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忘羡】【ALL羡】【不洁】【虐】【追妻火葬场】【多人运动】【BE】罪奴司之男妾23

慎入!慎入!慎入!

不洁!虐!多人运动!BE!

注意避雷!!!!



这个人满口胡诌,真是丝毫不把魏婴放在眼里,这就让人恼了,再仔细想着,突然觉得那晚的高阁醉酒,都是被骗了,哪里来的偶遇缘分,荒唐!


“泽芜君,你还当我是从前的魏婴,那样好骗的吗!我不管他究竟是谁的儿子,我如今就只清楚一件事,你们蓝氏夺了我的金丹,却安在他的丹田上,就算曾经是鬼魄,现在也不会是鬼魄了,况且他还能去了乱葬岗救人,不该多谢我的金丹吗!”

魏婴的脸上已经明显带了怒气,出口的话语也不给面子,确实瞧不见当初在云深不知处刻意向别人讨好的模样

“魏公子……”

“要么把这个小公子交出来,要么把我的金丹交出来,明日辰时我便要见了,否则江氏之事我觉得我还可以复移一下,对吗~”

这话说的张狂,眉角眼梢都带着轻漫的挑衅,人死了一次,便是心境都变了

“魏公子心有不忿,在下能理解,只不过,魏公子当初暗害我蓝氏弟子,这也算是个惩罚”

“哦,惩罚吗!泽芜君倒是提醒我了,既然是惩罚,那你们蓝家的名士诬陷我,他就不该得到惩罚了”

“忘机……”

“明日辰时,就在此处,我等着泽芜君的礼物”

该说的话都清楚了,无意久留,魏婴拿了一壶酒,便起身离去


青湪,你以为我是傻子吗,逗弄我呢

姑苏蓝氏早夭的小公子,是蓝启仁的幼子,蓝青湪,因缘巧合失了三魂三魄,就被蓝家藏在了后山禁地,说什么封印邪灵,这花妖也只是个守护神吧

如此得了我的金丹,能醒着活下去,便把花妖让了出来,高阁醉酒,挑灯看风流,那样的相逢怎会只是缘分

那一夜,魏婴就在那个小公子的身上放了根青丝,青丝白烟,生死过劫


“出来吧,青湪”

“羡哥哥,许久不见,我可想你得紧”

“居然会想,我还只当你是薄情郎,第二天便匆匆走了”

“怎么会,你可是把蓝湛折腾惨了,我赶去乱葬岗的时候,他都快没气了”

“哦,你也是自以为是觉着我还不想杀你,才去救人的吧”

“遇见你,我可舍不得死”


这人有意思,明明是蓝家人,却意外得不让人讨厌

或许是一类人吧,躲在暗处见不得光的人

可他还是高贵,我只是低贱

“青湪,我受了苦了”

“让我替你来报仇吧”

“嗯”


第二日辰时,这酒已喝了三盏,等的客才来

灯光微暗,烛影摇落,魏婴却是醉了,脸上染着微醺,显得格外撩人

“泽芜君,你今日迟了”

“魏婴,你醉了,我是蓝湛”

“哦~原来是含光君啊,这是泽芜君没了法子,叫你来杀我,或者你要报乱葬岗的羞辱之仇”

“不是,我未曾介怀过”

“呵,倒是含光君大度,不过魏某小气,怎么东西都扣着不还与我”

“青湪不在,金丹虽是还不了,但你上次说的喜欢吃精血,我也可以帮你”

蓝湛话说的温柔,整个人便像是镀了层金光似的,一副神仙样子,直盯着魏婴,仿佛刚刚他说的话是真的要普渡众生,这么认真做甚么

“不用了,我好不容易从阴曹地府爬出来,可不想再回去”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