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忘羡】【ALL羡】【不洁】【虐】【追妻火葬场】【多人运动】【BE】罪奴司之男妾24

慎入!慎入!慎入!

不洁!多人运动!虐!BE!

注意避雷!!!!


魏婴离的远,背着光,整个人就躲在隐秘的暗影,一边发散着诱人的魅惑,一边又传着无言的拒绝

眼波流转还闪着精明,可这双大眼睛却就是水汪汪地骗着无辜,蓝湛明白,原来他是认错了,本以为只是一朵虞美人,可如今仔细瞧了,才知道这是染着剧毒的罂粟花

魏婴好看,从小到大这人陪在身边,蓝湛也总会听见别人说:魏婴男生女相,面容花颜,这是江家的养子还是养女呢,可能是生错了性别,不然这两个小娃娃如此亲昵,江蓝两家能因此结亲,让魏婴入门做个侧室也是好的

蓝湛:(或许,真的是生错了性别吧)


不躲不闪,倒没什么心虚的,就是被让旁人盯着,难免有些不爽

“蓝湛,你不用盯着我了,别说我如今是不稀罕精血,就算还求着要,我也不会找你的,就怕你恼了,那样生不如死的日子我可是活不下去的”

“我很想你,乱葬岗的邪气太重,过于伤身,你不要多待,可以同我回云深不知处的”

“金丹的事情可以先放一边,有一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我问过的,就是: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动手杀了你们蓝氏的弟子”

“我……”


那次夜猎,魏婴亲自带着蓝氏弟子,蓝启仁也有意试探,含光君紧随,却瞧见魏婴伤人,出手擒获

而魏婴的半生尽毁

(我是那样将魏婴从素香楼接回来的)

“我那时是真的瞧见你动手,如今再回想,你或许不是有意的,该是误伤,终归是受了罚,那些事我不在意的”

“含光君大气啊,倒是魏某还以为是您为了摆脱我使得计策,不过也是,我这样低贱的货色哪里值得含光君去专门费心呢,是我多想了”

魏婴又哭又笑,许久不曾露出这样大的情绪,脸上都憋得通红,眼角还含着泪珠,只觉得自己是要窒息了,根本无处可逃

“魏婴,你冷静些”

“我很冷静,既然含光君是两只眼睛都瞧见了,那我就动手剜了你的眼睛”


笛音尖锐,魏婴身上正冒着黑气,方才还只坐着喝酒,却能这样迅速地展露杀机,蓝湛反应得快,可屋子里邪气已经浓得往外溢了

恨!多么可恨的人,如果可以的话,魏婴真的想就一刀刀剐了这个人

蓝湛的灵脉被修复好,如今内力畅通,可魏婴却像是走火入魔了,眼睛都烧的火热

每一股黑烟都化作刀刃,直往蓝湛的眼睛和心口戳去,每一刀都带着狠戾,不留情面

一道道的血口还在蓝湛的身上割着

虽说致命伤都被那人灵活地躲了去,但蓝湛不反击,身上就不断地加着血口子

(不能再耗下去了)

“魏婴,有话好说,我不想伤你”

“你找死”魏婴像是被这句话给刺激得更不清醒了,也不想去找什么命门,直攻击得更加猛烈,毫无章法,却露了破绽

(魏婴此时是看不清人的)

凝了灵力,蓝湛找着间隙便一击打中了魏婴的肋下

闹了一阵,屋子里的东西都毁坏了,再待着等人来了,怕是收不了场,留了足够的银两,蓝湛抱起昏睡过去的魏婴就御剑离了高阁


魏婴的肋下曾经受过重创,落了病根,旁人不清楚,但那次受伤,蓝湛看见了

“蓝湛,你说我这算是软肋吧,若日后有人要杀我,这不是明晃晃的弱点”

“……”

“蓝湛,你别告诉别人哈,我很怕死的”

“啰嗦”

“嘻嘻,这是我们俩的秘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