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十年手记(长篇连载)》王俊凯x王源 HE️ ①

凯源-HE-架空-长篇-VillpiGzou

|楔子|

又一年蝉鸣,七八月的重庆实在太热太热。不论是刚拿出来的冰镇西瓜,或者吱呀吱呀转个不停的电风扇都无法阻止汗珠嘀嗒。

那年我才14岁,2013夏,与今年的夏没两样,只是当时打在木质课桌上的草稿早已被时光晕染,双人床上未叠的被子铺了厚厚一层灰。

手机没电了,我盯着旁边的立式书柜,或许不能说盯,仅是眼睛未能聚光地固有视线而已,就像我多年我多年固有地看着他一样。

书架上有一本放反的书,我抽出来,是村上的《挪威的森林》我记得从前他最喜欢读的书就是这本。

他问我:“王俊凯,如果我是直子,我得了好严重好严重的病,你会不会一直一直不放开我,就,假如我都认不出你了,你会不会?”

我怀念的,不只是那几年的夏天。相信我,虽然村上故事的结局不怎么好。但我的故事,就让我们一起写。

 

|一:2013年|

1...真与假

重庆今天吹的东风,俗言道春风送暖,但今天的秋风也带了点点暖意。

2013年9月21日,我的十四岁生日。本来不想大肆庆祝的,而停不下来的同学却总也怂恿开一场盛大的party。于是定在了晚上找一家离市区近一点的轰趴馆。

晚上来了很多人,我估计大半个年级都来了,甚至还有不熟悉的生面孔,大概是其他年级或者是外校的。不是我吹,虽然年仅初二,但在整个初中部我也凭借着一副金嗓子和爱交朋友的特点小有名气。但总而言之,我是不喜欢这种十分吵闹的气氛的。从来,从来,很少人才知道,表面开朗的王俊凯其实内心里很不喜欢喧嚣。三层的小别墅挤满了人,每一个平方厘米都承担了它不该承受的重量。我挤开人群,在台上做了个简短的发言。而后便是狂欢。事实上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听我的讲话,无一例外都端着纸杯蛋糕,叉子还在往嘴里送。也罢,刚好够我找个清静。

我坐到小客厅的沙发上,很少灯光打向这里,就如同隐蔽潮湿的墙角,只不过没有雨水味儿。死党端着一杯果汁走过来,做到沙发扶手上装酷:“诶,小凯,你的party,不去玩玩?”而后怕我无动于衷,又补上一句:“有好看的女孩子哟。”我内心里笑笑,对这种搭讪啊或是泡妞并不怎么感兴趣,但又不好拂了死党的面子,只好花五秒进行表情管理,然后站起来,痘痘衣服,做出很色眯眯地把手臂搭在死党的肩上。其实心里对死党的肩膀特别嫌弃,毕竟我有洁癖。

其实要感谢死党,如果不是他的一句无心之语,或许,或许我又会过很多年才会遇见我心心念念的他吧。

说回来,大厅仍旧挤满了人,屋顶的宇宙球灯反射着细碎的月光,吸顶灯在交相辉映,有安安静静坐着一直吃东西的,也有学着大人舞步装模作样扭个两下的。甚至还有的在吸几口烟,如果把他之后被呛着咳嗽忽略的话。我皱起眉头,手在前面挥两下,赶走飘来的烟雾。

死党不知道什么时候接过了麦克风:“内个,三儿把烟给灭了。”,然后把我往旁边的歌台推了下,“下面掌声有请今天的寿星凯爷来给我们唱首歌!”我他妈的,我猛地扭过头去看死党,死党嘿嘿一笑,我知道大事不妙。

我拿起麦克风,全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我,“我……”我话还没说完,死党抢过话头,“有谁愿意和凯爷合唱一首的?”好多人举起了手,我都快看花了眼。忽的,我看见旁边有一双异常漂亮的杏眼眨巴眨巴。恕我难以描述,实在是由于人太多了我没看清他的全貌。

但心里对自己说觉得这个男生应当是很好看的。我手伸向他,“同学,愿意和我一起唱一首歌吗?”,我看见那个男生左顾右盼了一下,估计是无法确定,最后才拉长声音怀疑的问:“我?但我没举手啊?”嘿,有点傻,我当然知道你没举手啊,但你好看这不就够了,我点点头,示意让他上来。

果真是一个漂亮的男孩子,虽然用漂亮形容一个男生未免不太得当,但不得不说他真的是我见过的最漂亮最漂亮的男生,在我活着这14年间,从来从来没有一个男生,甚至一个女生,如他长得这么好看。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好像有些害羞,他说,

我叫王源。

好名字,的的确确的好名字,我一拼字,我就想到山水有相逢,又是同一个姓,这就是14年单身修出来的缘分吗。

我说,我们唱《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好吗。他点了点头。我想,那便是我,之后的十年,甚至更多年,幸福?或者说爱情,的开端,永永远远。

 

2...薄荷与牛奶味

他的声音很清澈,就像三伏天里抚平在伤口上的一片薄荷,又像是上学时大口大口嚼着的劣质泡泡糖,对于初二的我而言,这仿佛就使我找回了六年级毕业那天的流连忘返与追忆欢喜。

一曲终了,死党和同学都呆呆的,暂且认为是有些被和他的歌声所震惊了吧。过了好一会才听到台下的惊呼声和掌声,死党高高举起手大叫:"太完美了啊凯爷,简直绝配啊真的绝配!"我摇了摇手,我看到王源害羞地撩了撩额前的发丝。仔细看他的发丝里带着一丝淡淡的棕色,也不知道是故意染的又或者是自己天生的,但看他这么乖的样子倒也不像是违背校规而染的发。凑近他能闻到淡淡的牛奶味,和他纯白的皮肤相得益彰。

后来聚会草草结束,后来我没什么兴致了,一个人又坐回沙发的暗角抱着手臂仔仔细细回味他的声音,虽然我自诩唱歌也算是上档次,但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像他一样的声音,深深地把我捕获。

我问死党要王源的QQ,他发给我,然后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兄弟,你这么多年不谈恋爱,你不会喜欢男孩子?"我想他可能只是开个玩笑,但不得不说,确实,从心底里,之前很少对女孩子,不论是同校的又或者是外校的基本上都很难提起兴致。很久很久,都没有谈恋爱的欲^望,但是首次,对于王源,我竟产生了淡淡的情愫。或许不是情愫,可能只是青春期男生普遍的萌动,而我的对象却不是什么普通的女孩子却只是王源罢了。

死党把手在我面前挥挥,我才回过神来,"不是吧王俊凯你认真的?"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什么也没回答,过了好一会,我说,"兄弟,如果真是,你不会歧视我吧?"死党揽过我的肩膀,我点了点头。从别墅往市区走去。虽然没喝酒,但莫名的,心里有些跳动和昏昏沉沉。

ID卡刷开宿舍的门,舍友都没回来,裤兜里手机发了个提示音。我解锁屏幕,看到QQ:好友王源已经通过你的好友申请。他给我发了一个"你好"的手势,是那种嗯这么说呢很小清新的漫画里截出来的那种打招呼的手势,更让我从心底里认为他是一个很乖的小孩。想到这里嘴角扯起来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在很黑很黑的深夜里,只有镜子,和桌上的月光,倒映着,不然没人看见我的笑。

我回他一个你好。我想了想要不要再发点什么,想了想如果不发就没话可说了,但如果说的话那他会不会觉得我很烦?仔细想了想决定还是发一个消息,毕竟男孩子没有女孩子心思那么奇怪,想必也不会轻易对别人产生什么反感。

我说,你在干嘛。过了一会,我就一直盯着那个小小的显示屏,许久都没有来消息。本来我已经决定来一个游戏的,但刚切走页面就看到他的消息。他发了一个语音条。我点进去听。他说:"王俊凯我在洗澡啊你有什么事情么?"我还听见背景淡淡的水声,仿佛可以看见他在往身上涂着牛奶味儿的沐浴露。

我想了想我回:没什么事啊就是室友都没回来所以找你聊聊天啊。然后又觉得这样太暧昧,于是补了一句:话说11月份的校园歌手大赛你有兴趣吗我们可以一起参加啊我们声线也蛮搭的啊。

我听见宿舍的熄灯声响了,宿管老师挨门挨户收手机,我赶在宿管收走我手机之前把他的备注改成了"源源",可爱的名字搭配可爱的人,而后钻进被窝,虽然我明白今天着实不大可能睡着。

3...图书馆与遇见

第二天是周一,不得不早起参加升旗仪式。在操场百无聊赖地傻站着,太阳忽然变热了好多,借着死党身体的阴处遮了遮太阳,而往左一看,突然就看到了王源。他站在我左边的左边的左边的那列队伍里,我凝视了一会他的后脑勺。想必他也注意到了什么,把头转过来看我,我看见他的杏眼突然如同揉碎的星星在一刹那间绽放了光芒。我露出虎牙牵起嘴角回他一个自认为暖暖的微笑。他向我挥挥手。一阵风轻轻地拂过,太阳被软软的白云盖住了面容,不再辐射讨厌的热辣的光。整一个升旗仪式三十多分钟,他转过头来看了我三四次,就是那种娇羞的笑,一被发现就慌张地转回头去,让人禁不住想刮他鼻子的冲动。

但毕竟他在初一我在初二,中间也隔着一栋教学楼,找他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所以日子只好一天天的过,在日记本上写他的名字,偶尔发发QQ,记忆里他的笑却总是忘不掉。

过了一两个星期吧,期间除了升旗仪式从未碰见过一次甚至是在食堂,甚至都让我怀疑他是不是从来不吃饭只顾着学习,构造出如此一个人设。而今天终于碰到他了,是在图书馆里,我翻抽屉才发现上次借了好久的一本书忘了还,也不晓得欠了多少钱,毕竟学校图书馆这种黑心商家就是靠这种逾期金来赚钱的,往往限制还书日期只有十几天而逾期金却几毛一天。扯远了。我到图书馆还书才发现卡里钱不够了,本想用我的帅气来请求一下能否就免了这次,谁知那管理员硬是盯着手机反倒不看我一眼。

这真的蛮尴尬的,虽然图书馆人流量不多,但往往还是有人不时地经过毕竟学生基数在这。况且我又是站在整个图书馆最大厅的进门的位置,不时走过女孩子诧异地看着我,可笑我堂堂王俊凯竟然卡里木钱了,荒唐,真是荒唐。我想想要不要叫死党帮我来付一下钱但又想想他在和女友约会不忍心打搅他这一份兴致。

"用我的卡吧。"我听到旁边突然出现的轻灵的嗓音,扭头一看是王源啊,他已经把卡放到了读卡器上,又是熟悉的微笑,只不过多了几分阳光,他斜背着包,虽然不是很高但看起来总有超脱他这个年龄层次的成熟。我看见他的手里拿着一本《挪威的森林》虽然我没看过这本书,但也久闻村上的美名和这本书的过于艰涩与露骨。

"好了。"管理员抬起头把卡还给他然后低下头去接着玩手机。"谢,谢谢啊"我对他说,毕竟忽如其来的碰见让我心里如同怀春的少女 砰砰地小鹿乱撞。又想着发型怎么样,眼睛有没有浮肿,完完全全不想给他留下任何一个坏映象。"没事啊有幸帮初二的大帅哥王俊凯我求之不得喔,要不请我吃饭吧?"他眨眨眼睛,睫毛轻轻地抚摸着下眼帘。那一刹那,我仿佛真的以为他是上帝派给我的天使。

4...火锅与暧昧

中午溜出去找了学校外的一家火锅吃饭,重庆人嘛,最喜欢的当然是火锅。我问他要什么料,他说麻辣的吧。我有点惊讶,我说看不出来啊你喜欢这种口味的吗。他又眨了眨眼睛,怎么说呢,就像微风忽然拂面,或是轻轻的暖阳,河心被一块小石子溅起一圈圈的涟漪。

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吃饭,他就坐在我的正对面,我突然感觉这样好幸福,就好像是一对情侣,可以在夏夜的草坪上肩并肩躺着仰望微弱的星光,可以在独木桥上勇敢地向前走因为总有一个人会在身后紧紧地牵住你的手,在你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环抱住你。话在心里就不知不觉地说了出口,我说,王源你不觉得我们现在就像一对恋人么。他的脸刷的一下就变红了,耳尖像是饱满的红宝石,让人经不住捏一下。“你,你干嘛啊王俊凯。”又是他最特别的那种娇羞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说我的话又或者是说我捏他的耳朵。

我也有些尴尬,毕竟这种暧昧的举动在我们之间是从来没有过的,我打了个哈哈切过了这个话题。忽然想起来了什么,我问王源:"我还没有你手机号吧?"他想了想,说:"是哦。"又想了想,对着我邪魅地笑了一下:"王俊凯你不会看上我了吧?"这下轮到我脸红了,我脑袋极速运转如何才能化解这份尴尬,我磕磕巴巴说:"我,我怎么可能看上你啊好吧?"或许是我的声音有些大,旁边那一桌的俩个女生捂着嘴笑了一下,还给我们拍了一张照片,我留意到了但没注意认为肯定是我的魅力太高了吸引的她们。

结完账我和他一起走回学校,毕竟下午还是要上课的我们也只是乘着中午溜出来了而已。谁知道回去在门口碰到了那个更年期的女校长,于是……下午的课倒是不用上了,换成罚站。听死党之后的回忆,老班下午第一节课来上课听说我和王源被校长罚站了,不仅没大发雷霆,还"……嗯就是那种怎么说呢……诡异的微笑"而且附带"跟王源他们班的班主任也说明了情况"我听说倒是舒了一口气,好歹这个学期换成了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当班主任,听说是京城的名校刚毕业的。

和他在校长室外站了一个下午,虽然腿有点儿小麻,但无聊是绝对说不上的,和王源对视着只十秒就一同大笑出来,惹得更年期校长开门幽怨地看俩眼,我们就立刻手背在身后,身子离开墙面仿佛一下子就重新长出来了骨头。

女校长大概也觉得我们俩在这罚站是她给自个儿找麻烦,又或者是买的股票又涨了几个点,反正总而言之我们站了三节课之后就把我们放了回去。我推开门报道,正好是最后一节课,物理大秃头老师挥了下手就把我放了进去,然后接着讲如何用直尺测量一个物体的长度。

物理课我也没什么心情听,拿出一本厚重感的日记,记下和王源的第一次吃饭和第一次罚站。最后画了一朵淡淡的云。

日子总要越过越云淡风轻的,那就趁着还年少在意一次吧。

5...搂肩和期中考试

日子过的很快,时间颤颤悠悠扶进了金秋十月。学期也过去小半,虽说是小半,而学校不知道是为了给新生一个下马威,抑或是提升紧张气氛,将期中考试安排在了十月中旬。

我的成绩实话说不怎么样,在这个时候长得帅也起不到根本作用,而每次为了保持年纪中游的水准,我往往需要在考前一个星期苦苦地熬夜背书,一两年来也渐渐熟悉了这种考试方法,也不会觉得辛苦什么的。

于是从今天开始我便为期中考试复习了,同舍的三个死党都大声嚷嚷着英语和语文,中外交织,从前早已习惯甚至于自己也会加入这颇有气氛的朗读之中,而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心不在焉,背书刷题都没办法沉下心去。我想了想是为什么,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给我震明白了,原来一直在思念,的人是他啊,王源。

很快到期中考试了,我还记得那天云有点铅灰色,电线杆上的小鸟停了一会儿结伴远去了。我看着一片空白的试卷,心里有点蒙,忽然意识到还在考试,于是意识猛的转了回来。但看着艰涩难懂的长短语文阅读篇目,心思又有些飘远。从窗外飞出,到了楼下的初一教室。我大概可以想到王源奋笔疾书的样子,或许会在某个想不出来的地方啃着笔头,或是转着笔然后掉到地上,安静的教室发出如此响的声音,所有人都看着他,他嘴角羞涩的地笑笑。

直到监考老师收卷子到我面前时我才意识到刚刚臆想出的声音原来是交卷铃声。我看看空白的卷面,看看老师坚毅的眼神,看看周遭或怜悯或戏虐,我颤颤巍巍地递上这薄如蝉翼的试卷,正如窗外刮的颤颤巍巍的风一般。

这是最后一科,考完便可以直接离校。我收好东西,走下楼梯没想到碰到上楼的王源。我叫住他:

"诶,你上楼干嘛啊。"

他有些支支吾吾:"我……我我找人。"

"你找谁啊?"我很疑惑这才刚开学初二就有认识的人了?

"没……没事了。"

说完他转过身去,调整到跟我同一个身位。

"你考的怎么样?"沉默了好一会儿,我只好随意找话题。

他笑的有点开心,不同于平常的人笑只是神经扯起嘴角上扬,他笑的很特别,很容易可以看出来是发自内心的开心:"都会做。"

我思绪不在这,完全被他的笑给吸引了,但也没法让他重说一遍,只好装作随意地拍拍他的肩膀。

他好瘦,这是手上传给我的一个直接的感受,让人不想放手,只想紧紧地搂住他。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