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值不够,就别再演绝色美人了?

仙侠剧《千古玦尘》杀青之后,网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话题,即:颜值不够,能不能演绝色美人?

这显然是针对周冬雨的,因为她曾经表示自己绝不会硬演大美人,结果这回她不仅一人分饰两角,而且出演了出尘绝艳的上古大神,书里说她气场强大,容貌绝世之外,她那睥睨世间的冷漠眼神更直击人心。

在书粉眼里,上古霸气又艳丽,而清秀的周冬雨明显不适合。

但是,真正的美人又何惧外形的桎梏呢?如李渔所言:“尤物足以移人”,也就是说,光靠皮相是不够的,美人须有自己独特的气质。比如,小说里的上古究竟是什么长相,作者都不清楚,可她那风华绝代的气质就已让人浮想联翩。

而气质不够,可以用演技来凑,像周冬雨之前在《七月与安生》里挑战过叛逆不羁的李安生,跟她以往的形象大有不同。

一、不够绝色的演员们

不过,要论演美人,郭珍霓绝对有话说。

曾经有剧迷这样评价她:“七分的容貌演出了十分的倾国倾城,郭姑娘果然名不虚传”。细细想来,也的确如此,跟屏幕上的很多古装美人相比,郭珍霓的长相并不完美,在她刚出道时,还有人称其长了一张苦瓜脸。

可她却用演技征服了观众,无论是媚态万千的赵合德,还是温柔似水的绿芜,郭珍霓演的每个角色都让人感受到别样的美感。

美人分很多种,长相是表层区分因素,气质才是内里。

郭珍霓所代表的,正是那些用演技弥补长相不足的演员们,她们能根据剧情需要,演出不同的感觉。

就像赵合德,她不如姐姐赵飞燕精致,但她却能抢走帝王的宠爱,史书上说:她一身肌肤如塞上酥,体态丰腴,美艳动人。而郭珍霓身材高挑,四肢纤细,与赵合德并无相似之处。

但是,她演出了赵合德的“媚态”,从眼神到行走姿态,郭珍霓尽力贴近人物,或回眸,或抬首,眼里流出的神色让人一眼看不尽。

光有媚态还不行,赵合德这个角色身上偏执的“疯劲”也要表现出来,譬如,当她得知姐姐与宫人私通时,她流露出了一抹笑意,这其中有得意,也有嘲笑,还有心疼。

面对成帝时,她笑意盈盈;知道自己恐将命不久矣时,她开始苦笑;到最后,赵合德甘愿为姐姐而死时,她的脸上仍没有一滴眼泪,反而有些小骄傲。

像她这样的绝色美人,能将帝王玩弄在股掌之间,她能有什么遗憾,骄傲又自负从来都是赵合德的人物底色,郭珍霓领悟到了这一层,才会表现出“红颜祸水”的不羁。

在她的演绎下,赵合德似乎从书中走了出来,她将不再是一个美人的符号,而是一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

怎么说呢?有人曾表示:“郭珍霓是自带媚态,所以她才能演赵合德”,但实则不然,这位姐姐其实也演过玛丽苏女主,在《木棉花的春天》里,她扮演了清纯可人的小蝶,在《妈妈为我嫁》里,她又化身苦情女王洪佩姗,《泪洒尘缘》里的林若寒,更是楚楚可怜。

可见,郭珍霓不是天生的美人,她只会根据角色去调整自己的状态。

《天师钟馗》里的林小黛便是最好的证明,明明她与赵合德同为媚态美人,可郭珍霓的演法完全不一样,因为林小黛是狐狸精,所以演员要将媚态无限外放,风情万种之余,还多了几分邪气。

侧躺与玩头发这两个小动作,是郭珍霓特意给林小黛设计的,细节一出来,人物立马立住。

当你以为她只会演这一类美人时,她又接下了《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唐七这样描写莺歌:像一朵罂粟花渐渐盛开,她浓丽的眉眼在绽放的刀影中一寸一寸冷起来。

可以说,莺歌是妥妥的冷面美人,而郭珍霓演这个角色时已经三十多岁,颜值巅峰期已过,再加上此剧的妆发“感人”,光看剧照,莺歌并不迷人。

然而,当她带着乖张又狠戾的眼神出现在屏幕前时,你已移不开眼。

郭珍霓时而满目愁绪,时而倔强隐忍,时而泪水连连,就是书粉想象中的莺歌。

由此可知,颜值不够,也能演绝色美人,关键看演员有没有用心。

十二年前,《丑女无敌》里的李欣汝既扮得了丑女,又能演清丽脱俗的嫦娥仙子,两个角色之间来回切换,观众也没有觉得违和。

演员的可塑性就体现在此处,而绝色美人对好演员来说,也只是一个角色,外形差点意思,她们就尽力去弥补。

比如,老戏骨林芳兵曾经为了《唐明皇》里的杨贵妃而增肥20斤,虽然她本人已经很漂亮了,但还是不贴合角色,因此她一天吃六顿,硬生生把自己吃胖了。

历史上的杨贵妃能歌善舞,林芳兵也主动去学习,在《唐明皇》开拍之前,她就已经训练了6个月左右。


杨紫自知无法胜任“六界第一美人”的称号,所以在拍摄《香蜜沉沉烬如霜》期间,她减掉了十几斤,而锦觅更突出的是灵动之美,杨紫便演出角色的机敏与可爱。

二、影视剧里的木头美人

美人千面,外形固然重要,但演出人物的性格底色才是关键,如果只是木头美人,那魅力至少减去一半。

比如,《长相守》里的花木槿,她个性温柔,笑起来如冬日暖阳,与晴儿的气质相近。

奈何,女主毛晓慧有颜值无演技,眼神空洞就算了,连角色的个性都没有呈现出来。

古力娜扎同样如此,用亦舒的话来说,便是:美则美矣,没有灵魂,从《择天记》到《仙剑五》,她饰演的徐有容与唐雨柔虽然外形很美,但人物的内在没有演绎出来。

作为明星或模特,杨颖的表现力尚可,但作为演员,她的演技撑不住美貌,至今没有一个角色出圈,《孤芳不自赏》里的白娉婷更让不少书粉意难平。

除了女演员外,男演员中也有一些木头美人,比如于朦胧,之前他因为《两世欢》而被群嘲,大家称其为“AI机器人”。

这回,到了《明月曾照江东寒》里面,于朦胧出演了腹黑、病弱的江东第一美男子,看外形还不错,可他的演绎不能让人信服。

想象中的病弱美男,应该是孟九这样的,有文弱的气质,但眼神坚毅。

结语

所以说,绝色美人没有那么好演,不是光靠皮囊就可胜任的。

不论是情绪的切换,亦或是抬眸回首,皆要有人物的特质,如果当初不是郭珍霓演了赵合德,那么这个角色也不会让人念念不忘。

说到底,不是颜值不够,而是演技不行。

在笔者看来,若是你演技不可,那你还是别演绝色美人了,因为这样,观众记住的只是一张脸,而非角色。

而且,当木头美人横行影视圈时,实力派将无处立足,观众也终将看厌。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