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第九十五回 李大嘴贪污为孝心,小客栈内外换新颜(前二十分钟)

《武林外传》第九十五回

李大嘴贪污为孝心

小客栈内外换新颜


本集编剧:雪月猫猫

原著:《武林外传》

作者:宁财神



1 内景、大堂、白天


佟湘玉穿着围裙带着头巾,一身家庭主妇打扮,从楼上冲到楼下,对着镜头大喊:大!扫!除!了!

又转身跑到后院:大!扫!除!了!

大堂里的白展堂坐起身来,三秒后,其它人揉眼的揉眼披衣服的披衣服纷纷上场

小郭打着哈欠:干嘛啊掌柜的,今儿不是月假么

湘玉:做梦呢你,昨天结束咧

小郭:啊?那我透支一下明年今月的,晚安回见了您…

湘玉:站住!可爱滴人儿啊,又到了本店半个月一度的大扫除时间,你就不想说点什么么?

小郭:我…说什么啊?

湘玉:想一下接下来是什么激动人心的环节?

秀才:是…挑任务?

白展堂:那还挑啥啊,跟往常一样,小郭负责大堂,大嘴负责后院和厨房,秀才负责客房,湘玉负责她自己闺房,完活!

秀才:不对啊,那你呢?

白展堂:我…负责串场监督

众人:去!

小郭:你就应该负责茅房!

湘玉:好嘞好嘞不要废话了,这次大扫除和以往不一样

白展堂:咋不一样了啊?

湘玉:额决定,来一次同福换新大采购

白郭吕:采购?!

佟湘玉抬起头,不无感慨的看着客栈里的桌桌椅椅:三年了,里里外外的,也该换换新了。

湘玉拍拍秀才的肩膀:秀才滴算盘都生锈咧

秀才低头:都是木的生哪门子锈…

湘玉拍拍小郭的肩膀:小郭滴扫帚都掉毛咧

小郭:最好能给我买个吸尘器…

湘玉摸摸白展堂的脸蛋:蘸糖滴额头都起皱纹咧

白展堂抓住湘玉的手:为了你别说起皱纹,起个王字儿我都愿意!

湘玉也想拍拍大嘴的肩膀,却只拍了个空气,掌柜的突然回过神来:诶?大嘴呢?

秀才忙回道:大嘴回家了

湘玉:啥?他昨晚不是回来了么?

秀才:今早天没亮就走了,他说他比我们多一天假

湘玉叉着腰:谁允许他自己放假滴?

小郭:你啊大姐,你忘记了,我娘来的时候是你说给大嘴多放一天月假的

湘玉:额…有说过这种糊涂话么?

众人点点头

湘玉摆摆手:算咧算咧,他不来更好,额还省了一份银子了

秀才:啊?省银子?掌柜的,不就是个旷工么不至于炒了他吧…

湘玉:胡说啥捏,额滴意思是,今天滴美四,就没有他滴份了

白展堂:美事?大扫除是啥美事儿啊…

湘玉:哎呀,既然是换新,额决定,也给大家置办点新东西

秀才:然后在我们月钱里扣?

小郭:这是她一贯的伎俩

白展堂:习以为常

众人:切!

湘玉:哎呀说啥捏,既然要买肯定是额出银子啊!

众人听此言,瞪大了眼睛看着佟湘玉

湘玉:你你你们干啥子呢这是,眼睛睁的和牛一样,想耕地啊…

小郭痛哭流涕:掌柜的,三年了,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提出给我们买东西

秀才:而且竟然不是从我们月钱里扣,还主动说“饿出银子”

白展堂:湘玉啊,你是不是发烧了,是不是梦游了,是不是啥童年阴影爆发了,今儿咋起这么早呢,你要有啥心事儿跟我们说说,别想不开乱花钱啊

湘玉:去去去去,额平时不就是算计了点么,至于么你们,好好好,不要算咧,额给无双和小贝买

小郭冲到掌柜的身前:别别别啊掌柜的我的好掌柜,他们不要我要

白展堂:郝掌柜在飞龙谷逗猴呢,湘玉啊那我先说…

秀才:还是我先吧,这个买东西啊也是有经济学依据的,子曾经曰过的

众人: 去!

湘玉:哎呀好咧好咧!你们不要急嘛,咱们先干活,你们一边干活一边想想,自己都有啥想要滴,然后也帮额想想,咱们店里要添点啥东西,明白了么?

三人立正:yes sir!

湘玉:噎死?噎死额谁给你们发银子,额先收拾额自己滴屋子,小郭把水烧了把柴劈了,顺便先叫小贝起床上学,蘸糖关门打烊,秀才现在就把账台里的东西都翻一翻该扔的扔掉,开工!

湘玉上楼,三人长望背影

小郭:这还是我们那个絮絮叨叨抠门算计

秀才:一文钱能掰开了拧碎了藏牙缝里

白展堂:逮个耗子能倒出四斤香油抓个蛤蟆能捏出脑白金来的

三人合:佟湘玉么?


普普通通的日子,普普通通的大扫除

镜头缓缓扫过大堂的每一个角落

有熟悉的白展堂赌斗断指轩辕一角

同福客栈角落剪影

有佟湘玉众人藏身偷听展红绫的楼梯下

同福客栈角落剪影

也有众群演每天换衣换座的客桌数张

以及吕轻侯嘴炮轰杀姬无命的饭桌

同福客栈角落剪影

十年光影,熟悉而陌生,陌生而熟悉


2 内景、大堂、白日


小郭正扫地,偷偷凑到白展堂身边:诶诶,老白,你都打算买什么啊?

白展堂:我呢,就要一双上好的靴子,一身干净的褂子,再要一瓶上好的发蜡

小郭:等等等等,发蜡?你一跑堂的,要发蜡干嘛?臭美给谁看啊?

白展堂:咋说话呢,我招待客人来回在人眼前出现,不得维持一个良好的形象啊!

小郭若有所思:哇塞,真是个好思路啊!

小郭又转身凑到清扫账台的秀才身边:侯哥,侯哥,先别干了

秀才:干嘛啊芙妹,掌柜的一会看见你偷懒可不好

小郭:别废话,想好了么,和掌柜的要点什么?

秀才:我就要文房四宝加一个新算盘好了,旧的那个手油都盖上一层了

小郭抽出账台上的纸:好好好,我先帮你记上,还有么

秀才:我想想…没了…

小郭:再想想啊,掌柜的难得花钱嘛!

秀才:我再想想…真的想不出来

小郭:哎呀笨死了,我给你提供个思路,发蜡

秀才:发…发蜡?

小郭:对啊,你站在前台算账,客人看到你形象不好,很影响心情的,说不定因为恶心就少给一文钱

秀才:恶心…这个思路…很清奇啊芙妹

小郭:懂了么?

秀才:嗯呢!那我还需要一件新的长衫,一定要左家庄德瑞坊的,它家的不起球,还需要一张红木的桌子,读书的时候桌子的质感很重要:对了,文房四宝一定要翰墨轩的,它家的性价比比较高,千万别买汉源斋的,就知道高价请明星代言,五文钱的材质楞敢卖五钱,实际用起来一塌糊涂…还有采石居的….


字幕:半个时辰以后


小郭:停,停,纸没了,要不先这样吧,你去换张纸拿点墨出来,该我说了

秀才:嗯呢

秀才回屋取笔墨。

秀才:说吧芙妹

小郭:首先呢,胭脂不能少,我是女的诶,形象更重要,那就先来二十盒吧

秀才:二二二十盒?

小郭:怎么了?很多么?

秀才:不…不多

小郭:首饰五十件

白展堂听闻凑上前来:五十件?…你这是…买陪葬品呢?

小郭:怎么说话呢你!

白展堂:好好好,你可劲要,一会湘玉回来你把这张,不对,是这卷纸给湘玉看看,然后我亲自给二老送葬

小郭:啊?掌柜的不会生气吧,其实这也不算多嘛…我家年年过年采办的年货,要比这还多几十倍呢

白展堂:那你家有多少人啊?

小郭:算上侍女、保镖、厨子、马夫、园丁、官家,还有大黑二黑旺财小强,大概七八十口吧…

白展堂面带微笑而不语

秀才:那啥芙妹,好像…是有点多哈!

小郭:要不咱俩删点?

秀才:删多少呢?

小郭:删…要不我那二十个彩蝶轩的胭脂改成十九个?

白展堂面带微笑而不语

小郭:那就十八个?—十五个好了啦,这是人家最后的底线了嘛…

秀才:天啊,芙妹真是深明大义

白展堂:对对对,是挺深明大义,放心吧,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湘玉八成会给你个全尸的

小郭:那当然—啊?什么什么尸?

佟湘玉:诶,蘸糖,你们不干活说啥呢?

白展堂:湘玉,回来了啊,新家具看的咋样

郭吕:掌柜的好

佟湘玉:没啥可看滴,样子都差不多,只要换新就行咧,额已经下单交了定金嘞,今天把东西都采办好,明天开始装修,诶,对了,额让你们想想要置办啥新东西,都想了么?

白展堂:想了想了,我啥也不要,就要一双好点的靴子,一身好的褂子,再要一份好点的发蜡

佟湘玉:发蜡?你要发蜡干啥?

白展堂:我不是跑堂的么,关乎企业形象!

佟湘玉:还形象,随便用猪油抹一抹就行咧,还有么?

白展堂:那褂子和靴子…

湘玉:这个倒是应该,等着西街裁缝铺打折额去给你看一看哦,小郭你呢,也要靴子嘛

小郭:掌柜的…那个…我要的东西可能有点多

秀才:嗯呢

佟湘玉:没关系,你毕竟是女娃么多一点也是应该的

小郭:哇塞哇塞哇塞,掌柜的你果然深明大义,秀才,你把清单给掌柜的

佟湘玉:清…清单?

秀才递过一“卷”清单

湘玉:诶秀才你给我书卷干啥?

白展堂嗤笑。

小郭:这不是书卷..

秀才:是我和芙妹要买的东西的清单

佟湘玉看看二人,低头打开“卷纸”,面带微笑,表情宁静。

佟湘玉:好,很好

小郭:其实我还可以再少一点的,一点点…

佟湘玉:不用了一个也不用少

小郭:真的?

佟湘玉:真滴,咱们也不用大扫除咧,直接改购物节你看咋样?

小郭(开心):那感情好啊…

见湘玉面色不悦

小郭: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佟湘玉:你们俩晚上去西街把所有滴新桌子凳子给额搬回来!

小郭:雇个驴车就行了嘛…

湘玉:不许雇车不许雇人,就你俩肩抗手搬!坏了一个角啥都别想要!还有你,还想要发蜡,也不知道跑个堂臭美给谁看!

白展堂:他俩狮子大开口有我啥事儿啊…

湘玉:要什么东西,你们自己再想想吧!

小郭高喊:掌柜的你别走啊…我错了我们再减点..十四盒胭脂…

白展堂:该,让你俩嘚瑟,不知好歹,我买个发蜡都得改用猪油呢,还想要五十件首饰!

小郭:那…那现在怎么办啊,是不是连一个胭脂都要不来了..

秀才:刚开始还能,现在估计只有什么都不要才能赎罪了…

白展堂:知道事儿大了啊!

小郭: 怎…怎么办啊?

白展堂:还能咋办!你俩就多走几趟,把新桌子凳子都扛回来,省的掌柜的花钱雇马车了

小郭:啊?那么多桌子怎么扛啊,人家肩上还有伤了啦…

白展堂:你啥时候肩膀有伤了?看错剧本了吧你

小郭:额…无双的传染给我了!侯哥你搬!

秀才:别看我啊,我是个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也无搬桌之力

小郭:诶不对啊,白展堂,以前往店里搬东西这事儿不都是你负责么

白展堂:那个…你看我这不给你俩机会呢么!

小郭:少来了啦,我才不搬呢!

秀才:我倒是想搬…我搬不动

小郭:不对啊,还有大嘴啊!等他回来让他去

白展堂:瞅瞅你俩啊,就干活的时候能想起人家

小郭:诶,我有个主意,等他回来让他搬,然后私下和掌柜的说,是咱们四个一起搬的,怎么样?

白展堂怒指小郭:你这个建议真是太厚颜无耻了—但是我很喜欢

小郭:那要东西的事儿…

秀才:等掌柜的气消了再说吧

白展堂:那就这么定了,咱也不深坑大嘴,起码雇个车把东西先拉到胡同口卸车,再让大嘴搬到店门口,咱们再接过来,理解么?

小郭:理解理解,这招我以前在家经常用,每次我都让我表妹扫院子,等我爹快回来的时候再把扫帚要过来,让她回屋喝喝水歇歇脚,然后我再惨遭表扬,是这意思吧?

白展堂:哎呀妈呀,不愧是腹黑女侠啊

小郭: 嘿嘿,承让承认,鸡贼盗圣

秀才:喂喂喂你们这不是坑大嘴嘛…

小郭:哎呀这哪算坑嘛,让他锻炼锻炼减减肥嘛,那你忍心让我去搬么?

秀才:不忍心…

小郭:不就得了,我告诉你啊,到时候有什么异动随时向我汇报啊

秀才:嗯呢…


3 大堂、中午、白日


大堂焕然一新,账台上空无一物

大扫除之后

大堂内桌子椅子也被清空,到处是未干的水迹

桌椅被搬出

湘玉端着盆子:蘸糖,小郭呢?

白展堂:她说看大家忙了一上午了,主动去给大家做饭了

湘玉:额滴神啊,额早上出门都跟无双说了让她做饭

白展堂:已经晚了,生鸡烧成熟鸡了,你闻

湘玉:啥?

白展堂:烧炭的味道

湘玉拍脸:这个死大嘴,早不走晚不走偏偏大扫除走

话间,大嘴低着头一脸苦相进门。

白展堂眼里看到了救世主:大嘴啊,你可算回来了,快去厨房!

大嘴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大堂:啊,我回来了,干啥啊这是,咱客栈不干了啊?

湘玉:胡说啥捏,大扫除,李大嘴,你又偷懒儿!

大嘴:我哪知道今天大扫除啊

白展堂:行了别废话了快去厨房吧,再晚了肚子又要受罪了

大嘴表情平淡:哦,我这就去

湘玉: 等一下大嘴!

大嘴:咋了掌柜的?

湘玉:店里翻修,要给大家置办点新东西,你厨房缺啥?

大嘴:哦,你随便看看买吧。

湘玉看着大嘴的背影。

白展堂:咋了这是,这次回来闷闷不乐的

佟湘玉:有便宜占都不乐?这还是大嘴么,不会是家里出啥事了吧?

白展堂:谁知道呢…

湘玉:你也别闲着咧,中午吃完饭下午去吧椅子弄回来

白展堂:不让小郭和秀才弄么..

湘玉:他俩搬个桌子,还不够花额滴医药费

白展堂:那你就心疼他俩…我呢…

说罢湘玉掏出碎银子:还学会矫情咧,又不是真让你从西街搬回家来,雇个驴车拉到胡同口,就这一小段路总行了吧?

白展堂接过碎银子:行,那要剩下银子了…

湘玉:你自己留着,嘘,别让大嘴看见,他嘴碎

此刻,李大嘴正鬼魅一样站在二人身后

二人回头同喊:妈呀!

白展堂:大嘴你干啥啊要吓死我啊!

湘玉:大嘴…你还有啥四嘛?

大嘴:没事,就是跟您说一声,过两天我还得回家一趟

湘玉: 你你还要干啥嘛?

大嘴:您就别问了,私事儿

湘玉本想拒绝白展堂用手捅了捅湘玉,湘玉想了想道:正好店里装修,那你快去快回啊…

大嘴:谢谢掌柜的

大嘴下。

湘玉:蘸糖,大嘴今天好奇怪啊…

白展堂沉思不语


4、内景、男寝、下午


大嘴在收拾东西。

秀才:大嘴大嘴,你还要走啊?

大嘴: 今天不走,过两天的。

秀才:你家里不是有什么事儿吧?

大嘴欲言又止:我…老人的事儿一时半会也讲不清楚

秀才听大嘴语气不太正常:你要有什么能帮忙的事儿一定和我说…

大嘴回过头来:真的啊?

秀才:当然得是能帮上的..

大嘴从柜子里抽出几本书来:你要真想帮我这个忙,把这几本书买了

秀才:这…哪来的《万国图志》啊?

大嘴:上次跟你小郭置气,从老白那拿来的几本儿,一直放着也没用,便宜点你拿走吧

(见白展堂偷懒被砸手,大嘴被讽装文豪,即《武林外传》第十三回)

秀才:这个…四大名著我都看过了,万国图志不是我感兴趣的领域

大嘴:行了,这点忙你都不帮还是兄弟呢

秀才: 大嘴,你是不是很缺钱啊?

大嘴:你这话说的就有问题,那我啥时候不缺钱了?

秀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缺钱,我的意思是你这次—算了算了你忙吧…古人说的真好,书到用时方恨少,钱到月底不够花…

大嘴:诶,秀才,你知道请个红白喜事儿的唢呐队要花多少钱不?

秀才:这个要看什么水准的了,就小六那个水平的应该几两就够了

大嘴:几两…那行我再算算吧…


5、内景、大堂、黄昏


小郭:侯哥侯哥,大嘴呢,等着他搬桌子呢

秀才:出去一下午了,卖东西去了

小郭:卖东西?什么东西?

秀才:不知道,一大包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他平时留的破烂

小郭:一会驴车就到胡同口了,他不回来谁搬啊?不会真的要我搬吧,我这禁不住风吹雨打的小蛮腰啊..

秀才:我看你平时扎马步不是挺稳的么..

小郭:去死

大嘴进门。

秀才:诶诶大嘴回来了

小郭:大嘴,你回来了,快来快来

大嘴: 干啥啊?

小郭:额…掌柜的吩咐你,去胡同口把新买的桌子凳子搬进来

大嘴:吩咐我?啥时候吩咐的啊?

小郭:早上大扫除分配任务的时候,你不在没听见

大嘴:哦那行,这事儿就包我身上了

大嘴转身欲出,突然停下回头来:诶,不对啊,掌柜的今早跟你们说的,那时候我没在啊,她怎么能提前知道我是中午回来还是夜里回来?

小郭(嘟囔):侯哥大嘴怎么智商突然上线了…

秀才(嘟囔):芙妹莫慌看我把他忽悠瘸了

秀才:这个…掌柜的意思啊是说咱们店里,除了你以为别人搬东西他都不放心

要是你在就一定让你搬,你不在呢

小郭:就等你在!

大嘴:那凭啥啊,你们没长手啊?

小郭:我们也没说不干啊,你就把东西搬到门口,我和秀才帮你搬进屋来

秀才:科学合理,省时省力

小郭:噢耶!

大嘴:哦,是这么回事儿啊…那行,诶,那也不对啊,那万一掌柜的没看见我功劳不都成你俩的了?

小郭(嘟囔):侯哥大嘴今天是不是换演员了..

秀才(嘟囔):不会的脸能装肚子也装不了啊..

大嘴:哦..我明白了,你俩,是想偷懒吧?

小郭:我们…

大嘴一伸四个手指:三文钱!

小郭:啊?什么三文钱?

大嘴:一张桌子三文钱,我帮你俩搬了

秀才:可你那是四…

大嘴:额…那你要给四文也行

小郭:我们…凭什么给你钱啊?

大嘴:那我就把你俩的小九九跟掌柜的汇报一下

小郭:呀哈?你还学会打小报告了?我看你是想尝尝排—

秀才:大嘴,这钱我们给了,我和芙妹的那份儿活就麻烦你了

大嘴:那就这么定了啊,驴车呢?

秀才:老白去拉了一会就到胡同口了

大嘴:我这就去接他,那啥,咱说好了,我帮你们干了,然后在掌柜的面前说是咱们一起干的,到时候你得给我加钱

秀才:就按你说的办

大嘴出。

小郭怒斥:喂你脑子有问题吧,凭什么给他钱啊?本来他也应该干一份活的好吧

秀才:芙妹,我是故意给他钱的

小郭:故意?你钱袋子又鼓了?又想假仗义了?

秀才:不是不是,你误会我了芙妹,大嘴家里好像出事儿了,他今天一天都在凑钱,连去年的书什么都翻出来卖了,咱们就假装帮他一下吧

小郭: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6、内景、大堂、黄昏


秀才小郭站门前,白展堂进

小郭:老白老白,看见了么

白展堂:看见啥了?

小郭:大嘴今天格外勤劳

白展堂:废话,我付钱了他能不勤劳么

秀才:付钱?你付什么钱?

白展堂:刚才在胡同口,死活赖活说他自己搬,我心想正好不用我了,他又跟我要钱,说不给他就跟掌柜的打小报告说咱们三个坑他

小郭:那你就给他了?

白展堂:哥是怕黑吃黑的人么,他从十文讲到五文,又从五文说三文,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激动,我怕他再当场抽过去,就把钱先给他了,反正雇力工都不止这个价了

秀才:是吧是吧,我就说了大嘴这次回来特别缺钱

小郭:他也和我们两个要钱了,怎么回事儿啊?

白展堂:也跟你们要了?看来…确实有什么内情,找个机会探探口风吧..

湘玉下楼:诶?蘸糖,你回来了,新桌子凳子呢?

秀才:外面大嘴正卸车呢

湘玉:哦..咋?那你们三个就干站着,观摩学习呢?

小郭:不是我们不干

秀才:是我们付钱了

湘玉:付钱?付谁钱?

白展堂:大嘴让我们付他钱,他替我们干

小郭:不让他干他就跟我们急

湘玉:额滴神啊,大嘴这是咋咧?

白展堂:咋了暂时还不知道,但能看出来

小郭:他急着用钱…

湘玉忙出门长望。

湘玉:咋回四嘛,平时缺钱都找额先要下个月滴工钱,这还自己打上零工了?

小郭:大嘴不会是疯了吧?

白展堂:我只听过往懒上装疯的…没听说还有往勤劳上疯的…

湘玉:不行,额去问问他

秀才:掌柜的,目前的情况你最好是回避一下

湘玉:啊?为啥?

秀才:大嘴说替我们干活,当你面说是我们一起干的,你现在就下楼他不好意思和我们多要钱了

湘玉:这…好吧好吧,蘸糖,找个机会问问大嘴是咋了

白展堂:你放心,你不说我们也关心着呢


7、内景、大堂、晚上


大嘴走进屋,一脸灰尘,用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

大嘴:行了,完活,验验看看少没少

小郭:大嘴辛苦了,快喝口水吧

大嘴:没事,那啥,你们把账给我结一下吧

白展堂:啊对对对,拿着,嘴啊辛苦了,多出来的是酒钱

大嘴:酒钱?

白展堂:干这么多活,不得买点小酒犒劳犒劳自己么

大嘴:哦哦,对哈

小郭:这是我的,嘴啊辛苦了,多出来的是饭钱

大嘴: 饭钱?

小郭:干这么多肯定饿了啦,买点现成的东西吃哈

大嘴:哦哦…那谢谢你们哈

秀才:这是我的,嘴啊辛苦了,多出来的是病钱

大嘴:病病病钱?

秀才:万一落下啥后遗症不得有钱治啊!

大嘴:三文钱能治啥后遗症啊…

秀才:那就…再加一文?

大嘴:成交!

小郭:够了够了不是绝症都能治了

大嘴:行,那我喊掌柜的下来了啊,掌柜的,掌柜的

佟湘玉:来咧来咧来咧,终于完事儿,快让额看看。

佟湘玉假装不知众人之事:额滴神啊,这么整齐,这不会是让大嘴一个人搬的吧

大嘴:没有没有,我们一起搬的

佟湘玉:那大嘴身上咋都是汗,你们咋都没有

吕白郭:这个..那个…其实

大嘴:没有掌柜的,他们从街口搬到门口,我就搭把手再运进屋,外面有风他们都吹干了

吕白郭;对对对对

佟湘玉:哦,那大嘴你还是够机灵的啊,行,既然偷懒了就快去做饭吧

大嘴:诶好咧掌柜的,不过今天还是休假,能不能给三分之一天的加班费啊

佟湘玉:三分之一加班费…可以…

大嘴:好咧,你们请好吧,洒家去也!

佟湘玉看着大嘴的背影:连加班费都记起来了,还真是有事,干嘛不说出来大家凑凑钱帮他么

秀才:不说肯定是有隐情,人家不要面子的啊

佟湘玉:这样啊,那咋办啊?

小郭:要不,就假装天降钱袋子,正好砸在大嘴炕上?

白展堂:穿房而过落在炕上?你说的那是钱袋子还是榴弹?

小郭:那就…落在厨房门口?

湘玉:不行,这种飞来横财容易惹出麻烦

小郭:怎么可能,他是大嘴啊,就他那胆子,比芝麻还小一个西瓜,他能惹什么麻烦…

佟湘玉:那也不行,先弄清楚啥事再说!

白展堂:那这样吧,先让秀才晚上探探,弄清楚以后咱们再说

佟湘玉:就这么定咧,先吃饭吃饭


8 内景、大堂、晚饭


晚饭,众人落座用餐,大嘴独自低头默默吃饭,其余人时不时看看大嘴

湘玉:咳…大嘴啊,这次回家,家里都挺好的啊?

大嘴:啊,掌柜的,都挺好的

小郭:你娘都挺好的哈?

大嘴:挺好啊…

白展堂:邻居都挺好的哈?

大嘴:挺好啊..

小贝:鸡鸭鹅狗猫都挺好啊?

众人:嗯?

小贝:我看他们都问了我也问问..

湘玉:去去去,这里没有你滴事,吃完饭回屋做作业去

小贝下

湘玉:大嘴啊,你要有啥四儿一定要和饿们说哦

大嘴:真没啥事,那啥,我吃完了我,我去把柴火劈了,明早早点起,余出来时间去买早市的菜,便宜又新鲜,还能给掌柜的省俩钱儿。

湘玉:额滴神啊,这还是额的那个好吃懒做能不干活就不干活的大嘴么

无双:额…我刚才没好意思问,大嘴这是怎么了,还有你们问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啊?

小郭:你不知道,今天大嘴回来特奇怪,才回去几天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秀才;真应了那句老话啊!

小郭:哪句啊?

秀才:士别三日,当刮嘴相看啊!

白展堂:别看了,这回全看你了

秀才:看我?看我什么啊

湘玉:搞清楚大嘴到底怎么了

秀才:他不说了我怎么办啊

白展堂:笨玩意儿,不直接说你不会套话啊

秀才:你的意思是,旁敲侧击?

小郭:击鼓传花!

白展堂:花里胡哨

湘玉:哨你们个头啊,还不快去!

秀才:嗻!

秀才下。

湘玉:无双,今天回来的挺早啊?

无双:啊,娄知县在衙门不回家了,他就让我们早点回来吃饭了

白展堂:干嘛不回家啊?

无双:好像是大嘴他姑会乡下了,家里没人做饭

小郭:呀,娄知县把老婆气回家了?

湘玉:去,不要胡说,说不定人家里有啥四呢

白展堂:大嘴他姑也回乡下了…这么一说,八成就是大嘴家里的事儿啊!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