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伯贤】他像个委屈的小媳妇在家等你回来《包养关系》C3

前文链接

  包养梗/追妻火葬场/甜虐/本章清水/OOC严重

  落魄公子边伯贤×多情金主裴恩姬

  女主渣女预警⚠️不喜请自动避雷

  ❌请勿上升真人*白嫖食用愉快

  

  

  

  下午玩儿到三点多裴恩姬就揉着脚踝喊痛,怎么也不肯在游乐园多玩儿一个项目了。

  “脚好痛,头发还黏在脸上了。”

  金珉锡看她皱着一张小脸不自觉笑出声,右手穿过裴恩姬腋下,左胳膊放在她膝盖窝处,一个用力便把她抱起来了。

  “啊——金珉锡!”突如其来的失重感令裴恩姬花容失色,随后对金珉锡的举动感到微怒,便下意识唤她名字。

  游乐园里其他情侣和小孩子看见这一幕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们两个人。

  尤其是那些看裴恩姬的人,感觉莫名眼熟却又不太能想起来是谁。终于,有个男人在脑袋上拍了一下,猛然想起来什么,指着裴恩姬道“我想起来了,这个.....她不是之前那个女演员吗!叫什么来着——裴恩姬!”

  “啊啊啊啊对,我的女神啊~”

  “天哪,我居然偶遇裴恩姬了!!!”

  旁边很多男女听他这么一说立刻附和道,还有人拿出相机想对着两个人拍摄。

  裴恩姬心叫不好,赶紧拍了拍金珉锡肩膀让他放下自己。原本想着退圈已经有四五年应该会被大家淡忘了,也就没戴口罩,没想到还是会被人认出来。

  她可不想明天一打开手机就看见“转行做投资商的裴恩姬疑似与某高官儿子甜蜜约会”的头条。

  裴恩姬眯起眼睛,露出可爱的月牙眼,一只手害羞地捂住脸,一只手去阻挡手机镜头。“哎呀,没想到你们还认识我~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是艺人啦,请大家给我一点私人空间吧~”

  一些围观群众并没有就此收手,依旧举着手机互相看看,见别人没有放下手机,自己也不好收起来,一时之间气氛有点尴尬。

  金珉锡感到有些尴尬,想去呵斥他们却因为这事跟自己也有关系,所以实在是不好出面。

  大概就是这时候,有几个女孩子这状小声劝阻。“姐姐说的对啊,她也是人也需要隐私的,大家还是别拍了。”

  “嗯嗯是啊~姐姐也需要私人空间,而且已经退出演艺圈了,我们还是不要拍照了。”

  有人劝阻了,那些人找到台阶下了,自然就收手了,不过也有人有些不情不愿,却又不好意思继续拍照。

  “啊~好遗憾啊。”有人这样说道。

  裴恩姬立刻点头陪笑。“实在是不好意思~辛苦了~”她双手合十摆在胸前,跟周围的人鞠了几个30°的躬。“也请大家继续玩儿吧~希望大家可以度过这个愉快的日子~”

  “天哪~裴恩姬姐姐真的人美心善啊。”

  “是啊是啊,好有礼貌。”

  “今天也是想成为裴恩姬的一天呢~”

  周围人逐渐都散开了,剩下一两个女孩子跟裴恩姬回收。“姐姐要开心哦~”

  “我会开心的~”以前会的,但是她所有的希望和幸福早已离她而去。

  “好喜欢姐姐的演技!”

  “是嘛~”喜欢就好,正如他们喜欢她现在黏在脸上的面具。

  “姐姐是小甜豆。”

  “你也是哦~”

  她是被自己扔进墨汁里肆意生长的甜豆,外表的墨色可以洗去,可是表皮下的却翻滚着黑色的汁液,只要一个突破口,一个可以撕烂她伤口和伪装的突破口,她的污秽便会喷薄而出。

  待空地上只有金珉锡裴恩姬两个人后,金珉锡不只从哪里掏出来两张纸巾,轻轻沾在裴恩姬额头,吸去细密的汗珠。

  裴恩姬沉下脸,侧开头躲过纸巾。“走了。”

  

  ......“好。”

  

  

  边伯贤趴在别墅窗台上,百无聊赖地望向远处。

  他将身子前倾出窗外,目光一顺不顺地盯着远方,似乎要眺望到无边公路的尽头,盼望着裴恩姬身影的出现。

  每经过一辆车后他就会计一个数。在数到第10003的时候,他终于看见了那熟悉的车辆。

  当深深刻画在脑子里的身影出现的那一刻起,他的嘴角就再也不吝啬上扬起弧度。他关好窗户,从容不迫地一步一个台阶走下楼,虽然眉宇间满是欣喜与激动,却不会忘记从小的教养。

  可那与平日相比有些慌乱匆忙的步伐还是出卖了他。

  走到一楼楼梯口,正巧听到外面汽车熄火的声音。他十指握住两侧的金属把手,把门从内拉开。

  开门的一刻,门外的裴恩姬明显错愕了一下,右手食指还弯曲着悬在半空中,显然是没料到边伯贤会提前给她开门。

  “欢迎回......”“来”字在即将脱口而出时被边伯贤卡在喉咙里,转而变成了一句结结巴巴的“欢迎回家。”

  

  

  从前他与裴恩姬说过一次这里是“家”,得到的却是冷嘲。

  “噗呲。”她收起脸上的笑,望向边伯贤,眼底的不屑与冷漠清晰可见。“家?这里?”

  她挑眉。“只不过是给你买的一套房子,平时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她用食指抵在边伯贤下巴上,缓慢挑起。“而你,又是什么东西呢?”

  他,是什么东西呢?其实早就知道了不是吗?他只是一个情人,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见不得光的情人。

  可是......可是裴恩姬却早已占据了他的内心。

  “还有,这就是随便施舍你的房子。有你在的地方,你有什么资格配说是我的家?”

  她的羞辱与冷漠像一把剑,翻转成各种刁钻的角度刺入边伯贤的心脏,似乎要把那里戳烂才肯罢休。

  

  “欢迎回家。”颤抖的声线横亘在空气中,两个人的呼吸声都能清晰传入耳畔。边伯贤望向裴恩姬,祈求与欣喜交织于眼底,贝齿下意识咬紧下唇,手指在门把手上摩擦,掌心洗出黏腻的汗渍。

  他在祈求,祈求上帝,祈求裴恩姬。

  .......

  “嗯。”

  裴恩姬没搭理他这句话,在边伯贤眼里算做是默认了“家”这个字。

  那么,他们两个的关系是不是相比以前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呢?会不会还会有缓和的余地?边伯贤这样想。

  没关系,他不急。

  他可以用往后的日子焐热她。一天不行,那就一个月;一个月不行,那就半年;半年不行,那就一辈子。

  没关系,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他总有一天可以让裴恩姬接纳自己的。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裴恩姬的“嗯”只是因为太累了懒得与他说话所以才随口一应。

  也正是这个误解,让边伯贤日后被推向深渊。

  未完待续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