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体育生室友去外地约会,亲密照片惨遭外传

彩虹·小说>>前情回顾

我怎么都没料到高考结束后的那次班级聚餐,我和薛耘到最后会一起去了酒店,直到天都快要亮了,我们俩都还没有睡。“要不以后我谈恋爱,你都帮我把下关吧?”他突然一本正经地跟我说。我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也行啊,要是真遇到特别好的姑娘,我可是会跟你抢的。”


薛耘抿着嘴笑了笑,头低了下去,恰巧被我捕捉到那一瞬间眉眼的悲伤。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难道我说的这句玩笑话让他不舒服了,连忙跟他解释:“我逗你的,你可别放心里去。”他半晌没有说话,随后伸出一只胳膊在空中像是要握住什么似的:“哪有遇到好姑娘的命。”他将胳膊往后放下,侧个身,大半个脑袋就枕在了上面。


“还沉浸在分手的痛苦中吗?”我拉起被子的一角往他身上盖了盖,宾馆里的冷气太足,刚刚明明已经调到了28度,可碰到他手脚时竟冰冷得让我吓一跳。


他另一只手抓了抓后背,指甲和皮肤之间那种摩擦剧烈得发出让人觉得尖锐的声响:“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傻X,一个大老爷们失个恋而已搞得这么凄惨的样子,就跟被全世界抛弃似的。我还真个傻X,一点骨气都没有。”听到他说这样的话,我眼眶里的泪水刹那之间就满了,这么多年来他在我眼里虽然皮了点霸道了点,但依然是无往不利的存在,是我依赖的靠山和退路,竟然会因为一段感情让他把自己否定成这个样子。


我将手环绕到薛耘的背后,虽然长大之后已经很少再这样了,但初中时他每次被叫起来回答问题时就要握紧我的手让我给他力量的习惯,还是让他很自然地就将手掌摊开与我十字紧扣着。“都会过去的,以后咱们就把这个人从我们的生活中彻底剔除掉就好了,我们再也不要提到这个人了。”我承认我有点像在哄小孩子,那一刻的他是我从认识之后没有见到过的脆弱。


“你要听吗?”他的手心其实已经沁出了汗,“上次我去找她,其实发生了很多事情。”黑暗中他的声音如同向上升起的一个又一个的气泡,很快地升起,可还没看清楚就又破了,只剩下微小的水分子全然落在了我的眼角。“你如果说出来会好受些,那就说吧,我听着。”我咽了下口水,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静一些。


就如同薛耘之前跟我说的一样,他和女孩之前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是他单方面地把对方错当成了小仙女,所以每次女生隐约发射出信号时,他都单纯地以为这是在测试他罢了。或许就是喜欢得太深了吧,才会不敢轻易地下手。


这次他去找女孩的时候,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模样已和过往的打扮截然不同。女孩化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大浓妆,穿着吊带裙,连手上的饰品都多了些,薛耘说牵手时都觉得握不紧了。一进酒店房间女孩就主动了起来,把他的手放在她的后背上,薛耘就算之前再怎么憨傻,也是明白这一刻对方是想让自己做什么的。


是抑制住太久的念头顷刻间被点燃,可就在手要解开女孩肩膀上的蝴蝶结时,女孩突然就把灯关了起来。

网络图片 图文无关 侵删

薛耘笑了下,抬起对方的下巴:“这么害羞啊?”有点坏坏的表情。


可真的到了关键时候,他自己又小心翼翼了起来,甚至有些紧张。不管那女孩穿了什么样的衣服,化着什么样的妆,在他心里始终是他的小仙女。


可身体是撒不了谎的,薛耘感受到了,眼前的这个女生跟自己印象中的那个人是不一样的,犹如皎洁的白月光被点染了一滴墨,女孩甚至像是在主导和控制着这一切。


是隔壁房间传来激烈的争吵声,他才趁机停了下来,这并不是他想要的,所以心底就没有继续下去的想法。他点燃一根烟,窗户开着小小的口,风把烟雾全都吹到了他自己的脸上,眼睛也被蒙上了一层,全然不见他来时兴致勃勃的清澈。女孩把被子拉到肩膀上面,脖子上有一枚用粉底盖住的唇痕,薛耘并没有注意到。女孩看着薛耘的背影,神色掩藏不住失望,就像在蹦迪蹦到很嗨的时候音乐突然停了。


“吃宵夜吗?”薛耘将手里的烟摁熄,身体靠在宾馆的桌子上,和女孩保持着一定距离,挤出一丝笑容看着她。女孩伸出两只手来要抱抱,早已换成一副娇嗔的模样:“嗯啊,要老公抱我起来。”薛耘走过去,只是拉着女孩的手:“我满身臭汗就算了。”然后他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象征性地拍了拍上面的灰,手掌甩在衣服上的力道却是结结实实的。


他将衣服放在床沿,转身去浴室里简单地冲洗了下,那淋浴头喷薄而出的水算是酸碱失衡了一样,落在皮肤上让人觉得疼,他当时也在想这一趟是不是来得太鲁莽了,毫无意义了,但既然已经发生了,那该负责的终究是要负责的,就如同他一开始想的一样,如果能一直在一起的话就在一起好了。


女孩在他洗澡时推门进来了,脸上依然挂着笑,她站在镜子前拿出口红补了补妆,抿着嘴又微微地撅起,不得不说,看上去的确是那番动人。薛耘从淋浴间走出来,将浴巾裹在腰间,头发上水珠依然顺着往下滑落,他从背后抱了抱女孩,鼻子埋在那头微卷的黑发上,香得让他的鼻子觉得痒痒的,忍不住转到一旁打了个喷嚏。


因为住的宾馆离女孩的学校很近,他们就往西街的方向走去,路上全是学生,看上去一个个都简单又纯粹。薛耘走在女孩的左手边,女孩挽着的胳膊,头靠在上面,小鸟依人,乖巧得很。此行,薛耘是要来跟女孩确定以后上大学也要继续这段关系的,因为现在他们这段时间不在同一个城市,他担心彼此的感情淡了,便一意孤行地来了。


“这是我新男人。”女孩路过一家饮料店时,被几个同样打扮的女生起了哄,她扬着头将头发拨到了耳朵后面,然后把薛耘拉到她们跟前,“怎么样,很帅吧?是个体育生。”薛耘很大方地笑了笑,其中一个女生从桌子上拿出一包烟来递给他们,薛耘看着女孩收下了,自己便也收下了。


那一路上,薛耘的脑子里只有一句话,“这是我新男人”。这句话太像他小时候看过的古惑仔的情节,桀骜不驯的少年叼着一根烟将喜欢的女孩拉到人潮最拥挤的地方,大声地喊了句:“这是我新马子。”张扬炽烈,虽然带着点不太尊重,可青春期陷入爱情中的人并不在意,只为彼此关系的确认心里甜得不行。


薛耘心想,她是爱我的,她还是爱我的,以后也一定如此。

网络图片 图文无关 侵删

吃的是烧烤,薛耘没有点啤酒,整个人却是微醺的状态,脸上全是忍不住的笑意,他想跟女孩说以后到大学了他们就能一直这样生活着了,他甚至差一点要打电话告诉我,以后他们俩会一直带着我一起出去玩,这样大学不管去了哪个城市都不会觉得陌生和孤单。


他与女孩十指紧扣,一路傻笑着,女孩问他怎么了,他说没有,就只是觉得很幸福,女孩笑他傻,他挠了挠头,完全没有在篮球场上风驰电掣的霸气。到了宾馆之后,两个成年不久的人自然是难以自制,只是这次女孩突然说想要纪念一下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薛耘点头:“放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女孩拿出自己的手机,奇怪的是她拍的更多的全是薛耘的照片,就算是两个人合影自己也多数将脸放在了镜头之外。薛耘不以为然,毕竟照片放在女孩的手机里,这样以后不管怎么样也都保险些。那一天他像是在完成一场拼尽全力的表演秀一般,他要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留下最棒的回忆,尽管那时已经是第二天凌晨的一点多钟了。


睡醒后,眼睛朦胧不清,只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女孩已经打扮好了,她说家里有点事只能先回去,晚上就不能送他了,薛耘说没事去吧,他自己在酒店里睡到差不多时间就行,也没有什么想要去逛的地方。他依然睡得很香,梦也做得很美,一切都是他要的。


到了车上,他告诉女孩出发了,女孩给他发了段自拍的视频,对着镜头噘嘴轻轻地送了个飞吻,他连忙也录了一段发过去。可到了家之后,女孩却突然跟他发了一条信息,女孩说自己其实就是想应付一下爸妈去参加下高考而已,她早就做好了决定她要去广州打工了,那里会比厦门更多的机会,毅然决然。薛耘一下就懵了,他问:“已经做好决定了吗?不读书了?必须去广州了吗?”


女孩说:“是的,一切都决定好了,我看你好不容易来找我一趟,不想让你玩得不开心,所以等到现在才告诉你。”


“所以你这两天跟我说的话,全都不作数,全都只是哄我高兴的吗?”薛耘背着包站在出站口,眼前有无数向下的台阶,他不敢轻举妄动,他知道一踩空就完蛋了。


女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只是云淡风清地说了句:“还有,我不需要你负责。”便把电话挂断了。


薛耘很难受,但他并没有打算再继续纠缠不清了,只是心里有些东西放不下,女孩说的那些话在他心里像是刻下了一般,记得有多深刻就有多痛。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薛耘再次联系上女孩竟然是因为那天晚上拍的那些照片被发到了网上去,他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看过了,他只是打通电话,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让女孩赶紧删了,女孩说好,连句道歉都没有,那照片中可是脸都拍得清清楚楚的,马赛克全打在了一些不是那么重要的地方,荒唐可笑。


…………


薛耘把这件事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哽咽了,他说:“我只是想好好地谈一场恋爱,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将他搂在怀里,哪怕他比我高大很多,他哭起的样子是那样让人心疼,一个大男人眼泪止都止不住。我一边拍着他的背安慰着他,一边自己也哭了起来,眼前这个男人可是我整个青春最珍贵的存在,凭什么要被别人这样残忍地对待?


我越哭越难受,我想勇敢地告诉他:“这一辈子我都会陪着你的”,可是我已经哭到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本文为第18章,持续更新中

点击这里👉看更多体育生故事

🌈 长按右下角点赞,给我鼓励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