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忘羡】【ALL羡】【不洁】【虐】【追妻火葬场】【多人运动】【BE】罪奴司之男妾17

慎入!慎入!慎入!

不洁!多人运动!虐!BE!

注意避雷!!!!


死鸭子嘴硬,蓝湛不肯说,魏婴如今也不算是什么良善之辈,虽说心里还记挂着那个小公子,但这样合适的机会,不报复一下,总觉得不痛快

“蓝湛,我把你全身的灵脉都锁住了,但是嘴没有,所以,等会儿你受不住了就把那个小公子的名字告诉我,我就放过你”

有些事情,在客栈里做不方便,魏婴收拾了一番便把蓝湛也绑去了乱葬岗


用怨气炼了一条铁链,直接把蓝湛吊着暴露在血池底

血池就在伏魔洞里,魏婴在血池口围了符篆,让他不至于在底下窒息而死

“蓝湛,你还好吧”

“魏婴”

“嗯,活着就好,你就在下面憋着,啥时候想清楚了,愿意说了,我就放你出来”

“你是怎么修的这样的邪术?”

“这…含光君管的太宽了,还是不难受啊”

这里面的邪气浓郁,姑且让你嘴硬

“这人不是我们蓝氏”

“那他是哪里的?”

“不知道”

“呵,不知道!含光君怎么会不知道呢,其实,仔细回忆一下,那个小公子的相貌还同你有三分相似,若不是年岁不符,我这些年又一直守在你身边的话,我都要猜是你在外边留的私生子了”

“魏婴,不要胡说!”

这底下的血腥扑鼻,裹着的怨邪气息恶心,被锁住了灵脉,蓝湛已经有了不适

“你生气了!看来真的是私生子啊,那我再猜猜,那小公子比之你要更柔和些,这性子倒是像泽芜君,况且你们兄弟俩也是相貌相近,难道是泽芜君的私生子?”

……

一阵微妙的沉默,不需要回答,洞中静静的回音似乎就是答案

魏婴猜对了

那个小公子就是蓝涣的私生子



蓝涣一副君子模样,没想到还会做这种事

不过,这小公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现在跑去哪儿了?


一夜波澜不惊,蓝湛就在血池下边待着,却是怎样诱导询问都不开口

给人捞起来,摆在石床上,这样落魄的含光君,真是少见,白衣都染成了血色,还散着奇怪的味道

蓝湛对此却像是不生气,只是盯着魏婴瞧,眉眼如画

“蓝湛,他是陪你出来玩的吗?我是不是该去你们姑苏找啊”

“魏婴,你饿吗?”

(这个人绝对是有病)

“呵,要不我就把你丢在云深不知处脚下,守株待兔,等他出现吧”

“你不吃茄子,那你喜欢吃什么?”

(鸡同鸭讲,无语至极)

“喜欢吃精血,你分些给我”

“这就是你修炼的法子?”

“是的,你且大方些给我”

魏婴说着正经,本就是如此,我可需要这玩意儿了



再要同这人待下去才是傻了,魏婴没心思管他,就给他留在乱葬岗,便想着自己去办事

情色欲也,尝过便过了

哪里来的那么多欢喜

蓝湛的灵脉还封着,应当是活不了多久罢


秋雨过,霜打芭蕉,清风朦胧

不知道云梦的莲蓬可是长好了吗


小时候的天都是蓝澈的,碧波荡漾,魏婴那时还会馋嫩莲子的清甜,秋日里便时常逃着去采着回来跟师兄弟们分着吃

只是后来长大了,紫电在身上打着生疼,也不觉得这莲子有多好吃了

“旺财,我如今再去偷些,如何”

“汪汪汪”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