,一看到这繁多无比的血色符画才知道自己这次是碰到了硬茬了。精气再好也得有命享,三十六计走为上。转身逃窜而去。

“想走!晚了,戴萌。”莫寒厉喝一声,皮箱中飞出一道金光越过女鬼,定格在了它的面前。女鬼慌不择路,只顾逃窜一头撞在金光上,被一股反震之力给震了回去。金光之中是一粒六芒幸运星,慢慢的凝化出了一个鬼魂模样。

“小姑娘,得罪人就想跑,这可不是好习惯啊。”戴萌一边剃着手上的指甲,一边无所谓的看着面前的“猎物”。

“阴阳循环不可逆,你既已成鬼,就该回归地府去转世轮回,不该执迷人世,今日我就送你一程,超度了你。”莫寒手中玉石尺绽放出血色微光,一粒血珠飞出,注入女鬼的胸口,随后整个身体开始出现血色斑斓,不断地扩散着,连成一片变成一件血衣将女鬼整个包裹在了里面。

“大师饶命,我辛苦修炼百余年颇为不易,望大师可怜可怜,饶我性命。”女鬼自知已经在劫难逃,低低哭诉,希望莫寒能够改变心意。

“你为祸百年,不知有多少无辜人被你所害,现在想求我饶你一命,如何对得起那些冤死的人。天道不通理,阴阳难容情。只愿你来世能做个好人。收!”一声收,女鬼知道自己今日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善终,不在做抵抗,认命的闭上了眼睛。莫寒手掌五指握拳,血衣发出血色光芒化为一个血球,不断地缩小着,最后凝成了一颗红色的幸运星,落在了地上。莫寒慢慢的走上前将幸运星捡起来,放在了一个玻璃瓶里准备回头给它做法超度一下。

“戴萌,回来。”事情落定,戴萌重新变回一团金光飞回了箱子之中,莫寒将罗盘与阴阳眼镜放回箱子里,盖上,继续向前面弯弯曲曲的山路走去。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