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桑德拉(灻星)生物志第二卷(2)

从浊海到怒角湾大生态区——狂野的深蓝之下(1)从浊海外缘到大沉降区

秦氏家族纹章

当从无名地的剧烈风暴,由上千公里外的极地边缘刮来时,洋流推送着风冠江口裹挟着厚重泥沙,无机盐的滔天巨浪,一波波涌过广袤的极地洋面,将养分带到更远的南岸旧大陆沿岸。

风力和水流逐渐减弱时,这些丰富的养料随着浑浊的悬浮物一并开始缓慢的沉降过程,在秦氏家族所属的海域范围内形成著名的大沉降区。

大沉降区为大陆北方大生态区的形成提供了最充足而必要的条件。

同时,从浊海外围到生态区的各个近岸水体形成的富集型生命体系也支撑起了秦氏家族庞大而享誉全球的水产产业。

如同营养浓汤般的海水能见度非常低下,加上不断随海流而来的漂浮物,为大量的小型生物及中大型生物的幼年时期提供了绝佳的食堂和避难所。

大沉降区几种常见的小型生物
这些生物中,既有类似蛭腕螅这样的机会主义者,也有螺刺藻这类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类群。

幼年的蛭腕螅从寄生在漂浮物或是大型生物身体上的母体上以单羽幼体的形式脱落下来,和各类藻类,小型动物混迹在一起,度过危险而漫长的童年生活,在用自己的羽状叶足搜索着有机碎屑,微生物的同时,要靠运气躲开众多漫游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泥泞水体中的滤食捕食者。

滤食行为是这个区域最为流行和成熟的生存方式,毕竟对于一个能见度不好,但食物几乎张嘴就来的地方,滤食肯定是最舒服的策略了。

大沉降区的滤食动物涵盖了从不到几毫米大小的玲珑体态到十多米的庞然大物。

旋带扁海贼幼体是一种非常神奇和美丽的小生灵,但是它们脆弱的内腔很难对付类似须鬃藻,螺刺藻和鞭尾藻这类高度演化的自卫类群的武器,它只能遗憾的寻找其它更加脆弱的目标,而活跃的外肠 虫豆(dou) 类则压根不惧怕这种低俗的物理装备,它们会用自己外放的消化层缓慢消化和包裹牺牲品。只要不被凶残的钟蚤类盯上,就可以安稳的度过短暂的一生。

但不管是活跃的外肠 虫豆 还是美丽的海贼,又或是钟蚤,一旦挡在钵体鲿的前进道路上都会被一扫而光。鳃鳍钵体鲿和更大的柔颌钵体鲿都是极度特化了适应生存条件的贪婪猎手,它们几乎除了一种巨大的嘴什么都不在乎,当然吃下的是什么也不在乎。机会主义让它们时时刻刻隐藏在漂浮物的缝隙或者泥沙之间,将一切随波逐流时漂到面前的东西都吞下肚,直到有一天它们自己可能被幕帘 虫条(tao) 的幼虫摆动的触须黏住为止。

就是这样,一瞬间的生死在一片混沌中无限的上演。

无限螺旋上升的营养级缔造出了这片水域丰厚的水产。

在秦氏家族沿岸居民的文化中,存在着四大家,四大名,四大邪和四大魔的说法。

这十六种物种被视作当地最著名的特产,当然并不是每一种都能用来直接食用或者具备特定的加工价值,四大邪和四大魔中,就大多只是当地人最厌恶,最不想碰上的生物,当然也有那些可以用来作为展现勇气和技巧挑战的巨兽,并以此形成了特定狩猎节日庆典传统。

阔口青喙头鱠
作为四大家之一的阔口青喙头鱠是当地常见的水产,这是一种中小型表层鱼类。属于合颌下纲中最为特化的几个类群。其高度扩张强化的颌部由坚固的骨骼和壮硕的肌肉组成,附生软骨和结缔组织膜构建了一张巨大的杯状陷阱,由于比其它鱼类更加接近浊海的污浊水域,其外鳃演化成更加多层的结构以方便在浑浊中捕捉食物碎屑和匮乏的氧气分子。
阔口青喙头鱠解剖结构

青头鱠在当地有着大青头,大绿头,青杯子 心鳍绿等俗称,大多来源于身体特征。作为一种十分活泼的群居性鱼类,每年5-6月的繁殖季会形成庞大的群体,当地人会对超过55公分以上的个体进行捕捞。由于青喙头是一种皮下脂肪量适度,肌肉(尤其是颌部肌肉)十分具有弹性的鱼类,因此在当地人的餐饮市场十分受欢迎。

阔口青喙头鱠的发生史和几种料理

当我在北方地区考察时,经常看到当地猎人会携带一整袋的大青头干,这是一种用粗盐和简单香料腌制熏烤加工的肉干,是居民常备的行脚干粮。

也有和几种装甲豚类的咸肉慢火炖制或烧制的菜。但在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用还未常熟的油罐果果子,网纹草叶片和杂芦豆酱做的大青头杯,劲道的脱骨肉,酸带苦香的果蔬合着酱料真是绝配。

广口鳞腹甲鱠
广口鳞腹甲鱠是一种大型表层鱼类,是前文提到过的四大名之一。虽然叫鱠,但和大青头并无亲缘关系,从生理解剖和基因角度讲,它和 鱼巨 类才是亲戚,同时在体型上也和 鱼巨 一样是壮观的生物。附甲鱠是叉骨小目中较为原始的类群,针对于浊海虽然是食物丰富的地区,但同时也催生了大量的海怪型猎食者,相对缓慢温和的叉骨小目鱼类演化出了甲胄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自身安全,其中鳞腹甲鱠的三脊簇型鳞板算是进化最早的防御方案,且仅保护最容易受到攻击的腹面。
广口鳞腹甲鱠解剖结构

但是这类护甲不但防护能力较弱,由于过多的结构缝隙,十分容易滋生大量的寄生生物(比如之前提到过的蛭腕螅成体),这些生物过多时,经常会导致宿主在面对危及生命的情况时,缺少逃生的速度和机动能力。

广口鳞腹甲鱠和大青头的滤食结构不同,不是直接依靠鳃帮助滤食,鳞腹甲鱠将牙齿演化成了滤鬃齿,并以多层结构致密排列,为了防止鬃齿意外发生纠缠,外缘的牙齿演化成了整梳结构组以帮助颌组闭合时正确完成所需进行的细微收纳动作。

鳞腹甲鱠的鳍以宽大的软骨辐骨和结缔组织交织组成不可展束的鳍板,并以八字形摆动方式来加强对庞大身体的推进力,虽然和柔韧性更好的鳍相比要笨拙很多,但是在突发状况时,这种结构的尾鳍所带来的突然转向机动能力也是十分惊人的,同时,这类鳍在遭到攻击后可以承受相当程度的破坏而不降低作用效果,因此对于大型鱼类的生存手段而言行之有效。

广口鳞腹甲鱠发生史和几种料理
身型庞大的鳞腹甲鱠位列四大名产的理由,就来源于其长达七米的身躯所能提供的大量高质量动物蛋白,厚实的脂肪和紧实的肌肉在部分地区甚至替代了畜类肉制品成为餐桌支柱。鳞腹甲鱠的平衡石是一种柔韧而多空腔的组织,用以保证在复杂海况中的平衡性和浮力,这种以大量纤维组成的器官经过特殊的发酵处理,制成一种微微发臭的食物原料,也是一些贫瘠地区重要的维生素来源(如果当地居民不想再吃合成维生素食品的话)。不过,由于广口鳞腹甲鱠漫长的生长周期,它们目前的数量正在不断下滑,当地政府也制定了一定的保护措施。高罐自循环变生态养殖技术能在一定程度上进行人工种群的育种和修复工作。
瘤冠宽鳍滤须虾

另一种名产,也是同样体型庞大的滤食动物,瘤冠宽鳍滤须虾,是我在第一本生物志中介绍过的普利菲兹须虾的远亲,虽然后者整个一生都生存在龙鳞木类植物的体内环境中,但是在亿万年前,它们同由异虾纲中的两个祖先演化而来。

不同于普利菲兹须虾恐怖贪婪的外表,瘤冠宽鳍滤须虾长的十分憨厚。

瘤冠宽鳍滤须虾结构解剖
攻击性的附肢演化成了致密柔韧的滤须,上颚也变成了仅有一定防御和导流作用的板状结构。只有复杂繁多的运动附肢依然保留和进一步特化,以带动笨拙的身躯和为这个身躯提供所需的氧气。披甲的身体变得紧凑和粗壮以适应所生存海域的威胁。

相较于活力强劲的脊索动物,佛系的滤须虾生存在海况更加温和一些的大沉降区外缘到生态富集区水域,从水体表层到中层都有分布。最大一米的身体所具备的坚厚的外壳让它们可以有效的抵御体型大致相当的猎食者的进攻,相对简单实用的身体构造也能承受得起绝大多数情况下的突发危机。

瘤冠宽鳍滤须虾解剖结构及发生史
但是由于富含各类氨基酸和营养物质所带来的甜美口感,使得须虾们不仅仅是沿岸居民最喜欢的食物,即便是更大型的猎食者,都会主动攻击这些没有抵抗能力和运动缓慢的动物来作为零嘴。但是得以于无脊椎动物的强大繁殖能力,滤须虾暂时没有在诸多觊觎者的围剿下落到和鳞腹甲鱠一样的境地。
瘤冠宽鳍滤须虾的菜谱

我在极地站工作时曾经被当地的主管部门邀约吃过一次以滤须虾为主料的火锅,在寒冷地区的夜晚,真的没有什么比大块的虾肉火锅更加让人能感觉到快乐的了。而用这种虾肉制作的各色小吃和零嘴流更多了。

三刺玻针 鱼亡(meng)

作为食物丰沛的海域,幼年生物和成年生物都面临着各式各样的威胁,作为卡桑德拉(灻星)的一个区域,凶残诡异的猎食者是永远不会缺席的主题,但是如果说到诡异恐怖之类的形容,没有什么比得上四大邪物和四大魔王了。三刺玻针 鱼亡 (meng)作为四大邪物中的一邪当之无愧,迄今为止,这些在浊海深海生存发育的邪恶小型鱼类还没有完全被学者了解透彻,它们的一生貌似要经过极其复杂的多个阶段。身体的扭曲和异变也在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累加,最终造就出这种邪灵般的生物。

三刺玻针 鱼亡(meng)的发生史

玻针 鱼亡(meng)身体扭转,肋骨发育成外骨骼框架,借由胶质和角质蛋白构成将自己的整个身体变成整体式“兵器”,利用高速水流在身体扭曲部分的变向和特化成水孔的鳍喷射水流助力,让自己从伏击地点旋转笔直射出,就像穿甲弹一般贯穿大型猎物厚重的皮肤,脂肪,或者防护的骨板,鳞甲,将自己长针一般的喙扎进体内,再由咽骨轮流推出咽刺来寻找血管,或者直接注射消化液吸食液化的肌肉组织。绝大多数玻针 鱼亡(meng)会在得到一个宿主之后不断的吸食下去,直到自己因为繁殖排出精卵死亡,或是宿主因消耗过大死亡为止。这些邪恶的小鱼成体寿命短暂,仅有一年,大部分生命历程都在幼体时代度过。但是,从来不区分特定攻击对象的特性,让它们成为这片海域对水下作业人员相当的大的威胁之一。

但是即便是这样的邪物也比不上真正的魔王——泡囊体——一种常见于极地洋海域的最原始的具神经系统多细胞浮游生物就是这种魔王的缔造者。一般情况下,大多数泡囊体是不会超过厘米级的,一些大型的高级具备神经网络结构的种类也很少达到米级,即便如此,它们虽然能够通过包裹猎物, 利用自己多功能且可以自控通透性的细胞组织来猎食诸多类型的食物,却依然也是很多其它种类生物的食物来源,同时也远远达不到食物链的顶端。我们定义的绝大多数泡囊体仅仅是一种小型的次级消费者。

但是有一种最为原始和细小的泡囊体——单神经胞泡囊体——一种只有一个独立神经胞结构,采用散漫式神经系统的泡囊体,会出于至今也无法解释的原因组成由数目庞大的同类组成的聚巨噬泡囊体。单神经胞泡囊体是一种细胞膜高通透性的粘液状生物,有高达9%的个体再被掠食者捕食后依然能靠自身消化液的向外渗透,杀死猎手实现逃离,其中有41%的个体依然能够存活。

聚巨噬泡囊体
在未知原因下(有些理论认为是季节性或是洋流作用产生的偶发现象)形成的聚巨噬泡囊体被当地人冠以灾厄,凝灾,骨泡池子,滑海子的名称。从某种角度讲,聚巨噬泡囊体是四大魔中最为可怕的,甚至会将另外三个魔王也吞噬掉,聚巨噬泡囊体至今被记录的最大体量可广大8公里,深达0.53公里,在这个范围内,任何误撞其上的生物或者物体都会被包裹吞噬,并被消化掉。有趣的是,当单一的单神经胞泡囊体聚合越多的同类,形成越大的聚合体时,它们所分泌的复合型消化粘液的组成结构会改变,浓度和消化作用速度都会上升。在几个最大的个体记录中,人造设备都遭到了溶蚀,至今还没有可靠的内部影像可以让我们可以更近更直接更详细得知其内部或猎物被包裹内部时的状态和变化。

聚巨噬泡囊体的另一个恐怖在于它几乎完全透明,作为个体的泡囊体神经胞虽然可以被观察到,但是那是在有显微设备的情况下。聚集成数公里个体的它们几乎就是一个完全看不到的杀手。这也是无数生物都会撞进它们体内的原因。

不过由于完全透明,在内部被消化的死亡,或者垂死生物也都会直接呈现出来,那些随波逐流的枯骨烂肉,正是它们外号的由来。

对于有经验的老水手而言,不借助基因扫描雷达的情况下,可以通过以下几点来分析前方会不会存在聚巨噬泡囊体:比如突然平顺光滑的海面,突发的水上或水下产生的光增强,或是光线扭曲,闪动,再或者突然传来的腥臭味或是可以直接看到的,不随海流变化的大量聚集的尸骨,都代表了这一魔物的存在。

单神经胞泡囊体和它的天敌
即便如此,聚巨噬泡囊体也不是完全无敌的生命形式,依然有寥寥几种生物能在它们成为恐怖无形杀手后继续猎食它们。其中蝌前肠 虫豆(dou)就是一种小型的泡囊体杀手,它们特化的瓣状口器对高浓度泡囊体消化溶液都具有极高的免疫能力,因此,很多聚巨噬泡囊体在吞噬大量生命的同时也常常被缓慢的吞噬掉。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