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忘羡】【ALL羡】【不洁】【虐】【追妻火葬场】【BE】【多人运动】罪奴司之男妾13

 慎入!慎入!慎入!

不洁!虐!BE!多人运动!

注意避雷!!!


等金子勋的血流尽,魏婴才开始一点点把他的灵脉剔出来,混合着血气都烧干净了

燃着的黑烟中似乎还瞧得见金色碎光,这便是每个修士都有的的灵原

魏婴的丹田有些微热了,这是借了花妖的灵聚成的一颗新的“金丹”

事已成,这个地方也不必留了

云梦素香楼夜半走水,都说是艳鬼作祟,整个楼在烈焰中就是一股子胭脂情色气息,压根就救不住火

无一生还


魏婴这事做的凶险,就让旺财躲在云梦外界,溜达了一圈,等一人一狗再相见时还有些感伤

“旺财,这几天没见着我,有找到东西吃不?你饿了吧”

“汪汪汪”

“走,我放火之前偷了不少钱,够咱俩潇洒一顿”

“汪汪汪”


金子勋是兰陵金氏的旁系子弟,沾亲带故的,算是金子轩的表哥,也是被家里娇宠着,自小便是同金子轩一处,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真兄弟

不过,这两人嚣张跋扈的性格倒是出奇的一致,从小也没少欺负过魏婴

自从魏婴被送进素香楼,金子勋都成了常客

这下子动手杀了,心里才勉强痛快了些


人世五味杂陈,酸苦甘辛咸,小孩子都是喜欢甜,就算得不到果糖,也会偷摸着找些甘蔗啃,舌头尝着甜,嘴巴却刮得疼,那小点子的血泡就是做梦的代价,何苦就强求得不来的福气呢

“师姐,你说虞夫人为什么不喜欢我呀?”

“没有啊,阿娘只是严厉惯了,你可不要误会呦”

“啊,不会的,我做错事了,该罚,是不是我乖乖的,她就会喜欢我?”

“是的,小羡羡乖乖的多讨人喜欢啊”

“嗯,好~”

……


(呵,只懂得乖乖听话的那是傻子,一个白面娃娃可怎么好活啊)


姑苏蓝氏由于蓝湛提前退赛,直接垫了底

蓝启仁回来时还带着气,却没想到根本找不到蓝湛的身影,可雨童还在

“雨童,忘机呢?”

“不知道,他可能去除暴安良了吧”

总觉得雨童的话怪怪的,带着几分阴阳怪气,不过雨童年纪轻,自小就在云深不知处长大的,蓝启仁觉得他也不像那种会暗讽的人,只想着是多想了

“你们怎么不一起?”

“我不去拖他后腿了,老先生,我先走了”

“行”


雨童十二三岁的年纪便带着十二三岁的任性,这才是被宠爱的孩子才能有的天真

他可以发脾气,可以离家出走,因为他有家

而魏婴不可以,他可以有七八岁的天真,也可以有曾经对爱的向往,但他不会有十二三岁的天真,也不清楚被爱的荣幸,总是吃不到糖,就得做大人了

进了云深不知处,不再有虞夫人的苛刻,也没有别的世家公子,魏婴想过这里或许是宽容的罢

想着自己也可以跟师姐一样,去做饭,熬上一大碗莲藕排骨汤,是否也会有滋味

河水清澄,若是摸鱼烤着吃,该是鲜嫩

同弟子一处夜猎,也能被他们尊敬吗?

……

挨过打,受过训,早就没什么可委屈的了

但魏婴还是想不通

想不通为何自己就是得不到,越渴求越向往,越失去越寂寞


都习惯了,无所谓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为什么呢?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