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忘羡】【ALL羡】【不洁】【虐】【追妻火葬场】【多人运动】【BE】罪奴司之男妾19

慎入!慎入!慎入!

不洁!虐!多人运动!BE!

注意避雷!!!!


过了巷口,魏婴还未出云梦,既然蓝家的人这么快就赶过来了,我也别浪费人家的远道而来的一番心意

江晚吟的死因如此荒诞,莲花坞那边的人绝对会藏着不往外露,一件秘闻也是折了云梦的脸子

出了个被嫌遗的男妾养子又如何,总不会比江家少主这样死在床榻之上更丢人了吧

纸包不住火,虽说江家密而不发,但外面的蜚语倒不会有一日缺席,而且这次的闲话还更好说了些


云梦江氏一夜之间损了大半的原气,虞夫人那样的角色又岂会垮掉,亲儿子没了可怎么好,哪里还由得她去养病

这江家主母的位子也是群狼环伺,尤其是虞夫人这般做人,整个莲花坞的江家人怕是占了八成都等着她落架呢

都说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虞紫鸢,我们都等着呢!

虞紫鸢难得的做了噩梦,她是被吓醒的

“厌离!”

“夫人,您终于醒了”

“金珠,厌离呢?”

“小姐还在外边照顾客人,少主也要下葬了”

“你先去把厌离叫来,我有话要同她讲”

噩梦里的一双双眼睛,直让人觉着慎人,身上还泛着鸡皮疙瘩,那些都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公子”

“你可有在江澄身上瞧见什么奇怪的东西?”

“嗯?没有啊,我觉得那就是个普通男人,完完全全是投了个好胎,在我眼里竟比不上公子之万一”

这女魅话说的精细,生前便也是花楼里的小娘子,自然懂得如何话里讨巧

不过,这样讨巧的话,魏婴却并不喜欢听,他不喜欢被讨好

“江澄再平庸那也是虞紫鸢的儿子,只这么死了,我总不认为虞紫鸢就只是养了个废物点心”

“公子?”

“无事,你继续在莲花坞外边看着,等蓝曦臣出来了叫我”

“是”


江家的这姐弟俩确实是有意思,亲弟弟死于非命,当姐姐的居然还能像一朵交际花似的,一身白衣带孝,却是妆容精致地去见那些来的世家公子

弱柳迎风

“阿娘,您醒了”

“厌离,你且将门窗关好,设了结界,我有话要同你仔细说”

“是”

魏婴这几日其实就一直躲在莲花坞内,自小长大的地方,这里面的很多暗路倒不会有人比我更清楚,总不能就被虞紫鸢打死了吧

剩下的话是听不见了,魏婴便也赶去瞧蓝曦臣的踪迹,这人也不能就只藏在莲花坞里不出来呀

在别人家里,这家又刚出了人命,还是低调些,莫要闹得太厉害,让人发现,反倒不好脱身

便只能等蓝曦臣出了莲花坞


蓝氏喜静,白日里车水马龙,他们倒不喜欢出门,偏要等晚间人稀,落了星辰的时候才会出来吹夜风

(呵,矫情,都是毛病)

约莫到了酉时,候了几个日夜,魏婴总算是等着他一个人出来了

不过,这方向是通了一处客栈?

难道,那个小公子也在!


魏婴就在后面轻脚跟着,没成想见到的人却是蓝忘机!

(居然没死!)


“兄长,忘机来的晚了”

“无妨,你身上的伤不轻,还是多修养几日为好”

“是”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