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第九十五回 李大嘴贪污为孝心 小客栈内外换新颜

9、内景、男寝、晚


秀才在读书,大嘴披着汗巾进屋

秀才: 大嘴啊,才干完啊

大嘴:可不是咋的,好几天没回来厨房剩那么一大堆东西没收拾

秀才:够勤劳的嘛!

大嘴: 那是,要不那句话咋说的,勤劳致富嘛

秀才:致富…致富也要有目的的啊,比如呢,我致富就为了娶芙妹,你致富是为了什么啊?

大嘴: 我还能为啥,为了我自己过更好的日子呗!

秀才:哦…大嘴啊,你这次回家,有没有啥有意思的事儿啊?

大嘴;有意思…有啥意思,没啥意思啊

秀才:那你都干嘛了啊?

大嘴:啥也没干,就在家呆着来的

秀才:那你就在家陪着你娘?

大嘴:我娘?我娘不在,去找我爹去了

秀才:哦,找你爹去了—嗯?找你爹去了 

大嘴:可不是咋的她都嘟囔好几年了,你说这啥事儿都赶一起来了,对了我水还坐着呢先不跟你说了

秀才:你忙你的…那啥,我出去上个茅房

秀才连忙跑到前堂。


10、内景、大堂、晚上


佟白二人正欲亲热

扫黄现场

秀才突然杀出:白展堂白展堂,不好了!

白展堂:咳,啥时候不来这时候来,啥玩意我就不好了?

湘玉:对啊,蘸糖咋不好了?

秀才:哎呀不是,是大嘴,大嘴他..他

白展堂:大嘴怎么了,想不开了?

秀才:不是,大嘴他娘去世了

佟湘玉:啊?你不要胡说啊!

秀才:真的,刚刚我问他,他叹了口气,说他娘找他爹去了

白展堂:他爹?他爹不死挺久了么—仙逝,仙逝

湘玉:你确定?

秀才: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白展堂:那可是大嘴啊,他为了请假母亲已经重病68回了,七大姑八大姨家里三代亲戚把红白喜事儿都过了个遍,能信?

湘玉:还有那次装疯,差点把店翻个天

秀才::这次不一样,你仔细想想,想想他的情绪,表情,神态,还有急着卖钱为了什么?摆明了是想给他娘弄个体面的丧葬仪式,还有,他今天白天问了我一句话

白展堂:啥话?

秀才:请红白喜事儿的唢呐队那些要花多少钱

湘玉:红白喜事儿啊?..难不成大嘴家还真出事儿了,快去把叫小郭来,去我屋里商量商量

秀才:我去叫芙妹!


11、内景、女寝、晚上


湘玉屋内


小郭:哦…这么说来,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

湘玉:这个死大嘴,这么大的事情还好面子,额去找他去!

白展堂:回来,你还没弄明白啊,大嘴为啥这几天这么辛苦也不肯开口借钱啊

众人:为啥啊?

白展堂:轩辕前辈怎么说也算教子有方,平时大嘴借钱自己花也就算了,安葬母亲这种事儿,他能好意思跟平时一样嘻嘻哈哈张口就要么,再者说,要是借来的钱给他娘下葬,他娘在下面知道了也肯定得怪他啊!

佟湘玉:那…那可咋办么?

白展堂:我有一个主意你们听听

湘玉:说

白展堂:这两天店里不正翻修呢么,除了桌椅板凳还有一大堆东西没买,你把钱给大嘴,让他自己买,然后多出的钱都给他

秀才:不行不行,直接多给他能好意思要么?他一听就不对劲儿了

小郭:那怎么办啊?

秀才: 我觉得吧,什么都不说,就说咱们也不知道店里缺什么少什么,让他看着买,觉得少啥买啥,然后不问剩下多少,剩多了买少了,他自己不好意思,剩少了买多了,他不够给他娘入葬的钱,这样花多少剩多少,他自己心里就有数了,至于他自己扣下多少,等应急事后再慢慢还掌柜的就好

白展堂:哎呀妈呀秀才行啊,面面俱到的

秀才:一般一般,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佟湘玉:好,那就这么办咧,都回去吧

众人起身欲走,湘玉忙喊:回来!

众人落座

湘玉:这段日子大嘴在店里期间,所有人都要照顾大嘴的情绪,不许打骂不许讽刺不许顶嘴,这是大嘴母亲完丧之前滴头号命令,近亲去世是人生里滴重大考验,最需要滴就是朋友的支持,希望大家能陪着大嘴,都明白吗?

众人:明白!

湘玉:散会散会


12、内景、大堂、清晨


佟湘玉:大嘴,这么早出门干嘛去啊

大嘴;掌柜的我买点新鲜菜回来便宜

佟湘玉:哎呦好滴很,等一下!

大嘴:咋了?

湘玉:今天上午就别回来了,买完菜去转一转,顺便再买点别的回来

大嘴:买啥啊?

湘玉:不知道,咱屋里刚翻修,你看看缺啥少啥都买点,秀才的笔墨纸砚和算盘,屋里的竹帚啥的,没问题吧?

大嘴:没问题啊掌柜的,就包我身上了

佟湘玉:好,钱拿着

大嘴:好—掌柜的,不对啊,这咋这么多呢?

佟湘玉:不多不多,你就尽量花吧,花多少算多少,去吧去吧

大嘴:那谢谢掌柜的,我这就去啊

大嘴出。

小郭:他能明白掌柜的用心么

秀才:最好是不明白

小郭:啊?

白展堂:秀才的意思,是咱们最好别让大嘴看出来是故意帮他,毕竟人家老娘刚走,大嘴自己心里正要强呢

小郭:哦,有道理

佟湘玉:咱先说好咧,不管大嘴买啥回来,一定要说好好好,明白么

秀才:嗯呢,就跟芙妹包的饺子一样!

小郭:喂喂喂你说什么?

白展堂:放心吧,大嘴的审美是普通了一点,但也不至于丑到不能看,再说了桌子椅子都买了,还有啥可买的啊!

佟湘玉:就是滴,那就说定了,记住夸的要有分寸,不要太虚假

小郭:明白,就像我这样—侯哥,你长的很富有层次感,一看就是抽象派大师的旷世杰作

秀才:嗯呢,芙妹,你的美也很有观赏性,一看就是写实派的精雕细琢

白展堂:我给你俩个蛋黄派,干活!


13、 内景、大堂、晚上


字幕:一整天过去了


大嘴:停停停,放门口地上就行,我自己搬

佟湘玉:额滴神啊,这都是啥啊?

大嘴:没啥掌柜的,你不让我看看店里少啥么,锅碗瓢盆,换新的水壶,换新的抹布扫帚,还有文房四宝算盘账本啥的,还有靴子,以及糖葫芦

佟湘玉:糖葫芦?

大嘴:对啊给小贝的,大家都有东西不能小贝没有吧,掌柜的我分配的还可以吧

佟湘玉:可以可以,额滴神啊,这些得多少钱啊咋这么大手大脚!

白展堂:咳咳说啥呢忘了头号命令了…

佟湘玉:额…多少钱不重要关键是买的随心,好咧快去做饭吧

大嘴:掌柜的你不问我剩多少钱啊?

佟湘玉:对哦,买这么多还能剩钱啊,剩多少啊

大嘴:十文,在这呢

佟湘玉:啥?几十两就剩下十文?

白郭吕:咳咳咳!

佟湘玉:这也…剩下的太多了吧,就算你滴跑腿费了自己留着花吧..

大嘴:好咧掌柜的,那啥,我做个饭明天还想请一天假,您看行么?

佟湘玉:你这个月假已经用光了,当然

白郭吕:咳咳咳!

佟湘玉:当然可以了,想放就放,要放的响亮,想放再放几天都可以,把家里的事情好好处理处理

大嘴:谢谢掌柜的,对了掌柜的,我看大堂那柱子太空了,就淘了个字画,我也不认字儿光有画,有空你们看看

佟湘玉:好大嘴,快去吧

小郭:这,大嘴买的这是啥字画啊

佟湘玉:额滴神啊,这么简洁的线条,这好像不是字画,蘸糖,你看看这咋这么眼熟呢

白展堂:来给我看看—啊废话,这不咱们镇地图么

秀才:我看看我看看,诶,七个山头一条河,一个镇子三条街,还真是啊

佟湘玉:这大嘴咋买个地图回来

秀才:没事儿掌柜的,离远了一看天下的画都一样

小郭:一样一样你个大头鬼,有空换一个

佟湘玉:换?换啥啊

小郭:换个花鸟鱼虫的总比挂个地图强吧,要不换个自画像也行啊

白展堂:自…自画像?

小郭:对啊,比如把老白挂上去就挺好嘛!

白展堂:挂…挂我干啥啊?

小郭: 把你挂上去,贼晚上就不敢进来了

白展堂:为为为啥啊?

小郭:因为…以暴制暴

秀才:以毒攻毒

小郭:以贼除贼

佟湘玉:以…倚天屠龙

众人:嗯?

佟湘玉:好像这个不是成语哈

白展堂:都上一边去啊,那不跟通缉令一样,你们想吓死我啊

佟湘玉:要不…就不挂人了,等着让小贝去找那个画画的先生随便讨一幅

小贝:你们说什么呢,我讨什么一幅

佟湘玉:小贝回来了,快吃饭

小贝:你们在那看什么呢,我看看—这画真丑,谁买的

秀才:嘘,别让你大嘴叔听见!

小贝:他买的怎么了,买的丑还不让人说了

佟湘玉:嘘,不好看也要说好看,你大嘴叔这几天心情不好

小贝:他心情不好,我心情还不好呢,死邱晓东

佟湘玉:你心情再不好也没有大嘴叔不好!

白展堂:行了,你大嘴叔还给你买糖葫芦了呢,说点好听的

小贝:糖葫芦?在哪呢?我吃我吃

佟湘玉:吃完饭再吃

小贝:哦,那给我留着啊!你们别抢!

白展堂:谁抢你那破玩意儿

小郭:留着留着,都给你留着

佟湘玉:吃饭吃饭

半晌,大嘴负行李出

大嘴:掌柜的你们吃吧,我得连夜赶回去了

秀才:现在走,要走夜路啊?

大嘴: 可不是咋的,不然来不及了

小郭:来不及了果然是头七入土…

湘玉:那个…

秀才:那啥,大嘴,我们等你回来,有什么想不开的一定要跟我们说

白展堂:大嘴,不管发生什么事儿,兄弟们都在,呢

小郭:大嘴,你放心,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湘玉:大嘴,好好在家呆几天吧,小贝,快说句话…

小贝:那个…大嘴叔,谢谢你的糖葫芦啊!

大嘴:不是,你们咋突然这么关心我了,我也不是不回来了,后天早上完事儿我就回来了

白展堂:那就快处理吧,人生都要经历这一天

大嘴:你们说话我咋听不懂呢…

秀才;大嘴,我经历过,这种事儿必须很久以后想起来才难受,good luck

大嘴:鼓得啥?…行了等我回来再说吧,我着急呢先走了啊!

小郭:你们说,大嘴能挺过这一关么?

白展堂:挺不挺的过,这么大个人了,也不会像孩子一样又哭又闹了

小郭:反正要是我娘有这一天,我是接受不了的…

秀才:芙妹,没事的伯母她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小郭:侯哥,谢谢你

秀才:芙妹,我在呢

二人长执手,白佟长嫌弃

小贝幽幽道:一百岁…那你娘不成女妖精了?

小郭:莫!小!贝!

小贝:别别别抓我啊,我吃完了嫂子,我去吃糖葫芦了!


14、内景、大堂、白日


大嘴走后次日上午,同福客栈重新开张,白展堂小郭迎客中

小郭:呦,这不是郝掌柜么,您家的猴还好吧,有日子没见了您里边请

郝掌柜:哎呦这客栈可不一样了啊,连棚顶都擦了可是亮堂了不少

白展堂:哎宁掌柜的,您也好久没见了,宁夫人可是越来越美了您可真有福气,里面请里面请

宁财神:哪的话啊你也是啊,都成了国内一线演员了

佟湘玉:哎呀老王,你也来了,快坐快坐,蘸糖给老王大哥倒一杯刚沏的茉莉花

白展堂:好嘞水早烧好了,小郭去拿

湘玉:哎呀,美滴很美滴很,不管咋说,里里外外换一遍自己看着都舒服多咧

小郭取水倒茶,突觉手臂阵痛开水壶脱手而出,水四下溅射

老王:怎么干活的,你要烫死我啊?

湘玉忙上前赔不是:咋了么这是,不好意思啊王大哥,这茶一会您免费喝,小郭,都多久了,你干活还毛手毛脚滴!

小郭委屈巴巴:不是,那不怨我,那壶底漏水,哗哗的!

佟湘玉:胡说么新壶咋会漏,额看看—诶还真是漏滴啊

路人甲:嘿你们这哪来的墨臭啊,这也太臭了

湘玉:吕轻侯你再搞什么发明?

秀才:不是我的事儿这墨本身有问题…

路人乙:佟老板,你们这扫帚怎么一股骚味儿,你家要做生化武器啊

佟湘玉:额滴神啊,这都是咋回事么,昨天买的时候还没有这样呢

小郭:昨晚上拿回来还没味儿,今早太阳一晒一暖一干,味儿全出来了

秀才:嗯呢,还有我那写字儿的纸,根本落不下去笔,一写就透了

佟湘玉:这都是谁干的好四?

白展堂:还有谁啊,肯定是大嘴啊,为了省钱买的残次品呗!

秀才:心情可以理解但也太坑人了吧!

小郭:还好这些都是用的,也不知道那些菜是不是烂的

佟湘玉:那倒不可能,他没有那个胆子

小贝跑过来:嫂子嫂子,咱这有没有点止泻药啊

佟湘玉:小贝?你咋没上学呢?

小贝:我…我拉肚肚了..

佟湘玉:咋回四儿嘛这是?

白展堂:是不是那个糖葫芦?

小贝不情愿的点点头。

佟湘玉:李大嘴!

白展堂:快把他新买的东西都换下去,我去换旧水壶去

小郭:我去把旧扫帚拿出来

秀才:我都把以前的纸扔了,算了我桌子上还有点先凑合吧

小贝:嫂子,不行…我去茅厕了…

佟湘玉:额滴神呐,额这是好心造了什么孽啊…


15、内景、大堂、下午


小郭:总算都打发走了,从来没干活这么不顺手过

白展堂:你说说这李大嘴,买个壶都能挑漏的?

小郭:幸亏我躲的快,不然手就要烫出泡了

秀才:我知道,肯定是从地摊上买的二手货,不信你看看,壶底还有锈斑呢

湘玉:好咧好咧,等他回来咱们再和他一起算账,该扣钱扣钱该罚款

小郭:虽然做法很可耻,但当初是你们给了李大嘴腐败的动机,你们也有责任!

秀才:可我们也不知道他母亲安葬差了多少钱,他买这些烂东西肯定是缺的特别多,不是被逼无奈也不会这么干

白展堂:你可拉倒吧,普通老百姓人家下个葬能活多少钱啊?

佟湘玉:大嘴滴困难额理解,咱们也有错再先

小郭:我们好心有什么错啊..

湘玉:虽然他滴目的是一片孝心,可手段问题很大,孝心是一方面滴问题,道德又是另一方面滴问题,就像你们说滴,如果借钱给他娘大操大办,她娘在地下肯定不安心,那他今天这么应付了事她娘就能安心咧?

秀才:那…就算是批评,那也要讲究点方式吧

小郭:老娘刚去世,多可怜啊,咱们也不能上去劈头盖脸的,毕竟事出有因

佟湘玉:好好好,那就先旁敲侧击敲山震虎

白展堂:然后单刀直入刀光剑影

众人:嗯?

白展堂:表震慑,表震慑

佟湘玉:行了,等他回来,把话说开了,再大的事儿也是人生必须经历的,不能总藏着掖着

白展堂:对,说他个疮破脓流!

众人:嗯?

白展堂:表透彻,表透彻….


16、内景、大堂、清晨


前堂,四人等候大嘴,白展堂给湘玉倒茶,秀才给小郭捶腿。

大嘴归。

大嘴:呀,干啥呢都在大堂坐着?

白展堂:咳,大嘴啊,家里的事儿都处理完了

大嘴: 啊,都处理完了—你们知道啥事儿啊?

小郭:我们不但知道,而且能理解你的心情

白展堂:有机会也替我们给老人家上柱香

大嘴:你们还真知道啊…你们咋知道的啊?

佟湘玉:别管饿们咋知道的,饿们理解你

白展堂:我们非但理解你,还处心积虑的帮助你,秀才,上证据

秀才:这是你买的水壶,装上水以后浑身都冒水,都赶上喷泉了

小郭:还有这个,这是你的扫帚,不出意外是打扫过厕所的

白展堂:以及这个自带香港脚的靴子

秀才:少珠子的算盘

佟湘玉:最过分的是小贝的糖葫芦,过期食品你也敢买,还有没有点职业操守!

李大嘴见势不妙当场下跪

大嘴:掌柜的,各位大佬,是我不好,可那边急着七天之内下葬,我又实在没钱,我也没有办法啊!

佟湘玉:你的心情额们都能理解,额们本来的意思就是让你偷偷拿点做丧葬费,可那也太多了

白展堂:是啊,啥人家啊你是?

大嘴:我也不想啊,可运费就老贵了

白展堂:运…运费?

大嘴:是啊,那骨灰啥的人都不愿意运,费好大劲才找到马车

佟湘玉:老人都讲究尘归尘土归土落叶归根,你不在家里找个地方安葬,瞎往哪运么?

大嘴:就是因为在家里安葬才花那么多钱呢!

白展堂:行了,少废话,你母亲一辈子堂堂正正

佟吕郭:嗯?

白展堂:额…当然了,也犯过一点小错误,但总体还是勤俭持家不骄不躁,你这么做对得起你母亲么?

大嘴:咋对不起呢,我要不是为了我妈我至于这样么

佟湘玉:你现在说这些还有啥用?

大嘴:咋没用呢,我回来的时候她还可高兴了,叮嘱我谢谢你们

秀才:走的时候…人走的时候叫安详不是高兴

大嘴:你才安详呢,咋说话呢?

佟湘玉:住嘴,行行行任你咋说,反正也不能当面问她老人家了

大嘴:咋不能呢?我妈昨晚上还说有空来看你们呢

小郭:啊啊啊,大嘴你别吓我啊…

秀才:芙妹别怕,他说的应该是托梦

小郭:那也怪吓人的,看我干嘛啊我们又不熟,要看就看老白吧

白展堂:看…看我干啥啊

小郭:人家帮你改邪归正了么!

白展堂:那别光看我..也应该看看小郭

秀才:为什么啊?

白展堂:那不帮她免了半年劳力么!

小郭:别别别啊,还是看掌柜的吧!

佟湘玉:看看看额干嘛?

小郭:你是掌柜的,看看你让你涨工钱…

大嘴:不是这你们有啥可争的啊,我娘都说了,过几天就来,到时候挨个看看你们,顺便给你们带点那边人吃的用的啥的尝尝新鲜

秀才:芙妹芙妹你怎么掉凳了

佟湘玉:你…你不要胡咧咧,你吓饿们,也改变不了你丑陋滴行为

白展堂:就是,老实交代那么多银子到底花哪去了

大嘴: 真下葬用了,不信过几天你们亲口问我娘

秀才:等会,我拿个算盘算一算—不可能,就算从这到广阳府都没有那么贵

大嘴:不止到广阳府啊,那清河离这儿挺远呢!

白展堂:那你把你娘葬清河干啥啊?

大嘴;等会,我娘?

小郭:对啊,落叶归根你懂不懂啊!

大嘴:等会—我娘?谁告诉你们我娘死了!?

佟湘玉:你不自己说的给老人家下葬么

大嘴: 可我说的是我爹啊!

白郭佟转头道:吕—秀—才!

秀才:你们吼我干嘛啊,是他自己说的,他娘找他爹去了,那不就是…

大嘴: 是啊,我是这么说的啊

白展堂:可你爹不早死了么,下什么葬啊,再说你娘去哪找他啊?

大嘴:我爹是死了,但下葬的地儿在清河,我娘嘟囔她快没几年了,非要跟我姑去把我爹的坟迁回家来,说以后方面合坟,这不今早新坟才弄好,可算完事儿了

秀才:那你请红白喜事的队伍干嘛啊?

大嘴: 我们村里的风俗啊,重新下葬都得热闹点,不让老坟的鬼都跟过来了

小郭:咦别说了怪吓人的…那你刚才说什么...你娘带点那边人吃的用的来看我们,哪边人啊?

大嘴:我爹老家清河的名吃啊!

白展堂:那你这运费是啥运费啊…

大嘴:人一听那么远,拉的还是骨灰,不多给点银子谁干啊?

佟湘玉:那…那你咋不跟着去嘛!

大嘴:我要去了谁凑银子啊,我这今天才把做土安坟的钱给人家结了

佟湘玉:额滴神啊真是莫名其妙,你直接开口和额借不就行咧?

白展堂:就是的啊,我们还东猜西猜跟你抓心挠肺的!

大嘴:不是掌柜的,要能借我早跟你们开口了,这事儿和别的不一样,老人入土做坟的钱不能用外人的,不然后代活受罪。

(记得哦,给直系亡亲上供或者迁坟的花费要用自家人的钱,不仅是迷信也是一种尊重)

小郭:也就是说,你娘真的没死?

大嘴:说啥呢,我娘身体可好了

白展堂:这家伙折腾了我几天了

小郭:我身上到现在还有骚味儿呢!

秀才: 我都算错两笔账了!

佟湘玉站起身来:大嘴啊,那你觉得你这样问心有愧拿来的钱,是你自己的钱么?

大嘴:掌柜我知道错了我那也是没招不是…那边工费催得紧…

湘玉:你家有风俗额们可以理解,但解决的办法也不一定非要走弯路,额给你滴银子足够多了,就算是买新滴水壶新滴扫帚也不耽误什么吧

大嘴从怀里掏出银子:多的钱在这儿呢,我正打算还你呢…

小郭:这不是还不还的问题,之前掌柜就是怕你缺钱走歪路才想出这么一个法子

白展堂:还怕你家里有事儿好面子好强,才兜兜转转给你送钱

湘玉:不管咋样,这两天你除了一个儿子的责任,也担当了咱们店里采购滴责任,

可你又是咋对待这份责任滴?

大嘴:我…

湘玉:责任,没有大小,也没有先后,只要是你选择承担,应允去做的,就要尽职尽责,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额滴话,你自己多想想吧

小郭:是啊,幸亏你还有点良心,菜什么的还是新鲜的

白展堂:不然给人吃个好歹你就等着做大牢吧

大嘴:我…对不起大家..我本想着卖菜刀卖了又怕不够,没成想掌柜的就给我送钱来了…

湘玉:好咧好咧,咋说额们也有责任,再说老人迁坟入土也是人生滴大事情,这件四就算过去咧

大嘴:掌柜的..您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螺旋桨…

湘玉:你先别高兴,额滴四是过去了,他们还没有哦

大嘴:啥意思啊?

湘玉:额本来打算,趁着这次换新,给大家都置办点新东西,结果那些钱都给你花了,他们也就没啥可买的了

众人“和善”的看着大嘴

湘玉:额再送你一句话,你记住咧

大嘴:啥话啊?

湘玉:做人嘞,要厚(二声)道啊!

湘玉出。

小郭(攥拳头):行了,大嘴啊,掌柜的走了,咱们也好好聊聊吧!

大嘴:聊?聊啥啊?

小郭:大嘴啊..之前我们多给你的钱,是不是…

大嘴:啥意思啊?那你们心甘付我的,还想让我吐出来咋的?

白展堂:哎呦?还挺有骨气呢!

小郭:还有我那五十件首饰的钱,都给你花了!

大嘴:五十件?你也要下葬啊?

白展堂:甭跟他废话,你给不给?呸,还不还钱?

大嘴:那凭啥还啊..

白展堂:哼,不还是吧,小葵花哥哥课堂开课了,孩子欠钱老不还怎么办?

小郭:多半是欠揍

秀才:打一顿就好了

大嘴:诶你们想干—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干嘛?搜身!

三人从大嘴怀里各掏银子。

白展堂拿着银子在大嘴眼前晃了晃:哎呀,这酒钱哥替你花了啊,你自己喝点开水吧,谢谢啊!

秀才拿着银子在大嘴眼前晃了晃:风萧萧兮易水寒,欠了钱兮你要还

小郭拿着银子赏了大嘴一掌:排山倒海海飞丝,分筋错骨扬灰手!行了,下不为例,走着

秀才:干嘛去啊?

小郭:用这钱给你置办个新毛笔

秀才:芙妹..

小郭:作为回报,你给我置办几十件首饰

秀才:还是别去了..

小郭:嗯?你说什么?

秀才:走…走吧


特写镜头:面目全新的客栈,孤零零的大嘴


被点穴的大嘴心里道(画外音):爹,娘,这下你们把我坑惨了…来人啊,救命啊,我再也不敢贪钱了...


字幕:《武林外传》第九十五回 完


作品简介:

林外后八十回,与网上无数风花雪月天马行空的人文有所不同,是严格按照原剧场景限制与人物性格,根据宁财神本人前八十回内容情节伏笔所延伸的,保持原作哲理性、喜剧性、教育性高度还原原剧本类作品,作为非小作品,缺心理描写与人物刻画细节,密集的对话与者通过脑补形式才能理解,所以因为年龄与,以及阅读形式的门槛,分读者法理解与

《武林外传》后八十回,包括改编了宁财神本人撰写但未拍摄的“神秘六回”,以及2006年拍摄当未播出的“第八十一回”,根据原作设定保持了结局的统一性,双最会和燕小起,郭芙蓉和吕轻侯也会在同福客栈完婚秀莲会带着对杨蕙兰的爱找到下一份归宿,邢育森会退成为商并且娶妻成家请原剧的观者不过度担作品

故事拍摄的背景设定为2007年,一切都将按照十一年前发生未完的故事线继续进行下去,本剧本所有人物关系、地理地名、商铺名号都来源于前八十回故事延伸,部分虚拟人物原型来自作者本身生活经历。

本故事在2019年1月《武林外传》开播13周年前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