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鹰社】一战德国陆军(1)

Osprey出版公司军事书Men-at-Arms(MAA)系列第394号:一战德国陆军(1)(1914年-1915年)-German Army WWI(1)1914-15。原作者Nigel Thomas,绘图Gerry Embleton。以下是该书的封面:


A:礼服,1914年7月


A1:少校,近卫军团,柏林


在1740年作为皇家卫队而成立的这支部队是德军的一支老牌军团。这名少校穿戴的胸甲骑兵阅兵服由拥有阅兵用老鹰装饰的M1899式头盔、M1814式胸甲、拥有代表该团的红色饰面的M1842式白色上衣以及M1865式高筒靴所组成。在比利时和恩河战斗的这个团在1915年7月前往东线在波兰、拉脱维亚和乌克兰作战。


A2:连级军士长,第6“普鲁士国王暨威廉皇帝”巴伐利亚步兵团,安贝格


这名连级军士长(绰号der Spieß——长矛)穿巴伐利亚人的蓝色出行制服,上衣上带有勃兰登堡式袖口设计、巴伐利亚步兵亮红色领章和滚边以及第3巴伐利亚兵团柠檬黄色袖章滚边。戴着M1896式军官大盖帽的这名军人在M1895式上衣上展示着袖子上的巴伐利亚轻步兵双袖带。高级士官的涂成黑色的皮腰带上则附带了连接军官用军刀(带军官用剑绳)的额外的带子。注意,M1894式巴伐利亚版6级神射手绶带佩戴在他的肩头。


A3:1年期志愿兵,(第2东普鲁士师)第3“弗雷德里希·威廉一世国王”掷弹团,柯尼斯堡


履行12个月的志愿军事服务这名普鲁士“一年期志愿兵”(1914年10月3日取消了这一设置)穿着“卫队用”制服举枪致礼。他的M1895式皮盔上带有卫队鹰徽和和平时期用带鳞纹的脖带。M1895式上衣带有勃兰登堡式袖子、卫队用领子和袖口的编织装饰以及带有普鲁士志愿兵用额外滚边的第1兵团肩章。第1连使用的白色刺刀绳带和第1或第2营使用的白色腰带和背带、胳膊上的M1895式“皇帝徽章”则是第1连因为射术优异在1913年赢得的。M1894式2级神射手肩部绶带也出现在他的身上。

B:比利时,1914年8月


B1:一等兵,第20“劳恩堡”重炮团第2营,列日


这名普鲁士炮手在领子上展示着巨大的州一级版本的纽扣,这代表了1853年4月21日就保留使用的代表炮兵高级炮手一级的陈旧军衔。他穿M1907式义务役军人用野战制服,戴无檐野战帽。野战上衣带有代表重炮部队的领章和滚边(图中坐着人物的上衣背面也展示了这种滚边)以及勃兰登堡式袖口设计。火炮成员在操作火炮时经常将自己的野战装备仍在一边以便于行动的轻便。


B2:中尉,第3“伊丽莎白王后”掷弹近卫团,桑布尔河


这名第2近卫师排长穿M1910式步兵军官野战制服。野战制服带有勃兰登堡式袖子,步兵红色滚边,带有该团标志色的领章,卫队用制式领子和额外的底端位置作为卫队专用袖子滚边的编织装饰。他的低级军官用野战装备包括军官用背包、望远镜包、地图包和装在硬壳手枪套里的P08式手枪。军官仍然使用带编织装饰的腰带和不切实际的M1889式步兵军官用军刀。注意他的单一色头盔裹布是近卫部队专用的,纽扣上则别着1914年二级铁十字勋章的绶带。


B3:步枪手,第48“冯·斯图普纳格尔”步兵团(第5勃兰登堡团),比利时蒙斯


这名步兵使用Gewehr 98步枪,穿M1907式步兵义务兵用野战制服,装备下级士官和士兵用野战装备。他的头盔裹布仍然附着团的番号,野战上衣则装饰着勃兰登堡式袖口和步兵红色滚边,肩章上则附带第3兵团的白色滚边和黄色的团的番号。士兵的野战装备包括M1909式弹药包、M1893式水壶以及刺刀和刺刀绳结(其颜色代表第3营第10连),刺刀用皮带与M98式短铲和铲套绑在一起以防止刺刀摇摆。M1895式背包因为绑上了M1892式帐篷片断而显得颜色昏暗。

C:法国,1914年9月


C1:少将,第13预备步兵旅,乌尔克


这名普鲁士旅长穿带深色翻袖、胸前口袋和M1900式领章的M1910式将官野战服。他的P08手枪放在硬壳手枪套里,其他的装备则包括民用望远镜和装望远镜的盒子。


C2:列兵,第139步兵团,恩河


这支步兵团中的第13(机枪)连拥有6挺MG08重机枪。图中这名萨克森士兵穿M1907式义务役军人用野战制服。他的野战帽的帽墙上带有萨克森的帽章,这与上衣上的代表萨克森人的独特的袖口设计、步兵衬衫红色滚边和圆形后部下摆交相辉映。作为机枪组成员他拥有灰色羊毛手套、M1908式棕色帆布背包和P08手枪,而作为小组的第4或第5号人员,它拥有一条1914年前版本的机枪拖拉皮带。


C3:副军士长,第8“巴伐利亚亨利亲王”巴伐利亚人野战炮兵团,圣米歇尔


使用高级士官野战装备、军官用军刀绳饰和预备士官用军衔徽章的这名巴伐利亚籍中士作为炮兵连军士长穿M1907式义务役军人用野战制服,戴配有巴伐利亚人帽章的M1910式军官野战帽。他的上衣上装饰瑞典式袖口装饰和柠檬黄色(代表第3巴伐利亚军团)肩章滚边以及肩章上的团的番号(但不带有普鲁士的炮弹徽章),而他所携带的武器是长枪筒的P08手枪以及带巴伐利亚军官用剑带装饰的刺刀,后者代替了因不切实际而被废弃掉的军刀。此外,这名士官的其他装备则包括一支民用望远镜。

D:西线,1914年秋


D1:高级军士,第14“黑森-汉堡弗雷德里希二世领地”轻骑兵团(第2黑森团),阿兹布鲁克,1914年10月


这名被临时指定为副排长的高级士官穿M1909式轻骑兵义务役军人野战制服。毛皮高筒帽的覆盖裹布上带有绿色的团的番号,顶部的裂口上露出了普鲁士的帽章。上衣的领子上带有野地灰色饰带和纽扣,袖子上也有同色的饰带,肩章上则带有代表高级士官军衔的饰带。在下面他则穿着加厚的马裤和带有代表轻骑兵的扭结饰带的义务役军人马靴。此外,他还携带带有军官用刀饰的M1889式骑兵军刀、P08手枪和望远镜。


D2:少尉,第24预备轻步兵营,兰格马克,1914年10月


编制类似于战列步兵的一些狙击兵营为自己赢得了巨大的声誉,他们制服的细节特色非常突出。图中军官穿灰绿色M1910式野战制服代替了带浅绿色滚边的野地灰色制服。包裹平顶高筒帽的裹布上被允许佩上普鲁士的帽章和带刻度的军官用脖带。步兵尉官用野战装备包括了装在下摆为圆型的手枪套里的陈旧的“帝国制式” M91式左轮手枪、民用望远镜、脖子上挂的前部透明的地图包以及传统的普鲁士和萨克森轻步兵用的獾皮毛背包。


D3:预备下士阿道夫·希特勒,第16巴伐利亚预备步兵团,伊普尔,1914年11月


作为志愿者参加第6巴伐利亚预备师的希特勒在Artois时的任务是一名团部的通信员。拒绝士官军衔的他得到了一枚铜制负伤章和四次因英勇表现而获得的嘉奖(一级和二级铁十字勋章、带剑的巴伐利亚三级军事十字勋章和一个团级嘉奖证)。蓄浓密胡子的他穿M1907式义务役军人用野战制服和M1908式大衣,大衣的肩章滚边采用他所在团的识别色,领子则带有义务役军人的红色步兵领章,而立起来的领子则露出了代表他军衔的纽扣。携带M1912式文件包的希特勒头戴钢盔的裹布上本应带有字母加数字的R16图案,但由于保密的原因被去掉了。

E:法国,1915年春


E1:少尉,第119预备役团,哈特曼斯维勒科普夫,1915年1月


在1914年时许多预备役军人一直穿着陈旧的制服。第119团的第1到第3营的人员还穿着黑色军大衣、蓝色制服上衣和黑色M1895式裤子。这名转入现役的少尉穿着中士的制服和义务役军人的大衣,虽然他有资格穿带义务役军人灰色领子的军官大衣;普鲁士士官的领章的末端带有黑白两色的编织体竖条装饰,少尉的肩章上则配有他所在团的黄色衬饰;此外,他还系了一条原色皮腰带。最后,这名战壕战中手杵着M1874式铲子的军官身上还配有其他尉官所配有的一些元素:M1892式尖顶头盔和带有绿色的代表预备役的字母L(Landwehr)和团的番号的M1914式头盔裹布;包括M91式左轮手枪和民用望远镜在内的野战装备。


E2:上尉军医,第20医务连,新沙佩勒,1915年3月


这名连长穿的M1910式军官野战服带有医疗部队的深蓝色领章和滚边。肩章带有深蓝色内滚边和衬垫以及金色背板的医神埃斯科拉庇俄斯徽章(同样的图案出现在M1914式医务军官腰带的金色加深蓝色的带扣上)。规定使用的P08手枪和红十字袖标以及非正式配备的医疗义务兵用一升装水壶和水杯也出现在图中。


E3:下士,第60“查尔斯总督”步兵团(第7勃兰登堡团),瓦夫尔,1915年4月


这名班长穿M1908式步兵义务兵野战服,为了保密,肩章上的部队番号并未出现在M1914式头盔的裹布上。“单一化野战制服”在1915年3月到7月装备,它带有翻转袖口(图中这件带着金色毛料士官用编织装饰),肩章则不带滚边。下士穿着野地灰色绑腿和M1914式短靴,装备步兵用野战装备和第9连的刺刀绳带。

F1:中校,总参谋部,第6巴伐利亚步兵师,欧贝-李奇战役(Aubers Ridge),1915年5月


总参某部军官都是些高级别的专业战略家,在需要时他们甚至有资格驳回一名陆军指挥官的决定。这名中校在领口上戴着与胜利十字章等同的普鲁士Pour le Merite勋章(功勋勋章),一级铁十字勋章佩戴在胸前,二级铁十字勋章的绶带则绑在胸前纽扣上。他的M1910式巴伐利亚总参谋部军官用野战制服与M1896式巴伐利亚步兵头盔相搭配(通常总参谋部人员戴龙骑兵头盔)。猩红色领章、猩红色马裤镶边和裤线装饰以及显眼的传统副官用斜背绶带都装饰在他的上衣上,后者采用的是代表巴伐利亚的浅蓝色和银色。


F2:上士,第21飞行营,维米里奇,1915年6月


这名中士侦察员刚从一次侦查战斗中返回。他穿M1909式义务役军人用野战服,制服上衣上带有M1914式肩章、近卫部队用袖口编织装饰、黑色和红色滚边以及营的臂章。中士戴着摩托化运输部队的安全头盔和M1913式防风镜,手上抱着黑色的M1912式羊皮加衬大衣。另外,他的上衣上还装饰M1914式侦查员资格章和二级铁十字勋章。


F3:工兵,第47重迫击炮营,阿贡森林,1915年6月


这名迫击炮操作手穿M1907式工兵义务兵野战服的单一式制服上衣。他所在营——第16工兵营的识别数字出现在肩章上,迫击炮的型号“S/MW/47”则出现在带深蓝色边框(其他部队采用红色、白色、野地灰色或黑色边框)的臂章上。工兵的武器是一支手榴弹,M1915式防毒面具在不使用时放在他的干粮包或塞在他肩上背的罐子里。

G1:步枪手,第1德属伊拉华国民军营,坦嫩贝格,1914年8月


德国国内理想化地宣传了他们的由具有坚定爱国心的老年人所组成的国民军,这些部队甚至曾经作为占领军部队部署在异国境内。图中步兵戴着M1813式油布帽子,帽子上配黄铜色普鲁士预备役军人用十字帽徽。他的M1903 Litewka式军服带有其所在旅(第75步兵旅,波兰奥斯特鲁达)的识别领章,裤子则是M1895步兵野战用款式。这名老军人身上带着帆布背包、M1887式干粮包和M1895式弹药包,他的武器是48.8英寸长的7.92毫米口径M1888式Gewehr88步枪,枪口固定23.5英寸长M1871式刺刀。


G2:中士兽医,第10“萨克森阿尔伯特国王”(东普鲁士)龙骑兵团,第一次马祖里湖战役,1914年9月


这名预备士官管理一支骑兵中队的兽医。他戴的M1860式龙骑兵头盔用M1892式裹布包裹,M1908式骑兵义务役军人用野战制服带有立领、白色的团的滚边以及银色的士官领面和袖子边饰。配士官用P08手枪的这名骑兵在左袖子的下部装饰着双马蹄铁图案的兽医徽章,M1890式骑兵马鞍/背包则代替了步兵背包。


G3:下士,燧发枪近卫团,罗兹,1914年11月


这名步兵班长穿M1907式义务役军人野战服,戴用M1892式灰绿色裹布包裹的M1895式头盔。M1908式灰色大衣上带有柠檬黄色的团的肩章滚边。他的野战装备是下级士官和士兵所使用的,包括了M1895式小牛皮背包、M1892式红棕色隐蔽布片断和M1910式饭盒。M1909式腰带和支撑背带的前部固定着M1909式弹药包,Gewehr98式步枪配有M1898式刺刀,刺刀绳结的颜色代表第1营第4连。腰带上还配着军刀饰带以及M98式“短铁锹”。M1893式水壶别在M1914式棉布干粮包上。他的所有皮制装备都采用天然的浅棕色皮子制做。


H:东线,1915年


H1:上尉,第38预备役通信营,第2次马祖里湖战役,1915年2月


这名普鲁士信号兵军官戴的M1910式军官大盖帽带有黑色天鹅绒帽墙和红色滚边。他的M1903式军官浅灰色大衣带有配红色滚边的深蓝色领子和银色的扣子。浅灰色肩章衬垫带有他所隶属的正规军通讯营的镀金色编号“T/6”。在大衣里面他穿的野战上衣左袖子上应该展示着这个预备役营的臂章——红色椭圆形布片上缝着“F/38”字样。注意军官一直系着带编织花纹的腰带。


H2:中士,宪兵旅,华沙,1915年8月


作为军事警察的这名士官戴用M1914式裹布包裹的M1860式龙骑兵头盔。M1889式深绿色警察上衣带有金色士官领子和袖边装饰以及近卫队的编花式边带装饰。军事警察胸牌的XX字母组合(代表第20兵团)上方带有他个人的数字“84”,作为一名老资格的乡村警察兼预备士官,他的肩章上带有黄色的肩章套。最后,他的武器是P08手枪和普鲁士骑兵军刀。


H3:枪骑兵,第2近卫枪骑兵团,维尔纽斯,1915年9月


这名枪骑兵穿M1908式骑兵义务役军人野战服,戴的M1894式头盔上裹着灰绿色裹布(不带有卫队的部队番号)。M1908式上衣带有全铜色纽扣和红色滚边以及近卫部队的领子和袖子编织装饰。他身上背着骑兵版Y字型支撑背带,身前附着M1909式弹药包,还携带着义务役军人使用的普鲁士军刀。M1893式钢制长矛带有士官以下军衔人员使用的普鲁士三角旗。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