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忘羡】【ALL羡】【不洁】【虐】【多人运动】【追妻火葬场】【BE】罪奴司之男妾22

慎入!慎入!慎入!

不洁!虐!BE!多人运动!

注意避雷!!!!



跟金子轩不清不楚的瓜葛也是传了出去,江厌离失了身子,这同魏婴那时的情况倒是差不多,兰陵金氏无论怎样的不乐意,都得先把人接进来

只是江厌离毁了容貌,两人还是在没有婚约的情况下去江厌离的闺房苟合,这人尽皆知得名声扫地,金子轩又是流于表面的肤浅之辈,如此,这江厌离就算是抬了进去,也做不得正妻


“是谁!是谁在害我!”

“小姐,夫人还没醒,等夫人醒了,定能找到法子医治小姐的”

“真的?可是我还能闻见血腥味”

“不怕,宗主已经是处理过的,没有血了,很快就好了”

头上缠着几层绷带,给人蒙得严实着,看不清面貌,只能凭着她的话语才能分辨出这人的身份,云梦江氏的大小姐江厌离

不过,江厌离如今确实是没脸见人了


云梦莲花坞接连大变,江家少主亡故,小姐失处待嫁,虞夫人重病

这江氏如今才算是真的是江枫眠一人的了

“多谢阿婴”

“江叔叔客气”

为了一个原本得不到的东西,去付出自己已经得到的东西,到了最后,都不知道究竟是赢了还是输了,总是满意的

两个疯子反倒是更处的和谐


云梦江氏就留在江枫眠手里,魏婴倒是放心了,马上,这仙门就要少了一个大世家了

这样的庸才,还总做些美梦,这些年若不是虞紫鸢勉力撑着,他的莲花坞如何来的如今的地位,自己有多少斤两竟都弄不清楚

蠢货

这里的事是办得差不多了,接下来还有些别的

金丹?蓝湛?姑苏蓝氏?

那个小公子到底是怎样的人物?


打马长街口,御灯看风流,我如今是从阴曹地府而来,何不活得潇洒一番

回了夷陵,魏婴又找上了那处高阁,临窗独酌,饮尽风流

“小二,再来一壶酒”

“好嘞,这位爷”

魏婴约了人,就提前到了等着

温润如玉,满面春风,世家公子排名第一的蓝曦臣,蓝氏双壁里的泽芜君

这样出众的公子,是哪里来的私生子呢?

姑苏蓝氏重礼,望尽长街,只等了约莫一刻钟,那人便来了

“泽芜君,您也会提前来呀”

“魏公子,许久未见,可还好”

“嗯,都挺好的,就是魏某不才,有件小事一直没弄明白,所以想单独向泽芜君请教”

明明是亲兄弟,比之蓝湛的冰冷,蓝涣就总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不远不近的微笑

“何事?”

“我的那颗金丹”


蓝曦臣并没有什么私生子,那人就是姑苏蓝氏的小公子,光明正大,不遮不挡,就是蓝家的子嗣

是上了族谱的,不过那是蓝启仁的小公子

只是早夭罢了


“泽芜君居然能把你们姑苏蓝氏如此私密的事情都说与魏某听,魏某真是受宠若惊”

“魏公子不必怀疑,此事倒也算不上私密,幼子体弱,不幸夭折,无可奈何。只是日子过得久了,且不是怎样的大事,平日里都不提,旁人自然就淡了,也就记不得这个小公子”

(呵,你们蓝家还挺会玩的呀)

魏婴也不恼,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举杯对着蓝涣调笑,直视着一口饮尽

“哦,那你这话说的,我那晚是遇上了鬼魄了,再回想起,我还能切实体会到他炙热的体温,居然是个早夭的魂魄”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