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忘] 还 第一篇(双洁,ooc,慎入,BE)


    魏国贤宗三百一十九年,在漠北的藩王魏无羡举兵造反,用时仅仅两月,攻入京城,直逼皇宫。


    近几年来,魏国的皇帝昏庸无道,整日沉溺酒色,听信小人谗言,民不聊生,江山社稷更是岌岌可危。


    反而漠北的发展开始一年强过一年,漠北的条件虽不如京城,但将士们都齐心协力,连百姓也可安居乐业。


    藩王府兵强马壮,其中有六万人马个个都是出挑的精英,藩王魏无羡更是骁勇善战,野心勃勃,如今皇帝昏庸无能,何不取之,让能者当道。


    此一战,毫无悬念,魏国皇室败局已定。但魏国却有一忠臣世族蓝家,世代忠良,效卫朝廷,守护皇室。


    而在藩王魏无羡逼宫这天,蓝老家主把蓝湛拉到一旁:“忘机,蓝家世代忠于皇室,守护皇族亦是义不容辞。”


   但蓝老家主说到这里却是神情微暗,垂下眼睑:“现藩王魏无羡逼宫,胜负大局显然已有定数,若新帝真是治国之才,江山于他,是百姓之福,也未尝不可,若他有颗宽厚恩赦百姓之心,我们也不要再过于顽抗了。”


    蓝湛眼眸沉深,他也不是不明白为什么叔父会如此说,现如今,就算没有魏无羡的逼宫,这样的魏国恐怕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但心中难免还是会有些不愤:“忘机知道。”


    魏无羡的兵马入京之后,便下令立即封锁了城门,派重兵把守。很快地,文武百官都被包围了起来,当然这里也包括了蓝忘机,不过魏无羡并没有把他一起关入大牢,而是单独关进了一所宫殿。


    一个月后,魏无羡登基为帝,改国号为“天德年间”,现在新朝眼下的当务之急便是如何处置前朝的余孽,对此,大臣们都各有己见,各执一词,但大多数朝臣都附议给予重罚。


   可是,无论大臣怎么说,新帝始终不置一词,一时之间竟也有些难以定夺。这天,魏无羡去青梧宫见了蓝湛,他还是如以前一般的绝色迷人,一袭白衣,姿态翩然,只不过他好像对自己没有了一点的印象,一脸冷漠。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请你能赦免蓝家。”蓝湛一脸的视死如归,语气冷淡疏离,却不想这时新帝却一下逼近了自己,蓝湛目光一凛,迅速出手,一掌劈了过去。


   交手过百招之后,不想被他突然扣住了手腕,蓝湛已一天没有进食,此时手脚发软没有力气,而趁着这个时候,魏无羡便迅速封了自己的穴,使他动弹不得:“你…放开我…”


    这时,魏无羡非但没有放开他,反而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住他小巧的下巴,嘴角噙着笑意:“那你亲我一下,我就放开你。”此话一出,蓝湛更是恼羞气的怒不可遏:“无耻!下流!”


    而魏无羡却也没有生气,反而缓缓贴近他的耳边呼着热气:“这可由不得你,等晚上我再来找你,若你想逃或是自残,那蓝家和大牢里的人我不介意再去送他们一程。”说着轻吻了一下他温热的薄唇转身离开了,目的不言而喻。


    蓝湛杀气腾腾的看着离去的人,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但却也无可奈何。晚上,魏无羡果然来了青梧宫,伸手一把揽住自己的腰肢,声音暗哑轻佻撩人:“怎么样?想好了就侍寝吧!”


    蓝湛瞪向魏无羡,毫不客气的撇开他放在自己身上乱动的手掌,眸底带着不解和疑惑:“为什么?”魏无羡也没有生气,轻笑着再次把他拉进自己:“什么?”


   “为什么是我?”蓝湛出声问道。而魏无羡一时没有回答,凤眸肆意贪恋地盯着他好久,才沉声说道:“因为你…迟早会是我的人。”话落,魏无羡将他扯进怀中贴近自己,狠/狠/吻/住那张曾让自己朝思暮想的小嘴。


    屋外一道闪电划过,大风透过窗户吹来,掀起层层纱幔,烛光也开始随着摇曳。一道破碎挣扎的声音隐约从床帐上传来:“放开!不要!”


   随即衣衫散落,那人的声音暗哑而低沉:“湛儿,你只能是属于我的,这是命。”窗外风雨骤急,不时电闪雷鸣,院子里的海棠一地残红,屋内却是一室旖/旎。


    天色渐渐露出肚鱼白,房间里才云雨方歇,他低头在蓝湛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仿佛视若珍宝般的珍贵,体贴的给他掖好了被子。


   刚要起身下床,忽然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拉住了自己,只见此刻他的小脸已恢复了平常的冷清,唯有那刻意压制的声音里还微微带着点沙哑,却不想他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为了别人:“放了他们。”


    魏无羡眼眸一暗,但还是轻柔地把他的手放回被子里,声音柔和回道:“他们暂时不会有事的,放心吧,你再睡一会。”


    直到魏无羡走出了房间,蓝湛才睁开了双眼,他原以为自己可能会一死了之,也可能会苦苦哀求,但现在他们所有人的性命都关联在自己的身上,而魏无羡明显还是不肯轻易放过他们,甚至还用他们来威胁自己。


    从魏无羡走后,蓝湛就这样睁着眼睛,盯着床顶一动不动,此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即使再累再困,但他却始终不肯让自己放松下来,怎么也不闭上眼睛休息。



   ……



    刚登基的魏无羡朝廷政务繁忙,等忙了一天,再来到青梧宫时已是傍晚,一进里屋便看见青丝散落一袭白衣坐在窗边的蓝湛,他的眼神仿佛没有了焦距,木木的盯着院子里的海棠树,甚至连魏无羡走到他身后他都没有发觉:“湛儿?夜里凉,不要在窗边吹风了。”


   蓝湛这才回过神来,起身闪躲开他的碰触,目光幽冷的盯着他:“你什么时候能放我走?或者直接杀了我。”


    魏无羡闻言苦涩一笑,一手捧过他的脸,放肆的蹂/躏/深/吻了好一会他的唇,才松开了他:“湛儿,我永远也不会让你离开我,更不会杀你。”话落,他打横抱起蓝湛往大床走去。


    蓝湛不知他话里到底有几分真假,但还是把自己心里的恨意说了出来:“我发誓,我一定要杀了你!”魏无羡略一低头便对上了他恨意又杀气的眼眸,但他也没有说什么,而是铺天盖地的吻了上去。


    一番翻云覆雨过后,魏无羡紧紧地抱着他,薄唇轻轻吻过他的脖颈安抚着他:“湛儿,我娶你当我的皇后好不好?”


   只见他怔愣了一下,眼底划过一抹即逝的震惊,沉声说道:“不要,我不想当什么皇后,我只想离开这里。”


    要不是魏无羡不说,蓝湛都要差点忘了眼前这个人正是心狠手辣逼宫篡位的皇帝,只觉得他是自己的仇人,不知道他在自己面前为何从不自称朕,不管自己怎么说,他倒也不生气,好像也不知他到底有没有脾气。


   此时魏无羡的深眸里看不出有什么别样的情绪:“那我给你找个聪明机灵的来照顾你。”蓝湛却明白他这是又要派人来监视自己,淡淡开口:“随你。”


   “睡吧,今日我听他们说,我走后,你都没怎么睡觉。”魏无羡柔声说道,温柔地吻上他的面颊。


     蓝湛本能反应想往后缩了缩,但还是强忍着没动,任由他的吻滑过自己的面颊:“那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置?”不管他会不会生气,蓝湛最终还是问了出来,他不想因为自己牵连到更多的人。


    而魏无羡一时也没有出声回答自己,当蓝湛以为他生气不会再开口了,终于顶不住困意要睡着的时候好像模糊的听见了一声轻叹:“湛儿,你就这么关心他们的安危吗?”


    翌日,等蓝湛醒来时身边早已没有了人,刚起身魏无羡派来的人便来了:“公子,以后叫我小逸就好,陛下特意吩咐过不要打扰您的休息,您可是要再睡一会?”


    蓝湛伸手接过小逸给自己到的一杯茶,润了润口摆摆手:“不睡了,小逸你先下去吧。”小逸见此倒也没说什么,应声退了下去。



    ……



    蓝湛原以为自己逃走不成问题,可是现在就算自己逃走又能怎么样呢?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他毫不怀疑魏无羡会把他们都杀了,现如今他已被困在这所宫殿三月有余,丝毫不知外面的情况,也不知自己的亲人过的还好不好。


    晚上,魏无羡还是照旧来了青梧宫,一开始蓝湛并没有把他的话当真放在心上,可直到现在这么久,他才发现眼前的这个人有些让自己看不透。


   “湛儿,可用过晚膳?”魏无羡还是一如往日的对自己温柔体贴,甚至有什么好的不论是吃穿用的都先送到这里来,除了在那件事上和说道离开时他不会答应自己,其余的几乎是他说魏无羡便会应。


   这让蓝湛特别的慌,因为他怕,怕魏无羡真的会永远不让自己离开,怕他真的会把自己困在这所宫殿一辈子:“不曾。”


   “那一起用膳吧。”魏无羡微微一笑,把他拉到桌边坐下,很快菜肴就摆了上来,随即便给他满桌的布菜,生怕他吃不饱一般,就差点要送到他的嘴里了:“来,湛儿,多吃点。”


   蓝湛也没拒绝,因为他现在毕竟有求于人,还是夹了一点菜送到他的碗里:“陛下,”刚一出声,魏无羡便诧异的盯着自己,他知道为什么如此,因为从前自己从不唤他任何的称呼,更何况现在,蓝湛低下头,略有些拘谨小声说道:“我想去看看叔父。”


   魏无羡明白过来,伸手把他抱进自己怀里,抚上他白嫩的脸颊:“湛儿,以后唤我阿婴便好,”随后眼眸深邃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又在他嘴边轻轻啄了啄:“好,只要有时间我便带你去。”


   蓝湛也没想到他会这么轻易答应自己,便任由他抱着自己喂菜,最后蓝湛还是勉强自己唤了他一声:“阿婴,你也多吃点。”又给他碗里夹了一块红烧肉。


   约莫过了六七天左右,魏无羡带着自己去见了叔父,虽然只是短短的一面,但知道蓝家现在并无大碍,叔父一切安好,蓝湛心里也放心踏实了许多。



    ……



     每天在一座宫殿里这样的日子蓝湛不知过了多久,他只觉得自己好像度过了一生般的漫长,如金丝雀一般飞不出这所牢笼。


   他这些日子以来每夜都失眠,闭上眼睛便想起很多的事情,疲倦时便沉睡,而片刻之后又从梦中忽然惊醒过来,每天如一日的日子,渐渐地自己对什么都提不起了兴致,生活越来越没了兴趣。


    而朝廷的大臣对于始终没有给予前朝余孽的判罚,早已心生不愤,也不知是谁发现了皇上在一所宫殿还私藏了一个前朝的臣子,并且对他宠爱有加,日日留宿,更是一下引起了所有人的不满。


   一时之间,全是大臣们上奏弹劾和要皇上选妃充盈后宫的折子,魏无羡虽为九五之尊的皇帝,但有时也会被这个位置上的事务和形势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是一个小短篇 前几天突然来的灵感

也不一定什么时间在继续往下更

(这篇是花费好几天才写出来的 对我来说稍稍有点难度)

但先看看你们会不会喜欢叭

因为我知道我还有两个坑没填完 等着更 

所以这个会暂时先放一放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