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大唐帝陵》关于昭陵十四番君长石像碑刻的一些错误

最近在看#大唐帝陵# ,看到昭陵十四番君长石像的内容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这些碑文有些是从左到右写的,另一部分相反,我就觉得其中有规律,可是数了以后就很好奇,纪录片中有八个是从右往左的,六个从左往右的,这就让我更疑惑了,因为我觉得无论如何都应该是左右对称的。由此开始了我寻找答案的过程,我觉得纪录片中这段应该是出现了一点小瑕疵。

吐谷浑河 /源郡王乌 /地也拔勤/ 豆可汗慕 /容 诺葛 钵


突厥突利可汗右卫大将军阿史那什钵宓


关于十四番君像, 《 唐会要 》记载:“上 ( 高 宗 ) 欲阐扬先帝徽烈 , 乃令匠人珎石 ,写诸蕃君长 , 贞观中擒服归化者形状 ,而刻 其 官 名 ,… … 列于陵司马北门内,九嵕山之阴,以旌武功 。” [1]

对于我提到的规律,经查证是:

①这些人的位置是按地域划分的。

 西侧的蕃君长都是现在甘肃 、 新 疆 、 青海 、 西藏等祖国西部一带的地方 首领 ; 而 东侧 的 蕃君 长 以 突厥人为 主 , 兼有朝鲜半 岛 和南亚地区的 。


② 凡 是西侧 的 石 人座 ,题名 都左起向 右 竖排顺读 , 东侧恰与之相反 。 根据这个规律 以 及件尚保留在原位置的石人座 , 对新 出土的石人座残块进行综合对比 , 东西两侧石人 的 总体分 布 已 经可以得到确定 。[2]

结合上述两条规律,图一中“吐谷浑(位于今天的青海甘肃一带)……”的碑文应该是从左往右书写,还有并不是五个字一列,按出土文物应该是四个字一列,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慢慢解释。


 “ 吐谷浑河/ 源郡王乌/ 地也拔勤 /豆可汗慕 /容诺曷钵 ” 碑文残存了“ 吐 源 ” 、 “ 曷汗” 、 “ 勤慕钵 ”的字样 ;2002 年 12月 4日 “ 勤慕钵 ” 的 发 现 ,对于十四番君像左右石像的总体分布有重大意义。十四番君像文字残留的比较少,大多损坏严重。

 

【从 残 存 的 三 个字 的 排 列 情 况 分析 , 所 保 留 的 字 “ 勤” 在 左 、 “ 慕 ” 在 中 、 “钵 ” 在 右 , 分别属 于第三 、 四 、 五 列 最后一字 , 为 左起 向 右 竖排顺读 , 四 字 一列 , 共 五 列 。 】(这段才是最能证明纪录片错了的一点资料)

即 “ 吐谷浑河 /源郡王乌 /地也拔勤/ 豆可汗慕 /容 诺葛 钵 ” 属于西侧石人像座 。至此,西侧七位蕃君题名像座均已有了下落。


还有钵宓石碑的碑文可以推测的是17个字,而“钵宓”是最后一列两个字,剩下十五个字纪录片里就按五个一列做了排序,可是对于这个排列,具体的也存在争议。


“ 突厥突利可汗右卫大将军阿史那什钵宓 ”这段碑文是否有缺字什么的都未可知,具体看图片中的文献。

西侧石 人分 别是 :

薛 延陀 真 珠 毗 伽可 汗 前排 ( 东 ) 南 起 第 一 、

于 阗 王 伏 阇 信后 排 西 〉 南起第 一 ( 二 者 同处 七 间 廊 房南起 第 一 间 ) ; 

吐 蕃赞 府 ( 松 赞干 布 ) ( 前 排南起第 二 ) 、 焉耆王龙 突 骑 支后徘南起 第二 ( 二者 同 处七间 廊房 南起 第二间 ) ;

高 昌 王 左 武威将 军麹智 勇 ( 处 在 南 起第 三 间 房 的 位 置 , 但 已 移 位 , 尚 不 知 前后 ) ; 

龟兹 王 诃 黎 布 失 毕 被搬 至第 四 台地 西侧 用 作 明 代 祭 陵 碑 碑座 , 年 月 日 发 现 ) ; 

吐 谷浑 河 源 郡王 乌 地 也拔 勤豆 可汗慕 容诺曷 钵 ( 被 搬 至第 五 台 地 北 侧 斜坡 道 路东 侧 作 了 护 坡 基石 , 倒 置 , 年 月 日 发 现 ) 。 


东 侧 石 人 分 别 是 :

是 突 厥 颉 利可 汗 左 卫 大将 军 阿 史 那 咄 宓 、 

突厥 突利 可汗 右卫大 将军阿 史 那什钵 宓 、

突 厥 乙 弥 泥熟 候利 宓可 汗右 武 卫大 将军 阿 史那 思摩 、

突厥 答 布可汗 右卫大将 军 阿史 那 社尔 、

婆罗 门 帝 那伏 帝 国 王 阿那 顺 、 

林 邑 王 范 头 黎 、 

新 罗 乐 浪郡 王金 真 。 

排列 位 置 尚 不清楚。[2]


以上十四人, 任唐之将军、 大将军职者有八人

, 其 余仍本国王号或可汗号。其中有未入长安者四人。余如颉利卒于长安,突利卒于还长安道 中。鞠智勇、 阿那顺不知卒所和葬地,唯思摩与社尔在昭陕陪葬。

【参考文献】

[1]孙迟.昭陵十四国君长石像考[J].文博,1984(02):56-63+119-120+5.

[2]张建林,史考.唐昭陵十四国蕃君长石像及题名石像座疏证[J].碑林集刊,2004(00):82-90.


PS:我看纪录片后面的历史顾问里就有张建林老师,恰好查到的论文也是人家写的,这就觉得很有趣,只是为了单纯说明纪录片里这个点的问题,对于论文的引用什么的我也没太遵循太多严格的要求,有些地方就直接引用了,毕竟不是搞学术,追个剧就自己发现问题解决了就很开心。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