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哥抢了我的媳妇(1)不洁傀儡机黑化羡

秋风瑟瑟,落叶潇潇。屋外树叶已黄透,随风飘飘摇摇,魏婴看着落叶不断飘下,讽刺的一笑。树叶黄透又如何,叶落枝头又如何,终究花会再开,叶会重上枝头。四周散落着酒壶,他坐在屋中角落,酒壶咕噜噜在地上打转,瓶中遗留的酒液顺着瓶口流出。魏婴从新拿起酒壶。他背靠床榻,头部后仰,右手举起,酒液轻而易举顺着壶嘴流入口中。酒入愁肠,许是愁绪太深浓,酒液似有所感,顺着他修长的脖子,流过他突出的喉结,划入衣领。流向看不见的深处。


“夫人,快跑吧!外面余孽已杀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下人在外面喊道。


魏婴只是摔碎了手中的酒瓶,嘴角微勾,讽刺的一笑“余孽?谁又不是余孽呢?我们称他们是温氏余孽,他们亦称我为蓝氏余孽。不过是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罢了!”


下人见他不甚在意,赶忙离开了。



秋日落寞,魏婴看着地上四碎的酒瓶,手指不自禁抚摸自己的脖颈一侧,原本光滑的腺体位置横亘着一道疤痕。指下凹凸不平的触感提示着他,他再不是一个完整的坤泽。


摇摇晃晃站起身体,脚步虚浮的走到碎酒瓶前,魏婴拾起地面的碎片。端详了片刻,碎片太大,怕是不好下手,他又赶紧扔了碎片到了床前,赤脚踩过碎片,娇嫩的脚部肌肤被刺破,血液顺着伤口,随着魏婴的脚步,在地上留下一串串红色的脚印,魏婴却混不在意。


轻轻坐到床前,掏出枕下一把匕首藏到怀中。片刻之后,屋外又响起脚步声。“夫人,泽芜君叫您快些,您若再不走,他便不等您了。”


魏婴径直开门,只见屋中满屋的血脚印,魏婴脚上亦是血迹斑斑。他轻声对弟子说“我脚受伤了,走不动。”


“我扶着您走,夫人!”


“不过一个下人,也配!我要夫君亲自来抱我!”说完又关上门,走回屋内。



本在等候的蓝曦臣久久见不到魏婴,焦急的跑过来,只见屋子门窗禁闭,问了下人才知,魏婴还在里面矫情,不肯出来。


“泽芜君,夫人说他脚受伤了,要您亲自去抱他出来”。



蓝曦臣踹开屋子,魏婴就那样站在屋子中央,呆呆望着房顶,他眼睛转也不转,人也是怔怔的。久盯之下,生理性的眼泪被逼出,蓝曦臣虽不想理他,但到底还是曾经的爱人,总是有些心疼的。他几步走上前,拉住魏婴得手,强行将他拖到门口,魏婴这时才转过神来,见了蓝曦臣,笑着叫了一声“夫君!”


久违夫君让蓝曦臣恍不过神来,自很久以前,他就不曾仔细看过魏婴了,到今天,再仔细看他。他早就知道魏婴有一副好皮相,当初会娶他,他这幅好颜色,居功不少。已经多久,他不曾仔细看过魏婴了,今日再看,他已经褪去了少年的青涩。从前的他是昙花,娇嫩脆弱美丽,却也转瞬即逝。


如今他眼尾红红,只穿着一生白色纱衣,俏生生站在那里,便自成了一股风流。


愣神片刻,蓝曦臣回过神来,正欲转身开门将他带出,却突然后腰处一阵剧痛。


魏婴从后面抱住他,刀剑顺着他的动作刺的越发的深,似是不放心,他抽出刀刃,再次由蓝曦臣腹前插入,刀尖刺穿蓝曦臣的同时,也刺入魏婴的身体。魏婴轻轻伏在蓝曦臣肩头,语气狠戾的说“夫君,不是你说要陪我一生一世的吗?我来帮你实现诺言!”


“魏婴你……”


“我要去陪蓝湛了,我们既然是夫夫,自当同行。我怎么能忘了你!”


蓝曦臣已说不了话,只是听着魏婴继续说道“很奇怪吗?奇怪我怎么知道蓝湛死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原来……你才是……内奸!”


“你们杀了我的爱人,毁了我最珍视的东西,我便也要毁了你们最珍视的权势,财富。”


抬起眼睫,看了一眼房顶,魏婴抓住刀子,重重一绞,同意的剧痛传来,魏婴却甘之如饴,不禁微笑起来。


蓝曦臣用尽最后的力气将魏婴推开,倚在门上,外面的弟子听到响动,开门一看,已顾不得魏婴,两人一起,便将蓝曦臣架走。


见他们离去,魏婴发出讽刺的轻笑。嘲笑他人,又嘲笑自己。



蓝家人走后不久,温家人又来。他们看见奄奄一息的魏婴,将他架到一间屋子中央。


温家人坐在上首,温家大公子走下台阶,挑起魏婴下巴,转头向温晁问道“这就是那位义士,竟然是蓝家大夫人。”


温晁站在下首,抱拳说道“正是,多亏了魏婴报信,我们才能顺利攻破云深。”


“既然如此,那便给他个恩典,留他个全尸。”


温晁急道“大哥,此次多亏魏婴,我们才能……”


温家大公子招手打断温晁的话“我最痛恨背叛者,给他全尸, 已是恩典。”



温晁眼睛转了转,又说道“既然他这么可恨,不如将他赐给那不知人事的傀儡,想来他过惯了人上人的日子,将他丢与形同野兽的傀儡,任人糟蹋,不是更解气”


“有趣,就照你说的做,传那傀儡上来,此次伤亡这么小,可真要感谢那不知疲倦,不伤不痛的傀儡。”


魏婴在下首,见他们轻而易举便决定他的命运,呵呵惨笑起来。


不一会,温晁带着那傀儡上来,魏婴却再也笑不出来,嘴里轻轻呢喃“蓝湛……”

“怎么会是蓝湛?”

本想发在小号,但怎么也过不了审核,括号拼音都不行。刚忘了打不洁tag。重新发。我专栏皮皮又回来了,哈哈哈哈哈,新脑洞,最近决定更新这个。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