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体育生深夜躺在床上视频,电话突然被抢走

彩虹·小说>>前情回顾

薛耘再次和女友联系,竟然是因为他们那天晚上拍的那些照片被发到了网上去,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让女孩赶紧删了,女孩说好,连句道歉都没有,那照片中可是脸都拍得清清楚楚的………… 薛耘把这件事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哽咽了,他说:“我只是想好好地谈一场恋爱,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将他搂在怀里,我一边拍着他的背安慰着他,一边自己也哭了起来,眼前这个男人可是我整个青春最珍贵的存在,凭什么要被别人这样残忍地对待。


我原本以为那天晚上我们会发生一些什么,但终究我和他的关系就停留在那里,我甚至认为他因为把伤口挖出来给我看了之后,有意跟我保持距离,毕竟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在我面前这样过,怕是觉得有些尴尬吧。直到后来有次聊起,他才跟我坦白,是因为当时他觉得我们都刚成年他就在我面前提到了自己床上的事,感觉对我很不好,可能在他眼里我还是个还没长大的小孩吧?


其实,在大一那年我发生了很多事,只不过我一句都没有跟他说罢了。他跟我在同一座城市,但要到达对方的学校还是要搭乘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见面的机会自然是少了很多。他不久后就交了新的女朋友,也算是从上一段的失恋阴影中走了出来。而我,离开他之后的生活变得空落落的,六年的朝夕相处下来怎么可能不依赖他,所以从军训开始,哪怕白天再怎么累我到床上时还是会疯狂地想他。


偶尔他会给我发微信视频。某天夜里他躺在床上和我视频,他女朋友就在旁边,聊着聊着小姑娘就不高兴了,突然把电话抢了过去,用一种看似热情却又盛满嘲讽的语气说问我:“小冉这么优秀怎么还不找女朋友,要不嫂子帮你介绍介绍。”


也就是这样,我才脱口说出了句气话:“谁说我没女朋友的,我女朋友好得很。”薛耘应该也是听到了,他重新把电话拿到手里,追问着:“你刚刚说啥了,再说一遍。”我说没啥,然后就把电话挂掉了,心里很难受。


或许是为了转移对薛耘的注意力,又或许是我早就习惯了有人陪着我,我开始接受学校女生的示好,和她们去吃饭唱歌,可每每到了她们说出过于腻歪的话时我就有点受不了了。我很困惑,因为以前家里不让谈恋爱,我也一直没谈,所以我竟然也搞不清楚我到底喜欢的是什么?我跟薛耘之间究竟是不是友达以上,雷池半步?我是只喜欢他,还是说我跟大部分人的取向是不一样的?


一直到大一下学期,阿源的出现狠狠地撞在了我的心上。一米八三的个子,身材很好,最有意思的是他的那双眼睛,眼角斜飞入鬓,很熟悉的感觉。

网络图片 图文无关 侵删

在社团开会的时候,他自我介绍,我当时我敢肯定他一定看到了我像个智障一样直直地看着他。他跟薛耘真的太像了,从外形到气质,我几次都要下意识地提醒自己才能不将对薛耘的感情代入到他的身上,只不过我好像还是失败了。


记得特别清楚,我第一次跟他说话,那可真是没话找话:“嘿,哥们儿”。他就一脸冷漠地看着我,我脸都红了,连忙又说:“我叫冉瀚文,那个,有时间可以一起去西门喝酒啊。”而他只是应了声“好”。我真的尴尬死了,但我不能放弃,好不容易有一个人可以让我转移注意力。当天我就从其他同学那里加了他的微信。


我记得很清楚,他隔了整整四个小时才通过,通过的时候我真的是要蹦起来了,我就装作很淡定地说“晚上有事儿吗?一起吃饭吧,我知道有家麻辣烫很好吃,我请客。”他说:“每个新认识的朋友你都请客吗?”我被他呛了下,但还是装作没放在心上接着说:“那倒没有,但朋友这个东西不是看眼缘的嘛,哈哈。”他说:“行吧,那你等我一会儿。”


等到了店里,我发现他先到了,穿着白色卫衣,牛仔裤,白鞋子,我都误以为他为了见我刻意打扮了一下,后来发现他就是那么干净的人,可以说有点洁癖吧。我还真没见过有人穿这样来吃麻辣烫的,而这家店之前是薛耘一直带我来的,我想找个人来一起吃以后我再来的话应该就不会总想到他了。


我们点了酒,像是脱缰野马般地拥抱无人束缚的自由,可谁都没有喝醉,都不想在对方面前失态。从这顿饭之后,我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微妙,我们寝室在上下楼,他路过一楼就会给我买早餐,我也会把零食带上去给他吃。他说要存钱买电脑,因为他爸妈没给他买,他在宿舍里有点落单。我说,那我陪你一起去兼职吧。我们两个人就一起去星巴克,那时候在学生中算高薪职业了。


大一那年暑假,薛耘和他女朋友去旅游,玩得不亦乐乎,而我跟阿源忙着挣钱,我们俩一起租了个小房子。也是这时我才知道,他原来也有女朋友,每个礼拜都要出去住一两天,后来为了省钱就把女朋友带回来了,我只好知情识趣地在外面待着。


那时每天离他最近的人除了他女朋友,就是作为室友的我了,我每天做饭,洗衣服,收拾房间,他就刷碗,晾衣服,扔垃圾。每天如此的生活,他有一次就没忍住跟我说:“感觉你就像是我在外面的小三,哈哈哈。”我觉得有点羞耻,但又有些开心,毕竟那些年薛耘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这样的话。


暑假快结束前他跟女朋友分手了,我觉得机会来了,某天就故意因为一点小事跟他吵架,夺门而出,不接他的电话。他跟着共同的朋友一起来找我,我把自己弄得特惨,不修边幅醉醺醺的,他开门进来看见我的时候就愣了,我从来没在他面前这么狼狈过,虽然我是演的,但也挺刺激他的,他就跟同事进来坐在我边上问我:“你咋了?突然搬出去,也不回我电话,我惹你了?你说明白了。”


我看了朋友一眼,我说你出去一下,我跟阿源聊聊。朋友说你俩好好的啊别胡闹,然后就走了。我盯着他看,他不说话,我也不说,后来他忍不住了:“我到底咋惹你了,你告诉我,行不,这么整太难受了。”我说你没惹我,是我自己出问题了。他一脸困惑地看着我。


我说:“我喜欢你。”


我终于说出了这么多年来我藏在心里想对薛耘说的话,而他说:“啊?你别闹,你怎么能喜欢我呢?”我想换作是薛耘,应该也会这样反问我吧。


他默默地点了一支烟,抽了两根之后跟我说:“你这样是不对的,你这样就把你自己毁了。”我确实喝多了,情绪压都压不下去:“你别跟我说这个,毁不毁是老子自己的事,不用你管。你不就想问我因为什么不理你吗,这就是原因,就是因为我喜欢上你了。你如果感觉我恶心,我明天就去店里辞职,离你远远的。”


他突然站起来跟我说:“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你认为你跟我说了这些之后我就会嫌你恶心?你真是没拿我当朋友。”然后他推门就走了,我就坐在床上,被屋子里散不开的烟熏了眼。


我就记得当时我满脸都是眼泪,我算是清醒了,我如果跟薛耘告白,也绝对是这样的下场吧?


真的,从阿源出现到现在,我始终把他跟薛耘混在一起,分不清,我也很难过,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网络图片 图文无关 侵删

过了三天之后的深夜两点,我接到了阿源的电话,他说我在咱俩第一次吃麻辣烫的地方,出来吃饭,我们聊聊。我说好。又是他先到的,又是那个位置,可是两个人的心境都变了,我在想他是不是来跟我说以后不联系了。我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点他喜欢吃的东西,点了我们俩都喜欢的啤酒,他说今天喝白酒吧,不喝啤的了。


东西上来了,除了他示意我喝酒时有眼神交流外,他全程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们俩一人喝了半斤白酒后,他抬头看着我:“虽然你说你喜欢我,但我感觉你可能也是一时兴起。算我求你了,我不想失去你这个兄弟,但也不能跟你在一起。”


我问他:“那你打算怎么办,打算让我怎么证明我并不是一时兴起。”他举起酒杯,连饮了好几杯,一只手撑在脑袋上,满眼红血丝地看着我:“去睡一觉,睡一觉你应该就知道这是不是你想要的了,毕竟你也没有跟男生恋爱过。”


是接着酒劲儿的,我揉了揉眼睛说好,就跟他一起回了出租房。


他掏出了烟点上火,屋子里一盏灯都没开,我知道他有些害怕,我们都没有那么洒脱,今天这么做对于彼此都是一种气头上的冲动。他十指交叉着,我能听到关节发出声响来,问我:“你想好了没?”我说想好了,他说那现在就开始吧。


可就算黑着灯,就算他只是刚把上衣脱下来将我搂到怀里,我一下就彻底回过神来了。他终究不是薛耘,那肌肤的触感、身上的味道、呼吸的温度、心跳的节奏,全都不一样。他不是薛耘,不是,我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我从他身上弹开,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就跑出去了。像是经历了一场自导自演的噩梦一样,在这场梦里我终于可以鼓起勇气去做我想做的事,但也见识到了悲剧的落幕。我不知道第二天该怎么去面对阿源,更不知道将来我和薛耘会怎么走下去?


我好想薛耘,好想坦白告诉他,我想他想到把别人当成了他。还想跟他说对不起,更想问他:“换作是你,你是不是也会跟阿源一样给我这样的结局?还是你其实也在等着我开口说什么?”

▉本文为第19章,持续更新中

点击这里👉看更多体育生故事

🌈 长按右下角点赞,给我鼓励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