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装的天才同人《他的旅程》

    ““铛””他手中的锤子卡在岩石的缝隙处,用双臂的力量将自己拉上去,下半身的罐子磕在石头上,让里面的水溅了出来,但他毫不在意,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前往那最高的山峰。

  一路上他遇到许多困难,这些困难对于普通人来说无异于天堑,但他最擅长的就是解决困难,对普通人来说无法通过的障碍,对他来说只不过多思考一段时间罢了。他突然回想起一个词,天才,他好像一直被称为天才,但他发现这个词对于登上山峰没有帮助后,便将这个词清除出思绪,他的目的只有一个,登上山峰。

  当他把锤子卡在一个树枝上的时候,他抬头望去,他已经越过了这片怪石组成的山地,在往上,是一片更加混乱扭曲的地带,一座房子和其中的所有东西都被无序的拆解融合,形成的一片常识无法解释的险地。但他不需要解释,他要做的,只有登上山峰。

  他用力一拉,让身体腾空,手里的锤子飞快挥动,想要钩中房间外墙的栏杆。但是,他失败了。

  他的罐子带着无法阻挡的力量坠着他一路滚下山地,一直回到最开始的地方。

  他没有懊恼,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是懊恼,他也没有灰心,因为他没有灰心这个概念,他做的只是再一次挥动锤子,向着山峰前进,一次又一次,但是每一次他无法进入那片由房子组成的地带,每一次都在那处地方跌落。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他又回到了起点,当他再一次挥动锤子的时候,他终于产生了一丝疑惑,他为什么要前往山峰。但这丝疑惑并没有阻挡他前行,他挥动锤子依旧坚定而有力,所以他再一次到了那,到了那个混乱而又扭曲的地带,这次他没有再挥动锤子,而是看着头上的地带。

  似乎,有一丝熟悉。

  他回想起了一些东西,他认得这座房子,认得其中的东西,他俯身,捡起一枚硬币,上面还有一个牙印,他的脑海闪过几个片段,一个哭泣的孩子,他的母亲轻轻的拍着他的头,而在一边的地上,躺着一枚有牙印的硬币。

  他的手第一次颤抖,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冲上心头,他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只是像丢掉瘟神一般将这枚硬币丢开,他不需要思考别的,只需要继续前往山顶。他又一次用锤子让自己腾空并试图勾住栏杆,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失败,他稳稳的勾住了那处护栏,将自己拉了上去。

  越往上,扭曲的就越严重,破碎的雕像,无法计数的家具,旋转成诡异角度的梯子和凝固在空中的液体,他不去想这些代表着什么,或者说。。。。。。不愿意去想。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登上山峰。

  路途越来越艰难,但他不觉得疲惫,只是一次次的挥动着锤子,那枚硬币给他的影响似乎已经过去,像是从未发生过,随着他越来越往上,天色也随之变暗,直到黄昏将所有东西铺上暗黄,直到夜色笼罩了空无一人的小镇,直到他的身边降下大雪。

  他看到了山顶,被白雪掩盖的地方,他所追求的前方。

  一条墨绿色的蛇看到了了他,但他并没有在意,但当他被那条蛇一口咬在手臂上时,就明白这一切已经晚了。

  他又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但这一次,他感受到了疲惫,一种很深很深的疲惫,他再一次思考起了登上山峰的意义,但他得不到答案,那种疲惫似乎想把他拉入深渊,让他闭上眼睛。但是他猛然想起那枚硬币,想起那位安慰哭泣的孩子的母亲。

  那种疲惫似乎在那位母亲出现的一瞬间消失了,他又一次挥动锤子,让自己前往山峰。

  但是那种疲惫其实并没有消失,他只是藏起来了,在每一次信念动摇的时候,就会重新出现,而每一次出现,都会让他结实的双臂产生颤抖失误,让他重回谷地,一次又一次。

  时间已经毫无意义,失误也不能让他的心境产生波动。当他又一次到达雪山的时候,他也没有丝毫犹豫,唯有前行。

  雪花不能让他寒冷,寒冰也无法阻止他的前进,当他越过最后一处障碍的时候,他已到达了终点,再也没有什么障碍了。

  所以,然后呢。。。。。。。

  他到达了山顶,却无法得到他想要的,山顶依旧是山顶,雪地依旧是雪地,他依旧在罐子里。

  那种疲惫再一次的浮现,这次他没有抵抗,因为他已没有理由。在他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他看了身边的雪地,他看到了一点反光,他感受到了一种奇异的召唤,他拂去那一层雪花,雪地下的,是一个礼盒。

  他的双手在颤抖,他慢慢的打开那个盒子,那里面只有一个一面镜子,和一张纸条。

  “祝我的小尼特福格18岁生日快乐,失去了双腿并不可怕,失去了信念才可怕,等待着你振作起来的那一天”

  镜子掉在了地上,化为无数光粒消散在空中,他明白了,他也明白自己要做什么。

  他用锤子用力一撑,从山顶上跃下,如同流星般坠到谷地。再一次前往山顶,不过这一次,他知道山顶上又什么在等待着。

  他拔下了插在石壁上的那支箭,想起了他8岁那年野营时候射出去的那支,他捡起了只剩下半杯的可乐,想起了童年时第一次喝到可乐时的快乐,他拿起那盏始终亮着的台灯,想起了无数个挑灯夜读的日夜。他一路向上,一路拾起过往记忆,他明白了这一切后,便再也没有什么阻碍,直到他看到了一辆扭曲变形的车,正是它是自己失去了双腿,他也看到了自己失去双腿后第一次发脾气砸掉的画,第一次伤害父母后他们流下的泪。

  他在也无法保持平静,他一边回忆着自己的过往,一边坚定的登上山顶。

  山下的一切都在崩塌,虚幻的终归虚幻,过去再也无法困住他,无法使他迷茫,他在山顶仰望星空,手中的锤子最后一次用力使自己腾空,让他飞向那片星空。

  

  

  白色的病房中,他手指轻轻动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